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不用去猜是谁了,从这些家伙的反应来看一定是哪个主子,嘭通一声,李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错了,我太可耻了,我罪不可恕!”

    头顶响起男人冷沉的声音:“罪不可恕?——你的意思是要以死谢罪?那本王就成全你吧。”

    天啊!竟然是王爷!本来还寄希望是王妃或者世子们的,没想到是最难搞定的王爷!

    先慢着,他说什么?他要他以死谢罪?不是吧!

    “王爷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李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道。

    “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说这样的话了,你以为你的保证还值几个铜板?”

    “……”李秀匍匐在地,大哭,“我……我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后面说王爷的坏话了,我对天发誓!”

    “所以是打算当着本王的面说?”

    “……”李秀哭得撕心裂肺,“王爷你要相信我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眼睛不时地瞟向陈淳,混蛋!救我啊!

    陈淳退后了一步,大有开溜的打算……

    “王爷,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您和王妃在书房的,话题都是那家伙……”李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手指着陈淳的方向,非常没有革命情谊地准备把始作俑者供出来……可一秒,嘭通一声,随着一只脚踩上他的手,杀人的疼痛登时传来!

    陈淳这杀千刀的,要踩死他灭口吗?吗吗吗吗?!!!!

    “呵呵呵呵……王爷……”陈淳苦着脸却笑了,滑稽得不行,随后扯开嗓子叫道,“王妃,王爷在这里!王妃!”

    该死的!西门筑还来不及让人将陈淳暴打一顿,某女就踩着轻快的步子,皮笑肉不笑地来了……

    “还不快走?!”李秀一愣神,就被陈淳从地上拉起,风风火火地逃亡了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很自然地搭上西门筑的肩膀,笑容甜美无害:“乖乖的,跟姐回去跪搓衣板吧。”

    什、什么?王爷已经沦落到跪搓衣板的地步了吗?还是说跪搓衣板又是某个特殊的姿势?……众人复杂的眼神在西门筑脸色快速地扫过,又快地低头……

    西门筑顿时脸色铁青。

    “你瞎说什么呢?”他恶狠狠地捏着颜溪的脸蛋。

    啊呀王爷恼羞成怒了!王妃也真是,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王爷要跪洗衣板的事实啊!你自己被捏也就算了,知道太多的我们估计会遭大殃哇……

    “王爷,我们不该聚众聊天,不牢您费心费力了,我们自己领板子去!”说完,生怕尸骨无存的护卫们作鸟状一哄而散。

    一阵风吹过来,西门筑动了动唇,终究只能石化般地站在那里。

    估计,不超过明天,五王爷惧内的消息就会传遍街头巷尾……西门筑很相信那些臭家伙们传递八卦的能力的。

    凶神恶煞地转头,却看到年轻的女子笑容明媚——几近嚣张。

    “叫你得罪我!”

    得意洋洋地看了西门筑一眼,正准备走开,手已经被人狠狠拽住。

    西门筑的眼睛很黑,冷得好像没什么感情。

    “跟我回房!”

    “西门筑——” “别说话!”西门筑声音冷酷,拉着颜溪,大步地往自己房里迈去。

    砰的一声推开门,反锁门的时候,一个手滑,颜溪的身体就摔在了地上。

    西门筑眉头一皱,刚想上前,女子黑白分明的眸子就映入眼帘,她坐在地毯上:“你生我气了?”

    “你说呢!”几乎是从牙齿里蹦出来的声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所以你就摔我……”颜溪声音听起来有点委屈。

    想要解释的“我不是故意摔的”,一到嘴边就成了:“我就摔你怎么了?!”

    就算不揍她,怎么着也得唬唬她!臭丫头简直无法无天了!

    “哎呀西门筑,你生什么气嘛。”颜溪满不在乎地从地上爬起来,笑吟吟地看向他。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没看见他脸很冷吗?她还在笑,是打算彻底藐视他的权威吗?!

    严肃一点好吗?

    女孩子亲昵地环住他的胳膊,甜软的声音像是在撒娇:“别生气啦,你自己说的生气会变老的,你打算一子老成八十岁吗?”

    “还摆着臭脸干什么?”颜溪仍旧笑着说道,“反正你在护卫们面前已经没有威信可言,要丢脸的话早就丢了,也不差这一次,你说是吧?”

    “……”

    “而且,也不算我没事找事做吧,毕竟是你先拿我开涮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整了整额前仍旧有些凌乱的头发,估计是想起之前他耍她的场景,清秀的脸上不由浮现一丝不满。

    “比起你在外头说要我回家跪搓衣板,这还真是小巫见大巫。”西门筑冷冷地说道。

    她反应倒是很快:“那你也去外头说你让我跪搓衣板,不就扯平了?”

