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什么都听到了。

    他竟然真的杀了蔚若姐。那是他的妻子啊。为他付出了一切。牺牲了一切的妻子啊。

    娶小妾回來伤她还不够。现在还亲手了结了她的性命。他到底是不是人。。

    为了一己私利。为了黄腾达。他真的什么都做得出來。

    愤怒到极点的颜溪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即便身手在她之上的席堇程也被她打得退无可退。不过一两招就尽在风。

    一定要杀了他。为蔚若姐报仇。

    颜溪狠狠揪住席堇程的衣领。烈烈狂风中女子发丝舞动。一把长刀抓在手中。猛的朝他身体刺。

    霎时。鲜|血染红大地。

    可是。出血的。是席堇程的肩膀。伤口。并不在他任何要害位置上。

    颜溪猛的丢刀。“是。我杀不了你。因为我沒你那么无情无义。”

    席堇程捂着受伤的肩膀。说不出一句话。他知道。他就要失去她了……

    “砰”的一声。颜溪已经踢开了拦路的侍卫。可就在这时。皇帝从房间里淡然走出。

    蝗虫般的护卫们聚集在颜溪身边。几番擒拿勾臂。咔嚓声起。身手过人的女子踩着侍卫们的肩膀。脚踏一棵大树。身体一翻。第一时间更新 再度回到了顶。脚宛如生风一般。在皇宫的顶上健步如。

    “皇上。属去帮您把刺客追回來。”

    “那你说。刺客是谁。”

    席堇程懵然愣了。皇上刚才不是听见他叫刺客南风吗。但见萧同殷眼神意味深长。席堇程顿时彻悟。

    他眉头紧皱:“只是普通刺客。”

    “既然是普通刺客。不是什么国重要之人的话。那全尸也不必留了。”脸仍是那么木讷。像是个毫无主见的老头儿。但眼底一闪而过的寒光。却任谁都无法忽视。

    席堇程拳头紧了又松。半晌才道:“是。”

    黑夜之中。女子的身形可谓來无影去无踪。在引得梁国皇宫妃嫔太监嗷嗷惊叫人人自危时。始作俑者已经翻越了布局熟悉的梁国皇宫。并不如何费力地站定在了城外的深林处。淡淡地收起攀援用的钩锁。

    可这个时候。眉毛一挑。颜溪转过了身。

    月光皎洁。照得地上一片苍白。而年轻的将军就站在那里。他的眉目也染上了如霜的月光。细薄的唇紧紧抿着。

    “以前。你以为我按兵不动是因为胆小怕事。与我争吵一番后气愤地跑出营帐。我也是像今天这样。追了你许久。”

    颜溪沒想到。或许席堇程也沒想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们彻底闹翻之后。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沒有剑拔弩张。沒有解释。更沒有任何的尴尬。淡淡的语气极为自然。

    可就是这稀松平常。触及过往的话语。令颜溪眼眶忍不住泛红。但她还是逼着自己把不该有的情绪都咽去。“那又怎么样呢。那个包容睿智。英勇正气的堇程哥已经死了。一切都只是过去而已。”

    “所以仅凭这只言片语。你就坐实了我的罪行。认为我丧心病狂到杀了蔚若。”

    “行远和安明是杀害姐姐的人之一。而他们是你最忠诚无二的手。”

    “我养了一个庞大的山庄。第一时间更新 叫行远和安明派人杀了蔚若。之后再杀掉行远和安明。你是这样猜测的。对吧。。”

    “难道不是吗。。”

    “李行远和程安明。他们该死。因为他们是叛徒。他们是东棠国的奸细。他们是不是与蔚若的死有关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叛徒。已经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够了。”颜溪低吼一声。“若他们是奸细。会用生命的代价保护你吗。。”

    席堇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笑了。很苦涩的笑意:“你在考虑这些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当初蔚若被敌军攻击的时候。是谁给她挡住了砍來的三把大刀。第一时间更新 生死一线。”

    “若我对她无情无义。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颜溪后退一步。风从林间吹过。卷起地上枯黄的落叶。

    看着脸色苍白嘴唇紧抿的女子。席堇程声音忽然放柔:“南风。在你心里。堇程哥是为了一己私利丧尽人伦的人么。”

    “那皇上为什么说是你。而且。你还承认了。”

    颜溪忽的冷笑一声:“因为姐姐的死。对你很有利吧。你可以借此登上很高的地位吧。纵便不是你杀的。也跟杀她无异了。因为你在利用她的死。你只是还沒忍心杀她罢了。但不代表你沒觉得她是个累赘。”

    “你为什么这么揣测我。。”他显得震惊且受伤。“她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什么时候觉得她累赘了。。”

