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做,是说。”

    “说?”

    不一会儿,两人就坐在桥底。

    “长琇公主的事啊,我也只听我爷爷说过一点点。”万新一副可能会帮不上什么忙的模样。

    “没事,说吧。”颜溪温柔笑笑。

    “长琇公主跳舞很厉害,皇上很宠爱她,还有她是十五出生的,每年生日月亮都会很圆。”

    “除此之外呢?”

    少年吐了吐舌头:“没有了。”

    颜溪:“……”

    “啊,还有一个。”少年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不过这是重大的秘密,你不许对别人说哦。”

    “好。”

    “卫絮王爷喜欢长琇公主!”

    “什么?王爷和公主不是兄妹吗?”

    “卫絮王不是皇上的儿子,只是一个很厉害的大臣。”

    卫絮王?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对了,以前西门筑和她说过,卫絮王皇甫炎,东棠国的实际掌权者,东棠国已经渐渐脱离魏氏皇脉的控制,而在皇甫炎的手中越发壮大。

    “他喜欢你们公主?你个小屁孩怎么知道的?”颜溪乜斜着眼说道。

    “我才不是乱说话的小屁孩,”少年不满地说道,“我十岁的时候,有一天,爷爷偷偷带我进了皇宫,因为那天是长琇公主的生辰,很热闹,我娘前几天死了,爷爷怕我会伤心,就带我进去了。”怕颜溪不信,少年在后面特意解释道。

    “我迷了路,很害怕的时候,却看到有人在那里亲亲,女的推开了男的,说什么卫絮王请自重,男的就说了什么,我也记不清,只记得他叫她长琇。”

    “我把这告诉了爷爷,爷爷说要我千万别告诉别人。”少年似乎有点懊恼,不该把这种事情心急口快地说出来。

    “你爷爷是宫廷画师,你怎么变成乞丐了?回不了家?”颜溪对着瘦弱的少年关心地问道。

    “爷爷死了,家里也就我一个人了,十一岁的时候仗打得很厉害,被拉去当了兵,逃了,就来到这里了。”

    生怕颜溪看不起他,他解释道:“我不是故意逃的,我在那里吃不饱,所以,所以……”

    “没说你怎么样啊。”颜溪把手按在少年的肩膀上。

    十一岁就当兵,这么小,唉。

    “不过现在长大了,怎么还是做乞丐呢?”

    少年瘪瘪嘴,有点难过地道:“我改不了家乡口音,这里的人知道我是东棠国的,就很不喜欢我,别说雇我做事了,有时候还会打我,就像刚才那个人一样,老是叫我东棠狗东棠狗。”

    “我想不通,是东棠国的人又怎么样呢?爷爷告诉我,天的人都是一样的,确实也是一样的呀,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就是因为成长的地方不一样,人也就变得不一样了吗?我吃饱了明明可以比别人干的活更多,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喜欢我?”

    颜溪一愣,想说点什么,却终究发现语言在一些时候那样地苍白无力,终究只能,安慰般地拍拍少年的肩膀。

    因为梁国和东棠国关系不好……可是国与国之间的争斗,将苦难波及到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身上,对他们来说,何其无辜?

    “其实,你夫人不是你杀的,对么?”

    房间内,摆了一桌酒菜,两人相对而坐,明黄色衣袍的是萧同殷,刚脱囚衣穿上便服的是席堇程。

    席堇程无言,皇帝再问:“既然不是你杀的,为什么要承认?”

    席堇程说道:“因为皇上希望我杀了她。”

    “你可知道这同样是在欺君?”

    “知道。”席堇程淡淡地说道,将皇帝特意斟给他的酒一口饮尽,一滴不剩。

    萧同殷笑了,彻底地笑了,一向木讷的他很少笑,更何况是这样很久的笑。

    “你认为,人是朕杀的。”萧同殷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席堇程没有否认。

    “是,朕希望你能杀了她,因为她是东棠国公主,杀了她你便永无后顾之忧,若你日后位高权重,没有人敢以此作话柄要为朕清君侧。”

    萧同殷喝了一口酒:“但朕绝不会替你去杀人,因为朕知道,心爱之人最难割断,你不杀便不杀,仕途还是情爱,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将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放在身边,也会让朕觉得夜长梦多。”

    席堇程身体颤了一,握酒杯的手忽然开始无力起来。

    “你私自放走煌国王妃,不顾欺君之罪,是因为你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随时打算对着朕的头颅砍去,对吗?”

    席堇程双眼紧闭。

    “为了你的夫人,你可真是痴情啊……你就没有想过,这一切不是朕做的么?”

