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找人的事情还需要许久的功夫。王爷还是先回去歇息吧……”李秀犹豫再三还是劝道。这外面天寒地冻的。王爷要是有个小伤小感那也是不得了的大事。但毫无意外他的好心遭遇到了无情的嘶吼。“你在说什么狗屁话。。”

    “……”狗屁……王爷粗暴起來也真是什么都敢说。

    “那王爷好歹也穿件衣服吧。”李秀左看看右看看却也发现身边沒人带王爷的衣服出來。李秀便脱自己的外衫。寒风吹來顿时颤抖了一。却还是伸过去给自家主子披上。。

    “本王有这么娇贵吗。不穿。”西门筑冷声说道。

    “万一王爷着了风寒可如何是好。”

    “混账东西。本王是你们这种娇弱身体吗。。”西门筑不客气地说道。可话刚落音。“阿嚏。”

    李秀就知道会这样。无奈地看了西门筑一眼。擦擦冷汗。

    “王爷。您若是病了……”李秀这次话还沒完。手中要递给西门筑的衣服猛的被西门筑拽起。刷的不客气地甩到地上。“你烦不烦啊。。”

    李秀也來气了:“不穿就不穿。好心当成驴肝肺。”

    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他是奴才。怎么能对王爷说这些。偷偷瞅西门筑一眼。却发现他并沒有大发雷霆的迹象。李秀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把厚厚的外衫捡起。颤抖着穿上。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又鬼使神差地望了西门筑一眼。第一时间更新 发现他正搓着手臂。单薄的衣衫根本抵挡不住寒意的侵袭。

    “王妃都沒在这。不知道你逞强给谁看。”李秀还是郁结难散。嘀咕了一声。

    西门筑听到了。却一副懒懒的。不想搭理李秀的模样。

    看着李秀拉长着脸。许昌出于人道主义地在他耳边说:“难怪你这辈子也当不成正统领。”

    “你这个混小子又來落井石。。”李秀瞪大双眼。一副要挥起拳头揍人的暴躁样。

    “王爷如果沒像刚才那样糟践你衣服。你会乖乖把衣服穿上。”看到李秀顿悟地瞪大双眼。许昌无奈地指了指自己脑袋。暗示李秀要用脑子想问題。

    李秀狠狠剜了许昌一眼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才小心翼翼地将目光转向西门筑。扁了扁嘴。走到西门筑面前。

    “王爷。属不知道王爷这么关心属……”

    看着那眸波闪动的样子。西门筑沒來由地又打了一个寒战:“你别用这么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

    “王爷。属身体很强壮的。穿上属的衣服吧。”

    “说了不需要。”西门筑冷冷地道。

    看着自家王爷嘴唇都冻得发紫却仍坚持不穿他衣服。李秀热泪盈眶。可是感动归感动。又犯愁起來了。王爷一向坚持。万一他冻病了怎么办呢。

    得想一个不让王爷生病。他自己又不用脱衣服的方法……

    有了。

    “王爷您稍等。”李秀跑到许昌身边。不顾许昌的挣扎强行扒他衣服。兴高采烈地献到西门筑面前。“王爷。穿上吧。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属会感染风寒了。”

    西门筑:“……”

    许昌:“……”

    既然王爷不要他的。也不会要许昌的吧……李秀嘿嘿地干笑了两声。不顾许昌乜斜的眼神。把衣服又重新给李秀套上了去。

    因为理亏在先。李秀给许昌套衣服的时候格外的低眉顺眼。而许昌则是一副冷漠表情。许昌看着旁边的张梧在偷笑。不禁好奇。“你笑什么。”

    “李秀给你穿衣服的时候。我想到了我大哥和大嫂。哈哈哈哈……”

    许昌:“……”

    李秀:“……”

    李秀烫手山芋一般甩开了许昌的衣服。看着自家王爷。他的大脑又在转动。得想一个不让王爷生病。他自己和别人都不用脱衣服的方法。

    这次真有了。保管行。

    李秀兴高采烈地建议道:“王爷。我抱着你吧。这样我们就都不冷了。”

    “有病。本王冻死也不要你抱。两个大男人恶心死了。”

    “有什么恶心的。要紧的是王爷您别着凉。”

    西门筑无情地拒绝:“要抱你和许昌去抱吧。”

    李秀:“……”

    许昌:“……”。。。

    一阵爆笑声顿时传來。有几个护卫甚至笑得直不起腰來。

    自己是不是有病。手怎么抠树干。都出血了。颜溪正在责怪自己的不冷静不理智行为。突然听到山的爆笑声。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嘴角。就是扬起了淡淡的笑容。

