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在想什么事情。认真专注。

    午后的淡暖阳光透过树叶。恍如有一张艳丽而璀璨的落在少年年轻洁白的脸上。轻敲在石桌上的手。指甲洇开淡淡的粉色。些许绮媚却更应景地恬淡着。似安静飘在水里的早初樱花。苏昀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沒忍打扰。他静静喝着茶。她支着巴思索。时光忽然变得山长水阔起來。虽两不相言。却又不是寂静如同空无的孤独。

    这家伙这么入神是在想什么呢。苏旳皱了皱眉。往颜溪那瞧过去。目光接触到那双似乎有水流转着的黑眸。苏昀很不镇定地收了回來。虽然不是很明白不镇定的原因。

    苏昀只顾着喝茶。眼睛不乱看了。

    这家伙年纪轻轻倒挺有定力的。这么久了还在那努力思考问題。是个锲而不舍的家伙。苏昀又怕颜溪多虑伤脑。遂推了推她的肩膀。

    “有什么想不通的。和哥哥说说。”他因着欣赏。声音温柔很多。

    为什么这家伙一点反应也沒有。

    “你该不会是。。”苏昀顿时颇为汗颜。

    “啊。天亮了吗。”少年惺忪的睡眼顿时变得很惊恐。“怎么是你叫我起床的。”

    “……”苏昀扶了扶额。

    “哦。想起來了。之前在喝茶。”少年揉揉眼睛说道。

    “对不起啦哥哥。嘿嘿。”少年表情变化很快。一子笑嘻嘻。想到了什么似的。“就算是哥哥叫我起床也沒关糸嘛。前两天我还不是和哥哥睡的。”清秀的少年挠挠头。“虽然吧。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苏旳尴尬地咳了咳。这小子。自言自语的时候不能小声点吗。

    “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在睡觉。”头微微侧低着。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睛。似乎眼睛并沒有闭起來。还在专注地想问題。更难为的是这小子睡熟了头竟然沒有磕來。

    “是吗。厉害吧。”颜溪秀眉一扬。得意地一笑。

    “这是要练的。非一朝一夕之功。”

    “说來听听。”

    颜溪很热衷讲以前的光辉史:“以前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上课的时候各种原因老犯困。一睡觉就会被老师逮住。但是我又不想听课。也不想和人讲小话。毕竟有很多人是想好好读书的。不想被人嫌弃。翻來覆去就只能睡觉了。不想再因贪睡被罚去扫操场。所以只能练刚才这门绝活了。”

    “……”这是要练的。非一朝一夕之功。听这小子这么得意洋洋。还以为有多难练多值得骄傲……活想到……

    “都说苦难是人生的垫脚石。如果沒有老师这么逼。我一定无法这么完美。”

    “……”

    她脸皮还沒太厚:“啊。我是说睡姿。”

    “……”

    “不过一山还有一山高。我就算睡死了头也不会趴來。可我们班上还有个厉害的。站着也能睡着。被老师罚站照样悠哉游哉。就像是一匹马一样能站着睡。怎么样。是不是特别不可思议。”

    她说这话时都站起來了。眉色舞。本就流光四溢的眼眸更能发出亮光一般。

    “……”这种事情很光彩吗。至于这么与有荣焉吗。

    “上课。老师。扫操场。同学。罚站。”他记忆力惊人的好。先前她在兴头上说个不停他沒忍心打断。现在眉挑微挑。如是问道。

    “呃……”她愣了一很快反应过來。“这是我的家乡话。老师就是夫子。同学就是一起学习的孩子们。扫操场就是扫训练场……”她还编了一些其他的。看到他点点头后才放心來。第一时间更新

    不过点头不代表不再有疑问。苏昀问道:“恭喜不是乞丐流民么。怎的也上过学。”

    “我是一个家道中落的乞丐。以前父母亲有让我好好读书练武。”扯谎不仅脸不红气不喘。说完她还眨了眨眼睛。“打小就从乞丐窝里出來的。能有我这么秀外慧中。一看就非俗物么。”

    “……”苏昀接着道。“这样的话一个问題就出來了。既然你可以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为什么比武招亲那天要那般蛮横无赖。”

    “……”换颜溪愣了……

    当然是想去你山庄。又不想和你妹妹成亲才这样无理取闹的。

    这种话自然不能说。不过怎么回。有了。

    “哥哥你真是不可爱呀。我哪里蛮横无赖了。比武招亲那天我一直都是很乖的。哥哥你随意指责我柔儿也是不会开心的呢。”

    玩笑似话语。装傻。应该很能四两拨千金地甩开他犀利的问題了。再加上了搬出柔儿坐镇。苏昀肯定不好意思再问了的。

    果然。他不再纠缠于此。

    却问了颜溪一个根本无法回答的问題。

    “恭喜的家乡话这么有趣。我倒是鲜少听到过。不知道恭喜家在梁国何处。”

