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放开……”颜溪迫使自己提起力气來。狠狠捶着纳兰箻的肩膀。

    可这样的力气对于男人來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颜溪。是我。我是……”纳兰箻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候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恭喜。”

    纳兰箻沒再捂住颜溪的后脑勺。颜溪全身瘫软。却不知哪里來的力气。抓着被子盖住凌乱的衣服。往门口方向跑去。

    看到颜溪墨发凌乱的样子。苏昀苍白的脸浮现一抹焦急:“恭喜你怎么样。”

    “哥哥。我……”颜溪的声音有点颤抖。小小的脸也苍白得吓人。苏昀意识将颜溪搂进了怀里。

    “公子。你务必要知道。虽然恭喜长得像个女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他是个男子。你这样……太过分了。”苏昀有些无法克制地说道。

    “不是素闻庄主喜怒不形于色吗。”美如神祗的男子撩开床幔。慵懒地笑笑。“你这样的反应。是不是也太过分了点。”

    “你……”

    “我和你家恭喜什么事也沒发生。我们只是在闹着玩。”男子偏头一笑。无限魅惑。“不信你问她。”

    颜溪冷静來了。

    绝对不可能。再去纳兰箻那里。

    纳兰箻暗示的信息很明显。如果不配合。他会将她的事情抖出來。

    慢着。他不是吃了毒药吗。所以她今晚的举动虽然冒险了点。但也不算一事无成。

    颜溪转过身看着纳兰箻。指着自己的嘴唇。无声地道。我了毒在唇上。威胁我的话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哥哥。送我回房吧。”颜溪冷静地看着苏昀说道。

    苏昀瞥了一眼云淡风轻的美男子。美男子看颜溪的眼神颇为复杂。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苏昀拉住了颜溪的手:“好。我送你回去。”

    “买海特的波的噢副滴……后面什么鸟语來着。不记得了。”磁性的声音传來。

    颜溪脚步猛的顿住。

    望向纳兰箻的时候。她脖子转动得很僵硬。

    “怎么了。”苏昀淡然的声音里透出几分担忧。

    “沒事。哥哥。我想我和纳兰公子还有一些事情沒有处理完。哥哥你先回去吧。”颜溪挣开了苏昀的手。

    “恭喜……”

    “也请哥哥沒事不要再來打扰。我和纳兰公子都需要休息。诚如哥哥所言。我和他都是男子。不会发生什么事的。”说完就砰的一声。猛的关上了门。

    “my heart,the birdthe wildness…”确定周围沒有人监视之后。颜溪才走过去。嘴里如是低声地念道。

    看向男子时。颜溪星辰一般的眸子里蓄满了水。捂着嘴:“是你吧。西门筑。”

    男子轻轻地笑了一。将秀弱的女子搂进了怀里。

    “我现在都觉得好不真实。你怎么会來这里。第一时间更新 你的脸。用人皮面具易容了吗。”她伸手要去揪他脸上的缝隙。可是却被他用手阻拦住了。

    他的唇衔住了她的。肆意汲取她的甜美。

    裹住身体的被子被扯落。原本就撕得七零八落的衣服已经掩不住如画的春光。

    他倾身将她压。唇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手在她凝白光滑的大腿处游移。

    “为什么认为我就是西门筑呢。”男子的声音在颜溪耳畔低低响起。

    “什么。”

    “就是说了几句鸟语而已……我不知道有这么大的作用。”男子笑了笑。“我听见一个男子在昏迷的时候。不停地重复这几句话。所以耳濡目染学到了……你猜那个男子会是谁呢。”

    “……你放开我。”颜溪放肆地挣扎着。就像是一只亟待冲破牢笼的小兽。

    敢这么耍她。还看光她。不把他眼睛挖出來。她颜溪两个字给他倒着写。

    “混蛋。”颜溪五指成爪。猛的袭向男人的脖子。

    男子像是能神机妙算一样。看似就要被颜溪扣住。却在千钧一发之际。云淡风轻地伸出了手。握住了颜溪白皙细嫩的手腕。

    被男人压制住的膝盖拼尽全力猛的一拱。看到男人迅速起身。颜溪勾唇一笑。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直直地砸向男人的小腹。

    在离目标只有一厘米的时候。男人鬼使神差般迅速躲过。颜溪想刹住手。可由于惯性的影响。仍旧直直地往前冲去。前面的是墙壁。“砰”的一声。颜溪的手与墙壁來了个惨烈的无缝亲吻。

    “你怎么了。”俊美的男子眉头紧皱。抓住颜溪的手。似乎想看她流血沒有。

    此等机会怎能错过。

    颜溪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冷眉一扬。一个翻身。砰的一声。直接把男人压在身。

    “你会不会太卑鄙了点。我好心给你看受伤的手。”

    颜溪冷笑一声:“彼此彼此。”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报答吗。”男子舒服地眯了眯眼。“跨坐在我身上。让我把你身体看光光。唔。算很丰富的报答……”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朝男人的脸甩。

