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将军继续翻看着手里的信件。事实上已经看了很多遍了。

    其实并没有多少字,也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在那里过得很好,孩子们都很听话的那种。

    不过这里夏天很热呢,天天要洗很多澡,感觉元气都被洗掉了。

    隔着清秀的笔迹,似乎可以看到女孩子嘟囔着抱怨的样子,他的眼神柔软迷离起来,笑了笑。

    提起笔来,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地写着,而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西门筑,你天天跟我待在这里,不会觉得很无聊吗?”吃过饭,颜溪拄着脑袋问。

    “你想出去玩?”

    “不想……好累。”颜溪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更何况,才不给你出去看美第一时间更新 ”

    哼哼!他只能是颜某人的!

    “那就睡觉吧,秋天来了是容易犯困。”

    “不能再睡了,我总觉得自己很肥了,吃了睡睡了吃,又不是猪。”

    西门筑笑了笑,知道在这种时候最好不要说“你本来就是猪”这种话。

    “哪里肥了,瘦巴巴的。”他捏了捏她仍旧尖瘦的颌。

    “西门筑,”颜溪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亮晶晶的,“你平常有什么爱好?”

    西门筑想了想后说道:“看书,弹琴,饮茶,打理盆栽,棋。”

    颜溪正自苦恼,他的这些爱好她都不擅长,又不能因此和他产生什么共同话题,听到最后一个兴趣的时候,她明澈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啊,你喜欢棋?!”

    “怎么,你会?”他用一种不是很相信的眼光看着她。第一时间更新

    “什么眼神,少看不起人了!”颜溪皱眉哼了一声。

    西门筑也不和她争,笑了笑:“既然想的话,那我就要许昌把围棋棋盘搬上来。”

    “围棋?”她弱弱地说道,“我不会围棋……”

    “……”西门筑放弃和她说话,“许昌,把围棋盘搬上来。”

    “说了我不会诶。”

    “没事,有我。”西门筑淡淡说道。

    “西门筑你是要教我吗?”对于能学到东西她倒是表现得挺高兴也挺期待,不过转瞬脸又垮了来,“听说围棋特别特别难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信我。”他淡淡地扬了扬巴。

    颜溪愣了,点了点头。

    棋盘被搬上来了,西门筑指着棋子:“你要黑色还是白色?”

    “随便吧。”颜溪随意拿了一罐白色棋子,放在了自己面前。

    “首先,把自己的一颗棋子摆上来,你想摆在哪里就摆在哪里。”

    “随便吗?”颜溪转动着眸子,指着一个地方,“这里可以吗?”

    “可以。”他淡淡点头。

    “好的。”颜溪像是一个得到老师认可的学生,很认真地把棋子落到了刚才所说的地方。

    “然后呢?”她歪着脑袋,睁着明亮的眸子看着西门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然后——”西门筑撩起袖子,屈起中指,碰触着自己所放的棋子,“像这样——”

    “噗”的一声轻响,玉质的黑色棋子被弹出去,精准无误地碰到了颜溪放的白子,砰的撞开清脆的声响。

    “你的白色棋子,就是我的了。”西门筑面色淡淡地拾起颜溪所放的白色棋子,“接来该你了。”

    “……”

    “……”

    “……”

    颜溪除了傻眼,还是傻眼。

    “西门筑!”颜溪不悦地皱眉道,“谈弹珠,这是小孩子才玩的游戏。”

    “这哪是弹珠了?”他淡淡地挑眉。 “……”颜溪气不过,恼怒抓起一把棋子砸他身上,“你丫把我当猴子耍吧!”

    亏她还那么认真地听他说,生怕错过一丁点信息,以前上学都没这么认真过呢!

    颜溪气呼呼地瞪着他,而可恶的男人却低声笑了起来。

    他试图正经起来,可墨黑的眼眸仍是笑盈盈的:“就算我认真教你,你也不过我,次次都是我赢,有什么意思?”

    臭屁!颜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觉得我说大话?”修长的手指挑起一颗黑子,铿锵落在棋盘上,“那我们一局试试。”

    “……”你妹的!明知道我不会!

    “象棋,你知道象棋是什么玩意吧?”颜溪在挫败之后振起旗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然知道。”

    “会吧?”

    “会……一点点。”象棋并不是煌国常玩的棋类,西门筑在围棋上可以说是一个大家,但在象棋上,却算不得上一个高手,是以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陪我。”颜溪略显高傲地扬起巴,“不陪我你就是害怕。”

    “……”对于她这孩子般的激将方式,西门筑好笑地扬了扬嘴角。

    在象棋的时候,西门筑想,看着她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如果这盘她没赢,会不会又一副气恼得不行的样子。

    估计会,而且估计会拿他撒气。

    都是你,要不是你之前耍着我玩让我情绪不佳,我肯定不会输的。第一时间更新

    她肯定会这么说。想到这里,西门筑笑了笑,故意错了一步。

    果然,挫败不已的女孩子眼睛一亮。

    “西门筑你是脑子被猪啃了吧?这样的棋你也敢?”

