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纤细的腰一把被人搂住,他突的低了头。

    她忽然推开他,用力甚猛,让西门筑都踉跄了两。

    “你别再靠近我了,我走了。”

    纤细的手腕被他一把扣住,“你在躲我?”

    “别拉着我。”她很烦,要去掰他的手。

    “你在生我气?”他眉头紧皱,“因为我说要砍了那个男人的手?”

    “……”那是男人吗?那明显是个小少年啊。

    她很窘迫,“放开我。”

    她不否认,就是真的?西门筑抓着她的手不放,却努力保持冷静,“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

    颜溪嘴唇动了动,然后道,“现在知道了吧?”

    什么?西门筑没懂,也还没时间懂,颜溪的手就挥过来了,一掌劈到西门筑的胸口上。

    “你怎么不躲?”

    西门筑仍是抓着颜溪的手,神色冷冷淡淡的,却突然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太久没被调|教了,翅膀硬了很多啊。”

    “西门筑我恨你!”颜溪大叫着。

    西门筑本来要抱着颜溪去卧室的,但听到这话,还没打开厨房的门,脚步就顿了来,厨房里面顿时发出“唔唔恩恩”的声音。

    颜溪重重地推开吻着她唇的西门筑,抓着他肩膀上的衣服,气喘吁吁地道,“孩子,孩子……”

    “骗我也要动点脑子,都来了葵水,会有孩子?”

    说完,再一次把她压到墙壁上,像是在享受着饕餮盛宴一般,毫不客气地亲吻着她。

    吻了多久?颜溪觉得像吻了一个世纪,她只觉得当西门筑松开她的时候,她腿都软了,幸好西门筑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才没有掉到地上。

    重度的缺氧让颜溪脑袋都是晕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她脑袋靠在西门筑肩上,有点力气了,喃喃道:“我恨你……王八蛋……我恨你……”说到后面,颜溪的声音都带了哭声了。

    这副可怜耷拉的模样让西门筑很想笑,亲了亲颜溪的耳朵,问道,“恨到什么程度?”

    “想喝你的血。”

    西门筑笑了,“既然都这么恨我了,那再怎么对你好你也是不会领情的,那我还要顾忌什么?”

    说完,就把颜溪抱起。

    厨房的门一开,嘭通,四个被门弹到的孩子摔到了地上。

    “你们怎么在这里?”

    四个孩子都是一愣,丘丘最先反应过来,“我们路过,路过。”

    “爹和娘你们继续!”这句话完美地暴露了他们听墙角已久的事实,瞒不住了,四个孩子拔腿就跑。

    西门筑总算明白颜溪之前为什么一个劲地跟她说孩子了,她是在说,门外有孩子。

    “西门筑我跟你没完!”颜溪狠狠揪着西门筑胸前的衣服,抓狂地说道。

    “没完没了地跟我恩爱?”

    啊!颜溪紧握拳头,“我要跟你离婚,是的,就是离婚。”

    “哦,离婚啊。”颜溪狠狠点头,西门筑却淡淡扬眉,“离婚是什么意思?”

    oh **!

    “我的一切都被你毁了,孩子们会怎么看我,你把孩子们也带坏了,指不定他们以后怎么油嘴滑舌占女孩子便宜,每次丘丘以为我和你怎么样的时候,我有多尴尬你知道吗?你这个混蛋!”

    “太严重了吧,以后他再说你的时候,我就叫人用针线将他的嘴缝住。”

    “……他是你儿子啊!”

    他终于想起什么来似的:“哦,他是我儿子。”

    “……”颜溪简直不想再看到他,“放我来!”

    “难怪你之前不让我吻也不让我抱的,说真的这有什么?父母恩爱,小孩子应该更感到幸福才对。”

    “幸福个毛!”

    “这么小就知道用这个取笑我,低级恶趣!”

    他却连连点头:“不愧是我西门筑的儿子,什么事情一点就透。”

    “……别抱着我走,放我来!”

    “你还是一点没长进,知道徒劳无功,为何还要费尽力气?”

    “你要干什么?”

    他邪魅地笑了笑:“你说呢?”

    “……你有没有羞耻心!”

    “这不叫没有羞耻心,既然孩子们都知道了,那还藏着掖着干嘛,也没用不是么?堂堂正正一点反而能慑住他们。”他将房间的门踢开。

    “你无耻!”

    “等一你就知道我更无耻了。”

    啊!这混蛋的内心越来越强大了!

    “我来了葵水!”我肚子疼!

