“哥哥……”丘丘震惊地看着小泽。

    颜溪已经呆住了,愣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小泽,我不是,我没有不爱你们……”

    “我讨厌你!”

    “讨厌你这样的娘亲!”

    平时安安静静的小孩子像个小刺猬一样,眼泪悬而不落,倔强得令人心疼。

    蹬蹬蹬,小小的孩子踩着急促的步伐,跑远而去。

    “你要去哪里?”

    “不要管我!”

    “哥哥!”丘丘赶紧追上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刚跑出去的小孩子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娘,怎么办,哥哥不见了?”丘丘着急地快哭了。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强忍住心里的疼痛,镇静地说道:“不要担心,会找到哥哥的。”

    “长净!”颜溪朝客栈里叫了一声,很快,雪衣霜华的男子就跃而出。

    “帮我找找小泽,一定要找到。”颜溪试图克制住情绪,却依旧抑制不住忧虑,“我好担心他。”

    虚长净没说二话,身体转瞬消失在人群中。

    虚长净虽然武功厉害,医术厉害,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找人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人山人海中找一个小小的孩子。

    “哥哥你在哪里?”丘丘着急地奔跑着,不一会儿,不仅没有找到哥哥,连娘也跟丢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略显苍白的小手抓住了丘丘的小手。

    是哥哥!

    丘丘眼里绽放出一抹惊喜:“娘,哥哥在……”“这”字还没说完,丘丘的嘴就被小泽捂住了。

    “别出声,跟哥哥走。”小小的孩子像个大人一样,拉着丘丘的手跑出了人群。

    小巷子里。

    “哥哥,为什么不让娘找到我们?”想到了什么,他眼眶有点红,“哥哥真的那么讨厌娘吗?”

    “其实娘很爱哥哥你的,在梁国,她恢复记忆了的时候,经常会问爹爹,哥哥你喜欢什么,爹爹说不知道,她就给你做很多很多的衣服,还给你买很多好玩的东西,其实娘离开不是不喜欢我们,是跟爹爹吵架了呢。第一时间更新 ”

    西门泽脸上依旧有残存的泪水,他伸手毫不在意地抹去了。

    他不小心碰到自己大腿:“疼。”

    “哥哥你怎么了?”丘丘很着急。

    “别,别拽我裤子。”

    可是体力不行的西门泽哪里是弟弟的对手,一子,丘丘就把西门泽的裤子拽开了。

    有一块地方红红的,看来伤得不轻。

    “谁欺负哥哥了?!”小丘丘显得激动而愤怒,举起小拳头,“我帮你去揍他!”

    竟然敢欺负我哥哥,爹爹说要我保护好哥哥的,一定要把伤哥哥的那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西门泽淡淡道:“我自己弄的。”

    “啊?”丘丘吞了吞口水,呆愣了几秒,“怎么摔着了?”

    “不对,不像摔的。”

    “哥哥你不会自己往大腿上掐吧?”小家伙歪着脑袋问道。

    见西门泽没有反驳,小丘丘睁大了眼睛:“真的是自己掐的啊……”

    “哥哥你为什么要掐自己啊?”小家伙眨巴着大大的眼睛。

    与他有同样面容的小孩子却显得成熟许多,奶声奶气地回答:“不掐,怎么有眼泪出来?”

    “哦,这样啊。”丘丘点了点头,一瞬又瞪大了眼睛。

    “哥哥在娘面前哭,是自己掐出来的……”

    西门泽面容淡淡,不说话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丘丘也是极聪明的,却依旧有问题想不明白:“哥哥你为什么要故意让娘伤心啊?”

    西门泽呆愣地看着丘丘:“我,我做什么了吗?”

    他嘟着嘴,显得无辜极了:“我一点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丘丘突然明白爹爹为什么说不要轻易惹哥哥了……

    “没办法了,”颜溪擦着汗水,脸色苍白,“长净你去一趟王府,告诉西门筑,让他派人过来找孩子们吧。”

    西门筑带人赶来的时候,颜溪正坐在一棵树,神色落寞,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有些红红的。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她站起来:“西门筑!”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颜溪对着走过来的西门筑别扭地说道:“我,我不是叫你啊。第一时间更新 ”

    西门筑嘴角微不可觉地上扬:“嗯,我知道。”

    “孩子们不见了?”西门筑转瞬皱着眉头。

    “嗯,乱跑一通,就不见了,你快让人找吧。”颜溪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儿子重要。

    “已经让护卫们去找了,你别着急,孩子们聪明,不会有事的。”西门筑握住了颜溪的手,她可能因为担心孩子们没有注意到西门筑牵手的动作,于是没有抽手出来。

    因为大清早了雨的缘故,今天的天气有点冷,颜溪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西门筑解衣服,体贴地给她盖上。

