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告诉我。”

    李秀率先走出去:“如果不告诉你的话,你是不是又要拿你是我上级来压我?”李秀转头笑道,“抱歉得很,这与工作无关,是我的私事,我拒绝回答。”

    “……”

    “快走,磨磨蹭蹭在那干什么?”李秀凶神恶煞地命令道,他毫不知道,他现在这样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小人得志。

    许昌突然发现了什么,朝山洞里面的破烂草席看去,突然,“她怎么会在这里?”

    身边响起李秀的声音。

    没错,草席的人,正是那个被杀死的妇女。

    “难道没死透,爬这来了?”

    “你怎么不说是诈尸?”许昌斜了李秀一眼。

    李秀嘿嘿笑着,尴尬地挠了挠头。

    地上有一长串的血迹,延伸极远,血迹旁还有成串的脚印,两人沿着那串血迹朝前走去,发现了山洞的另一个入口,当然也就是出口。

    这孩子不会也让人杀了吧?许昌和李秀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沿着鲜血流过的路径朝前走去。

    一直走了足足两里,这是接近繁华地带的地方了,血迹在一处医馆面前消失了。

    “小新,你一定不能有事……”

    许昌和李秀在大夫的引见,来到了一处别致的房门前,这是医馆最为豪华的内室,许昌和李秀一近门,就能听到少年带着呜咽的声音。

    推开门。

    “是你们?”少年一愣后,突然抄起一把刀,朝许昌和李秀扑过来。

    许昌闪避过去,一把打落少年手中的刀,少年被一推之,也砰的一声摔地上了。

    李秀一脚踩在少年的胸口上:“好你个臭小子,拿了爷爷的银子不说,还想要杀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

    “你们这些禽兽,你们不得好死!”

    许昌很聪明,仅是思索一就知道少年在说什么了,蹲身:“你认为我们杀了那个西子大婶?”

    “难道不是吗!”少年恶狠狠地看着许昌。

    瓜田李,自己和李秀一走后西子大婶就死于非命,的确很难说清楚,既然说不清楚的话,何必浪费时间?

    许昌起了身,近了床,一把抱起十五六岁的少年。

    “你要干什么?!”被踩住的少年张牙舞爪地挣扎着,大声喊道。

    “这的都是些庸医,让府中的大夫给这孩子治治。”

    “不需要!”

    许昌根本不管少年的抗议,立刻就走,李秀很有默契地放开少年,随上许昌的步伐,果然,少年宛如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朝着许昌和李秀风火轮一般地跑去。

    可小小的少年如何跑得过两个身经百战的一等护卫?

    少年气喘吁吁,就快要跑不动了的时候,许昌和李秀就慢慢地走着,少年便以为他们松懈了,又发了疯似的追上来,可眼看少年要追上去的时候,他们的身影又嗖的一跑远了。

    ……

    两只小鬼缠着颜溪,非要颜溪给讲故事,当然这两只小鬼是,丘丘和小琳儿。

    另外两只小鬼,一个在书房安静地看书,另一个虽然没事可做,却宁愿坐在那里,也不要凑过来缠着颜溪,对于云霓来说,要大人讲故事,是小孩子的行为,而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讲故事,颜溪连白雪公主的故事都记不全,能讲什么童话故事?

    讲笑话?她实在不会讲小孩子能听懂的笑话。

    嗷,能不能让她安静地休息会啊?

    颜溪挠着头,弱弱地道:“我明天再跟你们讲,一定给你们想个好故事。”

    “娘现在要干什么?”

    “我要睡觉。”

    “可是娘今天很晚才起床耶。”

    “……还想睡不行啊?”

    “娘不会是要拉着爹爹一起睡吧?”

    “拉着他睡干嘛……”颜溪半阖着眸子,看到小家伙别有深意的目光,突然反应过来,脸刷的一就红了。

    “果然,嘿嘿……”小家伙挽着颜溪的胳膊朝她撒娇,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先给我们讲故事,那种事情晚上再做吧。”

    “……”!!!

    正巧这个时候西门筑进来了,看到两个孩子缠着颜溪,就道:“你们去外边玩,别吵她,让她睡会。”

    丘丘笑了,眉毛都在动的那种笑,特别的有深意。

    颜溪脸红红的,对着西门筑:“你出去!不准进来!”

    西门筑皱了一眉,他得罪她了?

    “出去啊!”

    西门筑边朝外走去边想,果然女人来葵水的时候都特不正常。

    颜溪对着丘丘和小琳儿说道:“你们两个,跟我睡在这里。”

    “为什么?”丘丘问道

    做个见证啊。颜溪脸上红晕未退,“别管了,跟我睡就是了。”

    说完,一手抱住一个孩子,就倒在床上。

    丘丘闷声道:“可是我不想睡。”

    “我也不想睡。”小琳儿说道。

    可是颜溪已经睡着了,丘丘百无聊赖,伸出小小嫩嫩的手,在颜溪的胸上戳了戳。

    颜溪抓住孩子小小的食指:“你到底跟谁学的?”

