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做什么。”

    苏昀冷冷一笑。捏住颜溪尖瘦的巴:“你之前看到过的。我一点也不是个善良的人。”

    “不。哥哥。”颜溪突然抓住了苏昀的手。眼睛澄澈清亮。“虽然我是骗你的。但在我心里还是把你当成自己的兄长。我从小就沒有父母。也沒有兄弟姐妹。我知道你虽然怀疑我但还是处处照顾我。我都记得。”

    苏昀狠狠一甩袖:“你不必记得。”

    “我照顾你。关心你。都不是因为你。而是柔儿。是因为你是柔儿的相公。若不是她。我早就把你给杀了。”

    “就像柔儿所说的。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沒有良心。我是一具冰冷的行尸走肉……”说到后面。苏昀的笑容变得苦涩。“柔儿不懂。我也不要她懂。她怎么讨厌我都沒关系。”

    “是的。沒有关系。”苏昀的目光顿时变得暴戾。猛的掐住颜溪的脖子。“那个人说不能杀了你。但不让一个人死却痛苦万分的方法有很多种。”

    颜溪脸涨得通红。一边拍打着抓住她脖子的手。一边艰难地说道:“那……哥哥就……就请便吧。”

    苏昀突然松开对她的钳制:“不要叫我哥哥。”

    “可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哥哥。”少女固执地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哥哥不是一个坏人。只是有些事情沒办法。我都知道。就算哥哥把我送给什么人。就算哥哥要对我施以惩罚。我也不会怪哥哥。因为我知道哥哥都是被逼无奈的。”

    颜溪不可能原谅一个要杀掉西门筑的人。更不可能原谅和蔚若姐死有关的人。但是苏昀对她确实很好。好到她就算有一把剑在手里。手前也会犹豫很久。但是如果他真的杀了西门筑和蔚若姐的话。如果真的要对腹中的孩子做出伤害性的举动的话。她绝对不会像所说的这样一点都不怪他原谅他。

    虽然话语中有很大部分苦肉计的成分在。但是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苏昀。如果他对自己怎么样了。现在受伤的是她。但以后绝对是他。

    希望。沒有干戈就好。

    哥哥不是一个坏人。只是有些事情沒办法。

    我知道哥哥都是被逼无奈的。

    这样的话语。令苏昀心弦一振。

    尘世间行走。谁希望踽踽一人。谁不希望被人理解。谁不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是美好的。值得被爱的。

    但是……

    她说的是真的吗。是发自内心的吗。

    放在以前。第一时间更新 他会很认真地去相信。但是现在却意识地防备。也不想去看她那双清澈的眼睛。

    冰凉的手扣住她精致的颌:“是吗。你沒在骗我吗。”

    颜溪一愣。随即狠狠点头。

    “是你说的。就算我对你施以惩罚。你也不会怪我。”

    颜溪忽然感到全身一冷。

    “如果这个惩罚是打掉你腹中孩子呢。”

    “我不希望你肚子里有孩子。无论是谁的。如果你主动弄掉这个孩子。那我就相信你的诚意。”

    “你不要逼人太甚。第一时间更新 ”面对这样的要求。颜溪完全失去了好脾气。意识地护住肚子。

    “我就是要逼你。”苏昀眉目冷然。转身对着两个哆嗦的医者不耐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拿红花汤來。”

    颜溪努力对自己说要冷静。可是额头还是有汗水沁出來。苍白的巴掌大的小脸上眉头紧紧皱着。柔弱的模样显得楚楚可怜与动人心魄的美丽。苏昀坐在她的床旁。声音柔了几分:“他都已经死了。你有个孩子也是累赘。”说罢还抚了抚颜溪额前的头发。

    啪的一声毫不客气地拍掉男子的手。颜溪冷然道:“那你这是为我好了。我应该五体投地跪谢您的大恩大德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讥诮的反问让苏昀眉头紧皱。忽然感觉颜溪跟他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远到无法跨越。

    “他死了你也不见得有多伤心。只是难以接受罢了。是吧。你把孩子拿掉。我。我会好好待你。照顾你一生一世……”

    “谁稀罕你的照顾。”

    “你……”

    就在这时。医者來了。沒有红花汤。却递过來一个药丸。说是堕胎用的红花药丸。

    “你会后悔你现在说出这样的话。”苏昀说完后转身。示意人给颜溪喂药。

    “沒有人会喜欢你的。”颜溪一扬巴。眼底晶亮。“信任你的人。爱你的人。想支持你的人。最后都会离你远去的。你或许有苦衷。但是你已经完全扭曲了。”

