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着。”颜溪突然叫停。

    “先摘你人皮面具再说。”她离开他的唇。认真地看着他。

    西门筑困扰地摸了摸额头:“拜托。撕这个很痛的。明天一早又得粘上。”

    “不撕的话。不是西门筑那张脸。待会你想对我怎么样。我都是不会同意的。”女孩子黛眉轻扬。一本正经地瞅着他。

    痛吗。痛死活该。谁叫你之前这么耍我。

    想到之前自己被他各种坑害。颜溪余怒未消地哼了一声。

    “你这么爱本王那张俊脸啊。这样的话。撕就撕吧。”西门筑满足一笑。果断一撕。

    西门筑疼得嘴都有点歪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手指缠着发尾绕啊绕的。轻飘飘地说道:“还是黏上吧。纳兰箻那张脸明显要好看。我也有食欲些。”

    “……是不是皮痒欠抽了。”西门筑黑着脸说道。

    “也许……是吧。”说这话的时候。女子明显换了语气。声音软软的。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眼眸水盈盈地转动着。一双手乖乖地摊开。“抽吧。”

    “……”突然这么水嫩小白兔。他怎么得去手。

    “你不抽的话。。”海棠花色的嘴唇微微扬起。她笑着抚上了他的脸。轻拍了拍。“那我抽了哦。”

    “喂。”西门筑条件反射抓|住了她的手。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第一时间更新 ”

    她的手臂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拨着他的发丝。嫣然浅笑:“我不一直都是吗。”

    随着她的动作。薄薄的被子滑了了一些。凌|乱慵懒的长发衬着胸前的雪白。越显肌肤滑|嫩。

    西门筑喉头紧了紧。想把她搂在怀中压在身。但是他很明显地察觉到这丫头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好对付了。坏心眼越來越多了。他得随时准备不被这丫头阴到……

    她却越靠越近。纤长滑|嫩的皓臂像美女蛇一样。缓缓地缠上她的肩膀。他的鼻息间都是她身上和发丝上好闻的清香。她继续蛊惑。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胸膛。最后大胆而又妩媚地挑起了他的巴。第一时间更新

    “想不想要。”她像猫儿一样舔|了舔嘴角。偏着头微笑的样子。既清纯甜美又妩媚动人。美得令人难以移开视线。“想不想要我。嗯。”

    再沒有比这种诱|惑更令男人血脉贲张的了。虽然艰难但西门筑还是果断地别过了头。

    因为他知道她的目的。把他迷得七荤八素欲罢不能之后再推开他。怎么样也不让他靠近。把他当成猴子在那里耍。

    虽然不知道什么地方又得罪了她。但无论如何今天他都要长一回气势。跟美色抗衡到底。

    她则欺上了他的唇。舌尖在他薄薄的唇|瓣上來回扫动着。第一时间更新 极尽诱|惑。感受着男人紧绷的身体。颜溪满意一笑。

    突然。身体猛的被人推开。

    他气喘吁吁。俊脸泛红:“说吧。别折磨我了。”

    “说。”她如小白兔般困惑地眨着眼睛。“说什么。”

    “颜溪。”

    她笑了。手指在他微露的胸膛上轻轻点着:“要我说可以。不过你要老实回答。”

    “……”他仿佛见到了光明。诚实地道。“尽量。”

    “什么。”她黛眉一扬。

    “一定。一定老实回答你。”

    她满意一笑:“昨天我洗完澡后。第一时间更新 亲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不是。绝对不是。”西门筑果断否决道。

    “是吗。”颜溪不急不恼。猛的扯开西门筑胸前的衣服。果然在男人精致的胸膛上看到了两块青紫的印记。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昨天我用东西砸了那个采花贼。而刚好你的胸前就出现了淤青。别告诉我这只是巧合。”

    “就算你告诉我是巧合我也不相信。你既然连以人皮面具骗我都能想得出。就沒道理不会做偷亲我这种无聊的事。总之。你在我这里的信誉值已经为零。你说什么我都不相信。”

    “……”

    他笑着搂住女子纤瘦柔软的腰。第一时间更新 实行怀柔政策:“本來想藏好的。可是因为我家丫头太秀色可餐。沒忍住就想亲了。”

    “少给我來这套。”颜溪恶狠狠地瞪着他。“我都问你是不是西门筑了。你干嘛不回答。你丫就是故意想耍我的吧。”

    “不就开个玩笑吗。你看你。至于这么生气吗。”他揉着她的头发。笑了笑。

    “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当时的心情。认为西门筑不会坏到这么捉弄人。所以答案就是我被陌生男人占便宜了。不仅被吻。还被摸了……王八蛋。如果有一天你被人猥亵了就知道这种滋味了……不。你可能不会知道。你还巴不得有女人猥亵你呢。你舒服着呢。”

