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说的是给你整个钱袋,钱袋给你,宝物归我!”

    “耍赖!”少年不满地叫道,随便李秀怎么折腾,都死死抱着肚子不松手。

    “怎么这么多人来了!不会来抢我的钱袋的吧!”少年突然一震,望向李秀的后方,一副如看了洪水猛兽的模样。

    那些乞丐不会跟过来了吧?李秀意识回过头去,正在此时,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猛力,少年用尽全力踹了李秀一脚,像兔子一样拔腿就跑,只看见少年的衣袖在风中影子般一闪,速度看样子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紧接着,他为断绝后顾之忧般地跳进了大冷天的河水里,一晃就不见人影。

    李秀则抱着被踹到巨疼的肚子,嗷嗷地低叫着,连腰都直不起来。

    已经走到桥上的许昌又折了回来,把李秀扶起,悠悠叹气:“钱袋被抢也是你命,谁叫你连个孩子都打不过?”

    李秀火冒三丈,很想推开这对他不理不顾的许昌,但因为没人扶着会趴去,硬生生忍这口怨气,找其他地方发泄道:“他不是个孩子,他十六七岁,快要成男人了!”

    许昌一边扶着李秀慢走,一边继续添油加醋地道:“还认为情有可原不成?你可快而立了,比人大了一番,却被人硬生生来了个马威,说你是我属,我都嫌脸臊着。”

    “……”

    李秀抱着肚子,被许昌扶着,走过了桥,来到了河对岸,许昌敲了一门,没人应声,便推门进去了。

    这并不如何大的房子有两个隔间,许昌和李秀刚一进去,一股血腥味就扑鼻而来,两人对视叫了一声不好,猛的移开隔板,果然看到一名妇人浑身是血地躺在血泊中,许昌伸手去抚鼻息,对着李秀道:“我们来晚了。”

    少年回到自己的山洞里,拿了柴火点了把火,在那里烤着湿漉漉的衣服,怀揣着重重的钱袋,少年笑得可满足了:“有了这些,我和小新就再也不用住在这破山洞了!”

    想到那个被他踹到肚子的男人一脸吃瘪的样子,少年意气风发了,得意地哼了一声之后,将钱袋抛到高高的空中,可用手去接住的时候没接得好,眼看钱袋就要掉进大火的时候,少年的脑袋往前一撞,钱袋被撞了,脑袋砰的一声快要被砸穿了,更要命的是,因为脑袋朝前重力不稳的缘故,他的身体竟然直接朝着火焰扑了去!

    “嗷——”撕心裂肺的声音痛苦地响起,少年一弹而起,鼻子间充斥着烧焦的气味,他眼眶红红的,确确实实明白了“乐极生悲”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慢慢慢着,钱袋呢?

    他揉了揉被钱袋撞得发疼的额头,不是吧?钱袋被撞得不见了?

    幸好找到了。少年抹着冷汗,稳稳地握着钱袋,知道凡是都是有报应的,再也不敢张狂了。

    “小新呢?”

    少年在山洞和山洞的周围四处找,也没能找到小新的身影。

    “不会去西子大婶那里了吧?对了,小新昨天说过说要帮着西子大婶找野菜的!”

    少年左看右看看,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用石头火急火燎地在山洞地里刨了个坑,把那一大宝贝埋去了。

    然后就去找自己的伙伴,他要告诉小新,他们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还有西子大婶,他有了银子,他会照顾她的,就像母亲一样地照顾她。

    少年的衣服虽然还没完全干,湿气很重,在风里吹着的时候,很凉,比平时都要冷,可他却在开心地跑着,笑得像一只没长牙的猫,眼睛弯弯的,连眼白都看不见了。

    “西子大婶!我进来了!”少年推开门,却忽然整个人都怔住了,西子大婶破烂的衣服上都是鲜红的血液,眼睛圆瞪着,就那样躺在地上。

    “西子大婶!”少年眼眶通红,放声大叫。

    摸她鼻息的时候,发现,已经断气了。

    少年悲哀的情绪还来不及释放,一刻,一个更震撼的事物充斥着他的眼球。

    那是一副画,在角落处。

    少年拔腿冲到那里,捡起画,果然,那上面有一个美若洛神般的女子。

    那本来经常被人擦拭的,本是干净光洁的画卷上,蓦然出现了道道血线。

    “小新!”

    “小新你在哪里?!”

