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好像是李秀的声音。

    果不其然,西门筑看到了颜溪一副想杀了他的表情……

    “王爷您在里面吗?应该在的吧,我刚听见里面有声音。”

    西门筑你为什么不出声,为什么?

    颜溪不再咬住西门筑,却用一种质问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话不是一样的吗?”

    他竟然没回答李秀,而是轻声在她耳边呢喃。

    说话你妹啊,都是被他给摧残的,她声音现在一听就很不对劲,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王爷你为什么把门栓住了……”李秀身边好像还跟着人,听声音是陈淳。

    “大白天的栓门不见……莫非王妃也在里面?”陈淳本来就不是很正经,爱耍滑头,对这种事情悟性极高,上道地对里面说道,“王爷,属们打扰了,您和王妃继续。”

    说罢就拉着还在叫嚷着“王妃在里面怎么了,不一样可以禀报吗”的李秀走远了。

    “西门筑,你,你……”颜溪气恼地推开他。

    “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有说啊。”西门筑整理了一衣服。

    裙子被他撕碎,一双莹白大腿暴露无遗,这又是书房,不知道拿什么东西护住腿的颜溪更加气恼了:“你太过分了!”

    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及时叫他们走开,所以他们才发现不对劲的,大白天的把门锁紧,又带个女人在里面,谁都不会相信只是喝茶聊天这么简单!

    “陈淳要是知道了,全府的人都会知道,你真的很过分,知不知道?!”避免让别人听到什么,颜溪刻意压低了声音,可还是止不住由内而外的愤怒。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凑近她,极为的四两拨千斤:“知道就知道,你是我的王妃,我们的闺房之乐难道还要看人们的脸色?”

    “可是我会觉得很丢脸,”颜溪突然就觉得很委屈,本该很私密的行为被公诸于众,她是荒唐王爷白日宣-淫的女主角,谁会喜欢这样,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算了,你不会理解我的心情。”她一副和他无法沟通的样子。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了良久,那是那种在思索着的,游离而很恍惚的目光。

    突然开了口:“颜溪。”

    她皱着眉头看向他。

    “其实我……”他欲言又止,她看到他的脸一点一点凑近,她以为他要跟她说什么,因为他经常喜欢这样,在她耳畔低语什么,可这次,他只是用唇碰了碰她的脸颊,是极轻的一个吻,温柔如同白鸟的羽毛。

    他有话要说,却终究缄默。

    这男人未免太莫名其妙了吧?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解释的话的,本来想只要他随便说点什么,只要他稍微理解了她的心情,她就不会再生他的气了的,可是现在……除了占她便宜之外什么话也没有。

    真是混蛋!

    “我抱你回房去吧。”

    “不要你抱!”颜溪哼了一声。

    西门筑微不可觉地扬了扬唇:“那你准备自己走回去?”

    “自己走就自己走!”颜溪很有骨气地从桌子上一跃而,却蓦然地停止住了步伐。

    因为,她忽然意识到面的裙子已经被撕碎了,凌乱的丝条挂在腿上,风光若隐若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顿时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是我抱你回去吧。”就算只是背影,他也可以感受到女子的窘迫,在把她逼哭之前,他率先一步走到了她面前,将自己的衣服解了来,包裹住了她的身体。

    “不要你抱!”

    他淡淡一笑:“还没消气?”

    “书房离我房间很远,你抱着我过去,届时不用陈淳说,全府的人都会很明白地知道我们大白天做过什么事的!”

    西门筑拿这害羞的丫头没办法。

    笑了笑,他很是悠闲地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双腿优雅交叠:“那你说怎么办?难道等到天黑再出去?”

    她点了点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别怪我没提醒你,那样的话,别人会以为我们一直从早上持续到晚上的……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你自己考虑考虑。”

    他的话真让人咬牙切齿!不过好像说的也是真的……

    “都是你!”

    果然,憋屈的小妞对他撒气了:“都是你大白天的对我那样,不然我也不会落这么一个场!”

    “……”场?有这么严重吗?

