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太阳升得很高才起床。

    西门筑揉着头,很疼,明明没有喝酒,却像是宿醉了一样。

    洗漱完毕,西门筑在用着早膳,眉头一直深深地锁着,看得出心情很不好。

    “王妃说她出去有点事情,大概晚上就会回来的。”张梧小心翼翼地低声说道。

    “什么事?”西门筑没来由地心一紧,这个笨蛋不会……

    “她说,要去买做‘瘦死’的原材料。”

    “‘瘦死’?”西门筑眉头微皱,“那是什么东西?”

    “哦,想起来了,她之前说过,还说梁国临海,这里的紫菜最为美味,做出来的‘瘦死’最为好吃。”

    “不瞒王爷,属一直不知道食物为什么取‘瘦死’这个名字……”

    西门筑挠了挠额头:“估计是想让自己更瘦一点吧,女孩子嘛。”

    如果颜溪在这里的话估计会笑喷,拜托,两位没文化的古人,那个叫寿司好吧?

    西门筑想,这丫头不会偷溜了吧?想起昨晚上她抓着他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的样子,他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她似乎挺舍不得离开他的。

    这样的话,就保持良好心情,等待她把美味食材带回来吧。

    这个时候,席堇程走了进来,张口就问:“南风呢?”

    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颜溪可能对席堇程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是席堇程对颜溪动机是否单纯……呵呵。

    西门筑夹了一口菜,淡淡地说道:“出去了。”

    “昨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感觉,和南风喝过酒后,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西门筑冷冷地瞥了席堇程一眼,打心眼里不想理这个说谎不打草稿的人。

    “对了,这是皇上赐给我的凝碧膏,里面的成分是从雪莲中提取而出的,对修复肌肤很有效果,南风虽然性格像个男孩子,但终究还是个女子,待她肩膀上的伤口复原后,就拿这个给她吧,不会留疤。”说完后,就把一瓶用翡翠制成的小瓶子放在了桌子上。第一时间更新

    翡翠的名贵众所周知,用翡翠材质的瓶子装着的药膏,定然有其过人的功效,西门筑只淡淡瞥了一眼:“席将军是以为,本王没有这个能力给王妃药膏?”

    冷冷的一句话让席堇程愣了一:“自然没有这个意思……”

    “那就是认为,本王没有这个心了?”

    步步逼紧的话让席堇程难以招架:“我只是聊表心意而已,没有认为王爷对南风照料不好。”

    “既然是心意的话,那本王就替王妃心领了,席将军拿回去吧。”

    “……王爷可能是误会了,南风对我而言就是妹妹,王爷不必如此在意。”

    西门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凉薄的眸子间浮现一抹哂笑:“本王有说什么吗?”

    两人锋利的视线在空气中相对,一旁的护卫感到气候像突然到了冬天。第一时间更新

    席堇程终究在西门筑的气场败阵,抓起凝碧膏,气愤地离开了西门筑的房间。

    西门筑冷冷一笑。

    傍晚,颜溪还没回来。

    “王妃到底去哪里了?她不是说去外镇买点东西,最迟傍晚就会回来的吗?”

    “不会出大岔子吧,可曾派了护卫保护她?”

    “当然,还派了好几个。”

    暮色沉沉,沉重的马蹄声踏在空寂的街道上,一片滚滚的扬尘间,马蹄声在将军府门前戛然而止。第一时间更新

    大门猛的被推开,马的护卫面色沉重地走进来。

    “你们四个回来了,太好了,不过……”张梧皱眉,“王妃呢?”

    一人砰的一声跪在西门筑的面前:“王妃把属们绑了之后,就……就去向不知了!”

    “我们费尽力气才得以脱身……王妃,王妃把我们反绑在柱子上后,把这哥纸条夹在了属的怀中。”

    回煌国去吧,别待在将军府,我的事情一办完,就回去找你。别来找我,就算你很担心,你的生命不仅是你的,更是你父皇和儿子的,你找不到我的,但是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你报平安。

    兹事体大,请相信我有必须隐瞒你的理由,回来一定跟你说清楚,给我三个月。不多说,等我回来。

    她的字迹很潦草,看得他也一片烦乱。

    三个月三个月,要离开这么久,真的是够了。

    这次就不跟你计较,次再这么玩失踪,小心本王把你吊起来打……西门筑无比憋闷,最后还是只能放担忧,摆了摆手说道:“回煌国吧。”

    “王妃……去哪了?”护卫们低声问道。

    “她啊,当然是随我一起回煌国了,现在就在马车里,懂了吗?”

