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在颜溪惊恐的目光中。程安明永远闭上了眼睛。

    变化來得如此之快。夜晚的时候颜溪总觉得哪里古怪。去湖边一探究竟。却意外地发现程安明倒在树。浑身是血。气息奄奄。

    行远的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我把他的行踪。告诉周师表的。

    颜溪的脑海中。还回荡着程安明的话。内心依旧处在一片悲哀的激荡中。

    并肩作战的少年们。曾经有指点江山的万般豪气。曾经有为同伴出生入死的义薄云天。现在却沦落到对彼此挥剑相向的地步。到底是什么让一切翻天覆地地改变。

    安明。你有沒有后悔过呢。在你背叛行远的时候。有沒有想过他待往日你的种种呢。有沒有怀念过那个笑起來总是傻傻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大半夜起來为寒冷的帐篷添加炭火。总喜欢以兄长自居却总被大伙欺负得不成样子的傻大个呢。

    一定有吧。

    你觉得行远一定会原谅你吧。就像之前你把他最心爱的瓷器打碎了。他也毫无保留地原谅了你。

    但是这次。他不会了。因为他死了。不能像那次一样。说“咱们是好兄弟。一个破瓶子碎了就碎了”。

    你就去阴曹地府。继续欺负他吧。

    看着程安明双眼紧闭的脸。颜溪感觉心口很冷。身体很冷。不想哭。觉得悲哀。但出奇的。沒有留恋。

    头顶的月亮很大。很皎洁。被冷风吹散一地。年轻女子的衣服被胡乱地卷起。苍白的手裹紧了衣服。尖瘦的巴往衣服里缩了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头也不回地往房间里走去。

    “真希望不是你。”到门边的时候。女子盈亮的眸子抬了起來。望着月亮。低低地说了一句。

    “真希望不是你啊。堇程哥。”

    卷起树叶的冷风扑簌簌地吹來。女子额前的发丝上掠过一片枯黄的树叶。随着飘舞的发丝像是枯叶蝶一样在振翅颤动。清秀尖瘦的脸被月光照得分外苍白。

    风声呼啸。伫立良久。颜溪搓了搓冰冷的手。终于推开了门。

    “那个。你相公呢。”西门筑敲颜溪房门的时候。开门的是苏柔。西门筑皱了皱眉后问道。

    “你找我相公干什么。”

    看见苏柔一副不大理人的样子西门筑就气不打一处來。搞清楚。那是他的女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个黄毛丫头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若是颜溪在这里。必然会无语得不能无语。拜托。你因为男人吃醋就算了。女孩子的醋也吃……

    “商量点事。”

    要不是颜溪这丫头一整天都不见踪影。他会特地跑过來。

    “生儿子的事。”

    “……”西门筑眉头一紧。

    “是的。我知道恭喜是女孩子。而且我还知道。她一定是我哥哥的。”

    “……”

    “恭喜喜欢我哥哥。她和我哥哥睡过觉。”

    “……”西门筑想到了什么。“你哥哥知道她是女子。”

    “当然知道。他们还亲过嘴嘴。我亲眼看到的。哥哥才沒有怪癖。如果以为恭喜是男子的话。就不会对她这么好了。”

    “就算你是她丈夫又怎样。我哥哥这么优秀。很多女人都喜欢他。冷冷的。酷酷的……”

    西门筑眉宇冷了來:“她连我是她丈夫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当然。我们是好朋友。以后她还会是我的嫂子。我们沒有秘密的。你问我她现在在哪里。还用问吗。肯定和我哥哥在一起。”刚说完这句。苏柔手指突然一扬。“看。是恭喜和哥哥。”

    阳光。一袭白衣的少年推着苏昀的轮椅在走。身体不时微微前倾。似乎想要听清楚苏昀在讲什么。清秀的脸映着湖光山色。分外优美。

    西门筑握紧了拳头。

    “啊。关于我之前跟踪你的事情……其实也不是跟踪啦。就是好奇哥哥在做什么。”

    “还不肯说实话。”苏昀眉梢微挑。“那继续推。”

    “不是又要围着山庄转一圈吧。”颜溪叫苦连天。

    “你不是想跟着我么。那我就让你跟着。不好么。”

    谁想跟你了。那是跟踪好吗。颜溪严重鄙视他把好好的话说得这么暧昧的行为。

    “好。很好。”颜溪猛捶了捶自己酸疼的大腿。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來的。

    “慢着。”苏昀突然叫停。

    嗷嗷嗷终于放过她了吗。颜溪的兴奋还沒展开。苏昀突然一指颜溪的院子。“里面有奇怪的声音。你去看看。”

    颜溪推开院门。落目就是自己的房间。

    而房间前正在发生的景象让颜溪顿时愣在当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在接吻的两个人……不是西门筑和柔儿么。

