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传来小孩子们里哇啦的哭声,间或有隐隐约约的抽泣。

    没错,这房间里有很多孩子,小的不过三四岁,最大的也才十来岁,他们有的缩在角落里,有的抱成团,清一色的蓬头扣面,看起来很像被丢弃的小猫小狗。

    就在这个时候,孩子们停止了哭泣,他们都眼神惊恐地望向门边,小小的身子缩得越发小了。

    门边,魁梧的男人低声说了句什么,从大袋子里就提出两个四五岁的小娃娃来,他们长相一样,都是像玉雕成的一般,大大的眼睛,脸颊格外的粉嫩。

    噗通一声,玉一般的俩小男孩就摔在地上,其中一个“哎哟”了一声,另外一个微微皱了一眉,什么动作也没做出。

    “你们绑架我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丘丘不满地叫道,“我爹爹可是王爷!识相的就快把我们放回去!”

    魁梧大汉后面那人尖嘴猴腮,哼了一声:“王爷的儿子会在街上乱跑?还会穿得这么寒酸?想骗老子,门儿都没有!”

    是了,两小兄弟之前为了不让人偷盗或抢劫,特地换上了寒酸的衣服,看起来就像乡来的孩子。

    没想到,躲过了偷盗抢劫的,却落到了人贩子手里。

    丘丘还想说什么,嘭通一声,门关了,临别前,领头的魁梧大汉一直注意着西门泽,那种眼神像是在说,这个小孩子不简单。第一时间更新

    不哭也不闹,太过安静显得淡定,好像随时就可以逃离这里一样,很聪明也很沉稳。

    他看人不会错,所以这个小孩,得好好注意了。

    丘丘无力地坐在地上:“哥哥,咱们该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呜哇哇,好想爹爹,好想娘亲,我好想回家啊!”一向淡定的西门泽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丘丘睁大眼睛,愣在当场。

    这样大哭的人,是哥哥么?

    连哥哥也哭,那他怎么办?他们是不是逃不出去了,过几天就卖给人当小奴才,给人烧火煮饭,大冬天还要给人洗衣服,哇呜,想想就觉得悲惨呐。第一时间更新

    “我不要当小奴才,不要被卖,我要回家!回家!”

    “都是你,非要拉着我出来,你是个讨厌的弟弟,被卖了都是你的错!我讨厌你!”

    丘丘愣了,哥哥怎么这么说他……而且,是哥哥拉他出来的才对吧!

    看不见爹,看不见娘,连哥哥也把什么事情往他身上推,好伤心好难过啊,呜呜……

    不对!

    丘丘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咦,这句“我讨厌你”好像在哪里听过……

    哦,记起来了,哥哥也对娘这么说过……不过,哥哥是骗娘亲的,他是在演戏博娘亲的同情呢……

    慢着,这会不会也是……

    对哦,哥哥平时可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呢,听娘说他出生的时候都没哭过。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哥哥装哭干什么呢?他又不要骗什么人……

    也就是说,哥哥有可能是真的想哭……真的讨厌他……

    呜呜……

    小家伙虽然还算聪明,但是道行尚浅,并不能像他哥哥一样发现房子旁有人在偷听什么,所以无法明白,他哥哥这样做,都是为了松懈别人的戒心。

    让别人以为,他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而已,会想家,会害怕,会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更会毫无顾忌地大吵大闹,就像每一个最普通的孩子。

    小孩子的喜怒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也通常不记事,丘丘赌气地在角落里缩了一会后,又可怜兮兮地缩向救命稻草般的哥哥。

    “哥哥,我肚子好饿。”小家伙指着自己干瘪的肚子。

    听墙角的人已经走了,西门泽也没必要装了,抹了抹眼泪,仍旧是那副安静淡然的样子,小小的身板透出无限的安全感。

    西门泽起身,走到一个角落处,俯身,发现几个孩子,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而其他的一些活着的孩子,身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或者棍棒的痕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孩子直起腰板,眸子里聚集起一丝令人看不穿的深邃,许久,他像是做了决定般。

    不过脸上的表情,仍旧淡淡的。

    “丘丘,你会不会唱月儿船?”

    月儿船,是煌国很多家庭的父母,都会给小孩子唱的歌曲。

    哥哥突然要他唱歌干什么?丘丘歪着脑袋,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会,爹爹教我唱过,哥哥要我唱给你听吗?”