    西门筑喝了口茶,这丫头真是不禁逗。

    “好了,别生气了。”他放茶,拉过女孩子的手,让她坐在他的腿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见她一双秀气的眉锁得死紧,他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伸出手去,试图抚平她眉间的褶皱。

    “你想想,就算我对你怎么样,也是因为喜欢你啊。”

    他看到颜溪一愣,之后,她的面色有明显的缓和,眉头也没皱得那么紧了。

    她的心思向来好猜,西门筑忍不住笑了笑。

    他模仿她先前的语气:“我家丫头一看就让人移不开目光,就算是在书房,也会生出把她锁在身边的冲动。”他宠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谁叫我家丫头这么优秀,这么漂亮呢。”

    她似乎很高兴,想笑,却仍旧板着脸,很酷地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这么哄我也没有用。第一时间更新 ”

    他笑了笑,却看到她用食指戳着他的胸膛:“你最好先给我解释一为什么要故意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那种事情,你有暴露癖吗?”

    沉默了一,他笑道:“一时兴起。”

    “喂!”

    “以后不会了。”

    听到这句话,颜溪脸上的乌云已经散去了一大半。

    她忽然拉住他的手:“那我们出去吧。”

    “你不是不愿意和我这样出去吗?”她穿了他的衣服,而他只穿着白色的里衣。

    “难道真的在这里等到天黑啊?不说其他的,你肚子也会饿扁的,而且若是这种事情传出去了,你会很不威风的——为了避人的嫌,而躲在书房里不敢迈出的王爷,想想就令人笑掉大牙好吧。第一时间更新 ”

    他一愣,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啊呀,我家丫头知道心疼我了。”

    她皱起秀气的眉头:“我要严重吐槽你揉我头发的行为,每次都把我的发型弄乱,形象都没有啦。”她神烦地理着被他弄乱的头发。

    “我一直以为你很享受——”

    “享受个毛。”颜溪没好气地说道,每次头发都得重新梳,虽然作为手痴一党的她不需要自己动手梳好头发,可是那个丫鬟的手真的不是很巧啊……每次都把头梳得好疼……谁想无缘无故遭受折磨……

    “火气这么大啊,谁惹女王大人生气了?”西门筑露出天使般和煦的微笑,非常温柔地摸了摸颜溪的头,转瞬,还没被抚顺的头发再一次乱成一团杂草……

    在颜溪还没来得及爆发之前,一身雪白的男子如清风一般消失在书房内,空气中只余淡淡的残香。

    “西门筑!你给我站住!”

    背倚在墙壁之上,笔直修长的双腿优雅交叠,环胸的西门筑嘴角勾出淡淡的微笑。

    看着一味往前跑去而不知情况有变的丫头,西门筑无奈地扶了扶额头——笨蛋,我在你身后。

    “西门筑!站住!”笨蛋继续傻乎乎地往前冲。

    往前冲也好,至少不用担心她因为害羞,而躲在书房里不敢出来,西门筑从角落处站了出来,嘴角噙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陈淳,看来你说得好像不太对啊……”一护卫小声地说道。

    “什么不对?”

    “你之前说肯定是王爷把王妃按书房里一次又一次,可我怎么看,也觉得应该是王妃把王爷扑倒才对……”护卫弱弱地说道。

    “胡说八道,你哪来的根据?”陈淳质疑的不是颜溪是不是真有勇气和力量推倒西门筑,而是这个人竟然敢反驳他的看法,岂有此理,竟然这么不尊重前辈,他就看这小毛头能说出个什么劳什子来!

    好像刚聊的八卦有变!周围的护卫们都把耳朵尖尖凑过来,起哄道:“是啊,根据呢根据呢?”

    “你们看,现在明明是王妃追着王爷在跑,‘西门筑,别跑,站住’,再加上王妃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有没有王妃要再来几次榨干王爷的感觉……?”

    “……”说得太好,众人竟无言以对。

    沉默片刻有一个人的声音凝重地响起,李秀认真地蹙着眉头:“也有可能是之前王爷把王妃压太久了,说了换姿势可是王爷老待在上面,王妃就不乐意了,所以王妃现在可能要说的是,‘西门筑,别跑,站住,该你躺面了,不能耍赖啊’云云……”看着众人脸色铁青的模样,李秀吞了吞口水,弱弱地把自己的观点说完,“我觉得有可能是这样的……”

    “你们为什么这幅表情?嫌我说的东西重口味?可平时聊王爷王妃的时候,你们明明更出格的……”

    “我们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过!”

    “你说过吗?”“我可没有。”“我也没有说过。”“我就听这家伙一个人说过,都是他一个人在那里唧唧歪歪败坏风气。”

    “你们……!”看着众护卫退避三舍的模样,李秀起先郁闷地大呼,后来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正常情况,这些**的小伙伴们是不会抛弃他的,只有大难临头的时候,他们才不能愉快地做朋友……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