    颜溪一愣,驱之不散的暖意从四面八方而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其实,有很多这样的时候的。

    她肚子疼,他耐心地给她揉,一点也不见烦躁。

    她肩膀累,他会给她按摩,说话的时候,满满都是温柔。

    她想吃烤鱼,他亲自厨给她做,每次都会被烟熏得够呛。

    她害怕青蛙,他把荷花池都填平了,哪怕那池荷花,是他养了很多年的,也是他姐姐所钟爱的花。

    往事一幕幕,着实有点熏眼。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她感到茫然而混乱,神思不定地思索着,连被西门筑拉到怀里,也未曾发觉。

    或许是因为被那个怀抱拥着,已经成了习惯。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呀?”小巷子里,丘丘问着好像要睡过去的西门泽。

    “不急。”小小的孩子沉稳得像个大人,老僧坐定地说着。

    “可是我们就待这里吗?”丘丘跺了跺站得发麻的脚。

    “为什么不坐来?”

    “地上好脏!”丘丘嫌弃地说道。

    “……”是了,这家伙有洁癖。

    “那我们就走吧。”奶声奶气的声音显得很是沉着,西门泽站起来,拍了拍屁股。

    “回去了吗?”丘丘笑着问道。

    西门泽摇了摇头。

    “那我们还可以去哪里?”

    “客栈。”言简意赅。

    “可是我没有银子啊。”丘丘苦恼地说道。

    西门泽难得地皱了皱眉,慢吞吞地说道:“你废话还真是多啊。”

    是了,可能因为吃力的缘故,西门泽说话做事都超级慢吞吞的,性子一点也不急,也因为这样,说话特别简明清晰。

    被哥哥鄙视,小丘丘不开心。

    “哥哥有银子。”西门泽拉住了丘丘的手,慢慢地行走着。

    丘丘似乎很喜欢被哥哥抓住手的感觉,也不觉得委屈了,开心地笑了笑。

    “哥哥你真好!”孩子的笑容甜甜的。

    西门泽淡淡地“嗯”了一声,没说什么话,可是嘴角却在微微地上扬。

    可不过一瞬,又是那副安安静静,没有表情的样子。第一时间更新

    “先和我回王府吧。”

    “我……”颜溪犹豫。

    “如果非要走的话,找到孩子们再走也不迟,而且,他们也会希望劫后余生后,能看到自己娘亲。”

    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小泽的脸,委屈地含泪道:“既然不爱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生来?”

    “那……好吧。”颜溪终于答应。

    直到晚上,还是没有孩子们的消息。

    “他们会不会被坏人抓去了,会被卖到很偏僻的地方?”撑了一天,颜溪到底还是有些崩溃了,以至于西门筑走到她面前抱住她的时候,她不仅没有推开,反而还不管不顾地抱住了他。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顾孩子的感受,小泽他说,他讨厌我,我突然也好讨厌我自己……”颜溪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滑,小兽一般呜咽着,“小泽,丘丘……”

    “不会有事的,别哭。”西门筑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头,“他们很聪明的,没事的。”

    “可我真的好担心他们,他们还那么小。”颜溪从西门筑怀里探出头来,眼睛红红的,吸了吸鼻子。

    “哥哥,这家的烧鹅真好吃啊。”丘丘用筷子戳着烧鹅,高兴地说道。

    用手撕烧鹅的西门泽则无语地看着有洁癖的小家伙。

    筷子能戳到什么啊?手撕才过瘾……

    西门泽唇角的笑一闪而逝:“我手里这个更好吃。”

    “真的吗?”

    “不信尝尝。”

    “好啊好啊。”一向不理人的哥哥突然对他这么好,丘丘可不是一般的受宠若惊,连忙点头。

    “呐,吃。”小手沾了酱油,将撕来的烧鹅递到丘丘的嘴边。

    丘丘一子奇囧无比,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原来丘丘不喜欢哥哥呀。”西门泽有些委屈地嘟着嘴。

    “喜欢喜欢!”丘丘赶紧把西门泽手里的烧鹅肉吃去,突然想到哥哥是手撕的……啊,洁癖小家伙脸突然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在哥哥无害目光的注视,丘丘极为心塞地嚼着鹅肉,脸上还不得不露出享受的表情。

    “好吃吗?”西门泽微笑着问道。

    “好吃……简直太好吃了!”

    “那再来一块吧。”兴致勃勃地手一撕。

    哥哥大人,你饶了我吧……

    西门泽扬了扬唇角,拿出帕子,给弟弟擦了擦嘴角的油渍。

    如果王府的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震惊无比的,因为一向不理人的世子爷竟然会主动给人擦嘴,这可是连他王爷爹都没享受过的殊荣啊……

    享受殊荣的主人却一点没感到惊喜,反而还哭丧着脸问道:“哥哥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出来好不好?”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