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跪在地上的妹妹。苏昀不是沒有犹豫的。不能让柔儿再伤心了。这样去。她会离自己越來越远的。

    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最想好好疼爱的宝贝啊。

    但是……不行。

    “你他不会幸福。他爱的不是你。”

    “哥哥……”

    “哥哥不允许欺骗你感情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这不过是借口罢了。真正的原因。大概只因为他不喜欢那幸福的一家三口吧。她待他一片冷淡。却为那个人挺身而出。她本來是应该和他还有柔儿生活在一起的。

    情绪无法控制。腰间长刀一闪。射而去。腿脚不便但臂力惊人角度也很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绝对可以要那个人的命。刁钻到狠辣的角度。距离又不远。完全可以洞穿他的心脏。而由于太快的缘故。他将沒时间可以避开。

    毫无退路可言的手段。除了死。还是死。

    可是有一个人非常了解他。在他眸中闪烁着那种阴寒到极点的光芒时。一切的绝望已经吞噬心灵。噗的一声。苏柔为西门筑挡了刀。

    鲜红的血液模糊视线。

    她抱住西门筑。声音微弱:“其实……我不喜欢你……只是……想在哥哥面前……为你争取逃生的机会……”

    “还有。想逼恭喜快点离开……所以骗人的……”

    “你告诉恭喜……不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要讨厌我……”

    “柔儿。”她虽然声音微弱但颜溪听得清清楚楚。颜溪抱住浑身是血的少女。瞬间失控。泪如雨。

    “别哭。恭喜。其实我……我就算不挡刀……也……也活不了多久的……所以沒事。你。你别内疚……”

    “柔儿……柔儿。”苏昀失声大叫着。走上前來。“快叫大夫來。”

    “沒用的。哥哥……”苏柔拽住了苏昀的衣摆。“哥哥你抱抱我。我冷。”

    苏昀赶紧抱住她。苏柔笑了:“哥哥次要杀人的时候。希望……希望能记得……我是……是死在你的刀的……这样就……就不会想那么杀人了……”

    “虽然我很讨厌哥哥……但哥哥在我心目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仍旧是最最重要的人……”她的眼睛越阖越紧。“希望哥哥地狱的时候……能够……能够不要被罚那么重……”

    “柔儿。”

    苏柔一只手被苏昀握住。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颜溪的手。

    “恭喜……我们……我们是好朋友……对吗。”

    颜溪拼命点头:“对的。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柔儿你撑住。大夫马上就要來了。”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恭喜说……但是……沒机会了……”

    抓住颜溪的手猛然失去力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少女头一偏。再无气息。那些心事。那些很多很多的情绪。所有的所有。都被卷进了浩渺的时空里。想要被诉诸的人。再也不可能知道。

    “柔儿。”

    从此。再沒有柔儿。

    月华明亮。照耀地上如水般清明。

    “柔柔。柔柔。”

    女子粉衣白裙。坐在树。笑了笑。摸了摸那人的头:“曦城吃东西了吗。”

    曦城狠狠点头:“柔柔。柔柔。”

    苏柔抱着曦城:“伤脑筋。你大概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曦城不是一个小孩子。却只有孩子的智商。

    “你怪哥哥吧。只因为你直言劝诫了几句。哥哥就把你弄成了这样。哥哥好讨厌对吧。”

    “柔柔。柔柔。”曦城仍旧笑着叫苏柔的名字。笑容纯真傻气。

    “其实哥哥以前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爹娘还沒有死。他虽然不爱说话。但人一点也不差。他喜欢和爹爹一样煮茶。虽然煮的茶好难喝。他不怎么爱运动。但是我和小蝶跟他撒娇。他就会带着我们去放风筝。虽然人家说小蝶是丫鬟就很卑贱。可是她脚受伤了还是哥哥背着回去的。小的时候。只要稍微耍无赖。他就什么要求都会答应我们。哪像现在。说什么他也不听……”

    曾经背着她在河滩上漫步。听着她或笑或埋怨的少年。第一时间更新 曾经肩并着肩。一起站在岁月风口。共同面对家破人亡惨剧的少年。曾经在漫天风雪中把她抱起。告诉她还有他的少年。那样那样的过往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踪影。那些温柔素净的时光也变成了童年里一场遥远的梦。残花般若有若无的幽香。却再也触碰不到。

    “好想哥哥再像小时候那样背背我。但是不会了。他腿也不方便。就算腿沒问題。他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愿意陪着我闹了。他现在做什么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

    曦城停了傻笑。伸出手。擦了擦苏柔的眼眶。

    “哥哥希望有人陪着我。可是我也希望有人陪着他啊。”苏柔的目光由哀伤变得柔软。笑了笑。“其实我才不蠢。怎么会不知道恭喜是别有目的而來呢。其实早知道她是一个女子了。因为那个时候偷偷跟踪过她啊。她穿得很奇特。在比武招亲的时候我四处溜达。瞧见她了。我看到她马的腿被什么东西扎了。而她很认真地在给马儿包扎伤口。”

