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夜里奔驰着。

    嘶拉一声,西门筑果断地把颜溪肩膀上的衣服撕扯来,皱眉说了一声“忍住”,就把金疮药敷了上去。

    之前还一脸坚毅的女子此刻眉头紧皱,汗水如雨水一般从苍白的小脸上滑落,她再也没有之前的强硬,因为疼痛,牙齿咬住西门筑的肩膀,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声。

    “西门筑……我……我疼……”

    “很快就好的。”西门筑眉头紧皱,极快地用布条缠住了颜溪的伤口,他的动作轻而快速,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的脸上也已经有汗水成股淌落了。

    颜溪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是白天,正对上西门筑墨黑的眼眸。

    一眼就看到了西门筑肩膀上的血迹,颜溪眉头皱紧,手刚伸到半空中,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就从肩膀传到全身各处。

    清秀的小脸顿时揉成一团,像极了可怜的小动物,西门筑半是担忧,半看到她这可怜样子觉得好笑:“刚醒来就乱动乱窜的,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分。”

    颜溪皱了皱眉,清澈的眸子显得有丝委屈:“我这是担心你好吧。”她的眼睛落在了他肩膀上,当然不会忘记,那里的血是被她给咬出来的。

    他一愣,笑:“这么点小痛小痒对本王来说算什么?你不说我还差点不记得了。”

    看到她一副严肃的样子,好像根本不信他的话,当时就把他给郁闷得……难道他看起来就这么爱逞强且这么弱吗?

    又想到她之前悠悠软软的一句,我这是担心你好吧。

    好吧。这丫头固执得不行,不给她看看,她估计一整天都放不这件事情。

    手一扯,比女人还要漂亮精致的锁骨旁,有一圈发青的牙齿印,并有血晕染开来。

    她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却被他率先抢过了话头:“如果被你这么一咬就大事不妙的话,本王早就歇菜了。”

    她皱着眉头,星辰一般的眸子里流露出茫然和不解。

    “你忘了,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咬我了。”黑色的眸子噙着几许似笑非笑,“之前的很多次,你比这次手还要重,怎么没见你心疼我?”

    苍白的小脸顿时充血,红彤彤的,皱着眉头不悦地瞪着他。

    “以前还只是挠我,现在变成又抓又咬的,是对我总撕你衣服的报复么?”

    “……”够了。

    可能一虚弱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伴随着西门筑的话语和他总在她耳边撩拨似的吹气,颜溪脑海中也跟着浮现什么挠啊,抓啊的字眼,想到他赤-裸精壮的胸膛,他宽阔的后背,他温热的唇瓣在她的肌肤上落炽热……

    啊啊啊啊啊,姓颜的你怎么这么没节操啊!!你可是重伤在身啊!不许再想这些限制级的东西了!!

    “你脸怎么越来越红了?”他不免担忧地皱了皱眉,大掌落到她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

    换来的却是她红着脸的一句怒瞪:“别碰我!”

    “……”生气了?

    “放我来!”脸红成番茄的小姑娘气呼呼地说道。

    “……”西门筑很想问一句怎么了,但在她怒视的眼神中只好作罢。

    “刚才你们听见什么声音了吗?好像是王妃在骂人呢,语气好差,看样子生气得不得了呢。”一护卫坐在马上,跟身边的几个护卫窃窃私语。

    一护卫似乎也是这么想的,点了点头。

    “王妃不是重伤了吗?怎么有力气骂人……”

    “当然是因为太生气了。”陈淳坐在马上,慢悠悠地说道。

    “能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么生气?”一护卫表示不解。

    陈淳很老手地暧昧一笑:“你们难道没听到王妃说的话是‘别碰我’‘放我来’之类的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驾着马,往前走去了。

    一众护卫顿时恍然大悟,之后集体摇了摇头。

    “王爷也太饥渴了吧?王妃可受了这么大的伤呢!”

    “光天化日在车内……啧啧……”

    一护卫则表示纳闷:“不至于吧?你们听里面都没有特激动的声音传来……就连叫声都没有……”

    除去不算很大的颠簸声之外,是挺安静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人的声音突兀传来:“笨啊你们,叫声什么的,肯定用布条封住了嘴啊。”

    更有一人连连点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

    “说不定还用了绳子等其他工具!”

