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相当清楚,当时是你叫了一声蔚若姐之后才脱身……这样的情况你怎么解释?”西门筑看着她说道。

    颜溪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一双眸子通透,泛着微微的光亮。

    她把头靠在了西门筑的肩膀上,视线转向黄昏中的远处,显得有一丝哀伤,却没再出声。

    按这样的脚程,七日之后便可以到京城了。

    可是颜溪伤势恶化,吃不东西,本来嘛,受了这样的重伤就应该吃清粥,多喝水,但是因为颜溪不希望再耽搁行程,于是坚决地吃着干粮,这一日,终于因胃部的极度不适,再加上本就深重的伤部疼痛,而大吐特吐了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西门筑不打算再考虑她的意见,叫车行缓,遇见一家客栈,叫人深度查探并无异常之后,就把颜溪从车上抱了来。

    按照大夫许窦的意见,店里的小二把符合要求的补品全都摆了上来。

    出乎西门筑意外的,颜溪吃东西吃得很快,一子,一碗粥就见底了。

    就说这丫头饿了,干粮吃不饱,看现在狼吞虎咽的样子,哪有一点形象可言。

    “吃个东西吃得到处都是,真是的。”西门筑不客气地斥责着,可是目光却很温柔,伸出修长的指尖,将女孩子脸上的残粥扫尽,好笑地摇了摇头。

    “王爷……王妃的体质并不适合这样暴饮暴食。”许窦在一旁低声说道,“而且,之前查看过她的舌苔及探过脉搏,她并没有这样好的胃口。”

    许窦的话还刚落音,颜溪就捂着嘴唇,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西门筑赶紧扶住要倒去的颜溪。

    “你们干了什么?”西门筑转瞬对着店掌柜和小二怒声道,“来人!把他们抓住!”

    “慢着!”许窦摆了摆手,接触到西门筑投过来的不解眼神,出声解释道,“王妃,她这并不是中毒的症状……依我看,她是因为逼着自己吃多吃快,而引起了胃部的极大不适,这样捂着,想来是不想吐出来吧。”

    “……”颜溪不悦地扫了许窦一眼,说个胃不好就得了,这老家伙扯这么多干什么。

    “你是为了快点吃完赶去京城?”

    颜溪霎时感受到了一场狂风暴雨,头顶西门筑的声音阴测测的:“颜溪,你是不是太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了?!”

    想来不适是能转移的,被西门筑这样一凶,闷的不是胃而是心脏了,但也只能乖乖地低头,低着低着却不忘反驳道:“其实我身体也没那么差……”

    “没那么差?”西门筑冷笑一声,“那你就一个人走去京城吧!”

    “……”颜溪的声音闷闷的,“西门筑你这火也发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我莫名其妙?”西门筑被气得不轻,“好,如你所言,我确实是莫名其妙。”

    “也许从一开始,喜欢上你就是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大袖一挥,西门筑往前走去,看也不看颜溪一眼。

    她竟然说他莫名其妙?她知不知道,她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有多自责多难受?他那么地希望她身体早些恢复,少受些苦,可她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反胃不已还那么暴饮暴食,他稍加指责就说他无理取闹……气死了!这个愚蠢的笨蛋!

    大批的护卫们自然跟上了西门筑的步伐,陈淳和张梧却果断地留在颜溪身边,因为他们知道,王爷肯定是不会丢王妃的,他们守在这里的话,还能博得王妃的好感。第一时间更新

    不闹别扭的时候,王爷可是把王妃宠上了天,王妃的要求王爷可以说是从无拒绝,王府的实际掌权者其实是王妃嘛。

    “王妃不要不开心……”陈淳话还没完——

    “走开!不要管我!”

    掌权者直接让两护卫碰了硬钉子。

    对哦,王妃一生气,是会迁怒别人的哦。两人对视一眼,决定不要不讨好地继续待这了……脚步一扬,跟上大部队!

    走了好几步,西门筑皱了皱眉,停了来。

    他徐徐转过头去,发现颜溪还是坐在那里,半点没有要跟上来的迹象。

    这个笨蛋!还跟他怄上气了!

    西门筑有一种将她拽过来后回去揍一顿的冲动,生生忍住之后,凌厉的凤眸一扫,对着角落处的陈淳和张梧命令道:“你们两个,去把王妃叫来。”

    “……”怎么又是他们……王妃一生气可是会骂人的,刚刚她的怒气他们已经领教过了,两人苦逼地对视一眼,却在王爷强大的气场不得不挪动脚步往颜溪那边走去。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挪回来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陈淳低着头:“王爷,我们已经尽力了。”

    岂有此理!