    以为她真的和苏昀有什么。因为不相信她了讨厌她了。所以开始四处寻花问柳了吗。

    好小子。你可真是爱我啊。

    “我一定好好给你管教柔儿。”苏昀有些激动。拉住了颜溪的手。

    真是个好哥哥。为了怕妹妹不來台。要妹-夫忍气吞声着。不把事闹开。

    “不牢哥哥了。我自己的人。自己能管。”颜溪毫不客气地掰开了苏昀的手。迈着大步往前走去。苏昀怎么看怎么觉得颜溪的背影弥漫着一股杀气。不禁为那两个人捏了一把汗。

    “你们两个。吻够了沒。”冷冷的声音幽幽地在西门筑身后响起。第一时间更新

    两人无动于衷。一刻。苏柔的身子就被一股力道拉出了西门筑的怀抱。

    颜溪将苏柔护在身后:“纳兰公子是不是太猖狂了一点。”

    “我猖狂与否。姑爷第一天知道么。”

    “啪”的一声。手臂一扬。一个重重的巴掌甩去。却不是朝着西门筑。而是苏柔。

    苏柔捂着红肿起來的脸。一双眼睛雾花花的:“恭喜。你……”

    西门筑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而苏昀。却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颜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我管自己的女人。大家沒意见吧。”

    在冷得吓人的空气中。颜溪昂首挺胸。径直地走了出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夜晚。阒寂无人的小道上。颜溪发现自己挺自虐的。喜欢在这种大冷天里走这种沒人的小路。吹着冷风。头脑清醒地想着事情。

    又或者。跟踪苏昀什么事情也查不到。所以希望有一些偶然。会在这种阴冷的小路上。被她幸运地碰到吧。

    可想要的偶然沒遇到。不想要的偶然却华丽丽地席卷了她。

    被突然出现的修长手臂一拉。男人温暖的怀抱就她的身体裹紧了。声音磁性好听:“不冷么。”

    “要你管。”沒好气地说道。

    “今天你为我打人的时候。动作可真是迷人啊。”

    “搞清楚。不是为你。是为我自己。”颜溪不客气地推开了他。

    “生了一整天气了。第一时间更新 还这么板着脸。一点都不可爱了。”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眼看着她又要推开他。他连忙抱住了她。纯黑的狐裘脱了來。盖在她冰冷的身体上。

    “我们还沒和好。拜托你有点冷战的自觉好吗。”颜溪抗议的声音自他怀里闷闷地传來。

    西门筑精致的巴抵在女孩子的脑袋上:“还在生气啊。”

    “这不废话吗。”

    西门筑笑了:“我喜欢你生我的气。”

    “……”

    “代表你还是很在乎我的。”

    “……我什么时候不在乎你了吗。”

    “你和苏昀走近一些。我就觉得你不在乎我了。”

    “……”颜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第一时间更新

    手指戳着他硬硬的胸膛:“你不许不相信我。”

    “以后也不许和别的女人接吻。知道吗。”

    “这就原谅我了啊。”西门筑摇摇头。“果然不在乎我。”

    “……”

    “我这是相信你。一定是苏柔主动亲你的。可能因为你想气我。就沒推开她。”她抬起眸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

    颜溪笑了。踮起脚环住西门筑的脖子:“因为你是我的男人啊。”

    女孩子引以为傲的神情无异于对他的嘉奖。西门筑脸泛起微红。别扭道:“什么你男人不男人。还不是因为我太英俊。太有魅力了。”

    “……”颜溪接过话道。“的确是很英俊。很有魅力啊。”

    “我是说你的脸。”颜溪拍了拍西门筑黏着人皮面具的脸。

    “……”

    颜溪回房间的时候。苏柔还沒有睡。两个人彼此对望了一会。颜溪注意到苏柔脸上还很红肿。

    “恭喜……”苏柔走到颜溪身边坐。低声地说着。

    颜溪面无表情:“你知道他是我丈夫吧。”

    苏柔愣了一。还是点了点头:“你跟我说的时候。我沒睡着。听到了。”她皱眉。“你怎么知道我知道的。”

    “昨天我很晚回來的时候。你并沒有像之前那样满脸愤怒或者歉疚。当时你的表情是觉得理所当然。为什么。还不就是你知道我和他是夫妻的事情。”

    “恭喜真是观察敏锐。”苏柔不知是褒是贬地说道。

    “其实我该向你说声对不起。”沉默了一会。颜溪才如是说道。“无论如何当众打你都不对。”

    那个时候。心是疼的。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小篱。获取了她近乎全部的信任。却毫不留情地给了她重重一击。

    或许她应该宽容。因为苏柔是很好的朋友。只是把持不住诱惑而犯了无心的错。

    但是……真的是无心的错吗。明明知道是她的丈夫。却还如此肆无忌惮地引-诱。就沒有一点点处心积虑在里面吗。

    颜溪突然觉得很累。因为她很想去问苏柔。脸疼不疼。身体好些了沒有。看到那张高肿的脸时。会沒來由地感到内疚。甚至发自内心地想说。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她就是无法讨厌起苏柔來。她觉得自己相当荒谬。可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恭喜生丈夫的气吗。”苏柔突然问道。

    颜溪摇了摇头。

    “因为恭喜觉得。是我引-诱的他。所以不生他的气。只觉得罪魁祸首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对吗。”

    苏柔摇头:“你错了。不是这样的。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是他先來抱我的。他说喜欢我。想亲我。我说你是恭喜的丈夫。他说那又怎么样。毫无姿色又毫无身材的女人早就想丢掉了。他说以后只会爱我。还会娶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