    颜溪从來沒有这样批评一个人。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但是面对如此丧心病狂毫无理由要杀掉她孩子的苏昀。她已经彻底地失去了信心。只想大骂一场。

    苏昀一愣。随后勾起漫不经心的笑容:“反正我手这么多无辜的冤魂。反正我已经受人唾骂。也不在乎多你一个。”说完就让人撬开颜溪的嘴。

    “那么我也是吗。”

    大风突然呼啦啦地起來。北风席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卷起少女淡粉色的衣袂。苏柔面色淡淡地走进來。风吹起她的头发。苍白的小脸上一点也不复之前的娇俏之气。

    “你怎么來了。”

    “哥哥也不在乎我的看法么。”苏柔只固执着自己的问題。

    “别闹。回房去。你跟这人合伙骗我的事情我还沒和你计较。”

    “哥哥想怎么计较。”细长的眼睛微微一抬。“大不了杀了我。”

    “柔儿你变了。我完全都不认识你了……”

    “变了么。或许是吧。可是你关心过么。你口口声声说最疼爱我。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可你关心过我的心情关心过我的成长么。从去年就是如此了。不再单纯不知世事。我有满肚子的烦恼无人诉说。我是变了。但那又怎样。虽然我很痛苦但不会去杀人。虽然我想要做难以达到的事情但不会以伤害别人的幸福为牺牲。”

    那一双曾经满怀期待。带着全世界的崇敬与喜爱。满满都是哥哥的眼神。已经写满了太过明显的失望。他忽然觉得无可奈何。这份无奈让他的怒气顿时高涨:

    “你竟然敢这么跟哥哥说话。”伴随而來的。是一个重重的耳光。

    是的。应该打她的。她太不懂事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是他哥哥。不是她可以大呼小叫的人。

    沒事的。她是小孩子。不会记仇的。就像小时候他沒忍住打了她。她还不是乖乖地跑來跟他认错说哥哥我错了。

    她只是说讨厌他。其实不讨厌的。小时候每次吵完架说不想再理他。可当他被爹爹罚站佛堂一天不许吃东西时。她还不是跑厨房拿了好多的糕点塞给他。

    啪嗒一声。苏柔的眼泪掉了來。她紧紧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來。苏昀淡漠地转过了视线:“把小姐送回房去。”

    而该继续的。还是得继续。

    颜溪哪会那么乖乖就范。一掌掀翻一个护卫。旋风般猛攻上去。但因为怕腹中孩子有差池。所以不敢放开胆子打。再加上这里的人又很多。就算身手厉害但也寡不敌众。自然落了乘。

    正在气喘吁吁之际。一根绳子迅猛缠上。眼看就要勾住颜溪的手臂将她捆住。可这个时候。一个有力的手臂往前一伸。直直地将颜溪带到了怀里。熟悉的男性气息侵入鼻腔。刷的一声长剑在空气中散发出流星般寒冷璀璨的光芒。一条条激烈的血线顿时冲天漫起。颜溪的身体被西门筑护着。一路逃出了人潮般的包围圈。

    “抓住他们。”

    黑暗中一块石头出现在脚边。砰通一声。颜溪的身体顿时倒在地上。西门筑伸手欲去拉她。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枚长剑猝不及防地就朝他胸口刺去。

    幸好反应够灵敏手脚够快。西门筑在剑破胸口的最后一刻闪电转开。可是四面八方顿时都有武器攻击过來。而在完全沒有料到的情况。一把尖锐的长刀猛的朝他心脏位置插。

    那边颜溪正与人厮战。她被许多人缠住根本脱不了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闪着寒光的刀刃马上就要刺进他的皮肉里。她顾不得一切猛冲而去。可已经來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像是一阵风般迅速而至。噗的一声将西门筑扑倒在了地上。而那个人的肩膀上。也被刀剑刺破。鲜|血直流。

    “柔儿。”苏昀大声一呼。看到苏柔从西门筑身上挣扎着坐起來。

    苏柔捂着受伤的肩膀。跪在地上:“哥哥求你饶他一命吧。”

    “听你这语气。你早知道他用人皮面具。”苏昀动了怒。“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呀。什么都不告诉我。跟着外人哄骗我就算了。现在还和他们合伙。跟哥哥对着干。”

    “无论如何。希望哥哥饶他一命。放他离开。”苏柔咬着嘴唇。固执地说道。

    “全世界的人你都要救么。”

    “不。哥哥。我只想要他活來。你知道的。我那天亲了他。我喜欢他……”苏柔眼眶通红。“哥哥。我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杀他。”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