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姐可是空手道九段,你不用刀跟姐斗?颜溪把帽转到左边,清秀的瓜子脸上噙着一丝无畏的笑。

    啊呀,要死要死,这个王八蛋竟然捶她肩膀,他不知道她肩膀受了重伤吗?

    哦,他是不知道。

    ……

    “不自量力的小猴子!”壮汉哼笑一声,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颜溪。

    “还是回你的猴子洞吧,我怕用力过猛就让你见阎王爷了,我可不想杀害一条人命啊,不,是猴命。”

    “哈哈哈哈。”

    “猴命,哈哈,猴子命……”有人竟然捶地大笑。

    颜溪一边感叹这些人笑点真低,一边从地上站起来,猛的一,扯开了肩膀,伤口上鲜血直冒。

    人群一子寂静无声。

    有人的声音冒出:“那汉子没有刀也可以把人伤得这么厉害啊,果然是高手!”

    “你怎么想问题的,缠了绷带,那明显是旧伤……”那人眯着眼使劲端详了会,“伤得挺严重的啊。”

    “这人倒也挺拼的,伤成这样了还来参加比武……”有人开始同情颜溪了。

    大汉则冷笑了一声,对颜溪充满了蔑视。

    “我不是来让你们可怜的,我这样做只是想告诉大家,就算我受伤了,也可以把这个大块头打得满地找牙!擦亮眼睛看着吧!”说最后这话的时候,颜溪把目光转向了笑容轻蔑的壮汉。第一时间更新

    刚刚说完,颜溪的身体就如豹子一般窜动起来,神出鬼没的速度,砰的一声,壮汉的头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大拳头!

    剧烈的疼痛让壮汉没能忍住,砰的一声跪在地上。

    颜溪冷笑了一,虽然不是让大家可怜,但是肩膀的伤口展示的话,这个大块头肯定会掉以轻心!

    没有人知道,大块头虽然确实是没有防备,但不是因为掉以轻心,而是……

    那么近的距离,他看到了肩膀精致瘦削的锁骨,鲜血没有覆盖的肌肤,像是敷了水粉一般,凝白无瑕,像是婴儿一般娇嫩。第一时间更新

    这……这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肌肤。他,不,应该是她,是女人。

    漂亮锁骨之该是什么样的春-光,男人被打的是头,鼻血却流了出来。

    在颜溪又一拳砸去的时候,壮汉的手包住了颜溪的拳头,他脸上露出的笑容,让颜溪冒出了一身冷汗。

    紧接着,这个男人就如觉醒了一般开始出手,攻击的地方多是颜溪的腰,腿,手,甚至,还差点摸到了她的胸。

    变-态!

    “小美人,你为什么要扮作男人?”壮汉色-迷迷地一笑,话语如惊雷般在颜溪耳边炸开。

    颜溪眼里掠过一抹悍然的寒气,你知道得未免也太多了。

    颜溪生平最痛恨有人轻视她,最恨有人吃她豆腐,最恨有人捏住她的把柄,不好意思,这三点这壮汉都聚集了,那么,还等什么?

    “哇,发飙了!”

    “好厉害!”

    一个跆拳道的侧面鞭腿,砰的一声重重踢在男人的肚子上,一个雷霆力度般的拱膝,朝男人勃然而起的恶心体狠狠而去,一个利落的分筋错骨手,原本试图抚摸颜溪胸部的肥手传来脱臼的咔嚓声!

    杀猪般的大叫声登时响彻天地,看得一众人是目瞪口呆,连正在吩咐要事的苏昀都把目光转到了台上。

    最后一击了。

    一个擒拿往上,抓住壮汉的臂膀,想以一个帅气英勇的过肩摔给这场比赛划上精彩句号……但是,慢着……怎么回事?

    我靠!太重,举不起来!

    “你这个臭女人,我要杀了你!”大汉勃然大怒,一拳朝着颜溪的心脏位置砸!

    变化太快,简直令人目不暇接,众人紧张地看着马上就要被大拳头重砸的颜溪,屏息地等待她的惨叫,而苏昀则在这时皱了皱眉,那个大汉刚说什么,臭女人?

    在拳头离颜溪心脏一厘米远的时候,陡然停了来。

    众人吞了吞口水,盯着被鞭子缠得快喘不过气的壮汉,没错,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鞭子。第一时间更新

    “你竟然用兵器!”一旁的山庄护卫出来指责道。

    “我没说过不用兵器啊,我只说过不用刀枪而已。”

    “……”竟然无言以对!

    “放,你这样是不道德的!”护卫强硬地说道。

    “我犯规了吗?不准使用暗器,毒物,烟雾弹,是你们的三不准吧?鞭子这么长这么大不是暗器吧,这样的话我有违反规定吗?

    “……”再一次无法反驳!

    “服不服输?”颜溪狠狠地看向壮汉,低声道,“不服我勒死你!”

