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还这么小,你怎么就知道凶他。”

    喂,我可是为了你才凶他的!

    “爹爹他骂我混账东西,他还要我滚开。”小小的孩子低声说道,明澈的眸子盛满了委屈。

    喂,不带你这么阴你老子的!

    “别理他就是了。”颜溪甚至都没看西门筑一眼,对宝贝儿子伸出双手,可能在每个母亲的心里,孩子就算再聪明,再懂事,也不过一个需要人疼,需要人照顾,容易受伤的小小孩子。

    “来,我抱你回去。”

    西门泽微微迟疑了一,就擦掉眼泪抱住了颜溪的脖子。第一时间更新

    “嗯,乖。”颜溪抱起小小的孩子,温柔地微笑了起来。

    看着母子二人远去的背影,西门筑由衷地叹了口气。

    世界上大抵只有西门泽,骗了颜溪之后可以全身而退,而且还满满装着她的爱意。

    西门筑不无郁闷地望天良久。

    “喂,你还不准备跟上来?”

    明净的湖水边,女子一袭浅蓝色的裙衫,眉目如画,衣袂翩翩,淡淡地回首过来。

    西门筑愣了一:“你在叫我?”

    “难道附近还有别人?”撂这一句话之后,颜溪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西门筑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自从她恢复全部的记忆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而且态度好像还很可以。

    西门筑的兴奋溢于言表,搓了搓手,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傻太逗,年轻的王爷清了清喉咙,咳嗽了一声,负手风度翩翩地徐徐地往前走去。

    “娘……”丘丘看到颜溪抱着自己哥哥回来,而且两人好像相处得很好,开心地笑了笑,“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娘你会揍哥哥一顿呢。”

    “……”颜溪将西门泽放在床上,给孩子盖好了薄被,转头看向丘丘,“揍你哥哥一顿?你娘我是那种暴力的人吗?”

    孩子的眼睛星子一般,明澈的眼里盛满了笑意:“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揍我屁股的那些日子哦,暴力女。”

    说完还做了个鬼脸。

    这小子!

    “臭小子你有种别跑!”

    一见颜溪情绪不对,丘丘脚底抹油,开溜了,砰的一声,撞上了个什么东西。

    “好痛啊。”小家伙揉着自己被撞疼的鼻尖,“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挡在我面前……”小家伙刚说完,就发现不对劲,咦,这么华丽的衣服,好像并不是普通人能穿的吧……还是明黄色的……

    丘丘当然知道只有谁才能穿明黄色的衣服……

    他傻傻地抬起头,就看见一双闪烁着威严的眸子,眸子的主人散发出一股冷意与严肃。

    一众护卫和丫鬟都砰的一声跪了来,大呼“皇上”,姗姗来迟的西门筑亦是恭敬地行了个礼。

    一众人战战兢兢,只因为世子爷的那一句“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天威难测,皇上没有开口说话之前,谁都只能揣着小心脏等候皇上的指令再行事……

    颜溪听到“皇上”二字,也急忙从房间里出来行礼,她当然也听到了丘丘那句大逆不道的话,有些紧张地看着一言不发的皇帝。

    丘丘歪着脑袋,本来很苦恼很后怕地皱着眉头,好像突然相通了什么事情一样:“呀,你是我爷爷吧!”

    “爷爷你是来看我的吗?”小小的孩子相通了皇帝就是自己爷爷的事情后,眉开眼笑,一点害怕都没有了,他在梁国见过很多的爷爷,都是很爱自己孙子的,所以他的爷爷也肯定是很疼爱他的。

    山野小娃,不知教化!重罚!最开始的时候,西门炳是想要这么说的。他并不喜欢粗鄙无知的孩子,更对那句大逆不道的“不长眼的东西”藏有太多的愠怒,可是当孩子软软的童声载着那句柔软的“爷爷”轻轻驶来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绪,化作清风细雨一般,一子就飘进了他的心里。第一时间更新

    这个叫他爷爷的孩子,纯真,不受拘束,好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望着他直笑,那种眼神真诚而明亮,没有任何其他的目的。

    在众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中,西门炳弯了腰来。

    “你应该叫我皇爷爷。”他的目光柔和,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

    看得出皇上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很高兴,大家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

    “为什么?难道爷爷是黄色的吗?”小家伙歪着脑袋,不解地问。

    这一句话,又让大家心再一次紧了起来。

    西门炳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是啊,因为只有朕能穿黄色,所以你需要叫我黄爷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哦,这样啊。”

    伴随着孩子甜甜的一笑,众人再一次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

    皇上不仅没有责怪小世子,还跟小世子开玩笑,看来皇上很喜欢小世子呢。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

    “谢皇上。”

    在大家起身的时候,西门炳眼尖地瞧见了颜溪身后小小的人影:“你怎的床了?”