    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共同面对的。对不对。西门筑。

    许昌的眼神十分复杂。一方面是想把西门筑暴揍一顿的冲动。另一方面。是明白对方是王爷是主子的隐忍。到最后融合的眼神无奈地化成了。王爷我得罪你了么。

    西门筑只是扬眉一笑。留许昌一个人在那里憋屈。

    谁叫他把他不穿李秀衣服的真相跟李秀说了。他可是宁愿冻病。也不要听李秀在那里难缠地磨叽那么久。

    连主子心思都不懂的奴才。不该被施以惩戒。

    想到此西门筑又是一笑。但是他立马收住了笑容。很显然现在不是笑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悬崖面传來一句。“找到王妃了。”

    声音不是从悬崖底发出來的。而是到了一定的高度上。护卫们攀着绳子往上。在大声地通报着探寻的结果。

    面的声音继续传來:“王爷。王妃还活着。”

    看到西门筑松了一口气之后展颜微笑的样子。颜溪的心就猛的一阵揪紧。如果他发现护卫们只是找错了人。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的话……那种期待过又落空的心情……

    “颜溪。是我。”耳畔西门筑的大叫声响起。颜溪看到西门筑在摇晃着倒在地上的女子。角度问題女子的容颜颜溪看到。却只看到叫了一声颜溪之后。那女子就猛的扑进了西门筑的怀里。而西门筑更是紧紧地抱住她。

    西门筑眉目温柔地贴在那女子耳边。像是在说。不用担心。马上就回家了。

    颜溪怔怔的后退一步。有点喘不过起來。很快她就捏住自己的掌心。告诉自己要冷静。

    现在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西门筑随随便便将别人当成了她。第二种。有人在假扮她。所以急匆匆的西门筑看不出來。

    就综合情况看來。第二种可能性明显居高。

    颜溪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目前就梁国皇帝最有可能。他做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有两种。第一。看能不能引她出來。如果她还活着。就证明席堇程欺君罔上。但为了测试一个属而如此大张旗鼓。毕竟如果被西门筑发现而查出來了是自己干的的话。那么梁国就有被煌国攻击的可能……如此。就该是第二种可能。他早就料到席堇程不会杀她。也知道她不会让席堇程冒风险所以会藏着不出來。第一时间更新 于是就将早就准备好的女子拿出。趁机填补这一片空白。那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在西门筑身边捞取情报……不仅仅这么简单。会不会。加害西门筑。

    一切都只是颜溪的猜测而已。兴许事实并非如此。颜溪很想跑到西门筑那边去。可是席堇程说的“我的命在你手里”又把她拉了回來。

    颜溪很讨厌这种无奈的感觉。可是她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西门筑抱着不是她的女子上了马车。渐行渐远。

    很近的距离。可又那么的遥远。

    林间只剩颜溪一人。冷风卷起地上的尘土。她的墨发也在胡乱地摆动。她扶着树干。不无迷茫地想。自己真像一抹孤魂。

    转瞬又自嘲地笑了。孤魂好歹还能自如行动。可她呢。能去哪里。

    远远的。天边泛开了鱼肚白。颜溪想。无论如何该转移了。不能待在阳光啊。

    她一瘸一拐地往幽深的山洞间走去。

    “回王爷……王妃她说不出话是因为被人了毒药。哑了。”

    西门筑看着许窦:“有药可医吗。”

    许窦遗憾地摇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剧烈地咳嗽了一声。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西门筑紧紧抱住哭泣的女子。心疼地皱了皱眉。却故作轻松:“不能说话有什么关系。平时你叽叽喳喳让人挺烦的。不说话正好。”

    见并无好转。他像往常一般揉了揉女子的头发:“说了沒事嘛。就算不能说话了。我也照样养你。乖。别哭了。”

    到了书房。西门筑对许昌说道:“四天后我要准备回煌国。你安排一。”

    “是。”

    “还有。叫人把这封信快马加鞭地交给父皇。”

    “是。”许昌虽然对突然送信心生疑惑。但也只能老实地应道。

    山洞间。颜溪生了火。煮了点东西在吃。告诉自己。不用担心的。堇程哥一回府。就会发现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他只要说“你不是南风”。一定会引起西门筑的警觉。

    西门筑那么聪明。应该一子就能觉察到的。

    房间内。

    “南风。你回來了。。”席堇程推开颜溪房门。看到坐在床上的女子时。震惊的神色溢于言表。

    不对。说了要南风藏好。就算她忍不住见西门筑了。也不该这么明目张胆。她不会让他陷入这样的境地的。

    难道说……席堇程眼眸一眯。想到了什么。跑出门外。拔腿跨马。竟然是直朝皇宫的方向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大批人围在将军府的门口。席堇程还沒待说什么。一行人就來押他。而领头的一人。亮出了皇帝的御赐金牌。

    “席将军。皇上要见你。跟咱们走一趟吧。”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