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的距离,让苏昀将颜溪看得越发清楚。

    没有丝毫瑕疵的雪嫩脸蛋,星子一般的略微上挑的眼睛,水盈盈的却有猫儿似的得意与狡黠,精致尖瘦的颌扬起倔强的弧度,修长的颈项胸口的衣衫半遮半露。

    若不是胸部扁平,苏昀差点以为压在他身上的人是个女子。

    让苏昀完全控制不了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因为一个男子脸红……他不热,但脸是红的……这让他的脑袋仿佛炸开了般。

    少年舔了舔嘴角,像是故意引-诱人一般,海棠花的嘴唇扬起不羁一笑:“你长得还不赖嘛,只比我差了点。”

    “……”

    “虽然你有几分姿色……”

    “……”

    “但是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不能活到五更!”少年最后几个字说得极快,手中的匕首举起,一把朝苏昀的眉心插!

    自己太大意了,但是看样子已经追悔莫及!

    以为等待自己的是死亡深渊,却没想到,什么也没有发生。

    听到少年清脆的笑声,苏昀睁开了眼睛。

    少年以极其放纵不羁的姿势跨坐在苏昀身上,手中的刀转啊转的:“怎么样,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有?”

    “你到底要干什么?”

    “没什么。”少年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说道,“只是想告诉你一声,现在占绝对优势的是我,你说话给我客气点。第一时间更新 ”

    苏昀眯了眯眼睛:“你果然是有目的的。”

    冰冷的匕首贴近苏昀的脸,颜溪冷笑着说道:“如果我想要杀你的话,你刚刚已经死掉了。”

    “……”苏昀的脸越来越红,终于忍不住沉声道,“从我身上起来!”

    “让面瘫这种生物生气,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呢。”颜溪笑吟吟地说道,纹丝未动。

    “你说什么?”

    “听不清楚吗?”少年的脸上绽放出绝对魅惑的微笑,身子缓缓低去,如墨的长发散在男子雪白的狐裘上。

    清秀的少年以手支着颌,嘴唇离苏昀的脸很近:“我说哥哥你是面瘫呢,不爱笑,就算笑也皮笑肉不笑的物种。”

    “阿嚏!”熟睡中的西门泽突然打出一个大大的喷嚏,丘丘醒了过来,不满地嘟囔道,“肯定是哪个王八蛋在说哥哥的坏话,真讨厌!”

    怎么回事?怎么也想打喷嚏了,为了接来的好戏,颜溪将不适生生忍住了。

    “哥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少年吐出来的气息甜软芬芳,那种星子般迷离魅惑的眼睛让苏昀像被控制了一样无法动作,少年的声音清甜柔软,尤其那句“哥哥”,亲昵而充满妩媚。

    “我又不是女子,哥哥你怎么会脸红呢?”

    “啊,难道哥哥喜欢男人?”

    此言一出,颜溪就看到苏昀的脸黑了。

    “既然喜欢男人的话,哥哥想不想和我……”纤长的食指轻轻点了点苏昀的巴,清凉的手指却撩拨起一阵潮热。

    “滚!”苏昀暴吼道。

    “哥哥真的要我走么?”

    少年端起颠倒众生的一笑,海棠花一般的唇朝着苏昀的唇凑近,眼看两唇就要贴紧的时候,少年眼睛眨了眨:“哥哥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

    颜溪站了起来,低头看到苏昀一副要杀了她的表情,忍了好久还是没有忍住地爆笑了起来。

    一边往苏柔房间走去,一边大笑不止。

    “哈哈……我肚子都要笑出来了……”

    笑了一会停来:“不对,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肚子要笑疼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颜溪再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怎么这么傻帽,哈哈……”

    苏昀:“……”

    “柔儿,我回来了。”颜溪朝房内叫道,嘴角仍旧残留着笑容,很显然这件整人的事情让她连日来压抑的心放晴了不少。

    没有人来开门。

    “睡着了吧。”颜溪嘀咕了一声,推开了门。

    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颜溪还没喝去,就听见床上传来呻-吟声。

    颜溪掀开床幔,借着月色看到苏柔脸色苍白,她雪白纤瘦的小手上青筋暴起,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柔儿你怎么了!”颜溪失控地低叫道。

    “没事……恭喜,我的药在梳妆台的小盒子里,朱红色的……药瓶……”

    “是不是这瓶?”

    苏柔点点头。

    “几粒?”