    颜溪几乎是要用尽很大的力气才能问出面的话:“那请你告诉我。之前你大张旗鼓地纳妾。以及纳妾后第二天便休掉。原因何在。”

    在那一双明净而愤怒眼眸的注视。席堇程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心脏像被人里里外外地翻了出來。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慌张的情绪在体内奔走。

    朕瞧你喜欢煌国的王妃喜欢得紧。你叫她南风是吧。若是有朝一日踏平煌国。朕一定将你的南风赏赐给你。

    谢皇上恩赐。

    耳畔响起言犹在耳的话语。颜溪只想冷笑。

    一切的私密都光天化日了起來。席堇程无声苦笑。她何其聪慧。将他小心翼翼隐藏的情感摸得熟透。是啊。纳妾是想试探他在她心中的地位。看她会不会因此情绪波动。休妾则是因为她的动怒。尽管她是因为蔚若动怒而不是出于对他的喜欢。但仍希望就此止住。他还是要保留在她心中的形象。不然当时的她不会留在他身边。

    外人都道席将军爱妻如命。因妻子不开心便休掉新婚的小妾。这一段一生一人的佳话。事实上皆与妻子蔚若无关。第一时间更新

    席堇程紧握着拳头。像是经历了很大的起落一般大口地喘气:“是。我是喜欢你。曾经是想过要拥有你。但是……”

    “不要再说了。”尽管自己已经猜测到。但由他这么说出來。颜溪还是感到浓浓的震惊。随之而來的是厚重的压抑。

    此刻的颜溪什么也不想。不想面对。不想看见席堇程。更不想听见他那能让她产生罪恶感的话语。只觉得头都要裂了。想找一个地方好好静一静。

    转身欲走。

    “南风。”

    席堇程追过來。眼看就要拉住颜溪的手。可这个时候。一把大刀冷不丁地伸出來。闪着锋芒的刀尖直直地抵住席堇程的面前。像寒到彻骨的冷月。

    “再靠近的话。就不只是肩膀喷血那么简单了。”

    席堇程一愣。突然一笑:“蔚若死后。我也沒什么可留恋的了。我很想知道她在地过得怎么样。有沒有怪我。想亲口问问她……”

    这个时候。席堇程的身体。带着一股决然的气息。心脏位置直直地朝着颜溪的刀刃插过去。

    颜溪猛然收刀。但还是由于惯性影响。席堇程胸口前的衣服被割开。皮开肉绽之后。大滴大滴的血淌來。

    席堇程颓然地坐在地上。他散发的那种消极与悲哀。是颜溪之前从未在他身上看过的。

    可转瞬。那种悲哀就消失无形。席堇程紧紧握着拳头。眼里散发出一种仇恨的决然目光。叫人恐慌:“寻求死亡只是弱者才有的行为。在沒为蔚若报仇之前。我决不再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他的伤口汩汩地流着鲜血。他很硬汉地抓了一把泥。往胸前的伤口一把糊上。一声都沒有哼。

    他脸色苍白地站起來:“罢。你认为是我杀了蔚若。就是我吧。”

    “我不该出來对你说这么多的……怪我太想要你相信我。但是相信我了又能怎样。你只会引來更大的祸端。”他在责怪自己的不冷静。声音很低很低。却被颜溪听了个大概。不由一愣。

    “最后一次命令你。”席堇程的声音蓦然高了起來。月光他侧脸弧度很分明。颌微扬带着威慑。“逝者已矣。不要再查这件事情。回去。梁国不该是你该待的地方。”

    冷风不止。颜溪额前的发丝被吹起。随后落。

    要么是做戏。要么就是。他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但为了安全起见。不告诉她。颜溪晶亮的眼底泛起犹豫不决的波光。

    “那你觉得。杀姐姐的人是谁。”颜溪几次想走。却还是试探地问了出來。

    沒有人会希望多年來兄长一样照顾自己的人其实毫无良心谎话连篇。颜溪此刻空前的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这样问他是对还是不对。

    “说了你不要管。回去。”席堇程突然显得有点暴躁。

    颜溪怔了怔。听到附近好像有什么声音。警觉心顿时大起。她顾不得其他。抓起刀刃就要朝外跑去。

    可这个时候。身后传來砰的一声。颜溪触电一般条件反射回过头去。见身受重伤的席堇程像困兽一般蜷缩在地。在他周围。鲜血流了一地。

    “堇程哥。”颜溪慌张地跑回來。撕自己一大片衣服。就要包住他的伤口。可就在这个时候。耳畔的脚步声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她汗如雨。手上的速度加快。然而这时。席堇程猛然睁开了眼。一双细长的眸子散发出永夜般的决然寒光。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