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她,她出事了。”

    “将军夫人,什么将军夫人?”颜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抓住张梧的衣领,“你是说蔚若姐姐?”

    张梧喘不过气来,涨红着脸点头道。

    “你先冷静点。”西门筑掰开颜溪抓住张梧衣领的手,安抚着说道,“先问清楚什么事。”

    肯定有很严重的事。这不仅可以从张梧急急忙忙的样子看出来,她自己心里亦有预感。

    她还是逼着自己冷静来,问个明白:“她怎么了?”

    “她……据刚才来报的人说,将军夫人她大限将至了。”说到最后,张梧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跟着往缩。

    要死了?

    “怎、怎么回事?”颜溪顿时感觉大脑一片苍白,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问道。

    “好,好像是被人投毒了。”

    马车在路上疾驰着,扬尘滚滚。

    西门筑皱着眉头,朝车外叫了一声:“走慢点。”

    颜溪刚想说没事,却没忍住,“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车速徐徐降,西门筑伸出手,拍着朝车外大呕的颜溪的后背,试图缓解她的不适。

    “来,漱口。”

    西门筑打开水壶,扶稳颜溪,给她喂了口水洗漱,之后给她擦了擦嘴,有些无奈地道:“之前说了要慢点,你看你现在,真是的……”

    “我没事。”颜溪脸色苍白,毫无力气地靠在西门筑的肩膀上,吐着微弱的气息,“我真的没事,你让李秀开快点吧。”

    “……”看着她虚弱却仍如此倔强的样子,他虽然疼惜却语气坚决:“我说慢点,就不许快。”

    “西门筑……”见他好似动怒的样子,颜溪错愕地抬起了头,知道她在担心他,她语气不自救软了来。

    “蔚若姐,我实在太担心她了。”

    “不会有事的,”他柔声来,摸了摸她的头,“你要相信她不会有事。”

    “可是……”

    “如果我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的话,一定不会舍得离开的。”他捏了捏颜溪的脸,用轻松的语调同她开着玩笑。

    本来抑郁的气氛好像消失了大半,颜溪没忍住,微微地笑了起来。

    嗯,相信蔚若姐姐不会有事的。

    她握紧了西门筑的手,给自己打气道。

    晚上的时候,颜溪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以前有过的场景,一身白衣的蔚若站在风雨之中,遥遥地凝望着远处的新房,梦里的蔚若笑了,是颜溪从没看到过的伤痛与绝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接来,令颜溪讶异无比的场景出现了。

    席堇程一袭大红衣袍,从新房里面走了出来

    “都是因为你,所以我才没能和我真正爱的人在一起。”席堇程声音很冷,充满了阴寒之气,蔚若的身体因为他的话,在风雨中抖成一片颤动的落叶。

    席堇程一步一步越过蔚若,颜溪看到他朝着自己走近,就那样牵起了站在树的她。

    “南风……”

    不,不可以,他怎么可以牵她的手?而且还是在蔚若姐姐的面前,他没看到蔚若姐在哭吗?

    为什么,她无法挣脱席堇程的手?

    “你离开吧,只有这样,她才会跟我在一起。第一时间更新 ”席堇程牵着颜溪的手,站定在蔚若面前。

    “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蔚若没有看席堇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颜溪,泪水混着雨水,不停地滚落,唇角却缓缓勾起了凄恻到极点的冷笑。

    不,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她什么也说不了?连动都不能动?

    那种想解释而不能的急躁心情瞬间席卷了她,谁来帮帮她?西门筑在哪里?

    西门筑……

    而接来,更让她急躁的事情发生了,席堇程竟然拉着她,往新房里迈去。

    他在笑,可是表情好陌生,一点也不像之前温柔坚定的兄长:“南风,她已经走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堇程哥你到底在干什么?

    不要……我不要和你成亲……我是西门筑的妻子……

    西门筑……

    “西门筑!”

    “我只会喜欢西门筑,不会和任何的其他人在一起!放开!”