    苏柔伸出一个手指头,颜溪倒了一粒药丸给她,药丸晶莹剔透,还散发着甜味,如果不是苏柔说这是药,颜溪还以为是某种糖果。

    苏柔吃药后情况并没有好转,看样子痛苦得更厉害了。

    “我去找大夫来!你等着!”颜溪还没转身,就被苏柔紧紧抓住了手。第一时间更新

    “不找大夫……等一……就……就好的……”

    “恭喜……你陪我……别……别走……”她似乎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虚弱地缓声说道。

    “我会保护你的……你……别离开山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恭喜,你讨厌哥哥吗?”苏柔的病情总算得到控制,她微微阖了一会眼,就看着颜溪如是问道。

    坐在床上的颜溪睫毛微垂,没有回答苏柔的话。

    “恭喜……”

    “我听到了。”颜溪拨了拨耳畔的头发,“我在想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在想怎么样不会伤害我,是吧?”苏柔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其实我哥哥很好的,他不是坏人,他现在只是脾气有些古怪罢了,如果是能赢得他的信任的人的话,他会很器重的,我哥哥他对喜欢的人是很温柔的,一点都不会残酷。”

    颜溪满脑子都在思索蔚若死亡的真相,对苏柔敷衍地“嗯”了一声。

    突然间手被冰凉得过分的手握住,抬眸撞见了苏柔发红的眼眶:“我哥哥真的很好的,你不要讨厌他。”

    苏柔脸色惨白,形容消瘦,颜溪愣了一,摸了摸苏柔的脑袋,挤出笑容:“有这么可爱的妹妹,哥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谁说我讨厌你哥哥了,倒还觉得他相当有意思呢。”

    “真的?”

    颜溪逼着自己尽量显得真诚:“当然真的。第一时间更新 ”

    “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睡觉了,恭喜也早点睡吧。”女孩儿十分开心的模样,傻笑着闭上了眼睛。

    门外,一袭雪白的身影如月色一般清冽,伸出的手在离门一厘米远的时候停住了,怀着莫名的心情,转身离去。

    因为之前担心苏柔的缘故,大冷天的颜溪热出了一身汗,颜溪把绑住胸部的布料拆了来,顿时觉得舒服了不少。

    “啊,可以睡个好觉了。”颜溪心情大好,颇有情调地泡了一杯上好铁观音,细细地品味了一番。

    “黏湿湿的,好想洗个澡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嘟囔了一句,眼睛一亮,笑着扬了扬唇,“既然想洗,那为什么不去呢?”

    “这大半夜的,没什么人了吧,打定主意了,去烧两桶水来。”

    颜溪莫名的兴奋,烧好水后把水灌进了浴桶里,因为要找干净衣服的缘故,颜溪在案台上亮起了烛光,找到衣服后,滑进了屏风后的浴桶里。

    “真舒服啊。”大冷天的,感受着几乎要将全身包裹的温热,颜溪满足地嘤咛了一声。

    颜溪喜欢花,在浴桶里放了玫瑰花香料,看着梦幻的属于少女的粉色,颜溪心情越发好了起来。

    “恭喜,我进来了。”正在颜溪哼着轻曲的时候,苏昀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外。

    什么?进来?

    搞什么!

    “不准进来!”颜溪当即大叫,“我在洗澡!”

    “大半夜的你洗什么澡,莫非——”

    “莫非你个头!”

    颜溪不客气地大叫:“我说不准进来就是不准进来!进来你就是喜欢男人,想看男人洗澡!”

    “……”

    大半夜的你洗什么澡,莫非那个不速之客藏你这里了所以不敢让我进去?甚至——你和那个不速之客是一伙的?

    苏昀越想越觉得如此,不然这少年不会这样惊慌失措,他可不会相信之前还在肆无忌惮引诱他的少年害怕别人撞见洗澡,这厮脸皮不可能这么薄。

    既然如此——

    苏昀用力,猛的一撞门。

    “你个混蛋!!!”一声大叫自浴桶中的人口中响起。

    苏昀看见,屏风倒了,地有水渍,衣服杂乱地散落一地。

    有可能是想去一旁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所以连屏风也倒了,情急之人又跳进了浴桶里。

    但也有可能,是那个不速之客跳进了浴桶里,溅起一地水花,屏风是故意推倒的,因为遮着会显得欲盖弥彰,光明正大的敞露则会让人不怎么注意那里,所谓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与之同理。

    心念电转之间,苏昀已经走上了前去。

    “你要干什么?!!姓苏的你说清楚!!”

    光滑白皙的后背在昏暗的灯光诱人无比,苏昀莫名地喉头一紧,与此同时也来了一些山庄的护卫,站在门外,准备有异常就随时暴动起来。

    “王八蛋,我没穿衣服!!你到底想怎样!!!”

    苏昀突然很享受颜溪这样的暴怒,要知道之前,他可被这小子整得不是一般的惨。

    一报还一报。苏昀嘴角微微扬了一。这小子越是不让他靠近,他就越要靠近,还要把他看得清清楚楚,一个地方都不放过,让这小子也尝尝那种窘迫,脸憋得通红的感觉。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