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她所知,男人在这种事情上面,通常是没有脑子的,就算有什么异常,也不会发现。

    大胆地分开双腿,跨坐在西门筑的身上,双臂如同花之藤蔓一般缠上男人的脖子,红唇献上,深深地吻着他。

    可是无论她怎么诱惑,男人的舌仍旧静静的,丝毫没有想要与她唇齿纠缠的**。

    不是不错愕的,也很挫败,她离开他的唇,只看见他稍显冷淡的眼眸,优美的侧脸弧线也透出几分疲倦,“我有点累,想一个人坐一坐。”

    言之意,是让她离开了。

    双拳不甘地紧握着,她衣衫都快脱干净了,他竟然还是一点兴致都没有?是她有问题还是他有问题?

    挫败化为怒火,她不敢表露,却面无表情地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胸前半-裸的浑圆之上。

    俊美的男子愣了一,却伸出手拉好了她的衣衫,许是见她不高兴,他勉强自己露出一丝笑容:“兴许我是要找什么药补补,老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为什么明明一样的容颜,他就是无法对她产生感觉?!指甲深深嵌进肉里,一种名曰妒忌和愤怒的情绪如潮水般高涨而来。

    她要破釜沉舟!

    小舞心里满是志在必得的坚定,可脸上的笑,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妖艳妩媚,如果观察仔细的话,会发现她的笑容里相当的有一股风尘之气,历练而出,足以挠人心扉。

    她从西门筑身上去的时候,西门筑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还没待那口气喘完,女子就跪在了他的面前。

    那单薄的衣衫如流水一般自肩头滑,蓓蕾在浅色的丝帛中娇嫩诱人,洁白的肤焕发出魅惑人心的淡粉色,缓缓跪时,腰肢轻挪,伴随着阵阵芬芳。

    她的手,伸向西门筑衣裳的摆,于他坐在椅上时候,手伸向他的两腿之间,并俯身,舌头在嘴唇上微舔,就要埋首进他的两腿间。

    “颜溪!”

    “啊呀!”不高兴地一抓头上的花生壳,“哪个王八蛋在我脑袋上丢东西?”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抱怨地嘟囔道:“本来都睡着了的。”

    都没怎么休息过的颜溪在乡间小路上走啊走的,走着走着就坐到了一大石头,不觉昏昏欲睡了。

    “也不知道那只笨鱿鱼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得怎样?”颜溪手指挠着脑袋瓜子,呆呆地看着从北向南去的成群白鸟。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愤怒一扬手,西门筑抓起了女子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说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西门筑的愤怒如同一场暴风雨一般,并不给人任何的余地。

    女子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了来,西门筑本来就很有火气,看见她的眼泪,却更添了一层压抑。

    “你应该累了,去休息。”他还是按捺着性子说道。

    小舞把衣服整理好之后,再没脸待在这里,朝外走去。

    手刚碰上门,突然门就开了,小舞怔怔地后退一步,门边站着的,是一袭象牙白衣袍的男子,偏那象牙白衣袍又镶着金边,精致华贵而又不显浮夸。

    “南风!”宣尤渠手握住小舞的双肩,显得很是激动,“原来你之前真是跟我开玩笑的!”

    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疑问想问出口,可是宣尤渠却在看到小舞的脸时,皱起了眉头:“南风你怎么哭了?”

    颜溪不理宣尤渠惯了,所以此时此刻看到不发一言的小舞宣尤渠也并没有多大的疑惑,他拉着小舞的手就要朝外走去,在小舞纹丝不动的时候,宣尤渠露出坏笑,“你不跟我出去的话,我可要把你做的坏事公诸于众哦。”

    宣尤渠说的自然是之前颜溪戴着斗篷的样子,他直觉她在做什么秘密的事,而这事情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认为踩住了她的小辫子罢了。可小舞却瞳孔一紧,难道这男的知道她的秘密了吗?

    直到两人走出去很久,西门筑才意识到,他不应该让自己的妻子和另一个男人就那样出去,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失去了像以前那样将她追回来的冲动。

    他到底是怎么了?

