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堇程哥。”

    突然间,女子的声音响起。

    不仅是席堇程,西门筑和一众护卫都惊诧不已,但西门筑很好地克制住情绪,不让席堇程看出端倪。

    “我脸上长了东西,不方便见你,抱歉。”女子的声音自车内传来,低低的。

    “你有什么事情就对西门筑说吧……以后也是。”

    席堇程想要去拉开帘幕的手就那样停在半空中,脸色比谁都要难看。

    “知道了。”席堇程拳头攥得很紧,冷冷地说出这几个字,转身便走。

    临走的时候看了西门筑一眼,那是一双不再隐忍的,而是带着愤恨的眼神,西门筑对此报以慵懒一笑,显得大度而高贵。

    待席堇程离开之后,西门筑立马翻上了马车,却见马车内空无一人,眉头紧皱。

    “王爷,属在这里。”在车旁的陈淳拉开帘幕朝内说道。

    “本王又不找你,王妃呢?”西门筑压低声音问道。

    陈淳笑了,颇有几分得意:“看来属的口技越来越好了。”

    西门筑明白了:“是你假装颜溪的?”

    陈淳点头:“属干得不错吧。”

    不能怪西门筑没有发现出来,陈淳这家伙委实太厉害,不仅能模仿女子的声音,还把颜溪平时说话的语调也模仿得绘声绘色。

    虽然在这里的人不是颜溪让西门筑感到一阵失望,但想到之前席堇程一副尴尬恼怒的模样西门筑就觉得暗爽,拍了拍陈淳的肩膀,笑:“干得不错。”

    你有什么事情就对西门筑说吧……以后也是。

    尤其这两句话,第一句,说得颜溪一切以西门筑为中心,暗示对他百依百顺毫无隐瞒,第二句,则是摆明着让席堇程以后少来联系。

    简直就像是西门筑肚子里的蛔虫。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西门筑用手背拍了拍陈淳的脸,赞美中夹着调侃。

    “属一向聪慧而非俗物。”陈淳嘻嘻地笑着说道。

    “……”

    “啊,不,都是王爷管教有方!”

    “……”这马屁能拍得更没有诚意一点么?

    颜溪很努力地在草地间寻找,企图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没错,这片草地她曾经来过,就是和西门筑差点遇袭的那个地方,一旁还有清澈见底的湖水。

    自始至终不会忘记她叫了一声“蔚若姐姐”后,领头黑衣人那惊讶复杂的眼神,那些人,肯定和蔚若的死有关系。

    说不定……就是他们动的手。第一时间更新

    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颜溪定睛一看,发现是一枚翡翠扳指。因为隐藏在青碧的草叶间,所以不是那么容易令人发现。

    颜溪还来不及细看,耳畔传来了马蹄声,人不在少数。

    “那个叛徒!一定要把他给找出来!”

    草地上出现一群骑马的人,他们穿着清一色的蓝色服装,许是骑马累了,看见这里一大片草地,于是有人提议道:“也找了大半天了,咱们在这里进点干粮茶水吧,歇一歇吧。”

    众人将马用绳子拴在树旁,席地而坐,吃喝起来。

    “咱们可要快点吃,早点找到那狗崽子,若是让那狗崽子跑去给人告了密,庄主一怒,咱们就得遭殃了!”之前那个大喊着要把叛徒找出来的彪形大汉紧张地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哦,对了,还要记得找扳指,翡翠的,上面印有麒麟的扳指,庄主特别交代过的!”另一个瘦得像竹竿一样的男人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彪形大汉不耐烦地说道,环视了一四周,“都过去十来天了,估计早就被人捡去了……”

    瘦男人还要在说,壮汉挥挥手:“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陈世渠那个狗崽子,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但是这里来的人不多……”

    “咱们渊承山庄不养废话多的人,”大汉瞪瘦男子一眼,“吃饱了就上路吧!”

    待一行人骑马消失之后,颜溪从藏身的灌木草丛间走出,阳光,翡翠扳指闪着耀眼的光芒,上面有一个栩栩如生的图案,细看之,那是麒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都过去十来天了,估计早就被人捡去了。若她所记没错的话,遇袭就是在十天前。

    颜溪眼眸微眯,渊承山庄么?

