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泽:“……”

    见自家哥哥又安安静静不说话了,丘丘连忙戳一块鹅肉来,讨好地夹给西门泽,笑容甜甜的:“哥哥,我的也很好吃,你也吃。”

    这边两小孩子吃东西吃得不亦乐乎,那边颜溪急得像是热锅的蚂蚁……可是急也没用,到后来她就坐在那里,神色落寞。

    “吃点东西吧。”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孩子都不见了。”颜溪皱着眉头。

    “你这话说得……”西门筑欲言又止,终究没说什么。

    颜溪忽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是个男人,如果他也和她一样急得没有分寸的话,好像很不好。

    身为父亲,怎么会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呢?

    “我,我有点口不择言,你见谅。”颜溪低着头说道。

    “没事,如果对我使气能让你舒坦点的话,那就随你吧。”他轻轻一笑,眸里尽是包容与温柔。

    颜溪一怔,眼眶有点红,他为什么总是对她这么好,而且一点也不像假装。

    “西门筑,我突然好想抱你,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西门筑微微一笑,温热的手臂已经落到了她的腰上,将她轻轻地带进怀里。

    忽然想到之前她已经说过那么决绝的话,忽然意识到他们已经再无可能,颜溪手抵在西门筑的胸膛上,想推开,没有任何人说什么,也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影响到她,仅是轻推了一,她就像再也失去力气一般,手无力地放了。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为什么,为什么我放不你?

    为什么我这么贪恋你给予的温暖,即便那是虚幻的?

    为什么我不能干净利落地抽身而出?

    “哥哥,其实我知道,你啊,是想让爹爹和娘和好,所以才带着我跑出来的。”吃饱喝足后,丘丘拿着一根小牙签剔牙,特别的有大人派头。

    西门泽本来安安静静的,听到这话嘴角扬起细不可见的弧度:“你才知道?”

    “……”诶,哥哥是在鄙视他的智商么?

    “娘好像很讨厌爹爹呢,也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事,真令人担心啊。第一时间更新 ”小家伙皱着眉头,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特深沉。

    “可是哥哥,我们这么做有用么?娘可不是个轻易妥协的人哦。”

    西门泽声音软嫩:“所以,我们多在外面呆几天。”

    “啊?”

    许是因为情绪起伏过大,颜溪疲累,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西门筑抱起她往床上去的时候,她一点醒转的迹象都没有。

    将她的鞋子脱了,外衣解了之后,将她放在床上,正要给她拉被子盖上的时候,袖子突然地被人扯住。

    清秀的脸上秀眉紧皱,颜溪紧紧抓住西门筑的袖子,像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西门筑……”

    她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很显然是在做梦。

    她在梦里,呼唤他的名字,在困苦无助的时候,她的心里,想的都是他,这样的认知,令西门筑微微扬起了嘴角。

    “西门筑……”她的声音带些哭声,“我儿子……”

    “咱们的儿子不会有事的。”西门筑温柔地在她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被人这样依靠的感觉,相当不错。

    谢了,儿子们。

    西门筑勾了勾唇角。

    “哥哥,我们今天是不是还打算待在客栈呀?”日上三竿,丘丘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西门泽早已经洗漱完毕,像个小大人一样坐在那里,像是在翻动着一本书。

    “不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吐出来的字冷冷淡淡的。

    “自己去洗漱,完了之后,吃点东西就离开。”他的口吻,完全就像一个大人。

    人很小只,却有种超出年龄的睿智和沉稳。

    “哦。”丘丘歪着小脑袋,点了点头。

    不一会,丘丘又蹦蹦跳跳地跑上来:“哥哥,我洗漱完了!”

    “哥哥,你在看书呀,你认识字么?”

    西门泽不说话,却丢给弟弟一个“你以为我是你”的眼神。

    “好吧。”丘丘惭愧地低了头。

    可是,他才只有四岁耶,都没人怎么教他认过字,不认识字也情有可原好吧。

    不过,哥哥看得这么认真,上面的字好多,他不会厉害到都认识吧?

    哥哥不会是两岁就开始认字的吧……

    合上书,小小的男孩子从凳子上跳,言简意赅地说道:“跟上。”

    “哥哥,为什么我们要从后门出来啊?”

    拿了锭小碎银给开后门的伙计,西门泽走出后门,淡淡回答:“爹爹的人在前面守着。”

    丘丘惊声问道:“爹爹知道我们在这吗?”

