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另一把椅子顿时被抓起,狠狠地击向砸来的凳子,砰的一声巨响,椅凳在颜溪头顶碰撞,爆发出震人耳膜的巨大声响。

    颜溪意识捂住轰鸣的耳朵,妇女手中的凳子被大力震落在地,西门筑手中的椅子一甩,砰的一声毫不客气地往妇女的肩膀摔去!

    肩胛骨断裂的清脆响声登时传来,妇女“啊”的一声发出痛叫。

    看着颜溪惨白的脸色,西门筑皱眉紧张地问道:“有没有事?”

    颜溪紧抿嘴唇,摇了摇头。幸好西门筑拿椅子及时挡住了突如其来的凳子,才没有让那妇女得逞。

    “你为什么要杀我?”颜溪眉头紧皱,冷声问道。

    而一把锋利的闪着寒光的刀刃已经架在了妇女的脖子之上,执刀的李秀沉声问道:“说,谁让你暗算王妃的?”

    “王妃?”头发散乱的妇女喃喃地念着,目光里不无惊恐,似乎想不到自己抓凳子砸的竟是这么一个大人物。

    她不顾架在刀上的脖子,哪怕颈项割出了很多的血,也狠狠地扑向颜溪,她这动作根本让人始料未及,颜溪还刚稳定来,裙摆就被妇人猛的抓住。

    “求求你,不要杀我弟弟,杀我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我弟弟,所以冲撞了王妃,把我大卸八块怎么样都可以,放过我弟弟吧!”她厉声地哭诉着,混着泪水,一身是血的模样看起来像频临死亡的兽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不是一个练武的人。

    她面黄肌瘦,营养不良。

    她还有孕在身,腹部高高隆起。

    之前砸过来的凳子虽然很急,很快,却被西门筑一子甩远了,由此可见并没有多大的力气。

    这样的人,有成为刺客的资格吗?若自己是幕后黑手,会选一个这样的人做杀手?

    我弟弟是傻子……他什么也不知道……妇女的心中,有这样的哀求声在呐喊,她还来不及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身后就猛的传来一阵冰冷到刻骨的寒意!

    是刀剑直插而的声音!

    活着,很累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饥寒交迫的生活,没有止境的苦难,猪狗不如的流民的日子,已经不想再过去了吧。

    只要有权有势,就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这样的道理不是很久之前就领悟到了吗?

    腹中的孩子不知道是军区里哪个男人的,连堕胎的红花药都买不起的女人,早该去阎王殿报道了吧?

    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卑贱之人的立足之地吧。

    一瞬间冒出那么多的想法,妇人在刀剑刺破衣服的一刻,艰涩地闭上了眼睛。

    “慢着!”风声呼啸中,女子的声音清冷传来。

    在即将要刻进妇女皮肉的最后一瞬,长刀稳稳地刹住了脚步。

    “我不是要杀你弟弟。”颜溪命令刀从妇女身上拿开,蹲在了妇女的面前。

    “不要离她那么近。”西门筑皱着眉头,试图拉开颜溪,“跟这种人有什么废话好说?”

    颜溪冷冷地扫了西门筑一眼。

    “我不想被人误会,可以吗?”

    转瞬,颜溪看着妇女说道:“刚刚,我不是要杀你弟弟,只是看他磕来又会磕得头破血流,所以才会出手阻止,如果我想杀你弟弟的话,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保护我的护卫有这么多不是吗?”

    妇女哭了,声泪俱:“对不起,姑娘,我弟弟就是这么被人打傻的,看到你用手碰他头,我就急了——我知道你是好人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被人打傻?颜溪看到那男乞丐呆呆傻傻的样子,秀气的眉微微皱了皱。

    嘿嘿。那男乞丐对着颜溪笑了笑。额头冒出血,却笑得格外天真与开心。

    那种眼神,像是棉花,没来由的温软,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有一个人对着自己这么笑呢。

    憨憨傻傻,吃吃地笑,她紧紧地抱住当时还只是个孩子的自己,唤道,小溪,小溪。

    她却很少叫那个人一声妈妈。

    看到妇女和弟弟血迹斑斑的样子,极力忍住却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许大夫,给他们上点药吧。”

    “不要药,没关系!”妇女惨白着一张脸从地上爬起来,“比这更严重的伤都活了来,没什么的。”

    “姑娘……王妃如果可怜我们的话,就请王妃赏我们一点食物吧。”

    “许大夫,麻烦您给他们上点药,李秀大哥,请你要掌柜去给他们拿点食物过来吧……慢着,”颜溪挠了挠头,“你们三个想吃什么?”

    “鱼!鱼!”

