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里有蛇!”一个轮班的人贩子听到房里传来孩子们的大叫,有蛇?有蛇可了不得了,万一是毒蛇,咬死了这些崽子们,他们怎么挣钱啊!

    这些崽子们应该不会骗他,不然皮鞭伺候!哼哼!

    男人摇着手里的皮鞭,叫上了三四个人,朝关押孩子们的房间走去。

    门被打开,男人嚷嚷道:“蛇在哪里?”

    孩子们变得安静了,没有一个人像原先说好的那样,敢往前冲去。

    “蛇跑哪里去了?指个地方给爷说!”男人又叫了一遍。

    “没蛇?”男人危险地眯起眸子。

    “有啊。”说话的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子,脸有些过分的苍白,正是西门泽。

    小小的男孩子跑过来,刚张了张口,却弯了一腰:“我肚子好疼。”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把绑在脚上的匕首落到了孩子的手中。

    男人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可是已经迟了,呆傻小男孩手中的刀,已经稳稳地插在了他体的重要位置。

    血液迸溅!惨叫声起!当场毙命!

    “还不快跑!回家找爹娘!”西门泽爆发出一阵大叫。

    孩子们似乎被震慑到了,眼看一个厉害的男人就这么被收拾掉,孩子们登时化作奔腾的烈马,一窝蜂地跑出去了!

    “你这个臭崽子!”说时迟那时快,砰的一声,西门泽瘦小的身子被陡然出,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掉在地上,噗的一声,鲜红血液自小小的嘴中喷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哥哥!”丘丘霎时红了眼睛。

    回……回家……求你……

    为了救哥哥……求你……回家……

    西门泽虚弱地动着唇,无声地说道。

    哥哥!丘丘不管不顾就要跑向西门泽,可是人流冲远,而再一望过去,哥哥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抓住那些孩子们!一个个都抓住!”霎时来了许多人,但还是有很多孩子跑出去了,就像一只只疯狂的野兽。

    有人抓起了丘丘的手,是那个七八岁大的,说要把坏蛋们抽肠滴蜡的男孩子。

    不敢相信就这样跑出来了。

    人贩子们根本不会想到小小的孩子们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这样的反抗简直前所未有。第一时间更新

    而一部分孩子还是被抓回去了,但那又能怎么样?他们怎么可能把孩子们杀死,那可是都要赚钱的。

    于是,人贩子们带着抓到的一些漏之鱼,筹备着转移阵地。

    “呜呜,我要回去,我哥哥还在那里,我哥哥!”丘丘眼泪止不住往掉,却被七岁的小男孩拦腰抱住。

    “你打不过那些人的,你一个人!”七岁的小男孩要比丘丘理智多了。

    “你还是留着这条命去见你爹爹和娘亲吧!”

    “对了,爹爹和娘!”丘丘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他们有办法救哥哥的!”

    “你爹娘在哪里?”

    “我爹爹在王府,他叫西门筑!”

    这小东西真是世子啊……七岁大的小男孩想着。

    王爷,王爷好像住京城吧?可是这里又不是京城……

    不管了,先去城里边,应该也总有点用吧!

    小子,幸好你碰到我了,我的外号可是江湖活地图。

    “既然想救你哥哥,那就快点跑吧!跟着我跑!”小男孩英姿飒爽,眸光熠熠。

    小男孩似乎天生神力,啪嗒啪嗒翻过一座座山头,眼看着丘丘还在半山腰子上,小男孩叹了口气,回来竟然背起了丘丘,又玩命似的往前奔去,山间地上,只留一道道长长的尘烟。

    到城里了,小男孩放了丘丘,毕竟是个孩子,再怎么样也有些气喘,小男孩用手扇了扇风:“我说你体力未免也太弱了吧,都还不如一个女孩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女孩子?你说谁是女孩子?”

    小男孩连忙捂住了嘴,一副说漏嘴的模样,讪讪笑道:“没事没事。”

    大街上人来人往,丘丘歪着头问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孩子:“这是京城吗?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是秘城,不是京城,京城离这里可远了呢。”

    “啊?那我怎么找爹爹和娘亲啊!”

    “可以报官啊,既然你是王爷的儿子,会有官员告信儿给王爷的吧。”

    丘丘点了点头,又问:“可官府在哪里?”

    “边问边找呗。”

    小男孩说完这句之后,发现丘丘并没有跟上来,皱眉:“怎么了?”

    丘丘站在那里,呆呆地凝望了那个浅蓝色的身影三秒钟,哇呜一声,哭着扑向了不远处的身影。

    “娘!”

    颜溪猛然转头,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朝自己奔跑过来,颜溪大喜:“丘丘!”

    一旁的西门筑也是一喜,可转瞬却皱眉道:“哥哥呢?”

