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西门筑起床的时候,颜溪也起来了,她睡眠似乎不是很好,眼眶周围有淡淡的青影。

    “这么早出去,又是要去听曲吗?”她鼻子有点塞,声音闷闷的,语气却听不出有什么异常。

    他点了点头:“左右在府里也没什么事。”

    丫鬟给西门筑弄完了洗漱,又准备给他穿上外衣,颜溪摆了摆手,对丫鬟说道:“你出去,我来吧。”

    丫鬟惊讶了一,视线在西门筑和颜溪的身上打了个转,却还是听命地退了出去。

    不怪丫鬟讶异,连西门筑也是有些吃惊的,因为一直鄙视他的娇生惯养,她甚少像现在这样说要服侍他。

    给他扣扣子的时候,白皙纤长的手指陡然顿了一,她抬起头,清澈的眸子有点躲闪:“我也觉得在府里挺无聊的。”

    “那你和我出去走走吧。”他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也不拆穿,反而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

    两人用完早膳后,他拉住了她的手,将她带上了马车。

    马车很宽敞明亮,颜溪却莫名觉得逼仄,尤其在男子似笑非笑的目光,颜溪更加局促了,只好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颜溪见到的是西门筑的侧脸。

    优美的弧度,阳光透过薄薄的树叶稀疏洒落,他美得有丝不真实,薄唇殷红,被风拂动的额前发丝,犹如暮色中舞的蝴蝶。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转过头来。

    一身雪白镶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青竹暗纹在白衣上若隐若现,细长优美的眉眼散发出一种占墨风流的才子韵致,轻袍缓带,公子如玉。

    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凝视过他了,更好像,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注视着他。

    平时见惯了他玩世不恭的模样,忽然这么君子,她着实吃了一惊。

    “眼睛也该眨一了,老这么睁着,会累的。”西门筑调侃地笑望着目不转睛的颜溪。

    颜溪愣了一,没有像之前那样反驳,尖瘦白皙的脸上,泛开薄薄的红晕。

    她脸红了……竟然脸红了。

    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是……颜溪懊恼地扶着额头,这家伙肯定又在偷笑了。

    因为什么?颜溪忽的又在想。

    什么原因,让她觉得他今天格外不一样,笑容如玉,风姿翩翩,恍如天人般的不可触摸感,寻常一笑,就会让她莫名地心跳加速。

    昨天都不是这样的,甚至他吻她的时候,她都没有特别脸红。

    是因为……危机感吗?

    “不,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不可能会这么小气,只是琴艺上的知己而已,怎么说我也是二十一世纪思想开放的女性,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有想法。”

    “你在低声念叨什么?”

    “啊……没什么。”女孩子紧张地吞了口水,抬眉试探性地问,“你都听到什么了?”

    看她好像陷入了特别纠结的境地才出声打断,事实上已经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就是不知道二十一世纪是什么意思,他也没问,摇了摇头回答道:“想听,可是完全听不清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哦,那就好。她放松地呼了口气。

    殊不知自己的反应已经完完全全地落进了男人的眼里,薄薄的嘴唇微微扬起,待她眼神投过来的时候,又是初时淡淡如水波澜不惊的模样了。

    甚少有人带着自己妻室出入于歌妓坊中,所以西门筑和颜溪在鸣翠馆前一马车时,就接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眼神洗礼。

    不过大多是善意的,并没有多少鄙夷的意思。

    “那就是备受宠爱的五王妃啊,长得真漂亮,跟五王爷在一起,也确实是一对妙人儿。”

    “五王爷也真是爱王妃啊,这种地方都带着王妃来……”

    “是啊是啊,听说王妃有什么要求,王爷都不会拒绝呢,王爷可是把王妃宠上了天,王妃真是好福气啊!”

