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拿了件淡蓝色衣袍。动作看似随意。可眼睛却在有意无意注视着苏昀。

    怎么办怎么办。颜溪在心中默念了一万个怎么办……

    苏昀偏还要火上浇油。眉梢一挑。像在说。你脱啊。

    颜溪尴尬地清了清喉咙。

    可能是颜溪平日做了些好事的份上。这次老天不仅沒有给她绊子。反倒还扶了她一把。。这个时候。外边传來了敲门声。

    “庄主。”

    苏昀眉头一皱。走了出去。估摸是不想颜溪听到谈话内容。把门也带上了。

    此时不穿更待何时。

    颜溪三五除二把衣服穿好了。衣服宽大是难看了点。但宽大也有好处。那就是把胸也遮住了。第一时间更新

    刚一穿好衣服。苏昀就进來了。

    “跟我去前厅。”

    “干什么。”

    “有客人來了。”

    颜溪登时脑抽地点点头:“哦。要我出去接客啊。”

    苏昀黑线:“你脑子里都想着什么。”

    “口误不行啊。”说错了话颜溪本來就羞愧。被苏昀嫌弃的目光一扫。羞意顿时化作恼怒。沒好气地说道。

    “沒见过像你脑子这么不灵光的人。”苏昀说了一句之后。转身走出去。过会停脚步。“怎么还不來。”

    “知道啦。”颜溪皱着眉头将头发绾起。所谓的绾也不过扎了一个马尾而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因为手举起的缘故。丝滑的布料滑到手肘。细嫩的手腕在阳光越发莹白。如玉的肌肤薄如蝉翼。沒有丝毫瑕疵。

    “我手上有东西吗。盯着看干嘛。”颜溪皱着秀气的眉头。抓住两把头发把马尾重重拧紧。“走啦。”

    “动作真慢。”颜溪刚走出一步。前面就有轻飘飘的不带感情的声音传來。“还以为只有脑子不灵光。沒想到手脚也是如此。”

    可恶。

    苏昀面无表情往前走去。却听到身后低低的。压抑的声音传來:“死面瘫。臭面瘫。死面瘫。臭面瘫……”

    除了这两句之外就不知道骂别的了么。苏昀不仅不怒。反而摇头失笑。

    慢着。颜溪气消了一点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开始思考问題。要她也跟着去招待客人是怎么回事。

    难道已经开始正式把她当自家人了吗。因为苏柔的缘故。就算沒办法也必须信任她。

    一定是这样。估计苏昀的一步。就是把山庄的一些重要事宜交给她处理。现在的招待客人就是一种暗示。暗示她已经成为了山庄的主人。

    颜溪不由窃喜。

    听着后面发出的傻笑声。苏昀望了望天。他怎么会带着这傻小子來的。待客这种事他一个人不就好了么。

    可不可以要这小子回去。

    苏昀转头看了颜溪一眼。

    刚才还笑得很甜的脸上习惯性浮现了一丝恼怒:“看着我干什么。”

    还是别说了。说了估计又会咋呼半天。苏昀扬了扬眉:“你怎么走得这么慢。”

    “臭屁。我是照顾病号。好歹也是比武招亲第一名。还走不过你。”清秀的少年走到苏昀旁边。扬起头孩子气地故意“哼”了一声。骄傲地大步迈开了。

    离苏昀已经很远了。清秀的少年转过身。作加油鼓劲的动作:“蜗牛哥哥你要加油哦。”

    “……”

    苏昀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难得地开起了玩笑:“哥哥跑不动。小旋风弟弟你來背哥哥走吧。”

    “……”

    颜溪笑了笑:“好啊。”

    看到苏昀眼里燃起感激的火苗。颜溪坏笑着残忍地将其摁灭:“辈子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说完就一溜烟往前跑去。写满冲劲般的背影像是在对苏昀说。你就是跑不过我。修炼几年也跑不过我。

    苏昀摇了摇头。笑了。脚步却沒跟上颜溪往前走。而是抄了另一条路。

    是捷径。

    想到不可一世的骄傲少年马上就要变成一只蔫头耷脑的茄子。苏昀的心情空前地好了起來。

    颜溪跑着跑着。发现一件诡异的事情……

    面瘫不是在她后面吗。怎么在这里。

    不可能有两个苏昀吧……看他那一脸春风的样子。估计是抄了小路……

    妈蛋。既然有小路为什么不告诉她。害她跑得这么辛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许是刚才挑水人不小心。水洒在地上了。急速跑动中的颜溪脚沒稳。眼看就要往前去。

    而前面站的。正是苏昀。

    糟糕。沒裹住胸部。

    快闪开啊姓苏的。

    苏昀一动未动。不知道是受到惊吓沒反应过來。还是身体孱弱的缘故动作太迟缓。

    要撞上了。

    是女子的身份也该被撞破了。

    颜溪一脸惨淡地感受着身体往苏昀扑去。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不知道从哪里來的手。拉住了颜溪的手腕。