    “南风,你到底在做什么秘密的事情啊?难道和席将军有关?”宣尤渠把小舞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低声地询问道。

    这男的还把他当颜溪呢,小舞眼中的杀意退散而去。

    小舞一双眸子透出十足的妩媚,手指勾了勾,示意宣尤渠过来。

    宣尤渠自然喜欢这样说悄悄话的方式,笑着把头低了去,可耳边什么声音也没有,而肩膀上,却搭上了细若无骨的一只手。

    诱人的香气随之而来,樱桃一般红润的唇,堵住了他正要说话的嘴。

    原来南风的味道……是这样的。

    宣尤渠感觉世界嘭嘭嘭绽开了一朵又一朵的烟花,那种登了很久的山后终于到了山顶的畅快感席卷了他,但很快,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出现在他的心里并驱之不散。

    “南风,不,不行……你……你是有丈夫的人了……”

    最主要的是,这不是他的地盘,他一个人来的,连个小厮都没带……

    女子察觉到了他的窘迫,不仅不放手,反而还坏心眼地,用手在他的背上游移,摩挲。

    太意外了,南风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不过,感觉好像还不错,毕竟是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

    宣尤渠脸色酡红,在这样的一种蛊惑完全丧失了理智,不安分的手开始寻找宣泄的地方,手从女子衣裳的探进,冰凉的指尖触到了那两团柔嫩的浑圆。

    而另一只手,猛的按住女子挺翘的臀,闷哼一声之后,将她抵在了墙壁之上。

    她的眼神妩媚而风情,长长的睫毛魅惑地颤动着,在鼓励着他继续,不要停。

    在他用某种粗粝摩挲着她两腿间的时候,她整个人似乎颤动起来了,鼻子里发出深深浅浅的吟哦,手更用力地攀住他的腰,而自己的腰肢亦如一江春水一般在多情地扭动着。

    根本不需要再多加引诱,他就完全停不来,深深的吻掉在她的颈子上,胸上,如果这是在私密的房间里,她相信他一定会把她就地按倒,现在他双腿间的硬物抵在她腿间之处两人的亲密只隔着布料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耳畔传来了脚步声,正是时候。

    男人根本无法罢手,此刻也失聪般完全听不到外来的声音,只听得到她在他的耳边的嗯嗯啊啊,而这个时候,眸子间光芒一闪而过的女子伸出手抵触地放在他的胸膛上。

    如果她能说话,此刻说的话一定是“不要碰我”。

    西门筑循着“嗯嗯”的声音皱眉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男人在忘情地亲吻着女子,而女子头发散乱衣服凌乱,缩在男人与墙壁之间,在拼命地抵抗着,泪湿满脸。

    宣尤渠还没反应过来,砰的一声,一个重重的拳头就在他脸上猛的砸,腹部也传来重重的力道。

    宣尤渠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重伤的腹,倒退几步,跌倒在地,待看清楚来人之后一阵后悔和懊恼在心中闪过,可很快,一股勇敢就战胜了胆怯:“南风是喜欢我的,她应该和我在一起!”

    他站起来,义无反顾地说道。

    可一刻,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原本还主动引诱她的女子,现在泪眼婆娑地扑倒在了西门筑的怀里,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好像他对她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一般。

    “是你主动亲我的,不是吗?南风你说句话啊,你不是这么胆小的人,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宣尤渠激动地去抓女子的手,可耳畔刷的一声,顿时一把冷然的长刀就架在了宣尤渠的脖子上。

    “给我滚!”西门筑的脸冷得像是数九寒天的冰雪,眼里更是迸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寒气,仿佛宣尤渠还不走的话,那一把刀就会横过他的脖子要了他的命。

    “我知道了,我懂了,你就是闲着无聊在玩弄我的感情,先前在尘袁巷那里是,现在也是!”

    宣尤渠说话的时候声音几近颤抖,他气愤地望向女子时,西门筑怀中的女子只是淡淡地挑了一眉,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眼里充满了嘲讽与蔑视。

    “是我自甘贱,我再也不会来找你了!”

    远远的,能听到大门砰的一声关掉的声响,小舞依旧在西门筑怀里委屈地哭泣着,可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一抹得逞的笑在嘴角一闪而逝。

    “阿嚏!阿嚏!阿嚏!”一家略微偏僻的小客栈的客房里,一连三个喷嚏传来。

    “王八蛋,跟我有多大仇,老在那里骂我!”颜溪刚拿出手帕,又是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待终于平定来之后,颜溪拖着腮望着就快要黑去的天空,食指卷着头发在那里无聊地绕啊绕的。

    “也不知道那只笨鱿鱼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以手支着颌,手指在脸上轻轻地敲打着,若有所思地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只要他在看到那女子的时候说怎么有两个南风,西门筑就会察觉到点什么吧。”

    颜溪趴在桌子上睡了小会,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行,还是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在这个笨蛋身上,要另外想个方法才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