    砰的一声,席堇程跪在地上:“皇上,臣不忠,您杀了臣吧!”

    “认为朕葬送了你一生的幸福……呵呵,”萧同殷喝了一口酒,只是苦笑,“朕可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啊……”

    “对不起,皇上,对不起……”

    因为认为是皇上杀的,所以席堇程连查都没查,也让颜溪不去查,因为皇上要蔚若死的话,查出来又如何呢?

    怀疑皇上不是没有原因的,皇上太器重他了,皇上曾说过蔚若是个绊脚石之类的话,他希望蔚若死去的心很明显,就是因为如此席堇程才误以为是皇上杀的,因为他的动机太明显,而且那个来杀蔚若的人确实像是大内侍卫……

    “你若还是不信朕的话,你大可以自己去查,查清楚了,就能证明朕的清白了。”

    “皇上!”流血不流泪的将军顿时眼眶通红,“臣对不起你,请赐死臣吧。”

    还查什么?皇上要他生就要他生,要他死就要他死,皇上何必在他面前说谎?

    “去查!查清楚!”萧同殷顿时拍桌而起,一声厉喝。

    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查不清楚他不是就要永远查去?永远查去不就是可以活到永远,不用被赐死?

    “是,皇上。”被皇上的威严气势震慑到,席堇程低声说道。

    萧同殷忽然感觉到很是疲倦,坐了来,平时很注重养生不常喝酒的他又端起一杯酒。

    “有时候,不是帝王无情,是帝王有真情,也没人会相信。”

    一阵叹息如秋风一般,在空气中萧瑟地划过,帝王的容颜,仿佛一苍老了很多岁。

    将军府。

    “去把南风找回来吧。”

    西门筑淡淡道:“她为什么要躲开我?”

    “不是躲你,是为了躲皇上,我之前留了她一命,但我在皇上面前说杀了她,她不能现身,一旦现身我就是欺君之罪。”

    “哦,都是为了你啊。”西门筑悠悠地说道。

    “这个时候你吃什么醋。”席堇程无语了,难道这人听不到他说是因为他救了南风在先吗?

    “吃什么醋?本王在陈述事实。”西门筑完全不承认地说道。

    席堇程不想跟他起争执:“快想办法把她找回来。”

    “去哪里找?”西门筑挑了挑眉,“可能找到吗?她一旦现身你就是欺君之罪,她这么爱她的堇程哥,拼足了劲也要死藏到底吧,说不定为了不让你犯欺君之罪,全你的无辜,故意死掉都有可能。”

    “……”

    “你到底找不找?”

    “不找,”西门筑淡淡扬眉,“我忙得很,没工夫找别人家的小狗。”

    “……”

    “若你找到了,就跟她说,我觉得长得一样的话在一起的感觉也差不多,而且我更喜欢安静内秀一点的,你让她就在外头待着吧,回来我也恕不招待。”

    “……”

    席堇程犯难了,完全不知道南风去哪里了,怎么找?

    颜溪突然发现变成一乞丐很便利,不用刻意乔装,用一点黑灰在脸上抹抹就很难见到原来的样子,另外嘛,也可以探寻到很多平常不知道的消息,比如说,跟她长得一样的女子原本是东棠国的歌女,辗转到了梁国,穷困之做了乞儿,后又被东棠国的士兵掳走,之后听说去了东棠国的皇宫。

    而今天,她又听到一个消息,但这消息也不是极隐秘的,已经在很多地方传遍了,席堇程席将军因为犯了大罪,后天午时在刑场被处死。

    堇程哥这是又怎么了?怎么又出问题了?

    慢着,左右要被处死,所以她现在现身,也没事了吧?

    不行,得在堇程哥被押赴刑场斩首之前,将堇程哥救出来。

    一咬手中的糖葫芦,“开工!”

    哎哟,好酸!颜溪摸了摸被糖葫芦酸疼的脸颊。

    劫狱这种事情,自然要等到夜深人静再行动,为了方便,颜溪脱掉了乞丐装,洗了个澡洗了把脸,换上了一袭黑色的夜行衣,蒙面,出击!

    皇宫北门前的树,颜溪正打算想法子进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

    因为身后传来了一个磁性的声音:“好久不见了。”

    颜溪转过头去,看见月光的亭子里,男子衣服翩翩,眉目俊美,宛然如画。

    “西门筑!”颜溪惊呼了一声,顿时踩过木质的小桥,朝男子走了过去。

    “在外面玩得开心吗?”她伸出手想要抱他,他不仅无动于衷,反而还冷冷地抛出这样一句话。

    她收了手臂,低声地道:“我又没有在玩。”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