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连忙摆手:“我不要!坚决不要!”

    “……”

    苏昀微微皱眉。

    颜溪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好像太激烈,连忙赔笑脸道:“我这不是怕哥哥你操劳嘛。”

    “无碍,我也闲来无事。”

    “……”颜溪为难地皱着眉头,“可是……”

    “你都叫我哥哥了,我也自然要待你如弟,你若觉得感动,好好待我妹妹便可。”

    “……”

    旁边幽幽的声音出现:“装什么呢,欲擒故纵也要有个度。”

    苏昀不解:“柔儿这是何意?”

    苏柔耸耸肩膀,不作声,眼睛却意味深长地瞥向颜溪。

    颜溪尽量不让自己苦着脸:“那就谢谢哥哥了。”

    苏昀转动着轮椅往房内走去,颜溪跟在后面,苏柔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手贴在脸上,做了个大大的鬼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坐在铜镜前,极不情愿地把帽子取来,盖在桌子上,不让苏昀看到里面的猫腻。

    一头浓密的秀发散落在肩膀。

    想到了什么,颜溪猛然站起来,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苏昀:“我去搬一条矮一点的凳子坐吧,这样你就方便些。”

    “不用,你坐好便可。”

    “……”拜托,你的轮椅比梳妆台的椅子矮好吗?

    梳不到更好。颜溪这样想着,突然间感觉发上有一把梳子划过。

    颜溪惊讶地看着镜子里的雪白人影:“你,你能站起来?”

    “你听谁说我不可以站起来?”

    “……能站起来还用轮椅?”颜溪说出了她的疑问。第一时间更新

    苏昀脸上冷冷淡淡的:“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用管的好。”

    不说就不说,可以不回答嘛,摆着个冷脸干什么。

    “疼……疼,你轻点!”颜溪实在忍不住了,皱眉说道。

    “都怪你头发太乱了。”他毫不客气地指出,随后道,“一介男儿,这点疼都受不了么?”

    铜镜中少年的嘴角扬起绚烂的微笑:“那等会我给哥哥梳试试?”

    “免了。”苏昀意识地回答道。

    少年笑了,水盈盈的眼流光四溢。

    以前,西门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给她挽发,不管她头发再怎么乱,他也会极其耐心地给她梳好,他的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她一样,这样的精细轻缓就注定了时间花得多,有一次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在紧张兮兮地弄她的头发,那种看珍宝一样的眼神,温柔地与她惺忪睡眼对视,一辈子也不会忘。

    唉,还是自家的男人好。

    突然好想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苏昀看着铜镜中的少年,他低着头,低敛的颌有流畅优美的弧度,微垂的睫毛眸子缭绕着雨雾朦朦的惆怅,正在专注地哀愁着什么。

    少年的脸很白,像是无瑕的羊脂玉,少年的唇很红,如绚烂晚霞凝成的胭脂。

    秀丽柔弱的少年……像一个女子。

    梳子咯噔了一,颜溪龇牙咧嘴,不悦道:“你干什么?!要疼死我吗?”

    说完这句话颜溪才猛然发觉这不是王府……趁庄主大人发怒之前,颜溪想开口说什么,突然间,一个带点无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我并非有意。”苏昀气息不定地说道。

    颜溪没想到这冷淡的庄主会跟她道歉,但讶异也只是一瞬,她拿起一把牛角梳,在那里把玩着。

    西门筑以前曾经戳着她的脑袋说过,笨蛋,只有夫妻间才能挽发,你不能给别的男人梳头。

    颜溪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若是让西门筑看见这一幕,估计肺都会气炸不可。

    想到他黑着脸暴走的样子,颜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马上要盘好的发丝就这样丝丝缕缕从苏昀的手中散落来,如流水一般顺滑的质感游走过他的手掌,一股难言的淡淡幽香顿时在鼻息间缭绕。

    女孩子大大的眼睛,懊恼地吐了舌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乌黑的发丝,将她的肌肤衬托得越发白皙。

    “啊,哥哥,我突然肚子疼,我去茅厕了!”女孩子从椅子上一蹦而起,抓起帽子,一溜而去。

    虽然不知道苏昀为什么失神,但可以开溜的机会,一定不要错过!

    颜溪装模作样地从茅房出来,吓了一跳:“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她有点不敢置信:“不进去里边而是待在这里,哥哥特意在等我?”

    苏昀点了点头:“你肚子怎么样,还疼吗?”

    “哥哥真是太关心我了,不疼了,拉完粑粑之后神清气爽了。”

    “……”苏昀清了清喉咙:“那接着把你头发盘一吧,披头散发的,形象不好。”

    “啊呀,哥哥,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什么?”

    “肚子叫的声音啊,我估计又要拉了!”