    “……”

    “我投降!”

    “大声点。”

    “……我投降!我输了!”

    为了避免他说出她是女子的事情,颜溪伸出手,咔嚓一声,男人的巴登时脱臼,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

    “还有谁要来挑战的吗?”许是被颜溪强大的气场震慑,久久无人应答,也大抵是前面厉害点的都被壮汉给刷了,是以底没什么人物了。

    “都傻傻看着我干什么?赶紧掌声啊,欢呼啊!”颜溪特有领导气质地说道。

    群众们才不管谁输谁赢,只要戏够好看就成,霎时间掌声与呐喊齐:“姑爷!姑爷!姑爷!”

    苏昀的木轮椅被人推了出来,苏昀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来。第一时间更新

    “我们渊承山庄的比武招亲并不是如此儿戏的,大家当玩笑看过就罢,这位……英雄,苏某为补偿你,赠与你一千两黄金,此事就算了吧。”

    颜溪环着胸,冷笑:“不是说比武招亲赢了的人就可以娶苏家的小姐吗?”

    “……”苏某皱眉,“还请不要如此咄咄逼人,英雄你的胜利也只是取巧而已,无甚真本事,相信台的各位都是心知肚明的。”

    “是我咄咄逼人吗?”麻辣隔壁的,要不是为了我的大业,谁要跟你啰叽巴索啊!颜溪神烦,明明是他不守信用在先,还说她没理了。

    “庄主制定了规则,现在又亲手打破吗?”

    “还是说在庄主的眼里,只有那种有头有脸的是人,我们这种饭都吃不起的平民,就可以当成猫狗一样胡乱糊弄了,是吗?”

    轻轻巧巧几句质问,让苏昀的脸黑了又黑。

    台的多是普通百姓,听到颜溪的话都有了些许反应,若是苏昀再拒绝颜溪的要求,那他定然会犯了众怒。

    但是,他唯一的妹妹,当真要嫁给这种人吗?

    像个乞丐,只会投机取巧,脾气暴躁,说不了几句就放言要打人,还疯疯癫癫的,这种人,能照顾好人吗?

    苏昀的脸犹豫不定。

    颜溪要的就是他那种犹豫。

    她是个女人,怎么可能和一个女人结婚,迟早要被拆穿的事情,她就是希望这个据说极疼妹妹的庄主讨厌她,这样才不会把妹妹嫁给她,而是会拉脸询问——

    “你到底想要什么?!”

    事实完全没有逃出颜溪的手掌心,在心底暗笑了一,她表示为难地低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想要做山庄的姑爷吗?”

    “这么多银子还不够吗?”

    “……我也不想做强扭的事,这样吧,”颜溪挠了挠脑袋,“我在山庄待三个月试试,如果小姐喜欢上我了,你就二话不说让我做姑爷,如果想嫁别人的话,你就给我一千两黄金让我走,怎么样?”

    “……”你倒挺精明的啊。

    “不愿意啊?那我现在就和小姐成亲吧……”

    “得,成交。”自从做庄主以来,苏昀还是第一次这么无奈。

    “击掌为誓,不许反悔!”颜溪伸出手掌来。

    苏昀却凝视着颜溪玉白无瑕的手,有什么东西窜入脑海,那个壮汉说,这是个女人。

    还来不及说什么,一个浅粉色的人影就蹿了出来。

    “哥哥,我偷偷观察了好久,我发现我喜欢这个人!”苏柔一把搂住了颜溪的胳膊,“我明天就要和他成亲!”

    靠!怎么回事!

    颜溪受惊不小,这不是她要的,她是想在山庄里面待一段时间,但是和人成亲会有床笫之事,早晚有一天会被发现的。

    “大小姐你再好好考虑一吧,我很坏的!”看到苏柔的头在颜溪肩膀上蹭啊蹭的,颜溪完全不能镇定了。

    “我真的很坏的!”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苏柔接得异常顺溜。

    “……”古人被植入现代思想了吗?

    “你看看我,你好好看看我,像个乞丐,只会投机取巧,脾气暴躁,还疯疯癫癫的,我还经常打人的!”

    苏柔温柔地笑了笑:“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诚实坦白,现在我充分地感受到了。”

    “……”

    被拴在树旁的马儿一声嘶叫,颜溪如避洪水猛兽一般推开苏柔:“我的马儿在叫,我去看它了!”说完就要跃台子。

    不管了,看这女子的架势,新婚之夜什么的一定不会放过新郎,可是,新郎也是个女人啊!

    若是被发现了,估计会死得很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算了,另想办法!

    “连马儿叫都这么担心,你真的好有爱心哦!”颜溪还刚走一步,脚就被人猛地抱住。

    颜溪感觉有一团阴云无限制地朝自己逼近,郁闷得彻彻底底。

    【顶一啦~】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