    “颜溪,你醒醒!”西门筑看着在睡梦中哭泣的颜溪,用力地抱住了她的身体。

    “别害怕,我在这里。”他刚从小憩中醒来,声音慵懒,却极尽温柔。

    颜溪睁开了朦胧的泪眼,借着月光,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那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西门筑……”

    她像找到了水源的疲惫旅人一样,将头埋在了男子的怀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刚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平复了呼吸之后,她的声音自他怀里闷闷地传来。

    “什么?”他轻轻抚着她的头发。

    堇程哥他说他喜欢我,而且还叫蔚若姐姐离开。话到嘴边,颜溪说的却是:“没什么,是个梦,梦这种东西不靠谱嘛。”

    “这也不尽然,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喂,”颜溪不高兴地挠了西门筑胸口一,“这是你对一个做了噩梦的人该说的话吗?”

    “主要是因为,我听到有人在说只会喜欢西门筑。”他扬了扬嘴角。

    “……”他的眼睛温柔得如同外面的星光,又带着丝丝的戏谑,颜溪忍不住有点脸红,“那是因为,因为……”

    诶,为什么要想反驳呢?就因为他好像在调侃她,所以不让他得逞吗?这样的话,好像小孩子啊。

    “你是我丈夫嘛,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当然会想到你啊。”她仰着头,明澈的眸子载着水一般。

    对于她的回答,他相当满意。扬了扬嘴角,又低头,认真地说道:“放心,现实中的话,是绝对不会让你遇到危险的事情的。”

    “嗯!”她很捧场地点头,“有西门筑在的地方,就不会有危险和困难。”

    “……”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听话……平时她最爱的事情不就是和他顶嘴,拿话呛他吗?

    像只小白兔这么乖的话……

    “看吧,我身体其实没有什么大碍了,跟你聊天也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了。”她看着他说道。

    他淡定挑眉:“所以?”

    她欲言又止,怯生生地缩了缩脑袋,终究还是大着胆子道:“没什么所以啊,你不会觉得马车太慢了吗?简直就像是蜗牛在爬呢。”

    果然,是想让马车走快一点。

    西门筑唇边的笑一闪而逝,极尽淡然地说道:“你去捉只蜗牛来,如果它比这车爬得快,我就让李秀车程加快。第一时间更新 ”

    “……西门筑!”

    “现在怎么可能找得到蜗牛啊!而且跟蜗牛在爬一样,只是比喻句好吗?!”她不满地皱眉说道。

    “很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是比喻句。”

    “……”

    既然不吃硬的,就只能来另一种方法了。

    “西门筑……”她无比委屈地看着他。

    “不像刚刚那么有精神了嘛。”他端详着她的小脸。

    嗯,是的,我很萎靡,因为我不开心。所以所以!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他却一把把她的头按入怀中,“既然感到累了的话,就在我怀里躺着吧,好好睡一觉,还有很远的路程。”

    “……”他怎么这么坏!

    “我不会再晕了,真的,之前可能是因为东西吃太多了,西门筑,让马车开快点。”颜溪摇晃着西门筑的胳膊,可怜兮兮地道。

    本来心没有那么颠簸了的,但是因为之前的那个梦,让她有一种越来越不安的感觉。

    “担心是多余的,好好睡一觉。”西门筑仍旧坚持道,他可不想再看到她把胃都吐出来的样子。

    睁开一条细小的眼缝,看到女孩子紧握拳头,一副要揍他却又只能忍气吞声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

    笨蛋。

    将军府。

    “堇程……堇程……”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在无力地呻-吟着。

    一旁的男子赶紧握住了她的手:“你说。”

    “我死了,你一定要找出那个给我毒的人……”

    席堇程愣了一,点头之后又狠狠摇头:“不,你不会死的……”

    “蔚若,你要活着,不要丢我和琳儿……你们是我的全部。”

    她笑了,许是因为欣慰吧,常年的沙场舔血,注定了他并不是一个会说什么好听话的人,哪怕在最情浓的时候,他亦不惯风月,这般情深意重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

    “南风就要来了,希望……我可以撑到那个时候……见她、最后一面。”她挪动着嘴唇,艰难地说道。

    “南风……”他喃喃地念道,刚才还灰败的眸子,因为这两个字,而陡然焕发出生机,这样的反应,这样的反应……席堇程意识到自己产生了此时不该有的感觉,急忙地看了蔚若一眼,却见她淡淡地望着床顶,似乎什么也没听到。

    “你怎么哭了?”就在不久后,他看到她眼角有泪滑。

    “南风……”她哽咽地说道,“让我见见南风。”

    “呕”的一声,一口黑红的血自蔚若口中流出,血花喷洒在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