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小女孩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嘴角的笑容也咧得大大的。

    “不对,叔叔骗人!”小女孩顷刻又皱起了眉头,“丘丘哥哥不在梁国,他在自己家里,怎么可能送东西给我。”说着说着脸就垮了来,大大的眼睛眨巴着,泫然欲泣。

    “丘丘来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塞给了我,说一定要给小琳儿,叔叔没骗人啊。”

    “真的吗?!”小女孩的脸立刻又多云转晴了,特别开心地抱着装小发饰的精致小盒子,“丘丘哥哥真好!”

    之前抑郁的气氛一扫而空,小琳儿吃的饭比任何时候都多。

    席堇程握筷子的手忍不住抖了抖,这不还没到年纪吗,怎么就女大不中留了?

    “真是丘丘送的?”事后,颜溪不相信地问西门筑。

    “我买的。”

    “……”颜溪皱眉,“小孩子会当真的。”

    “当真就当真,开心了,也没什么不好。”西门筑无所谓地说道。

    “我说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孩子之间的友谊,你也不必太想歪了。”

    “可问题是,你送给人的是发饰!”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天真甜美的声音:“爹爹,娘说过送人发饰就代表喜欢那个人,丘丘哥哥喜欢我,我以后要嫁给他!”

    “……”看着颜溪头疼的模样,西门筑嘿嘿干笑了两声。

    小舞从地室逃出来的时候,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阳光了,其实也就被关了三天,可每次见到那个男人温柔微笑的时候,小舞就觉得一股浓浓的阴寒之气在体内流转,只要看见他,就感觉时间过得非常慢。

    虽然他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好意外,竟然就这样逃了出来,多亏了那个叫小琳儿的小女孩,误入地室,以为她是她的南风姨姨,帮着她逃了出来,虽然过程有点艰巨,但结果十分顺利。

    聪慧如西门筑,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了,她得快点离开这里。

    该去哪儿呢?

    廊,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男子长身玉立,一袭白衣颇有仙气,俊美的容颜亦是世间少有,按理说这般光华如玉的男子身边站立的应该也是倾国倾城的佳人才对,虽然是佳人,但这佳人未免太矮了点,还很小。

    “叔叔,她走了。”小佳人仰着小小的脑袋,看着西门筑说道。

    西门筑拍了拍孩子的头:“做得很好。”

    看到小女孩对着自己傻傻地笑,西门筑弯身子:“你盯着叔叔看很长时间了,以为叔叔没有发现吗?嗯?”他忍不住捏了捏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的小鼻子。

    小女孩咯咯地笑着逃开西门筑的手:“因为叔叔长得很好看啊。”

    西门筑仍旧温温柔地笑着,表面上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心里说在得意地说“算你有眼光”。

    “叔叔跟丘丘哥哥长得好像,每次看到叔叔,就好像看到了丘丘哥哥,就想盯着叔叔看了。”

    西门筑唇角抽了抽,敢情在这小女孩的心里,他只是一个,替代品?

    宣尤渠发现,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疯狂了,他不禁想起那句古话,世风日,人心不古。

    不就是脱了他女人的衣服,他至于满世界地追杀他吗?

    宣尤渠害怕的这个他,叫循昌,是一个亡命之徒,他本来是一个大盗,入狱了,他的女人去了绮媚楼卖身,循昌不知道怎么知道的,连夜逃狱了,前去绮媚招-妓的宣尤渠正好就撞枪杆子上,循昌扬言要杀了宣尤渠不可。

    就算再有身份再有地位,在一个不要命的人面前,都等同于浮云。千防万防宣尤渠也防不住,在家里待了整整三天后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憋龟一样的日子,宣尤渠决定破釜沉舟,一战决断。

    他一个人大摇大摆地出去,叫了一些护卫暗暗跟着他,只等循昌来杀他的时候就反击,到时候循昌一定逃脱不了。

    他在山林中埋好了机关,可循昌却迟迟未来。

    哼,怕了吧?

    宣尤渠得意地想着,却不小心踩到了石头,砰的滑山去,掉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山洞里,好不容易从山洞间走出来的时候,他惊恐地发现他找不到他的护卫们了。

    好了,这怎么回去。

    万一正好碰上循昌……

    宣尤渠顿时有嚎啕大哭的冲动。

    就在这个时候,宣尤渠突然听见一阵带着凄厉哭声的叫声。

    这荒郊野外的,不会有女鬼吧?