    “……”这能一样吗?笨蛋。第一时间更新

    看到西门筑无语的表情,颜溪也低头,好像确实有哪里不对劲……

    “哎呀别生气了,我都烦了。”

    “……”拜托,搞清楚是谁缠着谁,该说烦的人是我才对吧?

    “西门筑,我亲你一口,我们就和好,好吗?”

    “亲我一口?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西门筑冷笑了一声。

    “……”那你是准备和我杠到底了?就为了这点小事,小气鬼!

    跟这丫头怄气简直就是自虐,一副没脸没皮死缠烂打的样子,又道歉不像道歉,拽到天上去了,如果他不准备原谅她,就会摆出一副“你还想怎么样啊”的恼怒委屈样子,到头来就华丽丽地变成他欺负她了……

    蛮横的丫头……西门筑不免心塞地这样想着,他是极聪明的,既然跟这丫头置气完全是摧残自己的做法,那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你怎么也得给我来点大人的把戏……区区一个吻,你觉得够了吗?”

    男人俊美的眉眼间,泛起了丝丝危险的气息。第一时间更新

    ……

    ……

    “混蛋,啊,疼……轻点!”

    ……

    那一头,陈淳仍在拉着李秀奔跑,感觉到似乎已经逃离危险圈了,两人停了步伐。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平时没这么好心的。”李秀虽然感激,却也不免疑惑地说道。

    “……”这还不是怕你把我供出来嘛……慢着!这被供出来是挨打,但是戏耍王爷就真的是大逆不道了,要是细究起来,他九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呀……

    陈淳忽然想死,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他怎么就这么蠢啊……

    但看李秀感动的双眼,陈淳那句“我不是故意救你的”被硬生生地咽了来,反正都已经做了,就认了吧,李秀这家伙好像也挺重情义的,他这么冒死救他,这家伙说不定会对他誓死效忠呢!

    至少至少,有什么好酒好菜会给他留一份!

    正待陈淳满心欣喜地等待着李秀那句深情饱满的“哥,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时间更新

    李秀凝重地皱着眉头:“我其实知道你为什么救我。”

    看这家伙那慧眼如炬的样子,难道猜出来他不是有意救他的了?陈淳不禁有些心虚。

    “上次张梧那家伙也是,要我一个劲想他看会不会打喷嚏,其实就是在给我暗示一些有的没有的信息,而你的做法,已经体现得相当明白了。”

    “什么明白?”陈淳不免茫然。

    “装!”李秀皱着眉头,认真地沉声说道,“到了这份上了我也该说明白了,我不是断袖,所以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

    “……”

    “……”

    无语之后还是无语,陈淳似乎看到了天上有万马奔腾,将他不丰富的世界观彻底践踏成了渣渣……

    许久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吞了口唾沫后艰难地给自己洗白:“李秀,你还没有美到让男人也疯狂的地步,更何况饶是如此,哥我也还是只喜欢女人。”

    “那请你解释一你手现在还抓着我不放的行为。”

    “……”陈淳低头看去,呃了一,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其实就是……”刚才带你一路奔驰忘了松开而已。

    “不用解释,我会给你保密的!不会将你爱慕男人的事情说出去!”

    “……”这到底什么跟什么!

    “喂,你听我说!”陈淳还没说完,李秀就已经如避洪水猛兽般逃窜而去。

    陈淳石化地站在那里,不禁想,是不是自己平时太没义气了,好不容易救一次人,还让人以为他有其他的目的……

    一股深深的悲催感排山倒海而来,他觉得有必要绣绣花,让自己冷静一了。

    颜溪最近清早一起床,就很难见到西门筑的身影。

    连续几天这样的日子后,有一天,西门筑回来得比较晚,是午了,颜溪终于忍不住问道:“你都干嘛去了?”

    西门筑说得坦然至极:“去鸣翠馆了。”

    “好啊你吃好东西不带上我。”

    “那并不是酒楼饭馆,而是歌妓坊。”

    愣了一,她问:“你去那里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他笑:“难道我需要跑去那种地方搜集信息?去那里,自然是图个享受的。”

    她微微皱了一眉,他揽住了她的肩膀:“放心,我就是去听个小曲,没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她挤出一丝笑容:“好啦,我又没说什么,没有不相信你啦,更何况我哪有那么小气。”

    西门筑点了点头,在颜溪看不到的地方,微微眯起的凤眸折射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