    什么啊,明明就没有回来啊,几个护卫正纳闷地想开口,许昌和身旁的五六个护卫就点点头道:“我们一定会护送王爷和王妃平安归国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待西门筑朝马车走近的时候,张梧扯了扯许昌:“我怎么有点弄不明白……”

    “王爷这是保护王妃的举措,你想想,要是让人知道王妃流落在外,会有怎样的后果?身单力薄的王妃会因此遭遇很多麻烦,懂否?”

    张梧大彻大悟地点头,随即又问道:

    “那王妃是干什么去了呢?”

    许昌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去问问王爷。”

    张梧刚说完,许昌就拦住他:“第一,必然是大事,王爷不会告诉你,第二,王爷可是出了名的千年陈醋,你就算只是因为好奇而去问他,他也会认为你觊觎他的心肝宝贝……所以,你还想去?”

    “……”张梧吞了吞口水,猛烈地摇头。

    许昌没有说出第三个最好不要去的理由:如果王妃的行动没有告诉王爷,你这样去问不是正撞枪口上?王妃隐瞒王爷一事,必然让王爷极不舒坦,你还想不怕死地去添油加醋?

    “王爷这是要……”席堇程看到西门筑就要踏进马车,皱眉问道。

    西门筑淡淡地说道:“如你所见,我准备坐马车了。”

    “……”我当然知道……

    西门筑没有再搭理席堇程的意思,席堇程尴尬地继续问道:“我是问,王爷坐马车是要干什么?”

    “归国。第一时间更新 ”他言简意赅,似乎不想和席堇程浪费一丁点时间。

    “南风呢?也要走了?”

    “……”这不废话吗?不跟本王走,难道还跟你?

    “怎么如此突然……我还没和她待上几天。”他的脸上写满了怅然若失。

    就席堇程这失魂落魄的样子,他不喜欢颜溪才有鬼。

    西门筑本来对这年轻善战的将军还客观地保持着一份敬重,现在对他一丁点正面的情绪都没有了。

    听颜溪说这蔚若还是东棠国公主,为了这人抛弃一切,甘愿伴其左右,可现在,这男的哪里有半点思念他亡妻的样子?

    开口闭口就是南风……

    “王爷,我想和南风说几句话,可以吗?”

    西门筑挑了一眉:“可以是可以。”看到席堇程面上一喜,西门筑坏心肠一笑,“不过——”

    “不过什么?”看到席堇程阴云凝眉的模样,西门筑在心底冷笑了一。

    “不过也要看我们家颜溪愿不愿意,本王可是相当尊重她的意见的,她说愿意和你讲话,本王绝无反对。”西门筑华服翩翩,一副坦荡得不得了的模样。

    哟哟哟,还我们家颜溪。一护卫听到这占有欲极强的称呼,差点笑出声来了。

    另一护卫则在那里冷笑,相当尊重王妃的意见呢,绝无反对呢,啧啧啧,要是王妃真在那里头,王爷您会这么大度?

    “南风自然是愿意跟我讲话的。”听到西门筑这么说,席堇程笑了一,那种笑容,带着嘲讽。

    “我和南风相处也有这么久了,可以丝毫不夸张地说,若是我想让她特意从煌国来将军府,她亦是不会拒绝我的。”

    席堇程望向西门筑的时候,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寒光,嘴角却衔着一抹笑容,在外人看来温文尔雅极了。

    “那估计是她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吧,时光如水,今非昔比了。”西门筑风度翩翩地一笑,说不出的如沐春风。

    席堇程还要说什么,西门筑只是淡淡一摆手,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去试试,看她会不会来跟你说话。

    席堇程拳头握紧后一松,对着华贵的马车唤道:“南风,堇程哥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无人应答。

    “是很重要的事情。”

    还是沉默。

    席堇程有点站不住脚了,窘迫地继续道:“南风,你要是还念在堇程哥曾待你不薄的份上,就来,堇程哥有一些事情想要对你说。”

    众人屏息,只有风声在不停地来去,马车内始终没有人走出,更别提吭声了。

    西门筑目光骤然变寒,冷冷地看向一众要笑出来的护卫们,护卫们在这种寒冷目光一个个严肃起来,气儿都不敢吭。

    西门筑满意地笑了笑。

    “不对劲,南风不可能这样……”果然是个人物,在这样尴尬的境地还能敏捷地发现异常。

    西门筑也并没有多大的慌张:“那席将军认为,本王是在玩弄于你?”

    席堇程笑笑:“怎么敢……不过南风这孩子性格闹腾,说不定前一刻还在马车上,一刻就偷溜到别处了,在不在里面,不是一看便知的事情么?”

    他似乎存心要惹怒西门筑似的,开口闭口都会提及他对颜溪的熟悉。

    他的手,伸向了马车窗口的帘幕。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