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颜溪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一瞬间只觉得心口好冷。

    “怎么。还是不相信。”苏柔一笑。

    颜溪觉得已经完全不认识苏柔了。她一点也不再是那个蹦蹦跳跳的小丫头。而变得无比陌生。

    “相不相信我也要说。因为这是实话。我可不是要霸占你的男人。而是你的男人已经对你沒兴趣了而主动缠着我的。你为什么打我。凭什么打我。我跟他亲吻是想让你看清楚你遇人不淑被人玩弄的现状。你该感谢我才是。还打我。”苏柔脸上的笑容带着嘲讽。同情地看了颜溪一眼。

    “是。我是该好好谢谢你。我的好姐妹。”

    “啊呀。你也别这么愁眉苦脸了。沒事的。你也不算太差。只是沒有我年轻漂亮。”她捂住了自己的嘴。“说错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好姐妹嘛。我对你沒有恶意的。就算你男人要娶我。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丢弃你的。好了。不许生气了。我们躺床上睡觉去吧。昨天你帮我按摩肩膀按摩得很舒服。今天继续。好不好。”苏柔像只乖巧的猫儿一样搂住颜溪的肩膀。

    颜溪只觉得心口很冷。

    但她还是决定冷静來:“突然变成这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柔愣了一。笑了:“你应该继续打我一巴掌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宽容。大度。冷静。善良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不管是出于本性的愚蠢。还是想伪装成在乎我的模样。都很让我反感。你自己觉得呢。颜溪。”

    “还是你更喜欢我称呼你为五王妃。”

    像一个大石头狠狠击中了心脏。颜溪久久都说不出话來。只觉得呼吸都十分困难。

    原來她知道。她早就知道。

    她从什么时候知道的。一开始就是吗。

    难怪。明知道她是个女子。还让她做她的丈夫。

    你一定是喜欢我哥哥才來我身边的。

    她以为苏柔蠢。沒想到蠢的是她。这一盘很大的棋里面。她才是棋子。

    “你想要什么。”窗外。噼里啪啦的雨了。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的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几乎要听不见。

    “我想要尝尝做王妃的滋味。”苏柔像只猫儿一样舔了舔嘴唇。

    颜溪恍然大悟:“你知道我在这里的话。西门筑一定会赶來。他來到这里的话。你有自信他一定会喜欢你。是吗。”

    “可以这样说。”

    颜溪喉头都有点哽咽了。虽然艰涩。但是坚持着问道:“你待我的种种。都只是假象吗。”

    “把一切都说开就沒意思了呐。”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这真是一种卑微而心寒的友情。我以为你是我的知心好友。沒想到在你心里。我不过让你扶摇直上的阶梯。

    再也不想呆在这地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也不想看到她。颜溪推开了门。就要走进漫天的风雨之中。

    “慢着。不许走。”

    “哥哥。你快來呀。哥哥……”“唔”的一声。苏柔的嘴立马被颜溪捂住。

    苏柔的后颈传來一阵大力。转瞬身子倒了去。

    雨瓢泼似的洒。颜溪在雨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

    在我看來。恭喜的举止再合理不过。因为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换成是我。别人救了我的命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为他做什么事情。可能会和他有更深的交往。这是无可厚非的吧。看到他不明不白地死去。会震惊。会难过。很多情感都会有的吧。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说过会保护你的。可是却让人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情。找人彻夜长谈。这么荒唐的要求。我应该求哥哥不要答应那个人的。

    在我心里。恭喜是除了哥哥之外。最最重要的人了。

    恭喜。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你不许离开我。知道吗。

    世界起了很大的雨。颜溪的身体被淋得湿透。

    突然。一把雨伞出现在头顶上空。

    “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雨了不知道找个地方躲躲吗。”西门筑的脸上浮现一抹愠怒。在责备颜溪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

    “你管我干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走开。”颜溪眼眶发红。像个暴怒的小兽一般狠狠推开西门筑。西门筑未曾料到她这么排斥他。被她推得脚步一踉跄。手中的伞也掉了來。

    西门筑眉头紧皱:“苏柔跟你说什么了。”见颜溪反应激烈。西门筑心猛的一沉。“她说什么。你都相信了。”

    “她说在你心里。我是沒有姿色也无身材可言的女人。她说你会丢我。她说你已经不爱我了。她说你会娶她。”

    “这什么鬼东西。”看到她变得冷漠的脸。他皱眉。“这种话你不会也信吧。”

    她扯扯唇角:“她是比我年轻啊。”

    “……”他翻白眼。“我又不喜欢奶娃子。”

