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脚步声越來越近。颜溪屏住了呼吸。身体紧紧抱住膝盖:“姓苏的。我会杀了你的。”

    “我真是怕得很。”冷淡的话语藏着戏谑。唇角微扬。手示威般地放到了颜溪的肩膀上。

    感受到沁凉的手掌心。颜溪的身体忍不住有些颤抖。这样去情况不妙。不仅自己的身体会被人看光。连是女子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可是。暴起伤人么。

    她沒穿衣服。怎么着都是自己吃亏。

    怎么办。颜溪紧紧咬住嘴唇。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掉落。

    不管了。如果她被看光一定会忍不住挖了苏昀的眼睛的。为了别让场面太血腥。颜溪决定事先出招。

    先把烛火熄灭。再趁黑穿好衣服。

    存在风险的地方就是这里黑了的话。第一时间更新 以为主子会有危险的护卫们会冲进來。黑灯瞎火的会误伤到她。

    虽然危险。但。沒得退路了。

    奇怪。她还沒拿东西打灯。怎么就灭了。

    室内霎时陷入一片黑暗。令颜溪沒想到的是。苏昀竟然自带了燃火的工具。

    只见窗外一道黑影闪过。苏昀蹙眉:“人在那。追。”

    人群退散。

    颜溪顿时长长地呼了口气。擦去额角的冷汗时。颜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点小事也能吓成这样。颜溪你胆子被狗吃了吗。大不了就摊牌呗。”

    摸索着穿上小衣小裤。一边想刚刚灯火为什么会自己熄灭。还沒想出眉目。第一时间更新 突然间。一道冷冽就袭上了眉间。

    一掌劈向來人的胸口。可那人似乎很懂颜溪的武术套路。轻巧避过。修长的手揽住颜溪纤细的腰肢。砰的一声。她的脊背登时抵在墙壁上。胸前是男人坚硬的胸膛。一个火热的吻。就朝她的唇迅速攻。

    “神经病。”“啪”的一声。一个极大的巴掌就朝男人甩。

    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但从他停滞的几秒看。估计是呆愣住了。随后。男人低低的轻笑声传出。

    想砸向那张应该在笑的脸。可砰的一声闷响。颜溪的拳头又再一次落进了男人宽厚的手心里。

    自己的身手真的这么退化了吗。

    一股浓浓的挫败感在颜溪的脑袋里炸开。一刻。既挫败又愤怒的事情來了。她的两只手被人高高举起按在墙上。而带着热度的薄薄唇瓣。再一次朝她的唇紧贴了上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么爱占女孩子便宜肯定不是啥好鸟。为了除暴安良。姐今天非让你断子绝孙不可。

    膝盖屈起。用力。猛的一拱。

    靠。怎么回事。

    从未失败过的踢阴脚怎么会完败了。估计就要踢中男人命根子。可是突然间有脚压她脚是怎么回事。

    看來。她慢了人一步。

    手脚都被控制住。毫无反抗之力的颜溪却仍坚持用最后一丝力气固守着自己的领土。

    无论如何。咬紧牙关不松口。

    男人很聪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纠结继续与她唇齿厮磨。而是空着的那一只手。在颜溪精致的蝴蝶骨上划了划。眼看就要滑进雪白的饱满间。

    “不要……唔……”颜溪还刚松开牙关。男人的唇就顺势攻占了进來。像是猫捉老鼠一般。试图追逐到她叛逆的小舌头。

    慢着。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西门筑在和她接吻。

    还是说。和男人接吻都一种感觉。

    窒息的感觉顿时涌來。而头顶男人的手也逐渐放松。颜溪的手滑了來。紧紧地揪住男人肩膀上的衣服。

    而炽热的深吻。也变得温柔绵长起來。

    像西门筑一贯的吻法。开始总有些按捺不住。很深刻很激烈。可到后面察觉到了她的不适。就会慢來。温柔缠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你吗。西门筑。”黑暗中颜溪仍旧看不清那人的脸。声音沙哑地问道。

    男人沒有说话。却搂住了少女细瘦雪嫩的腰肢。轻佻地在少女红肿的嘴唇上舔了舔。

    这……这不该是西门筑。如果是他的话。沒道理会一直不出声。

    可是。这感觉。又是如此熟悉……

    正在颜溪迷茫间。带着薄薄细茧的手就沿着她腰的后面。滑进了她的小裤里。在她雪嫩的屁屁上。捏了捏。

    一阵原本还是星星的火焰瞬间以燎原之势燃烧了颜溪的大脑。小宇宙爆发。一个左勾拳。一个右踢腿。男人的胸前登时爆发开砰砰的响声。

    还不解气。颜溪往前追两步。绊到了什么东西。第一时间更新 是椅子。颜溪想也沒想就把十來斤重的椅子搬了起來。狠狠往前砸去。

    靠。沒砸到。

    就在这个时候。外边突然出现人声:“声音是从姑爷和小姐房里发出來的。”

    靠。不会又要來她房间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穿上衣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穿上睡袍。而刚把腰上的带子系好。门就被人推开了。

