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愣住了,这个全身都仿佛散发着王者之气的男孩,真的是她仅仅只有四岁的儿子吗?

    安静,淡然,却又有超凡的临危不惧,以及令人看不穿的聪慧帷幄。

    颜溪心情复杂地跟上去。

    “回去。”长廊之上,小小的男孩子停住了脚步,背对着颜溪开口道。

    颜溪刚想开口,身后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丘丘看了颜溪和西门泽一眼,就灰溜溜地走开了。

    无视颜溪呆愣的目光,西门泽继续往前走去,最终来到了湖边的一个小亭子里,他率先坐了来,并对似乎有点无措的颜溪说道:“别站在那里,坐我旁边。”

    “……”颜溪第一次被一个小屁孩这样指挥,而且这小屁孩还是自己儿子。

    “你应该知道,我们合伙骗你,动机是善意的。”西门泽淡淡地抬起头来,那样的目光,简直不像是一个四岁的孩子所有。

    “……”颜溪愣了愣,开口道,“我……我并没有责怪你们,我只是有点讶异。”

    说完后颜溪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么解释怎么有种好奴才的感觉?明明她才是娘,是主导者才对,怎么感觉这小子才掌控了一切?

    “西门泽。”颜溪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西门泽愣了一,大抵是因为颜溪从来没有这样连名带姓地唤过他,看着自己母亲审视的目光,西门泽停自己本要说的话,而是淡淡地等待着颜溪的开口。

    就是这种淡然的目光,好像什么也不怕,什么也不顾及,甚至什么也不在乎,让人由衷地猜不透理不着,颜溪与这么多的小孩子打过交道,现在却完全无法把控住这个四岁小孩子的心思,再加上还记得前阵子这孩子含泪说过讨厌她之类的话,于是跟他交流时,她带上了一丝连自己也未曾察觉的小心翼翼。

    她试探地问:“其实,你不止四岁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孩子眉头微微皱了一:“快五岁了。”

    “……”颜溪说道,“我的意思是,其实你的年龄可能超过十岁了吧,甚至快二十岁了。”

    “……”

    “你跟自己的青梅竹马在破案,因为太聪明找人注目,所以被人灌了毒药,然后你身体变小了,差不多是这样的对吧?”

    “……”西门泽大眼睛眨了眨,困扰地皱着小眉头,“您,是不是误食了药物?所以……”他没有说去了。

    “……”他在问她是不是吃错了药?

    好吧,是她瞎扯,但但但是——“我只是认为,你这种情况太像柯南了。第一时间更新 ”

    “柯南是谁?”小家伙眉头皱得更深了。

    “就是很聪明的一小孩,看样子是一小孩,事实上灵魂是大人的,是大人身体缩小了而已,懂没?”

    西门泽点了点头,转瞬又问:“您是在哪里见到这种人的?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这死小孩问问题的时候,语调能不能不要这么平啊?还有,眼神也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啊?好像他真的没一点兴趣和好奇心,只是没办法,因为要和逗逼人类继续交流去,所以只能有礼貌地询问。

    压挫败,颜溪回答道:“是动画片里的人物。”

    “动画片?”

    “就是画出来的人物和场景……”颜溪正不知道如何解释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西门泽露出的一抹笑容,有一丝无语,有一丝嘲讽,好像颜溪有多幼稚多傻逗一样。

    “西门泽!”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挫败,颜溪有点暴躁了。

    可回应颜溪的,只是孩子一句淡淡地“嗯”。

    就好像一个汇聚了天地雷霆威力无比的拳头打在一个软得不能再软的棉花团上一样……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完完全全的心塞……

    郁闷了好一会的颜溪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其实,还有一种可能的!对的,一个四岁的孩子不可能这么聪明,也不可能比一个大人还要淡定!

    “其实你是穿越过来的吧?就是从遥远的一千多年以后穿越到这个时代。”

    西门泽茫茫然的眼神染上一抹略显担忧的情绪:“爹和您吵架,其实您非常伤心吧?”

    “啊?”怎么拐到这话题了?

    “因为伤心过度,所以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

    颜溪想说什么,却看到苍白的男孩子勾出了微微的一笑。

    “其实说这么多,您就是不愿意承认,或者更愿意希望,我不是您的儿子吧?”