    妇女没说话,那个痴傻的弟弟倒忙不迭地抢白道。

    两个妇女都表示只要是吃的就行。颜溪摆手道:“多拿点肉上来,鱼肉猪肉牛肉,有的就端上来!”

    妇女被许窦上着药,发自内心地感激道:“谢谢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真的很感谢……”

    “感谢什么?”颜溪笑了笑,“钱又不是我出。”

    “……”

    “谢这位吧!你们口中的暴力丈夫!”颜溪反手拍了拍西门筑的胸膛,调侃地笑道。

    妇女的脸红了,尴尬地嘿嘿一笑。

    “再黑着脸就真的丑到家了,我可是不喜欢丑男人的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拉了拉西门筑的手。

    看到她笑眉笑眼的样子,西门筑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关心的话却仍旧说得冷冷的:“胃是不是好些了?”

    拇指和食指张开了一厘米的距离,她诚实地说道:“还有一点点疼。”

    “真的,没骗你!”

    看她一副紧张兮兮生怕他又生气的样子,西门筑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成就感,这丫头虽然桀骜不驯,但他的话她还算言听计从的。

    面上一副高冷的模样,淡淡地“嗯”了一声。

    “你也没吃东西吧?肚子饿了吧?”面对着送上来的一桌子的饭菜,颜溪转头对西门筑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西门筑皱了皱眉。

    “坐来一起吃啦!”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可是,她招待乞丐也就算了,现在又要他陪着乞丐吃喝,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试探他忍耐的底线?

    他堂堂一个王爷,难道还要顾及这些贱民的感受?而且还不是自己国家的?

    “我想你陪着我一起吃,我肚子有点饿了,不可以答应我吗?”一双晶亮的眸子瞅着他。

    这丫头,给他绊呢……尽管不情不愿,但西门筑还是坐了来。

    “那你就给本王多吃点……不,也别勉强自己。”想到之前她发奋吃东西的模样,西门筑改口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笑了笑,递给西门筑一副筷子:“知道啦。”

    因为心情不错的缘故,她气色好了不少,西门筑提起的心稍稍放了放。

    “你们,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好人,你们会有好报的!”说话的,是三个乞丐中始终没有说话的妇女。

    她显得安静木讷,不善言谈,此刻却满含着热泪,颤抖着说出最心底的话,因为病弱而显得涣散的眸子里,充满了质朴的动容与感激。

    “这是我、捡、捡来的,也不知道,值不值钱……”说着,瘦小的妇女从怀中掏出一块扁圆形的黑石,虽然不知道值不值钱,但可以肯定,这东西绝对是这妇女身上最值钱的物品了,她浑身脏兮兮的,可这块黑石,却莹然发亮,很显然每天被当做宝贝似的擦拭。

    “送给,送给你们。”妇女蠕动着发白的唇,脏兮兮的手将圆石头伸到西门筑的面前。

    当被那样感激的眼神凝视着的时候,西门筑的心里,好像有一股不为人知的情绪在翻涌。

    “不用啦,这么宝贝的东西,自己留着吧。”要西门筑坐来都一副吃了大便的不高兴样子,肯定不会接乞丐的东西,要是他一炸毛丢了,该多伤人,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颜溪率先开口道。

    “……好。”西门筑犹豫了一之后,伸出手,接过了那块黑石头,“很别致的礼物,本王很喜欢,收了。”

    妇人笑了,心满意足的笑,似乎比能吃到东西还要开心。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吃你的。”西门筑用眼角扫了眼目瞪口呆的颜溪,淡淡地说道。

    “你们是梁国哪个地方的?”颜溪其实吃不多少东西,因着无聊,随意地问道。

    “我,我们不是梁国的。”原先那个长得高大点的妇女回答说道,“我们是东棠国的人,因为战乱流落各地,也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梁国的边境处来了。”

    “东棠国?”颜溪拨了一筷子,低声地自语喃喃道,“东棠国孤儿寡母把持朝政,很容易乱的吧?看样子并不是一个多长命的王朝。”

    “我们有卫絮王爷。”颜溪可能并不知道,东棠国的是人是出了名的爱国,哪怕贩夫走卒流浪乞儿都似乎有强得奇怪的家国观念,这个妇女还只是反驳,并没有像一般人那么激动,“卫絮王爷会保护我们。”

    “卫絮王爷?”颜溪不解地皱眉。

    “卫絮王皇甫炎,东棠国的实际掌权者,东棠国已经渐渐脱离魏氏皇脉的控制,而在皇甫炎的手中越发壮大。”西门筑把玩着酒杯,看着酒水中流转的淡淡金色,“什么王爷?只待山河稍许太平,东棠国就将不复存在,这个实力与民心兼具的异姓王爷,就将由幕后走向龙椅前,仅仅只是这样的区别。”

    仅仅只是这样的,形式上的区别。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