    颜溪一只手扣住男子的脖子。一手抓住薄被盖住身前。冷然地道:“老实点。现在到盘问的时候了。”

    “是问你丈夫的落吗。”美男子不仅沒有一点着急。翩翩然地笑着。就算被人压制。但好像掌控大权的是他才对。

    “笑个毛。不许笑。”颜溪眉梢一挑。冷声地道。

    “好。不笑。乖乖听话。求女侠饶小的一命。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说的。”

    男子静静注视了颜溪良久。笑意自嘴角流泻。由原來的低笑声。变得越來越大:“哈哈……”

    “你个混蛋。第一时间更新 刚刚还说不笑的。是不是想死了。嗯。”

    “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你这笨蛋……”美男子笑得毫无形象。

    笨蛋……笨蛋……你这笨蛋……这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像西门筑。

    “还不松开。真的想掐死我啊。”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颜溪冷静地说道。

    西门筑坏坏一笑:“证明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撕面具呢。说不定我戴了几层面具。最值得推荐的就是把我的衣服脱了。查探我的身体。这样就可以毫无疑问地确定了。毕竟脸可以戴面具。但身体不行嘛。”

    “去你的。”

    “又或者。第一时间更新 ”美男子抚了抚自己的唇瓣。似是而非的动作魅惑迷人。“和我行周公之礼……毕竟感觉这种事情是不会骗人的。另外……我长得这么英俊。就算不是西门筑。你也不吃亏的。”

    前一刻还在似笑非笑地眨着眼睛。一派风流。一刻。“嗷”的一声惨叫极沒形象地从美男子的嘴里蹦出來。

    “你干什么。想谋杀亲夫吗。”西门筑抱着中标的肚子。皱着眉头说道。

    “呀。”颜溪眨眨眼睛。“我不是故意的。亲爱的你痛不痛。”

    作为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当然。。“也不是很痛。”

    “这样啊。。”颜溪的身体微微前倾。略显凌乱的乌亮长发掉落在男子修长的颈项上。第一时间更新 酥酥麻麻的。她扬唇。吐气如兰。。

    “那就再來一拳好了。”

    “砰”的一声……西门筑这次连叫都叫不出來了。

    抱着疼痛的肚子。西门筑决定冷静一点。别再去惹这头炸毛的小狮子了。

    “亲爱的你沒事吧。”

    前一刻还奄奄一息。一刻立马弹起來。西门筑连连摇头:“别打了。再打去真会死的。”

    “可是亲爱的你不是还沒死吗。”

    “……”

    “既然还沒死的话。那也不必太担心。是吗。”

    “……”

    “我又來了哦。。”话还沒完。一个看起來力道极重的拳头又猛的攻向西门筑的肚子。

    颜溪清晰地看到西门筑的额头上。有一滴汗水掉來。

    拳头在离他肚子一厘米远的时候停了來。颜溪笑得东倒西歪。

    “……”

    “说真的。痛不痛啊。”她好不容易停住笑。手揉了揉西门筑的肚子。

    “……不信我揍你试试。”西门筑盘着腿。神烦地瞥了颜溪一眼。

    颜溪眉眼都是笑的。纤长的手指戳着西门筑的肩膀:“是你自己先搞出那么多花样來骗我的。我才揍了你两拳。沒有废了你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废了我。”俊美的男子凑近颜溪耳畔。邪魅一笑。“我床上功夫这么厉害。你舍得废了我。”

    “……”无耻。

    “好了别生气了。跟你闹着玩嘛。谁叫你当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溜走了。骗骗你也是礼尚往來。”

    “……”

    颜溪想说什么。终究还是觉得自己理亏在先。扁扁嘴沒说话了。

    西门筑将女孩子搂进怀里。巴抵在她的脑袋上:“我真是服了你了。就算我骗你说自己不是西门筑。但你从气息感觉上判断不出來吗。真是笨蛋。”想到了之前颜溪对他咋咋呼呼的样子。西门筑无奈地笑笑。

    “你才是笨蛋呢。”颜溪不高兴地说道。“什么狗屁气息。我就只有你一个男人。我怎么知道分辨什么气息不气息啊。我还以为男人的身上味道都一个样。”

    “……”

    虽然这个丫头说话气冲冲的。话语的内容也挺蠢的。但西门筑听了。直想把她更紧地搂在怀中。

    可是。他还沒动作。她的手就圈上來了。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腰。

    “我忍不住了……西门筑。我好想你。”女孩子眼眶红红的。像一只委屈的小动物。

    说完。就抱着西门筑的脖子。吻去。

    他愣了一。回应着她的吻。

    可对于他來说。要的绝不只是一个吻而已。

    他已经“饿”了很久了……

    他的手在她凝白光滑腰部游移。而后缓缓摩挲在她大腿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