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也和李秀一样犯傻了?”颜溪看到两个护卫正闭着眼睛走上来,正是许昌和李秀。

    李秀道:“他不想被王爷挖眼睛。”

    颜溪一脚踩在小凳子上,扶着额:“我穿着衣服呢!”

    “还不去看看你们王爷,一榔头这样来,估计得翘辫子了。”

    许昌和李秀蓦然睁开眼睛,果然看到王爷躺在地上,李秀更是惊呼,“没想到王爷这么弱!一榔头就敲晕了!”

    过了半个时辰,西门筑醒过来了,头上缠着绷带,眼睛半阖着,带着浓浓的怨气。

    许朝盛心想,惨了惨了,没想到这人是小舞姐姐的丈夫,他还以为只是占她便宜的纨绔,惨了惨了,这小舞姐姐会很讨厌他了,他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还有,许朝盛不敢去看西门筑的脸,这人还是一金枝玉叶的王爷……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颜溪狠狠地捶着桌子,笑声一阵接着一阵。

    许朝盛一惊,虽然害怕但还是朝颜溪挪过去,“小舞姐姐,我知道是我不好,你惩罚我吧……”

    颜溪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拍着许朝盛的肩膀:“不,你做得很好,简直就是在替天行道,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

    许朝盛屏息,脊背都僵直了。

    “就是手轻了点!哈哈……”

    “……”

    没有人知道颜溪心中那股畅快劲,此时此刻她彻彻底底地领悟到了人贱自有天收的至理名言。

    西门筑之前怎么对付她的?

    “那现在有机会了吗?”西门筑似笑非笑地看着颜溪,她有点窘迫,脸红红的,声音在他温热好闻的呼吸有点低弱,“你,你离我远点。”

    看到她这么不自在他的趣味似乎更浓了,满含笑意地朝她嘴唇靠近,而颜溪意识地往后缩,因为他知道一旦让他亲吻了场就很难收拾,因为每次他都是吻着吻着她就把她往床上抱去的。

    突然,笑意盈盈的眼变得满是无奈,“笨蛋。”

    他连忙拉住她的手,阻止她身体因为一个劲往后退而险些造成的坠落,“前面摔了两次还不够,还要后面再来一次?”

    颜溪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西门筑摇了摇头,拿出了治伤口的上好碧云膏,往她的脚上抹去。

    “轻点,疼啊。”

    “我已经很温柔了。”

    “明明就很粗暴好不好?!王八蛋……唔……嗯……”

    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声音低低极为暧昧,“再叫我一声王八蛋,我就把你就地给办了。”

    她不客气地咬住了他的唇,于是他的闷哼声也传到了外面。

    他突然脱掉她的鞋子,捏着她小巧雪白的脚踝,似在查探她脚上有没有伤口。

    “你不觉得我们刚刚说的话,过于暧昧了么?”

    “疼啊,很粗暴啊,轻点啊,我很温柔了啊。”

    颜溪的脸腾的变红:“你故意的!王八蛋!”

    “我怎么是故意的,还有,说了不要叫我王八蛋。”

    西门筑眼里陡然泛起危险的气息。

    叫了又怎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样?颜溪话还没出口,西门筑就开始折磨她了。

    他抓住她的脚,手指在她脚心挠啊挠的。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他挠她脚心的时候力道比较重,弄得她完全笑不出来,只觉得浑身难受,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她的身体在有束腰的杌凳上难耐地摆动着,只想摆脱他的束缚。

    他应该是故意在整她,前一刻轻轻的,像羽毛一样划着她的脚心,一刻力道又毫不温柔,畅快到想大笑的兴奋感觉还没散开,一种涩痛感又席卷了她的感官。

    她大汗淋漓,抓住他的肩膀,忍不住软声道,“饶了我……我受不了了……”

    “嗯……”

    “别发出声音,影响多不好。”他停来了,却眉眼含笑地看着颜溪,特别的坏。

    颜溪眼睛顿时睁大,什么饶了我,嗯嗯啊啊的声音,啊,这个混蛋是不想让她见人了!

    “你走开!变-态!我不想再看到你!”

    “可是我想待在这里,更想跟你……”

    又开始挠。

    万一外面有人怎么办,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这个混蛋!