    小舞一边害怕地缩着,一边后退,抄起一块石头,朝着猥琐男人的脸狠狠砸过去。

    猥琐男人却轻易地扣住了她的皓臂,也轻易地掰开了她的手,丢掉了她手中的石头。

    精瘦苍老的大手一横,小舞胸前的衣服顿时被撕裂,那片诱人春光,让猥琐男人的眼睛都泛起了精光,一副口水直流的模样。

    小舞的双手顿时被猥琐男人绑住,高举过头顶,猥琐男人的手顿时像毒蛇一般钻进小舞的裙裾之,强行地扒了她的裤子。

    “不好,事情有点棘手了。”李秀站在暗处,说道。

    许昌也没想到事态会如此发展,他听从主子的命令跟随这个女子,却没想到一个山中采药的老男人会恰巧出现在这里,并对孤身一人的落魄女子起了色-心。

    不能露面,他要沉住气,等那些杀这女子的人出来,只有这样才会摸到主子想要的线索。

    可,那个不会说话的女子怕成了那个样子……

    “呀!”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叫声雷霆般乍起,老男人霎时惊讶地回头,只看见一个锦衣男子抱着块大石头以飓风一般的速度朝他奔来!

    老男人吓得拔腿就跑!

    男子想停,可受惯性的影响太大,手里偌大的石头眼看就要朝如花似玉的女子砸!

    宣尤渠拼了命遏制步伐,砰的一声,那块石头确实没有砸到小舞的身上,却华丽丽地掉到了他的脚上。

    “啊!”寂静的山林间顿时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小舞快速地把自己衣服整理好,试探性地看了看宣尤渠,但见他坐在地上,脚上鲜血直流,他的人本来极为贵气风雅,可现在却像个大孩子一般在那里嗷嗷痛哭。

    突然他就停止了哭声,惊讶地看着小舞:“南风!”

    “你怎么在这里?!”

    小舞顿时也认出了他,愣了愣,突然拔腿就跑。

    “南风你等等我!”

    宣尤渠刚站起来,就哎哟一声重新坐在了地上。

    “南风你怎么这么无情无义啊!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暴尸荒野吗?”宣尤渠特怨妇地大叫道。

    “我刚刚可救了你啊!南风!南风!”宣尤渠脚痛,心也痛,在那里撕心裂肺地哭号道。

    女子突然停止了步伐,在宣尤渠以为她会回来的时候,她只转身,站在那里,指了指自己,然后摆了摆手,接着做出一个扇风的动作。

    她表情很严肃,宣尤渠刚开始看不懂,后来顿悟:“我不是风?”

    “你不是南风?!”

    女子重重地点了一头,随即转身。

    “你不是南风为什么和南风长得一样啊?”他又大叫,“你不是南风也不能丢我啊!我刚刚可救了你的命啊!”

    女子嘲讽地哼了一声,随即拔腿就跑。

    宣尤渠举起拳头,有种把那女子抓来狠狠揍一顿的冲动,可奈何脚上的伤口毫不留情地粉碎了他的念想。

    不过想想也是,南风可是王妃,怎么可能在这种荒郊野外,再者南风身手可厉害着,怎么可能会被一个老男人欺负,再再再者,就算南风受了伤也不会被老男人占便宜,南风可聪明着呢,吃亏的一定是想要欺负她的人。

    哼,他的南风可是神通广大的神女!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鸟儿在宣尤渠面前着,慢慢地落到了他的脚上,宣尤渠心想着“禽兽都比人要可爱,知道在这个时候轻柔地抚慰他受伤的心灵”的时候,那鸟儿毫不犹豫地在宣尤渠脚上猛啄了一口。

    “啊!”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宣尤渠手撑着地,挪动着屁股,在那里缓缓地行动着,听说草药可以治伤口,可宣尤渠不知道这遍地是荒草的地方什么草是有用的,随意抓了一把看起来显得新鲜点的草,宣尤渠泄愤般地往自己脚上抹去。

    歪打正着,这药好像有点效果,宣尤渠抓着旁边的一尚算粗壮的树枝,撑着站了起来。

    咦,好像有人朝自己跑过来。

    待宣尤渠看清之后,发现正努力地朝自己这个方向跑过来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跟颜溪长得一样的女子。

    嗬,还是有点良心的嘛,就说跟南风长得这么像,心地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还不待笑容展开,一刻宣尤渠就石化了,干、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追着她?

    他到底跟她结了什么仇!自己被人追杀就算了,还要拉他水!

    宣尤渠偷偷地躲到草丛里。

    小舞重重地喘着粗气,她现在脑袋里没有一点思绪,只知道茫然地跑,她就知道不该相信那个人,看,他现在找人来灭她口了。

    像我们这种贱命之人,一定要好好活着,因为别人死会有人哭有人祈福,我们却什么都不会有,不活着,我们死给谁看?

    小舞忽然想起的是以前在歌舞坊的时候一个前辈冷笑着讲给她的话。

    砰的一声,小舞体力不支栽倒在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