    “跟爹爹呀。”小家伙甜甜地笑着,天真无邪。

    “……”跟西门筑说了多少遍,要他别在孩子面前对她搂搂抱抱他就不信,一次再这样,她就剁掉他的手。

    “阿嚏!”在外闲荡的西门筑揉了揉鼻子。

    “娘,既然你醒了,就给我们讲故事吧!”

    颜溪立刻闭上眼睛。

    “睡着了的话,我只好又戳你了。”

    “……一定要讲故事吗?”

    “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有什么好玩的啊?颜溪眼睛一亮,“有了。”

    庭院。

    西门泽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云霓则站在他的对面。

    “我不想玩小孩子的游戏。”她环着胸,老大不乐意地说道。

    “那么,小泽呢?”

    西门泽望了颜溪一眼,淡淡地说道:“随便。”

    颜溪问西门泽意见当然不是为了参考,而是不想他再这么面瘫,她知道他会很烦她把他拖了出来,既然这样就像那叫阿焚的小子一样表现出来好了,干嘛这么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既然你们不乐意玩踢蹴鞠的话,就跳皮筋好了。”

    云霓立刻说道:“这个我举双手赞成。”

    “原来阿焚喜欢跳皮筋啊?”看到孩子这么热烈,颜溪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个好决定。

    “就把皮筋套我身上,我看着你们跳。”

    “……”

    “不行,都要跳,连小泽也要跳。”颜溪坚决地说。

    “来,猜拳,看你们谁跟谁是一队的。”颜溪把四个孩子聚到一起。

    “我不跟他一起!”面对是和西门泽一队的结果,云霓显得相当不乐意。

    “为什么?”颜溪问道。

    “因为,因为……反正我不想和他在一块,随便换个人都成。”

    “那好吧,你想跟谁一组?”

    颜溪满以为云霓会选丘丘,没想到她选了小琳儿。

    对着西门泽,云霓斗志满满地扬了扬小巴,哼,臭小子,我一定会赢过你的!

    还没开始,嘭嘭嘭,一阵敲门声就响起了。

    人打开门,颜溪发现,是许昌和李秀。

    许昌手里抱着个孩子:“王妃,事情有点棘手,能不能先让大夫把这个孩子治治?”

    “哦,好。”颜溪立刻叫来许窦

    “救得活吗?”许昌紧张地问道。

    许窦瞧了瞧:“问题不大。”便马上把孩子抱去了。

    “这是许昌大哥的亲人?”

    “不,我跟这孩子没半点关系。”

    “我就说我没看错人,许昌大哥真有爱心。”

    “王妃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这孩子死在我这里,不然我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可以不用这么诚实的。

    “哦!”颜溪想起来了,“你们不是去抓那个少年了吗?就是刚才那个?”

    “不是。”

    许昌刚说完,身后就一个排山倒海的呼啸声传来:“我跟你们拼了!”

    追上来的少年头发散乱,一身是汗,眼神凶狠,看起来就像来夺魂索命的恶魔。

    许昌突然想到什么,“王妃还是先回避一吧!”

    “小,小舞姐姐?”少年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眼睛都红了,激动地道,“真的是你,小舞姐姐!”

    他冲上来想抱颜溪,但觉得不好,很兴奋地握住了她的手。

    丘丘叉着腰,正想说你不许碰我娘亲,可他突然没出声,因为他看到爹爹来了。

    “把他的手给我砍来。”

    颜溪费力地从少年手中拽出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没事的,那人只是同你开开玩笑的,你先去休息一吧,啊,之前那个孩子,是你的朋友吧?你先去看看他,”颜溪随意指了一个人,“你带他去。”

    看了爹爹的脸色一眼,丘丘不禁暗暗为自己的娘亲祈祷着……

    突然间,颜溪的手被人拽住,“喂,你拖着我走干什么?”

    “去洗手。”

    “……”

    “还跳不跳皮筋了?一个个都傻盯着。”

    “不跳了,我去看看爹爹和娘亲。”

    “洗个手,有什么好看的。”

    “我怕爹爹会打娘亲。”

    “你是比较想看羞羞的事情吧?”云霓哼笑道。

    “……”

    西门筑真在给颜溪洗手,一遍一遍的,颜溪嘟囔道:“真像个小孩子。”

    “闭嘴。”西门筑脸色很不好。

    她忍不住笑了:“你说你至于么?”

    “闭嘴。”

    “就不闭嘴。”她黛眉轻扬,挑衅地笑道,“你能怎么着?”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