    “哥哥的身边。就需要这样善良温暖的女孩子啊。”

    “我老在她面前说她喜欢哥哥的话。她会真的慢慢地喜欢上哥哥吧。”

    这个时候。曦城枕着苏柔的胳膊睡着了。苏柔一愣。笑着摸了摸曦城柔软的头发。叫了两个人把曦城扶回去休息。自己也回房了。

    她嘀咕着沒说完的话:“可惜她已经有丈夫了。”

    “傻瓜啊。我怎么能厉害到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呢。是你前两天做梦的时候抱着我叫我西门筑西门筑的。我才能查到你是什么人的。真是的。出门在外一点防备也沒有。如果我真是坏人怎么办。”房内孤单一人的苏柔摸着颜溪的鸭舌帽。莫名地有点想笑。

    曦城窝在树。前几日夜晚的场景依稀在他脑海中走过。他仍是那样傻傻地笑着。看着远处有人在那里哭泣。有人大声地叫着“柔儿。柔儿”。

    他歪着头。好像想到了什么。挪动着一瘸一拐的脚。走到人群密布的地方。

    “庄主。我们实在是……回天乏术了。”李大夫瘫软地说道。

    “不仅这一刀致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小姐体内毒素已深。就算沒有这伤口。小姐也活不过几日了。”张大夫也是脸色苍白。汗如雨。

    “她中毒。你们怎么不早说。。”苏昀颤声说道。愤怒和惊讶让他看起來面目狰狞。

    “庄主你忘了吗。从去年开始。小姐就说自己会些医术。她的病都是自己看的。从不让我们近身。”

    苏昀的瞳孔登时睁得老大。她身中奇毒。却不跟他说。用这样的方式欺瞒着他。为什么。。

    可是他的疑问他的震惊。将永远都无法从她口中得到答案了。

    “柔儿。”抱着这世上最后的亲人。苏昀像是一头崩溃的兽类。第一时间更新 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这个时候。有一团人影在靠近。

    是曦城。

    他跌跌撞撞地走进來。看到脸色苍白的苏柔的时候。他脸色沒了笑容。但也沒哭。或许在那几天里。那被严刑逼打惨无人道的几天里。他的眼泪和血。就已经流光了。

    “柔柔。柔柔。”

    他不顾一切将苏柔从苏昀怀里拽出來。许多护卫队他拔刀相向。而他视而不见。身材高大的男子抱着苏柔。神态安静。

    突然的。他瘸拐地往前走了两步。将苏柔放在了苏昀的背上。

    “柔柔。柔柔……要背。”

    一阵秋风平地而起。卷起簌簌纷落叶。

    那些无奈的叹息被掩盖在厚厚的尘烟之。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苏昀不会知道。苏柔其实只想静静地死去。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走遍大江南北。看尽各种各样的风景。她生性大胆活泼。可在去年山的时候。年轻的身体被人毫无预兆地毒。那是一种无药可解的毒。制作此种毒药的人让人以自己心脏做药引。融合西域的奇毒。那人拼尽生命。只求苏柔能够受心脏疼痛的折磨。一年之内痛苦地慢慢死去。

    他只想苏昀。也尝尝至亲之人死去的痛苦。苏昀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滴水不漏密不透风。但是火焰终究有冲破纸张的时候。

    苏柔只想骗自己的哥哥。想山去玩玩。可能在外面玩野了就不回來。哥哥你就找个漂亮的姑娘好好过日子吧。一定想我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给你写信啰。

    找个模仿她笔迹和语气的人。其实并不难。

    我好讨厌哥哥。可是我也爱哥哥。

    西门筑的护卫们來了。重重地冲进了山庄。带着势不可挡之气。

    “胆敢伤害我家王爷。找死。”许昌眉梢一挑。做了个手势。而这个时候。西门筑却淡淡地摆摆手。“算了吧。”

    他拉着颜溪的手。温暖厚实的手掌包裹住她冰凉得握得紧紧的拳头。带着她往前走去。

    颜溪纹丝不动。好不容易走了两步又停了來。眼睛傻傻地注视着被苏昀背在背上的女子。好像不相信之前还在蹦蹦跳跳的女孩子会就这样再也不见。

    恭喜。我们是好朋友。好姐妹。你会一直在山庄陪着我的。对吧。

    嗯。

    拉钩。嗯。我是小孩子。嘿嘿。装这么老成干嘛。你自己也不大嘛。來。拉钩。我。你。还有哥哥。三个人要永远在一起哦。

    怎么扯到你哥哥了。

    你不是喜欢哥哥吗。装什么装嘛。这么矜持就一点也不好玩啦。

    一声惊雷在天际炸开。轰隆隆的响声后。雨声如鼓点般洒了來。

    颜溪的脑袋抵在西门筑的肩膀上。雨水从眼眶里流。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