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的猜测到此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有人在窗外盯着她!

    有可能是苏昀派来监视她的人,从苏柔现在还没回房的现状可以看出,苏昀怀疑她了,不然不会不放妹妹回房间。

    果然,还是引起怀疑了吗?颜溪嘴角挑起一丝冷笑,这山庄里的人猜测到她的真实身份了吗?

    也好,或许到摊牌的时候了。

    颜溪还没任何动作,警觉性颇高的监视者就移动了身形。

    颜溪从床上一滑而,追出去。

    “站住!”颜溪沉声说道,“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是行远哥队营里的吗?”

    黑衣人的脚步瞬间止住,像一尊雕塑一样僵化在那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许圣?安明?百里哥?常术?阿凯?”颜溪的眼睛平静得过分,冷风吹起她白色的里衣,她一步一步朝黑衣人的背影走去,“你是这五个中的一个,对吗?”

    颜溪的手放在黑衣人的肩膀上,黑衣人猛然回过头,颜溪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黑衣人就把她压在了草丛里。

    挣扎间,颜溪把黑衣人的面巾拽了来,而黑衣人也把颜溪的身子压制住,狠狠地捂住了她的嘴。

    “别出声,南风。”

    颜溪一愣,霎时眉头紧皱,因为她听到了脚步声。

    “谢谢哥哥送我回来,好了,马上就要到房间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了!”

    “还有很远呢,哥哥再陪你走走。”

    “就是一座桥,一小段长廊而已嘛。”苏柔嘟着嘴说道。

    “柔儿,哥哥有话和你说。”迟疑了一,苏昀才开口说道。

    “去我房里说吧,恭喜也在。”

    苏昀摇了摇头。

    “那去你房间里说吧。”

    “等会你闻到我里的熏香,又会睡上半天,别忘了你刚刚在我里睡了一个时辰不止啊。”

    “……好吧。”苏柔皱着眉头,“那哥哥快点说,我好冷啊。”

    苏昀将披风盖在了妹妹身上,沉凝后问道:“你真的这么喜欢恭喜吗?”

    “哥哥到底要说什么嘛,别拐弯抹角了……”

    “我是说如果再为你找一个人做夫君……你怎么看?”

    苏柔打了个秀气的哈欠:“哥哥为什么要拆散我和恭喜啊……”突然间眼睛一亮,“难道哥哥喜欢上恭喜了,所以要把恭喜要去……”

    “……”苏昀揉了揉额头,“你到底在说什么?”

    “嘿嘿……”苏柔讪笑了两声。

    “柔儿,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觉得恭喜这人,很不对劲。”

    “为什么?”苏柔疑惑地看着哥哥。

    “他今晚的表现太值得人怀疑,他一定和李行远有很深厚的关系,从他一副强忍着泪水的模样就可以看出,他太伤心了,不过救了自己一命,若说感谢肯定是有的,但是这么伤心欲绝,实在无法令人不怀疑他们的关系。”

    “所以哥哥想怎么做?”苏柔漫不经心地说道。

    见妹妹似乎心不在焉,苏昀心头一动,颜恭喜在妹妹心目中,或许并不重要,那么……

    “如果哥哥想把他绑起来,对他严刑逼供,柔儿怎么看?”

    “不怎么看。”苏柔打了个哈欠,“随哥哥意吧。”

    “万一他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

    不远处漆黑的草丛突然颤了一。

    “不过哥哥要确定自己不会后悔才是哟。”苏柔拍了拍苏昀胸脯,“如果是一个无辜者死了的话,哥哥这里会难受的吧。”苏柔指着哥哥的胸口。

    “他并不无辜……”

    “既然哥哥已经确定了的话,那何必问我的意见呢?”

    “柔儿……”

    “哥哥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也不在乎多杀几个吧。”苏柔露出无所谓的笑,“也对,哥哥的心早就不会痛了。”

    “在我看来,恭喜的举止再合理不过,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苏柔忍住了没有说,改口道,“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换成是我,别人救了我的命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为他做什么事情,可能会和他有更深的交往,这是无可厚非的吧,看到他不明不白地死去,会震惊,会难过,很多情感都会有的吧。”

    “可你是一个女子……”

    恭喜也是。

    苏柔笑了笑:“有些事情,是不分男女的,是分人和非人的。”

    “柔儿你……”

    “我这么大胆地忤逆了哥哥,哥哥也要将我吊起来打吗?就像对待曦城那样。”

    “柔儿!”苏昀突的大叫一声,愤怒过后只余化不开的伤心,如画的眉眼染上月华的银霜。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苏昀喃喃说道:“我不杀恭喜便是。”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毒蛇爬进了不远处的草丛间。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想忍着怎么也不出声,即便毒蛇到了她的眼前,可这个时候,原本捂住她嘴的男子突然一个暴动,在毒蛇离颜溪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将手盖在颜溪的脸上,借此让颜溪逃离危险。

    “你疯了?!”