    “……”他伸出手,“我看错了,刚刚没注意到,让我重新。”

    她连忙拦他的手:“不行不行,落子无悔!不许耍赖!”

    还想悔棋,看来这家伙不是故意让她了。

    想到这里,颜溪忍不住笑了笑,嗯,她会赢得正大光明!

    “算了,不就一盘棋嘛。”西门筑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将她高兴的反应收在眼里,嘴角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微微地扬起弧度。

    不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吃炮!”

    “……”

    “吃车!”

    “……”

    “哈哈,西门筑你连马都没有了!”

    “……”

    “将军!欧耶!我赢了!”

    沐浴着煦暖的阳光,西门筑伸了个懒腰:“恭喜你……我有点困,要去休息了。”

    “不许走!继续!”颜姑娘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人离开。

    西门筑慵懒地支着颌:“可是你夫君我已经乏了。”

    “我揍你一顿你就会有精神了。”她抡起了小拳头。

    “……”

    “怕了你了,陪你。”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怀大笑了,既然她这么喜欢的话,为此打起精神来也未尝不可。

    赢了一场的她相当有自信,像猫儿一样舔了舔嘴角:“喂,就这么棋会不会太无聊了一点?”

    “那你想……”

    “不如增加点条件吧。”

    “如果你赢了?”

    “我赢了的话……你今天晚上就给我和孩子们做菜吃,要一桌菜,要很美味哦。”

    “……”看来她觊觎他厨艺已经很久了。

    “好。”他答应得干干脆脆。

    “既然你赢了想要我喂饱你,那为公平起见,我也不说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你也负责喂饱我就是了。”

    “也要我做菜?”她眼睛亮了起来:“你这么喜欢我做的东西啊?”

    他淡笑了笑:“我说的喂饱,和你以为的喂饱,是两个意思。”

    “……”

    她脸红了,却故作无所谓地道:“反正就算我说不愿意,你也会想尽法子让我怎么样的。”

    “这次不同。”他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吞吐,撩人至极,“我不想老用那一种姿势。”

    “……”

    看到女孩子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西门筑忍不住吃吃地笑了笑。

    “我一定会让你丢盔弃甲,全军覆没的,等着吧!”女孩子一副要奋勇向前的模样,就差在脑袋上围一个必胜的布条了。

    西门筑以手支颌,似笑非笑。

    一分钟不到,颜溪就看着西门筑把自己的一炮,一车,一象挪了出去。

    “将军。”修长的手沉稳落子,他淡笑地看着她。

    可恶!

    “记得答应我的条件。”男人舔了舔唇,邪魅地笑了笑。

    “我不会输的!”颜溪垂死挣扎地说道,而且还说得相当有士气。

    西门筑淡淡地看着桌上的棋盘,思索着若是执她棋的是他,那又该怎样反败为胜?想了许久,依旧没有头绪,连他都想不出,她这笨脑瓜子又能找出什么好法子来?看来,这一盘棋已经是定局,她必输无疑。

    西门筑扬了扬嘴角。

    “说了我不会输,别用这种认为我是笨蛋的眼神看着我好吗?”

    “一定赢给你看!”她很有志气地说道,说完,清了清喉咙,一炮把西门筑将她军的马压住,轻蔑地甩开。

    “……”但凡有点象棋常识的人都该知道炮不是直接打东西的,而是需要隔子打子,在中间没有任何棋子的情况,她竟然直接吃了他的马,这也……

    偏她还振振有词:“你见过大炮打人的时候需要中间有东西吗?还不就是从炮筒里出来,就砰的一声打中人了?”

    “……”

    他扶了扶额头,好,姑且就让你一子。

    可是,当她又快要败阵的时候,“吃掉你的象!”

    “……兵不可以一次走三步。”

    她歪着头想了想:“我的是精兵!不是非同一般的兵,保护皇帝,受过特殊训练的那种!”

    “……” 过了一会儿:“你见过不会拐弯的车吗?”

    “马当然能一往无前,谁说一定要走日的,话说我还没见过走日的马儿呢。”

    “不能过河?喂,你见过不能过河的象吗?”

    “……”

    “将军!没路可走了吧?我赢了!洗手去,乖乖给咱们做晚饭!”

    “……”

    “不好了,出事了!”就在这个时候,张梧火急火燎地从外面赶来。

    “什么?”

    “是关于王妃的。”

    “我?”颜溪纳闷地皱着眉头。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