    颜溪身子一顿。身体无法抑制地往另一个方向而去。脸碰上了一堵坚硬的肉墙。

    一袭绣腾云纹的浅金色华服。第一时间更新 光华艳丽。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似淡漠似专注地注视着一切。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薄薄的嘴唇在阳光勾起一抹弧度。

    颜溪撞上的。是一个华服翩翩的俊美男子。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堪称完美。狭长的凤眸里光华潋滟。依稀有桃花眼般的多情。

    颜溪一瞬有点出神。而男子细薄完美的唇却落到了她的耳旁:

    “姑娘还是要小心点为好。”

    姑、姑娘。

    这两字在颜溪的脑海里炸开了。

    这代表着。一來。女子的身份被人知道了。二來。被这么个陌生男人占去便宜了……他肯定碰着她胸了……

    颜溪恶狠狠地推开他:“要你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苏庄主。本公子似乎发现你这新姑爷有点小秘密瞒着你……”

    “喂。”颜溪皱眉叫道。

    俊美男子挑了挑眉。颜溪只好在苏昀看不见的角落对男子做了一个拜托的手势。

    “啊。沒什么。”男子笑着对苏昀摇了摇头。

    “公子就是五爷么。”看到俊美男子的目光饶有兴趣地放在颜溪的身上。苏昀皱了皱眉。却还是一本正经地开口道。

    “错了。我只是五爷的一个奴才而已。”

    看他这模样气度。想來奴才之词也只是自谦。估计是那位神秘五爷的得力手。虽然这人看似胡作非为。但苏昀直觉他不可小觑。

    “不知道阁如何称呼。”

    “敝姓纳兰。单名一个箻字。”

    苏昀转头对着颜溪说道:“恭喜啊。我和纳兰公子有事要谈……”

    “好啦。我知道。回避嘛。”颜溪沒好气地说道。

    非要她來不可。却什么事也防着她。既然如此要她來干嘛。耍着玩啊。

    颜溪正要大步离开。突然间一只修长的手抓住了她的手:“别生气嘛。”

    握了一就松开了。颜溪皱着眉头。只看见男子往前而去的浅金色背影。

    搞什么。颜溪厌烦地皱了一眉。

    行至拐角处的时候。俊美的男子顿了一脚步。在淡淡金色的晨光中。缓缓勾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晚上。月华清冽。

    “公子看这个房间是否满意。”苏昀身边的一个人问道。

    “满意是满意。不过。。”纳兰箻顿了一。

    “不过什么。”

    纳兰箻身边的护卫说话了:“我家公子的意思是。一个人未免太冷清。”

    苏昀意会:“我已经叫人为公子安排了能歌善舞的女子。”

    纳兰箻摆了摆手:“不必了。”笑着说道。“这几日身子不大好。禁不起折腾。庄主找人陪我聊聊天便可。”

    “公子想要谁。”

    纳兰箻状似随意地说道:“随便吧。就白天见到的那小姑爷吧。我瞧着他挺有意思的。”

    苏昀皱了皱眉:“这个……”

    颜溪刚和苏柔沐浴完在一起随意闲逛。突然一个磁性的声音出现在耳畔:“一说就來了。”

    颜溪皱着眉头往声源处望去。只见一袭淡紫华服的男子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赫然是今天见到的纳兰箻。

    “感觉事情有点不妙。柔儿我们撤吧。”颜溪抓住苏柔的手想溜开这里。可发现苏柔就跟钉在了原地似的。

    苏柔的眼睁得大大的。眼里有奇异的光彩在闪烁。顺着苏柔的视线望去。是美得一塌糊涂的纳兰箻。

    颜溪了然了什么似的。把手伸向苏柔的胸口。果然这妮子的心砰砰砰跟打鼓似的。

    “姑爷。纳兰公子说希望你晚上去陪他聊聊天。”一个人走到颜溪身边。

    颜溪一推苏柔:“找柔儿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傻眼。唯有纳兰箻摇着折扇。风雅自甚。似笑非笑。

    接触到众人复杂的目光。颜溪干笑了两声:“开玩笑的。我估计是脑子被冷风吹糊涂了。不说了。我和柔儿回去休息了。”

    “站住。”

    颜溪停住脚步。瞪着纳兰箻。一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的烦躁样。

    纳兰箻翩然走近。在颜溪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颜溪霎时脸色大变。

    纳兰箻满意一笑:“现在愿不愿意陪我聊聊天。”

    颜溪皱眉:“只是聊聊天吗。”

    纳兰箻朗声一笑。翩然远去。

    颜溪思索了几秒钟。握紧拳头。跟上了纳兰箻的步伐。

    待一行人走远了之后。清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來。

    “把门带上。”

    颜溪把门关紧。却突然间。一阵眩晕感传來。

    男人在熏香。

    脑袋浑浑噩噩的。怎么也使不出力气來。颜溪看到风华绝代的男子走过來。紧接着。一阵涩痛从后背传來。她的身体被抵到了墙壁上。湿热的唇瓣顿时俘获了她的唇齿。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