    “看来得由王爷您亲自出马了。”张梧弱弱地说道。

    本王怎么可能会去!这句话刚到嘴边,就被西门筑硬生生地咽了去。

    他不去怎么办?……真是个惹人头疼的臭丫头!

    西门筑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陈淳和张梧对视了一眼,好歹还能憋住笑,可是李秀和身边的几个护卫已经低低地笑出了声。

    “走了。”看着低头的女孩子,西门筑居高临地说道。

    颜溪没理他。第一时间更新

    “……”

    他皱着眉头:“你再这么任性不听话的话,我真的不会理你了。”

    颜溪捂着疼痛的胃部,一张小脸由于病痛的折磨而惨白得吓人:“那就不要理我好了!”

    说完后,脸颊边有汗水成股地流来。

    西门筑一愣,看她这说话艰难的样子,原来她刚才不搭理他是因为胃很痛。

    “看吧,你家那口子还是好的,有钱人的日子有什么好过的,越有钱的人就越神气,越把自己当太岁,看那个小姑娘,病成那样了还要看丈夫的脸色,敢这么跟丈夫顶嘴,依我看啊,等会一顿死里揍是免不了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声音不算很大,可是西门筑和一众护卫们都绝非泛泛之辈,耳力极好的他们将突如其来的这几句话完全听到了,众人清了清喉咙,已没有勇气去看西门筑的脸色……

    外面已经了雨,客栈的坐着在躲雨的一男两女,破破烂烂的应该是乞丐,其中一个女的咬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污黑馒头,呶呶地说着。

    西门筑正在气头上:“来人,好好掌这几个叫花子的嘴!”

    护卫听命地将这三个叫花子撵过来,那个咬馒头的女叫花子虽然爱嚼舌根,可胆子似乎并不大,身体抖成糠筛,双手死死地护在自己的腹部上。

    护卫揪住妇女的头发,眼看一个巴掌就要甩去的时候——“慢着!”

    众人的视线纷纷调转,聚集到说话者的身上,年轻清瘦的女子撑着桌面,缓缓地站了起来。

    本来妇人听到有人说慢着,眼前一亮,自然以为有什么好主替自己求情,可发现是颜溪的时候,脸上泛起浓浓的失望之色。

    被丈夫这么压制,已经自身难保了,这脸色苍白的小姑娘还想替她出头,傻哩!

    “算了,掌嘴吧掌嘴吧,只要别踢我孩子就成!”妇人本想求饶几句,因为颜溪而打消了念头。

    乖乖,若是这体弱多病的好心姑娘因为求情被暴打一顿,她万把年可都消不掉这冤孽!

    “我说,慢着。”颜溪声音不大,却透出一股强硬,护卫高高举起的手臂,就再一次这么放了去。

    “既然是在生我的气,打我一顿就好了,干嘛把无辜的人扯进来?”颜溪擦了擦额角的汗,眉头紧蹙地看着西门筑。

    西门筑语塞,看着那几个乞丐颤抖的可怜样子,朝护卫挥了挥手:“算了算了。”

    “谢谢!谢谢!”伴随着两句响亮的“谢谢”,砰砰两声,三个乞丐中的男人磕了两次头。

    “你们走吧。”颜溪皱了皱眉,可是那个乞丐纹丝不动,砰的一声巨大声响,那个男乞丐的额头再一次狠狠地朝地面砸过来。

    一瞬间,鲜红的血液浸染大地,抬起头来的时候,男乞丐的额头已经血肉模糊。

    他呵呵地笑:“谢谢!”

    “你干什么呢?!”颜溪震惊地说道。

    精明的妇女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认为颜溪是被压制的了,她知道这个小小的姑娘有足够的话语权。

    “对不起,夫人,我弟弟是个傻子!”妇女没有听到西门筑“本王”的自称,是以并不知道颜溪是个王妃。

    看到颜溪皱了皱眉,妇女错误地理解为那是嫌弃,一边抱住还要磕头的乞丐弟弟,一边匍匐在地:“小的马上把地面擦干净,不会再让血腥污了夫人的眼。”

    破烂的袖子使劲擦着地面,可是弟弟在拼命地挣扎,还要拿头往地上撞,妇女的声音带着哭声:“小的一定会把地面擦干净……”

    “说了你们走,不用擦。”颜溪眉头紧皱,沉声说道。

    “谢谢!”

    这一句话刚出来,颜溪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那个男乞丐又像个木偶一样,把头狠狠超地面磕去!

    简直不要命!颜溪暗暗斥了一声,电光火石间伸出手,死死地将男子的头抵住,停在离地面五公分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凳子猛的朝颜溪砸了来!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