    “嗯。”

    那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回去?哦,是因为想让娘着急,着急就会求助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是哥哥为什么不待在客栈里?

    丘丘感觉头好疼,跟哥哥在一起,脑袋好费劲啊,拐不了这么多的弯呢。

    哥哥真是可恶啊,平时装得那么呆呆愣愣的,其实聪明得不行呢!

    我咋就这么笨呢,小小的男孩子第一次感到这么挫败,小指头使劲地戳着自己脑袋,仿佛这样就会脑洞大开。

    看着弟弟的傻样,西门泽有点忍不住,小男孩露出恬淡的笑容:“你在干什么?”

    “哥哥……”小家伙屁颠屁颠地跑上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找另一家客栈。”

    “啊?”小家伙有点迷惑不解,刚才的客栈不是住得好好的么?

    “其实,我信不过爹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啊?”这是什么话?

    “如果娘很着急,很伤心,爹爹很快就会带我们回去的,事实上,爹爹应该和娘多待一些时间。”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淡缓慢,奶声奶气的,很甜软。

    “哦。”小家伙食指戳着小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哥哥,这里很多客栈,为什么都不住呢?”走了一会,小家伙捶着自己疼痛的小腿。

    另一个小家伙则继续往前走着。

    呜呜,好可恶的哥哥,为什么还要往前走,脚好痛啊。

    蹲在地上哀嚎:“哥哥我不走了。”

    西门泽眼神淡淡的:“起来。”

    哥哥生气会不会很可怕呀?丘丘委屈地扁了扁嘴,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

    “……”这家伙,没坐到地上呢,都要拍屁股。西门泽难得地叹了叹。

    爹爹有洁癖就已经够磨人了,弟弟也是……

    “哥哥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啊?”小家伙哭丧着脸,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我在找,特别干净的客栈。”

    丘丘疑惑地眨着眼睛,难道哥哥也有洁癖?

    不对啊!难道说……

    “哥哥你是因为我吗?”

    西门泽安安静静,不置可否,可在弟弟期待到发亮的眸光中,只好诚实地“嗯”了一声。

    “哇塞!哥哥对我真是好耶!”

    小家伙感动值爆棚,蹦蹦跳跳像个小兔子,一点也不像之前那样蔫头耷脑了。

    西门泽笑了笑,眼里反射微微的光。

    你的弱点暴露出来了,小心哦。

    就在他们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而至,两个孩子的身影霎时消失在街道上。

    不一会儿,一个不小的麻布袋就被一男人扛在肩上,男人矫健地翻墙,身影一子就消失不见。

    “王爷王爷!”一个人影火速赶来,急得火烧眉毛似的,“小世子们离开客栈不知去向了,这次是真的不见了!”

    西门筑一惊,正想说话,而一旁的女子却皱眉问道:“什么叫这次是真的?”

    张梧顿时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还有,他们原来在客栈,而你知情?”颜溪淡淡地看向西门筑。

    “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颜溪很高冷地坐在那里。

    “我……”西门筑简直想剁了那个护卫……

    “算了,反正你就是个骗人鬼,信不过你,我自己找我儿子们去!”

    喂,喂!

    张梧嘭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属,属是太着急了,才会这样不注意……”

    少给自己添金,凭你那驴脑袋,就算在正常情况,干的蠢事也不少。

    西门筑真想一脚踹过去,可看他那哭爹爹嚎奶奶的可怜样,最终只能挫败地叹口气。

    “颜溪,你听我说!”西门筑追着离开的颜溪而去。

    意识到自己脱险的张梧从地上站起,手肘捅了捅李秀的胸膛:“王爷这样,像不像牛皮糖?”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李秀说道。

    “这里有别人么?”总共就三个人,他,李秀,还有许昌。

    李秀慢悠悠地说道:“有些家伙不是一般地爱告状,我劝你还是谨言慎行吧,小心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许昌:“……”

    什么爱告状,还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不过就那次,去祁城找被关在牢房里的王妃的过程中,这姓李的家伙被罚,对他恼,说酿的酒不给他喝,他就回李秀说要去告诉王爷李秀这酒是偷的……

    不过开开玩笑嘛,他都快忘记了,这家伙还记得这么久……

    看着李秀仍旧一副气哼哼的样子,许昌突然也想学王爷揉额头了……

    再一次感概,果然,王府的护卫里头,就只有他一个是正常的了。

    说错了,应该是整个王府里面。

    那两位主子……咳咳……

    许昌不敢再腹诽去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