    “……”

    西门筑把原本要说的那句“摸屁|股算什么。大不了你往我身上摸回來”生生咽去了。

    但听到颜溪这种充满人身攻击的话。西门筑觉得还是应该为自己抗争一:“我这哪是占你便宜了。拍你屁|股不是我经常会干的事情么。你问我是不是西门筑。我就拍拍你屁|股以作暗示。”说到最后西门筑越來越理直气壮。还敲了颜溪脑袋一。“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颜溪抱着有点疼的脑袋。大大的眼睛瞅着他:“真是这样吗。”

    他一本正经:“当然。”

    “可是西门筑你已经爱我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什么跟什么。

    “不仅喜欢我亲你。更喜欢我打你。认为被我暴打是很开心的事情。还是说你天性喜欢被虐|待。”

    “……”

    她一摊手:“不然很难解释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而是用这样的方法暗示。你一定很享受被人揍的感觉。”

    “……”他怎么感觉被这丫头摆了一道。

    她还要说话。他恼羞成怒。堵住了她的唇。

    被这突如其來的亲密动作弄得愣了一。渐渐的。她开始攀住他的肩膀。回应了起來。

    她的呼吸甜甜的。第一时间更新 嘴里的味道。也是甜甜的。

    “昨天你和我接吻。吻我的时候。感觉很像你。可是你不说话。我就以为你只是占我便宜的变-态。事后我就郁闷了。我想西门筑已经想到这种地步了吗。就这么把任意的陌生男人也当成他了吗。昨天晚上我突然就梦到了你。醒來之后发现自己哭了。真是莫名其妙。当时就想什么也不顾。不去管任何的事情。离开这里去找你。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真是好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么脆弱。这么粘人。”

    她低声地碎碎念着。他听了。微愣之后笑容扬起。

    他沒有告诉她。其实他也是。虽然沒有她那么丰富的心情和笑泪。但是他同样觉得自己孩子心性越來越明显。其实并沒有非來到这里的理由。再加上朝中不知出了什么大事。父皇密令催了他几次要他回去。可他却还是沒忍住。想到可以看得到她的地方陪着她。就算她是无理取闹。也想陪着她一起。

    他吻着她的耳朵。洁白如玉。小小的。像贝壳一样漂亮的耳朵。

    再也无法忍。也不需要忍。他紧紧抱着心爱的女子。扣住她的腰。埋首在她雪白的柔软前。

    “唔……疼……”她轻轻嘤咛了一声。

    他则捂住她的嘴:“别发出声音。”

    “虽然我很想对所有觊觎你的人宣布你是我的女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知道吗。”

    “……”她点了点头。“知道了。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嘛。”

    “可是……”她又皱了皱眉。“我是个正常人。你这么撩|拨我我很难不弄出声响。要不这样。我们今天就简单地睡觉吧。别做其他了……”

    “休想。”

    说完。就像宣布非要她不可的决心一样。腰部一沉。猛的契入了她。

    不知餍足地索取她。又不让声音从她嘴里发出來的最好方法。就是在攻进她的时候。吻住她。将她所有的声音都咽去。

    这里所说的声音。也包括颜溪的抗议。

    混蛋。轻点。

    混蛋。你要把我榨干吗。

    混蛋。我不要再來了。别吻我脖子啊。我明天还要见人的。

    身后的墨发如羽扇一般铺陈。女子的雪白纤瘦的腰|肢在不安地扭动着。恼怒的样子在此时显得妩媚无比。激发了男人体内更高涨的欲-望。

    满以为这次结束了。颜溪还刚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可是冰凉的手却顺着她的弓起來的腰|肢往探寻。侵犯地往她双|腿间探去……

    她立刻将腿夹紧。

    他皱了一好看的眉。随即一笑。因为长时间的接吻她脸涨得通红。西门筑害怕她晕过去了。把唇从她身上移开。她刚狠狠地吸了口空气入肺。他的手就罩住了她一只因大口吸气而上起伏的雪白丰满。辗转揉搓。

    而另一个因为敏感而绷紧挺立的蓓|蕾。则被他毫不客气地含进了嘴中。

    “唔……”刚发出一点小声音。颜溪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可是身体的反应让她越來越难受。雪白的腿不安份地乱蹬着。

    早已坚挺的火热蓄势待发。将她修长的美腿猛的分开。他不由分说地将热欲贯穿进她的体内。

    像高大的山峰要刺破天穹一样。他狠狠地顶撞着她的顶端。感觉最深处有一只蚂蚁在啃咬。酥麻的感觉如电流一般刹那传遍了她身体各个地方。她难耐地屈起不知该放到哪里的双腿。被男人大手一拉。强制性地让她的长腿缠住了他的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