    “哥哥!哥哥!快去救哥哥!哥哥就快要被人打死了!”孩子刚喘口气,就抓住颜溪的衣领,着急地大叫道。

    “哥哥在哪里?”西门筑心一紧,却仍旧强迫自己镇静来。

    “哥哥……哥哥在……”丘丘戳着小脑袋,终究苦着脸道,“我不知道哥哥在哪里。”

    说完,委委屈屈的小眼神就紧盯着七八岁的小男孩。

    不是吧?还要我去?我脚已经酸死了。

    可是丘丘那眼神更委屈了,晶亮的眸子里沁出水花来,像马上要掉眼泪来。

    好吧人命关天,好人做到底,行了吧?

    “安啦安啦,跟我走!”男孩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自信明亮的气息。

    西门筑没有犹豫的余地,命令护卫们:“跟这女孩走!”

    护卫们傻眼……女孩,这里哪里有女孩啊?

    七岁大的男孩则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西门筑一眼。

    西门筑愣了一,明白了什么:“我说跟这个男孩走!”

    “我也要去。”颜溪正要随护卫们而去。

    西门筑拉住了她的手:“已经够多的侍卫了,你去了无济于事。”

    “可是……”颜溪想挣扎。

    “你这两天没有好好休息过,连吃东西也很少,就当是为我,你别去涉险了。”

    颜溪一愣,撞见西门筑清澈而担忧的眼眸。

    其实,他也没好好休息过,也没有好好吃东西了,他对孩子们的担心,其实并不于她。

    迟疑的,但是“嗯”了一声。

    西门筑放心地笑了,转瞬一派清冷之色:“许昌,你照顾好王妃,李秀,你拿着本王的令牌,去附近的衙门叫官差来,要快。”

    说完,西门筑就跟上护卫们而去了。

    “西门筑。”

    颜溪忽然叫了他的名字,他往前的脚步停了一,听到她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为什么你可以去?”

    “你不知道,我也是会担心的么?”

    西门筑脊背一僵,站的笔直。

    他应该没有听错。

    她说了,他最想听的话。

    她好像,不似以前那样坚决了,对他,她似乎无法掩饰她的关心与担忧。

    西门筑的心里,升腾起一抹明显的喜悦。

    却只能转过头:“但是颜溪,我是男人,是你的丈夫,也是小泽的父亲。”

    阳光,男子的脸被踱上绚烂的光圈,墨黑的眼里满是坚定之色,而他修长的身影,却像苍山一般,蕴藏着无限的沉稳笃定。

    说完之后,他的身影就跟进了护卫队里。

    稍晚些的时候,了一场雨,紧锣密鼓的声音让本来很烦的人更显烦躁。

    客栈里,颜溪走来走去,片刻也不见安宁。

    许昌和叫完官兵的李秀在那里守着颜溪,看到不时往外张望的颜溪,许昌开口道:“王妃,您还是坐来吧,王爷不会有事的。”

    颜溪充耳不闻,在那里紧张地踱来踱去:“许昌,你说那里的人会不会很难对付啊?去的人手会不会不够啊?”

    许昌:“……”

    “据说小世子是被人贩子们抓住,人贩子武功不会厉害到哪里去,而且又不可能有很多人守在那里引人耳目,王妃您说是吧?”许昌耐心地解释道。

    “许昌,你说西门筑会不会有危险啊?”

    “……”王妃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许昌,你怎么不说话,你也认为西门筑有危险吗?”

    “……”许昌嘴角在微微抽搐。

    李秀看着许昌那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对着许昌甩过来的凌厉眼神不仅无动于衷,反而还更嚣张地扬起嘴角。

    你也有今天啊。

    “你笑什么?”颜溪疑惑地看着李秀。

    “没什么,我笑……”许昌这家伙呢。

    话还没说出口,一句话稳当地接住了:“他可能在笑王妃这么着急吧,王妃之前说过不喜欢王爷了的……”

    “李秀!”颜溪顿时变得像只战斗的小公鸡。

    许昌这王八羔子!臭家伙!李秀恨不得咬上许昌一口,竟然敢这么阴他!

    但是话说回来,王妃干嘛这么信许昌这家伙的话?就因为姓许的家伙长得正经一些吗?

    不带这样的啊……

    “王妃,你听我说,我没有——”

    “我没有喜欢西门筑!没有!我不是担心他!”看着颜溪激动的样子,许昌和李秀都傻了眼……

    “我……”颜溪也觉得自己这么说好像有些牵强,清了清喉咙,“我是担心我儿子。”

    许昌和李秀还是那一副无语的样子。

    “好吧,我就是喜欢他,关你们什么事?!!”

    许昌耸耸肩:“王妃,我可什么都没说啊。”说完后用眼神瞄了瞄一旁的李秀。

    “李秀,是你说的!你个大男人,跟个娘们似的管这么多干嘛?”颜溪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许昌点头:“王妃说得极是,这家伙是应该好好管教了。”

    李秀泪目:“我……我……我……”

    我真是比窦娥还冤呐……呜呜……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