    “回皇爷爷的话,孙子身体已经无碍了,谢皇爷爷惦记。”西门泽一袭白色里衣,小小的身子站在那里,有礼貌地淡淡说道。

    “你这脸色还未大好,快回床上躺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西门炳发号施令道。

    “是,皇爷爷。”西门泽听命地走回了房间。

    “你们都去吧,朕要和你们的世子爷单独处处。”皇帝指着西门泽。

    “是,皇上。”

    “皇爷爷,我也不能在旁边吗?”小小的孩子抓着西门炳的衣袖,大大的眼睛瞅着西门炳,“我也好想和皇爷爷聊天。”

    “等朕与你哥哥说完一些事情之后,再去找你,可好?”望向丘丘的时候,西门炳的眼里充满了慈爱,就像一个寻常人家的老者,不带任何架子地询问自己珍爱的孙子。

    “好吧!”小孩子眉开眼笑了,“那我就等着皇爷爷哦,不过第一次见面我都没有给皇爷爷准备礼物,我这就去,皇爷爷再见!”孩子说完之后,就一溜烟地跑远了,只留淡淡软软的童声在空气里余韵飘荡。

    注视着孩子走远之后,西门炳才踏进了西门泽的房间。

    门被关上,气氛有一丝凝重。

    西门泽意识到了什么,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朕此番起来,不仅仅是来探望你病情,更是来教训于你的。”西门炳拉了脸,负着手沉声说道。

    西门泽微微低着头,没有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

    “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朕说的吗?”

    西门泽抬起了头,正色道:“对不起,孙子不该让自己受伤。”

    到底是自己的孙子,西门炳看着他小小的脸,饶是铁石心肠也到底有些不忍,神色略有缓和地开口道:

    “从一开始,朕就寄予了你很大的期望,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能人,天纵奇才,不管何时何地,你的身体永远是第一位的,保护好了你自己,就相当于保护好了整个皇朝,朕与你说的这些,你到底听进去没有?”

    “可是!皇爷爷……”孩子抿着嘴唇,最终还是开口道,“当时情况紧急,若是再给我一次选择,我只怕也会那样做。”

    西门炳眯着眸子:“那样做,是指不顾自身安危,当出头鸟被人差点杀死吗?”

    孩子睫毛微垂,没有开口。

    “给孩子们唱故乡的歌,很好地化用了朕给你讲的四面楚歌,煽动情绪,很好,这点朕相当满意,但是之后,你完全可以煽动另一个人当出头鸟,若是没有人愿意,你利用你弟弟也未为不可,你要活着,不择手段也要活着,这一点,朕与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还是没有听进去吗?”

    有太多的情绪在这个小小的孩子胸腔里翻涌,平日喜怒不形于色的孩子此时眼眶通红:“皇爷爷,不管怎么样,保护我的弟弟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我不喜欢听到您说需要利用我弟弟保命这种话。”

    “你……你竟然敢这么跟朕说话?”西门炳怒不可遏。

    “如果有一天,我和皇爷爷也遭遇这种情况,我绝对不会让皇爷爷你因为我受伤。”平日淡然的孩子少有地真情流露。

    “你……”

    西门炳满腔怒火在孩子这样一句话渐渐熄灭,千言万语都梗在喉咙里,最终幽幽一叹:“你应该明白,帝王无情啊。”

    这孩子天资聪颖,冷静理智,拥有过人的智慧,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善良重情。

    还需磨练啊。西门炳微微一叹。

    西门炳走了之后,西门泽感到有些累,叹了口气,年幼的孩子透出一股无法忽视的老成。

    正准备躺休息的时候,床突然传来一阵异动。

    孩子慎重地从枕头掏出一把匕首,紧紧握在手中,小小的身子往床内缩了缩。

    “是你?”西门泽看着从床出来的人,这人就是间接救了西门泽一命的,喜欢和丘丘斗嘴的七岁小男孩。

    西门泽眸里的警惕之色一点也未淡去,沉声开口道:“你偷听我和皇爷爷讲话?”

    “我才不是那种爱听墙角的人。”

    “那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你怎么在我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