    “……”

    颜溪在臭哄哄的茅房蹲了足足一个时辰,心想难缠鬼终于走了吧,可是当她走出去之后,白衣淡漠的男子仍旧迎风站在不远处的树,还是原来那个地方,一步都没有动过。

    整整一个时辰啊……挫败感像是火箭炮一样蹭的一升起来了。

    “这样拉肚子也不好,我去找大夫给你看看。”

    “不用!”颜溪连忙摆手,“我其实没有拉肚子……”

    苏昀皱了皱眉。

    “我的确是肚子疼。”颜溪指着肾脏的地方,“但疼的地方好像是这里,对的,我肾亏。”

    颜溪坏笑着眨眨眼睛:“为什么会肾亏,哥哥也应该很清楚吧。”

    苏昀的脸泛起红潮,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好好补补。”

    “嗯嗯!”颜溪重重点头,突然间扶着额头,“突然脑袋发晕,看不清楚东西,啊,怎么办?”

    苏昀一挥手,两个护卫顿时出现,苏昀命令道:“扶姑爷回去休息,另外,让大夫给姑爷开一些补身子的药。”

    临走之际,苏昀红着脸道:“年纪轻轻的,也要节制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头发还没盘起怎么就回房了?”门一关,颜溪就听见苏柔如是问道。

    突然苏柔一叫:“是不是你主动扑到哥哥怀里去,让哥哥把你赶了出来?”

    “……我像是那么不矜持的人吗?”

    “你用计让哥哥给你梳头发,就已经很不矜持了。”

    “……”

    “你太急功近利了,不照我的话说,若是你女子的身份被拆穿,谁也救不了你。”

    颜溪不胜其扰:“你小声点。”

    “其实呢,想到你这样的女子会做我嫂子,我并不是很开心。”

    “……”谁说要做你嫂子了,都是你一个人在那里唧唧歪歪好吗?

    “但是看在你这么喜欢哥哥的份上,我也就没什么好反对的了,只要哥哥喜欢你就行。第一时间更新 ”

    “呵呵……”颜溪干笑了两声,手指无聊地拨着盆栽里的树叶。

    “话说,”颜溪想到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和我成亲?”

    “因为你是女人啊。”

    颜溪皱着眉头:“你不会……”不会喜欢女人吧?

    “不会什么?”苏柔懵懂地望着颜溪,颜溪摇头,“没什么。”

    “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喜欢的男人,所以不想嫁人,但是哥哥一定要逼着我嫁给那些臭男人,我才不要呢。”

    “……”这倒是个逃嫁的好方法。

    “你也挺……”颜溪生生咽了那个“蠢”字,“就算你以后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男人,可是你也成过亲……”

    “爱我的人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呢!”

    “……”

    一句话堵得颜溪无话可说,到底是江湖儿女,自有一份豪爽率真之气。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当时你怎么知道我是个女人?”

    “我猜的啊。”

    “……”

    看到颜溪无语的眼神,苏柔不服气地道:“别不信,我看人很准的!我自幼和叔父去过很多地方,叔父教我分辨过一个人的年龄性别,就算再会伪装也骗不到我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真是个男子,我也只能选你……之前那个跟你比武的男的,咳咳,我一看见他就吃不饭。”

    “……”颜溪摸着精致的巴,“也是,我若是个男的,也定然是个翩翩如玉美男子,轻而易举就收服一众姑娘们的芳心。”说完还煞有介事地点头,完全沉浸在对自己的喜爱当中。

    苏柔咯咯地笑,捏着颜溪的脸:“是啊,相公,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我脸给你,你别客气,可劲儿亲。”

    “……”

    看到颜溪冒起恶寒的脸,苏柔的笑声更大了。

    晚上,月明星稀。

    颜溪现在还能清楚地记起昨晚上的新婚之夜。

    “一想到和女人亲嘴,胃里就冒酸水,哥哥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感觉?错了,应该是姐姐。”

    “让我来猜一猜姐姐的目的……”

    颜溪惊惶不定的时候,苏柔笑了:“姐姐是喜欢我哥哥,所以想方设法接近我哥哥吧!”

    “……”她无法直视这孩子的智商。

    “你比其他姐姐有新意多了,其他姐姐就只会想打扮得漂漂亮亮黏着哥哥,你好聪明,知道先接近我,因为我是哥哥最疼爱的人。”

    “……”

    颜溪想这孩子肯定有强烈的恋兄情节,在她的世界观里,所有的女人都是爱慕他哥哥到无法自拔的,所做的行动都是为了吸引她哥哥的注意,这温室里的花朵肯定没有遇到过坏人。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不拆穿你,帮你一把好了!”苏柔拿出一把剪刀,“明天我就用它割出血来当落红。”

    “你对我真好。”颜溪由衷地说道,提出建议,“不如放点鸡血吧?”

    “大半夜的不好找鸡,而且别人也会怀疑。”苏柔否决道。

    “说的也是……不过你会很痛吧,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

    “是割你呀!”

    “……”

    “……”

    “……”

    夜晚,月明星稀。

    苏柔凝视着颜溪清秀安静的睡颜。

    为什么会让她待在山庄呢,其实最最主要的原因在于……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