    “真是的。进來都不知道敲门吗。”颜溪不满地皱眉道。

    火光肆起。苏昀白袍翻。墨发凌乱。

    “一会不见。你这里乱了很多。”苏昀面无表情地说道。

    “來贼了。你还不去抓。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沒好气地说道。

    苏昀走上前來。低头看着比他矮上许多的颜溪:“來贼。什么贼。”

    “刚刚有人要杀我。”颜溪只能这么说。要是跟苏昀说自己被人轻薄了。很难不让他怀疑她的女子身份。

    “你的嘴……”

    颜溪赶紧捂住红肿的唇:“刚不小心被自己咬的。”

    苏昀的目光在颜溪精致的脸上流转了良久。最终淡淡道:“你还是去我房里休息吧。”

    “有病。谁要去你房里睡。”颜溪理所当然反驳道。

    “我这不是为了保卫你安全。你自己说有人要杀你。”

    切。你个病猫能保卫我什么。

    颜溪当然不敢说出來。眉梢一挑:“反正我不跟你睡一起。”

    苏昀还要说话。颜溪低声凑近他:“你喜欢男人的。万一你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办。我可不是男女通吃的。”

    “……”

    苏昀沉着脸道:“把姑爷给本庄主带走。”

    “……”颜溪瞪了苏昀一眼。“带什么带。我自己走。”

    走到苏昀的房间。颜溪皱着眉头:“别告诉我你不担心你妹妹的安危。可是你让她在原來的房间里。却把我带來你这里。说什么保卫我的安全。狗屁。就是认为我和那刺客有关系。所以要用我引那刺客出來。”

    颜溪相当不喜欢这么虚伪的人。所以对这种人说话也沒啥好语气。

    “如果是这样。那又如何。”他的语气云淡风轻。

    “你到底是凭什么断定我和刺客有交集的。就因为我嘴唇肿了么。以为别人亲我。拜托。我是个男人。难道你以为所有男人都跟你一样好男色么。”颜溪不仅撒谎不打草稿。而且还特别理直气壮地堵苏昀。

    苏昀这次不黑脸。不沉声。淡淡地看向颜溪:“如果你不是个男子呢。”

    颜溪心登时疙瘩了一。转瞬又以媲美好莱坞巨星的演技冷笑一声:“你给我趴着。”

    “往床上趴去。”

    苏昀纹丝未动。皱眉:“作甚。”

    “等一我往后爆了你菊你就知道我是男是女。”

    “……”苏昀虽然不懂爆菊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往后及其他一系列信息。瞬间知道了颜溪的意思。一张俊脸登时黑成一张锅底。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无赖。脾气也不好。认识第一天你不就知道了么。不过很可惜我是比武招亲第一名呐。我知道你想退货可你妹妹已经不清不白了呐。”颜溪轻飘飘地说道。边说边大大咧咧地往床里边睡去了。留苏昀在那里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

    颜溪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慵懒地拨了拨头发。妩媚一笑:“如果你忍不住了想抱我睡也是可以的。其实试试男人这种事。我是相当有兴趣的。”

    这段话让苏昀一整晚都沒睡好觉。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其实正是颜溪的目的所在。

    苏昀转过头去。看着睡在他旁边的人。略显凌乱的墨发散发馨香。精致白皙的脸几近透明。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像是做了什么美梦。白睡袍修长莹白的腿若隐若现。这样的人……很难让人不怀疑是个女子。

    只是。这般粗犷的性格。无赖邪气。乖张放肆。有这样的女子吗。

    若真是个女子。能和男人睡觉如此坦荡。更是世间少有吧。

    慢着。为什么会认为他是女子。

    是纯粹因为长相身材。还是有别的原因。

    如果他是个女子。那么有所感情……也是可以接受的……这样想的吗。

    算了吧。退一万步來说。就算他是个女子。也是个深不可测居心叵测的女子。。像一朵妖冶的玫瑰。

    在想要握住玫瑰之前。先把刺砍掉再说吧。把根拔掉也值得一试。

    第二天一早醒來。颜溪就发现了一个问題。她沒带裹住胸部的布料。

    “我要回房。”

    “不许。”

    妹的。刺客抓不到就要软禁她到死吗。

    “可是我要漱口。”

    “在这漱。”

    “我要吃饭。”

    “在这吃。”

    “我要拉粑粑。”

    “在这拉。”

    “真的吗。”颜溪露出甜甜的笑容。“那我就拉在这里了哦。”

    “……”苏昀黑脸。“滚出去。”

    “再见。”颜溪挥了挥手。往外走去。

    “叫两个人跟着他去如厕。”

    “……喂。”

    “为了避免你被人杀害。”

    “……”再将监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小心她揍他。

    随意拉开一个茅厕的门。在里面呆了一小就出來了。刚一出茅厕门。又被人“请”回苏昀房间了。

    “我要回去换衣服。”颜溪指着自己睡袍。

    “在这换。”

    “你这里沒我衣服。”

    “穿我的。”

    “……我就要回去换。”

    苏昀挑眉:“都是男人你怕什么。”

    “……谁说我怕了。换就换。”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