    找了许久,也没能找到小新的少年,一脸地垂头丧气,他抹了几把眼泪之后,把西子大婶背回了自己的山洞,他要把西子大婶好好葬,他现在有银子了,他要给她买一副棺材,还要给她穿上订好的寿衣,还要把风水大师请来,找个最合适的地方作墓地。

    想到这里,少年眼眶又红了,不知道小新怎么样了?是不是也死了?那不就剩他一个人了?

    那他一个人有那些金银财宝有什么意思呢?

    少年突然一怔!

    是那两个人杀的,是刚才那两个人杀掉西子大婶和小新的!

    哇唔,少年再一次放声大哭,趴在地上,手狠狠地抓着枯草,呜咽声从嘴中发出。

    “是我害了你们,是我,我不该让那两个人知道西子大婶在哪里的,呜呜……”

    “三哥……”突然微弱的声音传来。

    少年蓦然抬头,看见远处,自己的山洞面前,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也趴在那里,不过,他是在那里艰难地往前挪动着,他脸色苍白,浑身是血,用尽全力叫了一声三哥后,他就晕过去了。

    “小新!”少年发了疯一样地跑上前去。

    “死掉了?”颜溪皱着眉头,看着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复命的许昌和李秀。

    “我们去晚了一步。”许昌显得有点懊恼。

    “没事。”事已至此颜溪也不能责怪他们,挑了挑眉问道,“也不算毫无收获吧?说说,跟杀手们过招后有什么发现。”

    “回王妃,属二人都没有跟杀手过招。”许昌颇显纳闷地说道。

    “那他干嘛一直捂着肚子?”颜溪指了指痛苦犹在的李秀。

    “这个……”李秀干笑两声,“属摔的,摔的。”

    颜溪喝了口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说道:“摔也能摔肚子上啊,挺神奇的。”

    “突然前面出现一块大石头,砰的不小心撞上去了,是这样的。”

    颜溪黛眉扬了扬:“不会是叫人打的吧?”

    看到李秀黑脸的样子,许昌差点没忍住笑,李秀很快佯作一脸轻松地解释道:“怎么会呢?属怎么说也是副统领,手有五百多号护卫,谁能打伤属?谁能?!王妃不要太小看属了。”

    颜溪扬了扬唇:“也是,就算你真打不过了,许昌大哥也会帮着你的,不至于让你受这么重的伤。”

    “……”

    李秀对着许昌,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家伙只会看好戏,帮他?啧啧啧,把他家当都掏空不说,还看着他被人打。

    颜溪纳闷了,她这明明是夸许昌,为什么许昌的脸色这么难看?

    “那个妇女死了,怎么办呢?”颜溪陷入思考中。

    “你给我详细地说一你们去那条街的经历的事情,事无大小,都详尽地说一。”颜溪让自己冷静来。

    许昌其实不知道颜溪要找那个西子大婶干什么,但听颜溪如是说,于是依言开口。

    “慢着。”颜溪打断,沉声说道,“麻烦你们去把那个少年带过来吧。”

    李秀懵:“又是我们?我不要和……”

    “走吧,王妃有令!”李秀话还没完,就被许昌捂住口鼻,拽出去了。

    李秀和许昌打听到,之前那个引路的少年叫做许朝盛,住在离西子大婶茅草相距一里半的山洞里。

    李秀肚子没那么疼了,悠悠然道:“许朝盛?果然姓许的都没一个好人。”

    许昌:“……”

    李秀想着很快就能把自己的金银珠宝抢回来了,兴奋不已,脚步异常轻快。

    可进了少年乞丐的山洞后,发现空空如也,只有墙上,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

    两颗珠子。

    许昌愣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勾当,连夜明珠都有!而且这小子还不稀罕,拿都没拿你夜明珠就走了。”言之意是李秀的钱袋里有更宝贵的东西,所以连夜明珠都成了可以随手丢弃的。

    “你不会跟着王爷去皇宫的时候,顺手给……”

    李秀自己也觉疑惑,他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夜明珠啊,要知道夜明珠何其珍贵,一颗碗口大的夜明珠就相当于可换十五座城池的和氏璧,简直是稀世珍宝啊。

    李秀走上前去,朝着那两颗珠子端详了会,突然笑了,露出嘲讽的笑容:“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这不过是大螺蚌壳磨出来的珠壳,夜明珠,我还夜来香呢!”

    “……不是夜明珠,怎么会一直发光?”许昌正想近身去看,李秀一把推开他,把两颗珠子从墙壁上拔了来,放在身后。

    “你先把钱袋给我抢回来,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许昌:“……”

    ps:大家多多留言,支持正版,大家的意见我都会参考的,爱大家么么哒~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