    其他工具……其他工具……

    车内,正靠在软榻上闭目浅睡的西门筑拿开了盖在脸上的书,一子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摸了摸鼻子:“这么连环攻击……本王似乎没和人结这么大的仇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西门筑摇了摇头,因为太过疲累准备继续沉入睡梦……如果他知道此时此刻他已经彻底沦为了手们意yin的对象的话,估计压根就不会再有睡觉的心思的……

    至少会先用拳头,让这些臭家伙们好好睡一觉。第一时间更新

    想到了什么,西门筑又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到另一边的软榻上。

    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就对他避而远之。

    “到底怎么了?”他走过去,无奈地蹲身子。

    之前比这更过分的玩笑话都说过,都没见她使过什么性子,今天怎么就跟他杠上了呢。

    “你走开。”

    因为后背肩膀受伤的缘故,所以颜溪现在是趴着睡觉的,枕头盖在头上,像个刨洞的小狗狗似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她才不会告诉他,她不是因为生他的气不让他靠近,而是因为一闻到他的气息,就会有特别少儿不宜的想法冒出来……

    怎么会这样……她自己也好郁闷……

    果然……其实……她也难抵美色的诱惑……

    她很拒绝他的接近,这让西门筑不明所以且特别郁闷,但也拿她没法子,伸出手去,想要拿掉捂在她头上的枕头。

    嫩白的小手死死地扯住后脑勺上的东西,她就是要用枕头盖着自己。

    “本来就受伤了,还这么捂着,当心喘不过气来。”西门筑打算用言语教育,语重心长地说道。

    奈何……小姑娘要将固执的精神发扬光大,像保卫山河般不肯妥协一寸土地。

    既然如此的话,就别怪他用杀手锏了……西门筑的眸子闪过一丝狡诈的光芒。

    噗的一声轻响,宽大的手掌落到了撅起的臀上,一拍,果然——

    “是要打一架吗?”砰地一声,颜溪扔掉手里的枕头,不客气地坐了起来。

    他似笑非笑的样子颇为无赖。

    臭家伙……颜溪刚动了动手臂,肩膀就有疼痛传来——伤口裂开了。

    “你真是……”他皱起眉,毫不犹豫地撕一块布料,快速地将她的伤口缠住。第一时间更新

    “不要乱动了,知道吗?”他板起脸来说道。

    拜托……是你非要来动我的好吧?颜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见她不出声,他手落到她的头上,不客气地揉了揉:“知道了吗?”

    “知道啦。”她撅了撅嘴,不高兴地摸着被弄得乱糟糟的头发。

    瘪瘪的样子,像饿坏了的流浪小狗,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载着几丝可怜,西门筑不禁笑了出来。

    捏了捏她的脸:“好了,睡一觉吧。”

    “头发……”她仍试图用手理清自己的发丝。

    “醒来的时候我给你梳,给你挽发,行了吧?”他抓住她细嫩的手,笑容温柔,如窗外的暖阳,“别用枕头盖着脸,听话,好好睡一觉。”

    “……”他总能在风度翩翩和流-氓间切换自如。

    马车继续往前走着。

    再一次醒来后,颜溪吃了点东西,已经在边境的路上,马上就要到达梁国的土地了。

    这个时候,颜溪因为疼痛减少,脑袋也不像以前那样昏昏沉沉了,清醒了不少,是以开始整理自己的疑惑。

    “那里面有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苍鹰,颜溪冷静地开口说道。

    “谁?”

    颜溪摇了摇头:“他只是叫了我一声,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他的声音无疑是熟悉的,我敢肯定之前认识他……认真说来,叫我南风的人,肯定是梁国那边的人,而且……”

    她停了来,没有再说去,低垂的睫毛在黄昏的光晕中投成扇贝的阴影。

    “怎么?”他察觉到她有话要说。

    她皱了皱眉,尖瘦的小脸一瞬更显苍白,却摇了摇头,没有讨论刚才的人,换了个话题。

    “我有一种直觉,很强烈,我感觉这次蔚若姐出事,跟他们肯定逃脱不了关系。”

    “如果他们就是毒的人,那就不会放你一条生路,我倒觉得,他们是因为蔚若的关系才这样的。”

    “你是说,他们是帮助蔚若的人,因为没有杀我这个妹妹?”颜溪反问道,而西门筑沉凝之后点了点头。

    不然没有道理。

    你就是蔚南风?

    他记得当时的话是这样的,他听出了那人语气里含有喜悦,就像是见到了某一个故人。尽管转瞬被那人冷然的话语掩盖,但西门筑还是觉得,那人在得知颜溪是蔚若的妹妹之后,已经消失了杀念。

    只要他们追上来,只要颜溪的伤口再拖延,就随时会有殒命的可能。

    但是没有。

    他们没有再追杀。

    颜溪对此却冷冷一笑:“是,他们可能并不想杀我,但是不是因为蔚若姐才留情,就得另当别论。”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