    “她是比我漂亮啊。”

    “……”他揉额头。“你这到底是什么审美。”

    她沒再说话了。冷冷淡淡的。西门筑的心一寸寸地凉了來。

    这么久的感情。就抵不过别人的三言两语吗。

    他就这么的。不值得她信任吗。

    突然间。西门筑的腰。被颜溪紧紧抱住了。漫天的风雨中。她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前。

    “我从來就沒有怀疑过你。只是心情不好。拿你撒气。”

    “……我可以不原谅你这种行为吗。”

    “还生气。我这不都抱你了嘛。”

    “……”

    雨沒有再了。可是颜溪的脑袋一直都沒有从西门筑的怀中抬起。她的肩膀微微颤抖。西门筑以为她在哭泣。沒想到她抬起眸子的时候。一点都沒有哭过的痕迹。

    她的巴搁在西门筑的肩膀上。垂着眸子。平静地。低低地开口。

    “我们回家吧。西门筑。”

    一定打算回去了吧。以她的性格。

    苏柔揉着疼痛的后颈。从地上缓缓地爬起。艰难地往前走。最终虚弱地倒在床上。

    “傻瓜。非得这样才走。”晕厥感再一次传來。苏柔不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

    在晕厥前的最后一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柔脑海中盘旋的。是前几天晚上的情景。彼时她病发。

    “柔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你哥哥那里找到解药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完成了我再回去。”

    傻瓜。哥哥都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你还留在这里。是想要体验一哥哥残忍的杀人手法么。

    少女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可是有鲜血从她嘴里流出來。渐渐的。鼻子里也有血滴來。

    “我猜。我的身份他们也知道得差不多了。”是夜。男人低低的声音传來。男人仍旧一袭黑衣。淡淡扫向坐在轮椅上的苏昀。

    “您想怎么做。”苏昀的神色比他更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留一个活口。”男人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两人中留一个。看你喜好。”

    “怎么样。是不是很给你面子。”

    “真感谢啊。”苏昀面无表情地一笑。“既然给我机会。那就不客气了。我更想留纳兰箻。”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甩去。苏昀白皙的脸顿时出现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我是主子你是奴才。我可以玩弄你。但你不可以拿话呛我。”

    “是。”苏昀死人一般地应道。

    “剩的那一个。给我绑过來。”

    “你想把恭喜怎么样。”苏昀淡淡地道。“你留他一条活路。”

    “你真是沒有一点为人奴才的自觉啊。”男人的笑很阴鸷。“她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样。完全用不着你管。”

    “我今晚不想走。”房中。西门筑擦干净颜溪湿漉漉的头发。意味深长地说道。

    “怎么了吗。”

    “我突然很想会会那个幕后之人。那个需要一大批军火武器。矿产食盐的人。”

    “幕后者。军火武器。矿产。是用在战场上的吧。”

    “如果我所猜沒错的的话。那个人应该是……”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颜溪面无表情地道:“看來我们想走也走不成了。”

    正如所言。这个时候。门砰的一声打开。黑压压的蓝衣护卫出现在门边。

    “杀了他。”尽头之处。苏昀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地指着西门筑。

    颜溪意识护在西门筑身前的动作让苏昀眉头紧皱。冷冷地令道:“取纳兰箻性命便可。不要伤了姑爷。”

    “要杀他的话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颜溪拔出刀來。剑头森冷。遥遥地看向苏昀。

    “干什么非要动刀动枪的。”西门筑将小狼崽一样的颜溪拉到了身后。淡笑的时候一派高贵清华温润如玉。看着苏昀说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几句话就能化解矛盾的事。哪需要这样干戈相向。”

    “你想说什么。”

    西门筑仍旧温柔地笑着:“我说的你沒资格听。叫你的主子出來。”

    苏昀面上虽淡。却拳头紧握:“我主子的命令很明确。就是杀了你。”

    “我手上的筹码。他应该会很有兴趣的。”西门筑衣袖翩翩。“你就和他说。东棠国与巴哈国交界处的重辕高原。”

    “我主子说。杀了你。”

    主子。他为什么要让那个人得到好处。只要不说。沒有人会知道纳兰箻想要交换重要条件。就算被那人知道了。他大可以以一句“怕他耍诈而杀掉”将一切粉饰过去。

    最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让纳兰箻活去。

    苏昀的目光。一直放在西门筑身后的颜溪身上。

    【喜欢看正版的妹纸。盗版的请速速转正吧。让我知道你们的支持。不懂在17充值的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一定会竭诚回答。】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