    西门泽淡淡地“嗯”了一声。

    丘丘清了清喉咙,开始唱了。

    “月儿船,天上游,娘说我的家里有小牛,小牛驮着酒,跑到酒馆,杏花愁,哞哞哞,月儿船,水中荡,爹爹说我的家里有个状元郎,状元郎背着爹娘,来到街上,烟花扬,啷啷啷……”

    丘丘的声音软软的,像是一团柔软的棉花,不经意间触动人心底的某个角落。

    “哥哥,我想爹,还有娘了,我好想回去。”丘丘唱不去了,眼泪在眼里打转。

    “可是丘丘唱得这么好听,哥哥还想听。”西门泽大眼睛眨动着,无辜中透出一丝隐约的期待。

    “可是……好吧。”丘丘不想拒绝哥哥,所以接着唱了起来,可唱着唱着,他的歌声就带了哭音,动听的童谣被他唱得无比凄切,刷的一声,眼泪滑了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想爹爹,他给我唱的时候,那个时候还在梁国,他还教我练字习武呢,呜呜,爹爹……丘丘咬着嘴唇,不想让眼泪滑来,可最后眼泪却越聚越多,终于决堤。

    “不要唱了……”

    “可不可以不要唱了。”

    “停来,我不要听,不要!”

    很多个孩子开始抗议,除去几个胆小爱哭的孩子,他们很多原来像个死尸一般,没有多余的情绪,现在已经有些激动了。

    眼泪,在孩子们清澈的眼睛里打转,很多已经满脸泪水了。

    这首歌,他们同样也会唱。是爹爹或者娘亲教的,或在葡萄架,或者在庭院的小花园中,又或者在看着爹爹锄草翻地的时候,孩子们的爹爹,或者娘亲,就那样笑望着孩子,将温软的歌声娓娓唱来。

    “我娘唱歌还跑音,可是我姨姨就不会……呜呜,我好想她们,娘说给我做新衣裳的,呜呜,在这里关了五天,娘一定急死了,我好想回家啊!”

    一个孩子哭完后,孩子们情绪高涨,纷纷哭诉。

    这些孩子们,有些是孩子的天性使然,乱跑,有些是母亲在摊子上拾个玩具,一转身孩子就不见了,有些更是防不胜防,胆大的人贩子竟然都偷到家里去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着情绪起来的孩子们,西门泽眼里闪过一丝不为人所知的光,他低低地出声道:“你们想不想回家?”

    “想!”

    “当然想!”

    “还用问吗?!”

    很好。西门泽稚嫩的脸上透出与年龄不符合的沉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冲出去?”

    “怎么冲?”孩子们齐声问道。

    “等他们开门的时候,我们就集体冲出……”

    “不行啊!要是抓住了,他们会打死我们的!”一个小女孩带着哭声说道。

    其他孩子们也缩了缩身子,刚才还高涨起来的气氛一子低落去了。

    丘丘了解了哥哥的意图,站起来:“可是你们就不想回家吗?你们的爹和娘还都在那里等着你们,你们如果被卖,也是天天挨打的小奴隶,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爹爹娘亲,兄弟姐妹,如果被丢在这里,也会像一些人一样饿死,或者被打死掉,我反正是宁愿死掉,也不想待在这破地方!”

    脏!西门泽帮弟弟补充了词语。

    对于有洁癖的人来说,这种地方,简直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这是爹爹告诉他的。

    看着弟弟那愤怒的小样子,西门泽莫名想笑……

    丘丘到底跟着颜溪在战场待过,一段话说得英姿飒爽,真情实感加上一些瞎蒙乱造的,煽动人心至极,不一会儿,孩子们的情绪好像就有些松动了。

    西门泽补充说道:“而且,冲出去不一定会死,上次我跟我娘被抓,我娘也是用的这样的手段,结果那一子的孩子们全跑了,我娘跑出来后就报了官,官府把那些坏蛋全部抓住了呢。”

    丘丘在心底呵呵,就扯吧你,你跟娘待过几天,还被抓。

    孩子们“哇塞”了:“你娘好厉害。”

    “所以咱们就努力一把吧,只要冲出去了,我们就可以找到自己娘亲了,可以回家好好吃东西,好好睡觉了!”丘丘一副未来无限美好的样子。

    “可是……”一小女孩瑟缩说道。

    “没什么好可是的!”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说道,“我也想逃出去报官,把这些坏蛋们抓住!最好滴蜡抽肠!”

    “……”滴蜡抽肠……这人也太狠了,丘丘嘴角抽了抽。

    不过情绪被调动了,总归是好的。

    孩子们燃起了熊熊斗志,连躺在地上的孩子也坐起来了,好像随时在为集体冲出去而准备奋斗着。

    然而事情,却不如西门泽和丘丘想的那样一切顺遂,而是充满了艰难险阻。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