    “那不要紧,我不嫌弃。”

    “……”

    “是这样的,看着,”李秀拿出许昌曾经认为是夜明珠的那两颗珠子,“看仔细点。”

    说着,便向珠子旁边的小钩钩一拔,那珠子便像一张门似的张开了,是个珠壳,里面是深深的油池,油里放着一根细细的棉絮,算作灯芯,后面还有个小口,算作烟囱,所以周围有一圈黑色的污渍,亮着的时候并不显眼,但是像这样没有灯火在里面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明显的尘渍。

    李秀看着傻眼的许昌:“你刚才说好的,会把我的钱袋从那小子那里抢回来,咱爷们儿说话就跟拉箭似的,去了就没回头的空子,现在,”李秀反手,大拇指朝着在那里坐着喘气的许超盛指去,目光看着许昌,“嗯?”

    许昌知道,自己彻彻底底地被这个家伙给耍了,说不是夜明珠却会发光,还以为在萤石里面加了特殊的东西所以能让普通的珠子长明,所以才产生的好奇之心,没想到……

    许昌还没走过去,突然,许朝盛从椅子上突然站起来了,直盯盯地看着许昌。

    难道这小子听到了他们的话,所以要先一步出招?许昌和李秀都不禁这样想着。

    “你们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什么?”

    “是人的叫声。”

    许昌愣了然后道,“放心,我们没把你的小新怎么样。“

    “不是小新的声音,是女子的。”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叫声,小新猛然扬眉,“是不是小舞姐姐?!”

    许昌和李秀还没来得及说话,少年一溜烟没影了,与此同时不见的,还有旁边一个大大的榔头。

    “猪都没你这么蠢,小泽三岁的时候,都不见得会连摔两次呢。”西门筑把颜溪扶起来,将她抱到一个梨花木的杌凳上,掀起了她的裙子,将她的裤脚轻轻地捋上去,果然,皮都摔破了,红红的一片,出了血。

    “是你自己说要对我怎么怎么样的,我当然要逃啊,”她不高兴地嘟囔道,“你又不是女人,不知道大姨妈来的时候有多痛苦。”

    “大姨妈?”

    “就是葵水啦。”

    “请问,我什么时候有很强硬地逼过你?”

    “是你自己说要……”

    “那我有做吗?”

    “……这不是还没机会吗?”

    他忽然起身欺近她,把她囚禁在她和椅凳之间,似笑非笑的凤眸波光流转:“那现在有机会了吗?”

    ……

    “轻点,疼啊。”

    “我已经很温柔了。”

    “明明就很粗暴好不好?!王八蛋……唔……嗯……”

    不远处的树,许昌和李秀双眼都瞪大了,吞了口口水,知道王爷和王妃一向恩爱,可是现在也太奔放了,大白天的这声音,也不知道克制点……

    其实本来对这种事情也只是有点吃惊,除此之外并没有很严重的情绪,因为他们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现在,对于这个,他们已经有相当严重的怨气了。

    因为他们的手就要断了。

    “放开我!”被许昌和李秀狠狠抓住两只手臂的少年低吼道,就像只急躁的小兽,要狠狠地冲破牢笼。

    门内,颜溪一滴热汗淌,素白的手抓住西门筑的肩膀,溢出一声轻吟。

    “嗯……”

    “别发出声音,影响多不好。”

    “你走开!变-态!我不想再看到你!”

    “可是我想待在这里,更想跟你……”

    说完,西门筑手指动了动,颜溪顿时脸涨得通红,她狠狠地咬住唇,可在他的力道,腰肢是在杌凳上扭动着,鼻子里发出频率更快的“嗯嗯唔唔”声,她的头发散乱不已,一张洁白的小脸像是染了芍药的花汁一般,艳丽而绮媚。

    那声音,虽然刻意隐忍,但还是让人感觉得到带着畅快,带着兴奋。

    “停!”颜溪都快要哭了,清澈的眼里一片晶莹。

    “啊!”少年像是吃了传说中的大力丸一样,浑身都充满了劲爆的爆发力,两个原本就快要制住他的护卫陡然被他甩开,他抓起榔头,大喊一声就朝着颜溪的房门冲进去!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

    又是砰的一声,一榔头猝不及防地朝着西门筑砸,还是砰的一声,西门筑倒在了地上。

    饶是颜溪反应速度快,也无法消化这在一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她眨眨眼睛,看着高举榔头的少年,少年赶紧脱身上的衣服,准备给颜溪穿上,可突然手顿时停住,一脸错愕。

    “你怎么穿了衣服?你……你不是应该被他……”

    少年转头,发现躺倒的西门筑也是衣冠非常整齐。

    看到颜溪裙袂被掀起了一片,白色的裤子被撩到裤腿,那雪白的肌肤上兀然两团青紫,地上有一看就相当名贵的药膏,少年愣了,榔头砰的一声掉到地上,“他在给你上药?”

    颜溪眼里泛起真假难辨的笑意:“一半一半吧。”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