    梁国不可能有现代化特征的词汇。更残酷点。这整个大陆都沒有。

    还能怎么忽悠。

    “二位真是好兴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横空冒出。

    说话的男子一袭华贵的碧绿华裳。外面套了薄薄的白色狐裘。细长优美的眼眸在阳光泛着迷人的光波。白得过分的完美脸容上。唇角衔着一抹似是而非的微笑。使他像只狐狸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恭喜。昨日睡得可好。”

    那双眸子淡笑地看向她时。颜溪感觉一道酥麻的电流在身体内辗过。美男子耀眼的光晕着实把她狠狠晃了一把。脸都是红的。小女儿地挠了桌子一:“睡。睡得很好。”

    心这么砰砰跳是不是有点不好。虽然对方是西门筑。可那张脸是其他人的……对着另一个人的脸犯花痴。第一时间更新 会不会太……颜溪挠着脑袋。纠结地想着。

    因为她是低着头的。所以并不能看到头顶上方像激光一样噌噌掠过的视线。越过她。直直地落到苏昀身上。

    西门筑很快淡如无波:“不请我坐坐。”

    “恭喜你先回房吧。我和纳兰公子有要事要谈。”

    “哦。好的。”

    待颜溪走远后。西门筑才不阴不阳地说了句。“一來就让她走掉。怕被我这头饿狼吃掉。你把她护得蛮紧的嘛。”

    “公子说什么。”西门筑声音很小。苏昀沒听清。

    “我说秋天了。农夫把庄稼看得格外紧。”

    苏昀淡淡一笑:“辛苦耕耘的庄稼。自然要珍而爱之的。”

    “这是当然。但前提是。那必须是自己的庄稼。”西门筑笑得更淡。

    夜晚。

    经过西门筑房间的时候。颜溪被人一把拉了进去。

    “喂。不是说为安全起见。以后少见面吗。”

    颜溪推拒着西门筑放在她腰间的手。

    他却不仅不松开。反而更圈紧。低头咬住了他思念已久的柔软唇瓣。

    手在她腰后暧昧地摩娑。眼看就要往双腿间滑去……

    被他要一整晚的事情就在两天前。第一时间更新 这男人这么快就兽性大发了吗。不行。不能这么惯着他。她可不想虚脱而死……

    她不客气地咬了一他的唇。他吃痛后她趁机逃出了他的禁锢。

    他久久沒说话。手掌摊开抵在墙上。他沒有很严格意义上地拦阻她。可她动了一就沒再动了。乖乖地缩回他的包围圈。

    因为他脸色不太好。

    “白天苏昀让你离开的时候。你好像比谁都开心呀。”他不客气地咬了她的耳垂。

    “当然是装的。”她理直气壮地说道。

    “是吗。”他的唇印上了她的。舌头扫荡着她甜美的唇。

    “当然是。”她气喘吁吁地说道。

    “真的是吗。”他唇角冷冷扬起。手从她衣裳的摆探进。猛的在她胸上肆意。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抓住他胡作非为的手。艰涩地吸了口气。“我确定。是的。”

    一定不能说实话。打死都不能。

    “很好。”

    颜溪的裤子猛的被人褪。冰冷的空气贴紧娇嫩的肌肤。她颤了一。身体猛的碰在墙壁上。

    雪嫩的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你要相信我是在假装。绝沒有真的松口气。我……啊……唔……”

    男人的某个东西。已经顶入了她的体内。一直达最深处。

    “我已经给够你机会了。”

    她的身体贴在墙壁上。难耐地扭动着。可是意志却很坚定。无论男人是來硬的还是软的。都死守阵地不动摇。

    “乖。告诉我。为什么这么不想见到我。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适时出來。你指不定为那个难缠的问題怎么头疼着。不想看到我。是不是怪我打扰了你们谈笑风生。”越说到后面。他的力气越大。她的身体被他撞|击得更厉害了。

    “你到底吃的哪门子醋啊。”被他弄得很疼。更被他别扭的言行弄得好笑。“什么谈笑风生。搞清楚。是他一直在逼问我好吧。”

    “那之前呢。你们不是相谈甚欢。什么和父母煮茶啊。朋友能站着睡啊。”

    “……”她拧了一他胳膊。“你到底偷听了多长时间。几年前是这样。几年后也一点沒变。真是。毛孩子一样。”

    “你说谁是毛孩子。”他眉一沉。狠狠顶进。卖力地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世界上沒有这么强悍的毛孩子。

    “我这次不是和你闹着玩的。你沒有注意他看你的眼神吗。”他动作放缓。慢慢地在她体内抽送。

    “拜托。在他眼里我可是个男人。”

    “一样的。”他紧揽住她腰。“就算你是个男子。他也会对你有想法的。”

    这男人……颜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太夸张了。她至于这么抢手吗。

    “好啊。那我问你。如果我是个男人。你会不会爱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