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來。恭喜。”苏昀淡淡地说道。

    “我不管这个人对你做了什么。我也不计较你的背叛。只要你过來我这边。我仍旧当你是我的妹夫。”

    少年的眉头紧紧皱着:“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会吗。”苏昀看向颜溪的时候。眼神仍是那样的淡。

    颜溪抿了抿唇。走了过去。

    手忽然被西门筑抓住:“不许去。”

    颜溪回过头。无声地朝着西门筑说了句“信我”。

    可西门筑还是紧紧拽住她:“我说。不许去。”

    眉梢一挑。一扬手。西门筑的手被颜溪大力甩开。

    西门筑看着颜溪一步步走向苏昀。第一时间更新 然后。她站定在苏昀的身后。

    “哥哥。我……”

    “怎么。”苏昀回眸。平静地看向颜溪。“是要为这个人求情么。”

    “不是……”颜溪低着头。凑近轮椅上的苏昀要说些什么。可是话语还沒出口。一道寒光就猛的在空中划过。像一头猛虎一样。快如闪电地奔向了苏昀的脖子。

    一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噗的一声。血花猛的就从皮肉里迸溅出來。

    苏昀的手掌流着血。手中握着颜溪的刀。他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声音却像一池死寂的潭水。沒有一点点波澜:

    “我的信任。就换來这样的回答么。”

    咔嚓一声。颜溪的手腕被猛的一折。一声闷哼自嘴中溢出。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只是想挟持你。沒有想到你会拿自己的手抵刀。我对你沒有敌意。只希望你能放我们一马。”颜溪真心实意地说道。

    “只是想挟持么。”苏昀淡淡地扬起眉梢。另一只手还紧扣着颜溪的手腕。

    还不待颜溪说话。苏昀就十分困扰地皱了皱眉头:“什么人的话我都不该相信的。明知道你说的一切不过脱身之计。我竟然还是会产生动摇……”

    “不是。我沒想过要杀你……”

    “那么原因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昀突然紧紧盯着颜溪的眼睛。眸子深处带着一种赌徒般的狂热。“你本可以杀掉我。却对我手留情的原因呢。”

    颜溪愕然:“我应该杀你吗。你沒有伤害过我。还对我很好。我又不是沒有良心的杀人狂。”

    “只是这样而已吗。”

    “还能是因为什么。”颜溪嘀咕了一声。看着苏昀受伤的脸。恍然大悟。瞳孔一瞬缩得很紧。有些气息不稳地道。“苏昀。我是一个男人。”

    “是男人又怎么样。”苏昀流血的手突然扣住颜溪的肩膀。肩膀上的衣服被源源不断流出來的血染得通红。“我就是想你待在我身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和我说说话。喝喝茶。我就是想不再那么孤独。我就是想听你说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事情。我就是想对柔儿一样。把你当做弟弟來疼爱。我就是不想你离开山庄。离开柔儿。离开我。”

    颜溪愣了。衣服在风中胡乱地摆动。

    这是一种何其单纯的感情。沒有任何的杂质。就像一个小小的孩子。希望有人同自己玩。希望有人能永远不离开自己。希望所有的感动都能长长久久。哀怨是因为玩伴更想跟另一个人玩。愤怒是玩伴因为另一个人而伤害自己。

    这样的情感。像泉水。像剔透的玻璃。像青藤之上纯洁的白花。

    高兴的是。她何其有幸。能得到一个人这样赤诚的信赖和深邃的依恋。而这份情。不问风月。不问衣角缠绵。

    压抑的是。她不是颜恭喜。她是为了姐姐之死寻求真相的颜溪。不单纯的动机无法匹配足金的信任。再加上。随时都会离开。

    刷的一声。一枚长剑像是流水一般自空中划过。带起丝丝致命的森寒之气。西门筑像是一阵风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來到颜溪身边。砰的一声一脚踢开苏昀。拉着颜溪就开始狂奔起來。

    “喂。我们在这里要待到什么时候。”黑漆漆的山洞里。颜溪开口说道。

    “有地方待就不错了。还嫌弃。”

    “你对这山庄的路轻车驾熟。之前明明可以跑出去。为什么还要待这里。等着被抓。”

    西门筑摸上了颜溪的头。把她的头发嫌弃地揉了几:“我们真是沒一点默契。”

    “本來就沒默契啊。”颜溪幽幽地说道。“之前在苏昀那里。我明明说了信我。你却还一副以为我要奔苏昀那里的着急样。这俗话说得好呀。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说的对吧。西门猪。”

    “……”西门筑忍无可忍地弹了一颜溪的额头。“真是个笨蛋。”

    她较真起來了:“我哪里笨了。这次你非得跟我说清楚不可。”她捋起袖子。“像我们这种靠脑袋行走江湖的人。最忌讳别人说蠢了。你今天要不给我说个心服口服。叫我一次笨蛋我揍你一次。”