    众人窃窃私语,发表着各自的感慨,颜溪的耳力很好,将一些话语听了进去,莫名的觉得心情很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啊,再怎么样,她都是西门筑的王妃,而且只此一个!就算这些烟花女子再漂亮……

    嗳,又想哪儿去了?颜溪你真是没得救了,今天怎么老想着和人比。

    困窘地抬起头来,撞见西门筑似笑非笑的眸,那种眼神像是能把她看穿,她顿时像做贼一样将头缩了回去。

    不要想多了,是来听音乐放松的,所以保持好心情吧!颜溪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跟着西门筑走了进去。

    丝竹声声,悠扬的乐曲自女子纤纤素手优雅传来。

    听现场弹奏跟在耳机里听完全就是两种感觉,毕竟有什么东西隔着,颜溪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这样的曲子,绝对是她到目前为止听到的最好听的曲子,纯净,没有杂质,如一杯清茶一般,丝丝缕缕浸入肺腑。

    刚开始还能认真地听一,可是到后面,不知怎么的,越来越有些心不在焉,呆呆地望着女子的手指出神。

    那真是一双好看的手,颜溪想。的确很好看,细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是软玉铸就的,不去听琴音,单看那一双手在琴上优雅来去,也是一种美得醉人的极大的享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望了大概十几秒钟之后,颜溪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怎么就没有这样一双灵巧的,好看的手呢。

    一种可以称得上是丧气的感觉自胸腔扩散开来。

    慢着!不要比……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颜溪陡然强迫自己停来,听曲就听曲,不要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仍旧有些聚集不起精神来,她之前从来不会这样的,可是现在为什么会生出一种近似……自卑的感觉来?

    她有什么?

    她能干什么?

    她有什么能耐……让他喜欢?

    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发现他正听得入神,好看的凤眼半阖起,偶尔会和奏琴的女子有眼神间的交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其实,没有什么的,知音间的神交。颜溪转过了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一曲完毕,女子淡淡颔首,敛衽以礼。

    “簌音的琴声越发动人,这首曲子不似之前那样重技艺,而更在意情感的充沛表达了,一曲山水乐,恍然有‘月是故乡明,露从今夜白’的温柔哀伤之感,以景融情,天地一体,甚妙。”西门筑淡淡地喝了口茶,精要地作了几句点评。

    “谢谢王爷夸奖。”簌音似乎和西门筑相处已久,得他这样的夸赞也没有什么激动的反应,像是对待一个寻常的知己友人。

    “王爷,鸣翠馆新来了一位善于箜篌的女子,叫怀寐,技艺是极好的,要不要簌音将其唤来?”

    西门筑看了一眼颜溪,淡笑着摇了摇头:“本王身子略有不适,次再劳姑娘给本王引见吧。”

    说罢站了起来。

    颜溪偏着头,蒙蒙的日光透进来,男子雪白的衣服镶上了淡淡的金边,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的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风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的感觉。

    又来了,那种感觉。颜溪摇了摇头,努力甩掉那种“这男人太优秀,好像不属于我”的想法。

    马车之上,颜溪一直望着窗外发呆。

    西门筑把颜溪搂进怀里,笑着发问:“我家丫头在想什么?”

    颜溪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

    “有什么心事不要瞒着我,知道吗?”西门筑捏了捏她的脸。 “知道啦,天天能吃能睡,能有什么心事啊?”颜溪一副‘西门筑你想多了’的模样。

    西门筑也不再多说什么,可转瞬颜溪就仰头看着他说道:“西门筑我有点困,想在你怀里躺一会。”

    “好。”

    她抱住了他的腰,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许是觉得她这样不好休息,西门筑摸了摸她的头:“坐我身上吧。”

    平常她断不会在马车上坐他身上,因为害怕人看见会不好意思,但今天,没怎么迟疑:“好。”

    西门筑抱起了她瘦小的身子,将其放到腿上,她的手臂主动而轻轻地缠住了他的脖子,尖尖的颌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丫头,醒来了。”

    “啊?这么快就到了吗?”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其实没什么好揉的,因为——根本就没睡。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她就只是想抱抱他而已,一点都不困,反而清醒得不行,因为越来越沉浮而空泛的内心。

    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脆弱了?她苦恼地咬着唇。

    更苦恼的是,其实自己都不是很能明白原因。

    应该只是一子的吧,明天,一切都会好的吧。

    嗯,会好的。她给自己打气。

    晚上的时候,两人躺在床上。

    颜溪呆呆地看着床顶,很久之后,才问道:“那个女子叫簌音吧,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

    西门筑还没开口,女孩子就拿被子捂住了自己的头:“啊,当我什么也没问。”

    “这么捂着当心闷死了。”西门筑颇有些哭笑不得,强硬地拽开了盖住她脸的被子。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