    气氛突然变得凝重,颜溪刚从他的话语中反应过来,他却先淡淡地开口了。

    “其实,我比您更不希望,您是我的娘亲。”

    “小泽……”

    “不负责任,一走了之,无情抛还刚生出来的儿子,现在回来了又想着要离开,这样的人,我一点也不希望是我的母亲。”

    “我为什么要骗您留来,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因为我的弟弟,以及我的爹爹,对于我来说,这么多年都没有母亲陪伴的日子已经相当习惯了,认真来说,见到您的心情,与见到其他女人的心情,并没有什么两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说话依旧很慢,缓缓的,轻轻的,却宛如一个重重的铁锤,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在颜溪的心上,没有比听到亲生儿子这么说更痛苦的事情了,那种疼痛,仿佛滴进了血液,深深地蔓延进肺腑。

    “小泽,我不是不负责任抛你,当时我摔了山崖,醒来后我就失忆了,所以没有回来找你,我之所以想要离开,全都是因为担心你们……”

    西门泽的眼里一抹流光一闪而逝,他嘲讽地勾起嘴角:“因为担心我们您才离开,难道您认为王府有危险吗?还是说爹爹会伤害我们,所以您想要偷偷带着我们离开?”

    “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你很难相信,但是……但是……”颜溪咬着唇,“但是”了很久,但依旧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忽然地就说不出什么来,哪怕这孩子很聪明很早熟,可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她不想告诉他,他最喜爱的父亲曾怎样伤害过他,那件事情,就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好了,即便他会因此误会她,讨厌她。

    见到她久久不出声,小小的男孩子眉头微皱,不一会儿淡淡开口:“其实您说出真相来,我会考虑不让自己那么讨厌你,作为尊贵的王妃,为什么会跑到山里去,还会摔悬崖,我虽然小,但并不是丘丘那么好骗的孩子。”顿了顿沉声道,“其实,你是另有喜欢的人,所以才会逃之夭夭吧?这种事情不是经常会发生吗?”

    “不许你这么说!”颜溪的眼里已经出现了薄薄的雾花,“小泽,你知道你这样说,我有多心疼,多难过吗?”

    西门泽动了动唇,看了颜溪一眼,终究没有开口。

    “我不是因为有别的喜欢的人才离开你们的,根本不是!我到山上去是因为听说……”

    “听说什么?”看到颜溪久久不说话,西门泽眉头微皱。

    不一会儿西门泽冷冷一笑:“谎话编不去了,对吧?”

    颜溪拼命摇头,眼泪差一点就掉落来:“小泽,我……”

    “西门泽,这种方法到底是谁教你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冷沉的声音在西门泽身后响起,孩子淡然的眼神里难得地流露出一丝慌张,徐徐地转过头去,男子高大的身影就这样映入眼帘。

    “你想知道真相可以来问我,犯不着用这种方法,来套你母亲的话。”

    “爹爹……”

    “滚开,我没有你这样的混账儿子!”

    西门泽愣了,少有地露出真正的情绪,委屈地道:“我是想知道真相,帮你们解开误会……”

    “大人的事情何时轮得到你这个小孩来插手,更何况,她是你母亲,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就是知道她会伤心,所以我才说的,这样她就容易失去理智,把真相说出来了……”西门泽“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可都是为了你们,呜呜……坏爹爹……”

    你就装吧。

    西门筑有些无奈地想扶额头。

    完全在西门筑意料之中的,明白过来的颜溪刚开始超级错愕,情绪相当复杂,现在这小鬼一哭,她就仿佛完全不记得这小鬼之前怎么算计过他,可急躁地跑到他面前,擦泪安慰:“没事的,娘不怪你,娘知道你也是个孩子,想让爹娘和好,这种心情我都明白的。”

    想到了什么,她微微一笑:“其实,知道你是因为想套取信息才说那样的话,我还觉得相当开心呢,”看着孩子眼睛红通通的,像个小兔子,颜溪心里由衷升腾起一抹温柔,摸了摸孩子的头,“因为小泽和丘丘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一点也不希望,你们觉得我是个讨人厌的存在。”

    西门泽一愣,眼泪越发地止不住了,刚开始是演戏,可是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好像真的有点想哭了。

    喂,你够了!西门筑在一旁瞪着自己儿子,果不其然,一瞬后,西门筑看到颜溪一双美眸正不悦地望向自己。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