    “……”

    还说不是笨蛋……

    他什么时候不相信她了。要她别去苏昀那里是猜到她会挟持苏昀。失败了的话若苏昀恼羞成怒伤到了她怎么办。西门筑有强烈的预感。苏昀是不会放他离开的。就算她挟持成功了又如何。苏昀强烈反抗的话。她得去手杀他。杀了他。她心里会舒坦。

    西门筑不打算跟颜溪说。因为跟笨蛋交流。纯粹是在浪费力气。

    笨蛋不能一直这么不在状态。有些事情说多了沒意思。要靠悟的。

    偏他的小笨蛋还揪着他的衣领:“给我说清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什么地方笨了。我哪有很笨。说话啊。”

    叽叽喳喳像只麻雀一样。真吵……西门筑挠了一耳朵。在意识到颜溪还想说话的时候。毫不温柔地堵住了她的唇。

    堵住她唇的工具。自然是他的唇。

    这丫头到底吃了什么了。嘴这么甜……西门筑丝毫不想停。一吻再吻。放肆汲取她嘴中的香甜。

    “唔……唔……”喘不过气來了。她小小的拳头捶着他的肩膀。

    “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耍流-氓。”颜溪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有人來了当然要不出声。谁叫你唧唧喳喳在那说个不停。第一时间更新 ”唇离开她嘴唇的时候。他勾出微微一笑。

    “……真的。我怎么沒感觉到有人经过。”

    “麻雀在那里唧唧喳喳的时候。是很难感觉到猎人的靠近的。”

    “……”

    过了一会儿他又靠近了。她气息不稳往后挪:“又想干什么。这次我又沒说话……”

    “看。现在不就说了。”

    “……”

    似笑非笑的样子邪魅无比。话刚落音。女孩子香甜柔软的唇便再一次被他俘获。

    “这苏昀迟迟不去他主子那里。倒真一点意思都沒有。”过了会。西门筑在那里自言自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什么。”

    “前天吧。我跟踪苏昀。被其主子发现了。和他主子交了两手。就其身手來看他是曾和我打斗过的人。但不确定是谁。”他接着道。“來都來了。总要知道那只黑手是谁。沒道理空手而归。”

    颜溪还在纠结西门筑几天就把山庄的地形摸得熟透的事情:“也沒看见你四处溜达。怎么把这里弄得跟自己家一样。好像什么地方都清楚。”

    “不是好像。而是就是什么地方都清楚。”他正儿八经地纠正颜溪的用词。

    “……”

    “不行。这样待着不是个法子。得想个办法。”过一会。“有了。”

    颜溪狐疑地凑过去:“什么方法。”

    “给我仔细找。我就不信他们能插上翅膀了不成。”苏昀眉目沉沉地说道。

    “哥哥。你要找谁。”这个时候。苏柔的声音突然出现。她从很远的地方跑來。气喘吁吁。

    苏昀眉头一皱:“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因为我刚才做噩梦。梦到哥哥要杀人呀。”苏柔眨了眨眼睛。天真无害。“肯定不会是真的吧。哥哥这么疼我。肯定会考虑我的感受的吧。”

    女孩儿说完后。看到苏昀的眉心紧了几分。

    “不会是真的吧。哥哥。”

    “你回房休息吧。”苏柔还要再说话。苏昀的神色严肃起來。“这是命令。”

    大风吹來。卷起地上枯黄草叶。少女单薄的衣衫像是水草一般在游动。

    “你到底还要错到什么时候。”

    苏柔不再是那一副甜软温柔的模样了。神色冷冷的。让苏昀觉得很陌生。她也不叫哥哥了。一瞬间他好像从來不曾认识自己的妹妹。

    “我叫你回房休息。”他语气冰冷。

    “毫无理由地杀人。看着无辜的人绝望地吼叫。哥哥就这么喜欢这种感觉吗。”

    “是的。我喜欢这种感觉。操纵别人的生死。看着一群人像蝼蚁一般躺在脚向我求饶。杀人和折磨人的时候。就是你哥哥我这辈子最享受的时刻。”

    苏柔的眼底沁出了泪水。但却倔强地让其凝在眼眶。

    “哥哥。欠的债总是要还的。你所造就的杀孽。不是报复到你。就是报复到你身边的人。”

    苏柔的脸很苍白。她原本肉呼呼的小脸消瘦了不少。尖尖的颌憔悴萧冷。那句“不是报复到你。就是报复到你身边的人”一直在苏昀的脑海中回荡。眸中的瞳孔猛的一缩。

    “发生什么事了。告诉哥哥。”

    原本琉璃般璀璨的眸子此刻很是暗淡。勾起莫名一笑:“哥哥好好休息。我听哥哥的话。先回房了。”

    少女浅色的裙摆在风中划过无力的弧度。苏昀心头一紧。欲追上去。身后却有声音突然地响起:

    “找到他们两个人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