    颜溪霎时一个猛扑,两个人的身体在草丛间打了个滚。

    毒蛇是躲过了,可不代表能全身而退。

    “我有危险再出来。”颜溪以极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就拍了拍衣服上的草叶,站了起来。

    黑衣人因为身穿黑衣的缘故,在并不明亮的夜里不甚显眼。

    “是的,我在草丛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看着苏昀和苏柔,落落大方地说道。

    因为之前躺在床上的缘故,颜溪并没有束发,乌黑的长发略显凌乱地随风舞动,精致的脸在月光散发陶瓷般的美感,白色的宽大的里衣亦在风中摇曳,纤瘦而脆弱。

    温柔微笑的时候,袖里已经滑尖利的匕首,准备一刻就抵住苏昀的脖子!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来在草丛里的毒蛇朝着苏柔猛扑而去!

    颜溪一个身将苏柔扑倒,回身一扬眉,清秀的脸上一股戾气悍然而出,一手抓住了毒蛇的七寸之处。

    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朝颜溪涌来。

    如果不杀掉这只毒蛇,让自己被其咬住,那么……

    苦肉之计,第一,可以避免掉此时尴尬的境地,毕竟她暂时找不出合理的理由解释自己为何躲在草丛里,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冷漠的苏昀杀掉,第二点是最重要的,她为了苏柔差点丢弃生命,不仅会让苏柔大受感动,更会让苏昀有放过她的可能,毕竟,苏柔的喜怒可能会决定她的生死甚至以后的路,她会变得更加让他们信任。第一时间更新

    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在毒蛇就要接近自己的那一瞬间,颜溪顿时隐藏匕首,也似地操起一旁的石头,猛的朝毒蛇的七寸部位砸!

    毒蛇断气的那个瞬间,颜溪顿时瘫软在地。

    “你没事吧?”苏柔的眼睁得很大,明明那样冷的天气,汗水却顺着她的额际掉落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摇头:“没事,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苏柔像抱住自己的姐姐一样紧紧抱住了颜溪:“我刚刚都快吓死了,要是你有事,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知道。”

    “知、知道什么?”苏柔疑惑地看着颜溪,不懂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知道你会自责。

    因为知道如此,所以,没有用苦肉计,不是担心被毒蛇咬会有危险,她认得这种蛇,虽然有毒但如果救治及时,根本不会致命。

    那一刻推翻所有计谋的,只是一点不忍之心罢了。

    这个孩子为了救她反叛和忤逆自己挚爱的兄长,她待她这个毫无关系的人一派真诚,虽然没有人会知道这是欺骗利用,但是……

    当她蛇毒侵体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听到这个孩子自责的哭声,难道不会难受吗?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情,却非要让这个孩子如此内疚,她明明如此相信她,更严重的是,若是以后蔚若的死与她哥哥有关,她赤金的信任不就幻化成了开启她哥哥苦难之门的钥匙了么?

    利用对自己好的人达到目的,不就成为那些她不耻的不择手段的人了么?

    “没事就好。”苏昀居高临地看着颜溪。

    颜溪从地上站起来,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果然——“你能跟我解释一,为何会藏在草丛里么?”男子一袭雪白的薄薄狐裘,说不出的芝兰玉树,如果不是眉眼太过冷冽的话,简直就像江南山水古画中的温润君子。

    “我之前和恭喜说过,要他在这里接我,他估计是在这里等,却不小心听到了你要杀他的话,所以才藏的。”颜溪还没开口,苏柔就护在了她的身前,扬声开口道。

    “柔儿你……”苏昀紧紧皱着眉头。

    “哥哥你要对恭喜好一点!”颜溪还没反应过来,苏柔就绕到了她身后,将她猛的推向苏昀的怀抱。

    苏昀身体孱弱,经不起这一扑,砰的一声,清瘦的身体倒在地上。

    蹬蹬蹬跑远的苏柔看到这一幕,不仅没来扶自家哥哥,反而还吃吃地笑了笑,走上小桥,跑远了。

    颜溪觉得这气氛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跟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在一起,真的很难克制住不去先手为强的冲动。

    “为什么趴我身上还不起来?”苏昀皱了皱眉。

    颜溪冷然一哼:“有句话叫做敌不动我不动。”

    “……”

    知道你这面瘫身体弱,压压你,搓搓你锐气。

    她敢肯定这面瘫肯定不会说痛啊要她起来的话,男人嘛,还不都要面子。

    竟然想要杀她,真想压死他!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