    繁华的茨城大街上,到处人来人往。

    本来热闹的人群有一瞬的寂静,都以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牵着匹马走来的人。

    “这是男人还是女人啊?”一个妇女低声问旁边的人。

    “估计是……女人吧,这么秀秀气气的,不对,是男人,”低声说道,“你看这人没有胸部,走路还……哪有女子这么吊儿郎当的。”

    妇女点点头,认可了同伴的想法:“也不知道从哪来的,穿得这么奇怪。”

    人群的目光还在那人身打量,整体一袭浅棕色,裤子上破了几个洞,衣服也穿得松松垮垮,双肩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包,最怪异的是那人头上的帽子,帽像鸭舌一样伸出来,他们以前见所未见。

    “幸亏没有穿得更夸张,不然这些古人会被吓死的。”低低的笑声被淹没在议论声中。

    分不清男女的原因很明显,虽然脸上有脏污,但没脏的地方白白净净的,一双眼睛水盈盈,透出十二分的精灵戏谑……但是若说是女子的话,那举止动作……又有几个女孩子是这样放纵不羁的?

    从口袋里掏出三粒花生,往天顶上一抛,用嘴依次精准无误地接住,一边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暗暗满意一笑后颜溪挥手:“都让开点啊,挡在这里干什么,我还有事!”

    “你们这些个傻眼看着小爷的娘们,是不是看上了小爷,想跟回去给爷做小妾啊?”

    “臭不要脸的!”

    “这男的有病!”

    “滚你的吧,臭乞丐!”

    对于骂声颜溪脸上一点怒气都没有,反而还神秘兮兮地勾起嘴角,很好,看来她扮男人尤其是臭男人很成功。第一时间更新

    牵着匹马,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颜溪一路享受着众人异样的眼光,一边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去了。

    “好!好!”

    颜溪刚靠近比武场,就有震耳欲聋的叫好声传来,将马拴在一旁,颜溪凑近马儿道:“如果有人敢牵你走,你就大声叫啊,叫了也没用的话,别客气,踩死他!”

    声音不算小,成功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视,众人不约而同地用看精神病人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跟自家马儿说话都不成啊,这他娘的什么世道,老子犯了谁了,都他娘的一个个盯着老子看,是不是要打架?啊?”颜溪看起来很生气,声音因此而显得很大。第一时间更新

    高高的比武场上,耳力极好的苏昀听到了这极不和谐的声音,厌烦地皱了皱眉。

    “庄主,不如属去看看……”

    话还没完,苏昀伸手阻拦道:“暂时不用,不过是一个泼皮无赖,也只有口头上逞逞强,若真惹事了再教训不迟。”

    “是,庄主。”

    那个坐在木轮椅上的男人注意到她了是吧?颜溪的眼角扫过一身素白的苏昀,在心底无声地笑了笑。

    “还有谁?还有谁要来挑战这位英雄?如果没人上来的话,那我们渊承山庄的乘龙快婿,就是这位英……”

    “等一!”在最后一个字落地之前,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道。

    随着人群的自动让开,一个纤瘦的身影走了出来,略显紧身的破布裤子显得两腿笔直修长,食指帅气地弹了弹头上的帽沿,嘴角笑容略显冷酷:“我也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

    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颜溪一步一步迈到了台上。

    “别人都是踩着人肩膀去的,就他走上去,多怂。”

    这人也委实嚣张,说人坏话都给当事人听去了,颜溪对此轻蔑一笑,指着自己站的台子:“你行你上。”

    那人红着脸,噤声了。

    这人个头也太大了……颜溪仰着头,看着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厚实壮汉,很少有闺中女子喜欢这么粗头大脑声如洪钟的吧,翩翩美少年才是梦中的情郎,比武招亲招得更多的肯定是仇恨……

    颜溪正自胡思乱想着,突然一个骑在父亲背上的孩子响起大笑声:“猴子和大象打架,有好戏看啦!”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你妹你才是猴子。

    “好了,准备开始了,请二位选好趁手的兵器!”

    壮汉因为一直无败绩,守着擂台,所以刀剑早已在手,颜溪则环着胸,慵懒地道:“爷不用刀枪。”

    “你看起来弱一点,就继续拿着大刀好了,我不跟你计较。”

    气得大汉把刀剑丢在地上,“老子还用你这小猴子让?”

    小猴子,哈哈……人群爆发出一阵大笑声。那个骑在父亲背上的小孩子则神气地左看右看,那模样像是要说,是我,是我,这位叔叔说的“猴子”是我想出来的!

    颜溪的脸黑黑的,转瞬又勾起一丝淡笑,现在就得意吧,待会有你这个大块头哭的。

    伴随着一声巨大震耳的敲锣声响起,看似以卵击石的比赛就拉开帷幕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