    她刚伸出拳头要打他,他先一步地将手放在离她腿上伤口一厘米远的地方,最讨厌被威胁还是要被威胁,颜溪恶狠狠地收起了拳头,他像逮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好机会一般,乐此不疲地继续蹂||躏她。

    “不许笑!”西门筑黑着脸看着笑得直不起腰来的颜溪。

    颜溪看着西门筑头上缠着的绷带,想象着里面肿成猪头的样子,又是一阵畅快的大笑。

    西门筑烦躁了:“还笑!”

    他死心了,对儿子说道:“丘丘,你去跟你娘说,让她别笑了。”

    “为什么不让娘笑?”小家伙歪着头,问道。

    “他在笑你爹我啊。”

    “一定是爹爹做了让娘讨厌的事情,不然娘平时多关心爹爹啊,看到你受伤了着急还来不及,怎么会像现在一样笑得这么痛快呢?”小家伙有板有眼地说道,说这么长潜台词就两个字,活该。

    “……”

    他忍,这家伙跟他娘处得久一点,当然会帮他娘。

    “小泽啊……”

    还没开口,西门泽就摸着自己的额头,“头忽然不舒服,爹爹你想说什么?”

    “你去叫你娘别笑了。”

    “啊?爹爹,我头昏脑涨的,听不太清您在说什么。”

    “就是……”

    “爹爹,我忽然想回去休息了。”

    “……”这两兔崽子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那个,叔叔,我扶西门泽回去了!”云霓转头扶着小泽,柔声细气地道,“小心点啊,不要太急,慢点儿走。”

    “……”这家伙不是不喜欢小泽吗?!为了躲他也是牺牲蛮大啊。

    “我也来扶哥哥!”丘丘一溜烟追出去了。

    没事,还有小琳儿。

    这女孩儿不像那几个缺心眼,她啥也不知道,而且也不大会拒绝人。

    “叔叔,你的眼神好可怕!像是要吃人的大鬼一样。”

    有吗?他不过冒出点胜利的精光罢了,有这么吓人吗?

    哇的一声,小琳儿大哭起来,不等西门筑说什么,抬起小小的腿儿就朝外跑去,“丘丘哥哥,等等我!”

    西门筑:“……”

    颜溪本来停了笑容的,看到西门筑的可怜样,又噗的一声笑出来了。

    “肚子好疼,笑得好疼……西门筑你应该去做相声演员的啊……哈哈……”虽然不知道相声演员啥意思,但西门筑知道颜溪一定在取笑他。

    疼是吧?我来帮帮你吧!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西门筑冷眸一扫,许朝盛被那寒气所慑,砰的一声跪了来。

    “许,许朝盛。”

    “你想怎样一个死法?”

    “我……我……”我不想死哇!少年吓得脸色惨白。

    “好了,我不笑了。”颜溪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说道。

    “你先去原来的房里待着。”她朝许朝盛说道。

    “本王说过让你走了吗?”西门筑的声音在许朝盛背后响起,阴测测的。

    许朝盛只好再度跪在地上。

    “西门筑……”

    “你闭嘴。”

    “你把本王弄成这个样子,想这么轻易了之吗?”

    这家伙是打算来真的了?这个孩子是现在知道那个小舞消息的唯一人选,她告诉过他,可是这家伙一在气头上九头牛都拉不回,不行,得护着这个孩子。

    “那我替他受罚吧。”颜溪忽然说道。

    西门筑只是冷着脸看着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颜溪操起一根棒子,“还你一棒子,行了吧?”

    他无动于衷。

    “敲啊。”

    “我敲了你别后悔。”

    他唇角带笑:“就如你所言,你敲了自己一棒子,我就不追究他了。”

    他就不信她会打自己,他等着她乖乖地跑过来求饶。

    事情显然超出了颜溪的掌控,看着她犹豫窘迫的样子,西门筑唇角越发上扬。

    颜溪不知道西门筑被她这么一弄,其实已经消气了,她也错误地理解为他那种舒心愉悦的笑是种冷笑。

    她把棒子在脑袋上轻敲了敲:“好了。”

    “你这完全是在走过场啊。”他轻飘飘地说道。

    喂!

    “少说也得头上肿个包,你说呢?”

    “……”看来这家伙是来真的了。

    真是小气鬼……为了怕西门筑一怒之把许朝盛杀了,颜溪决定豁出去了,肿个包就肿个包,刚好和这家伙凑成情侣包!

    颜溪举起棒子,一棒子去,在只有一厘米远的地方,手突然被人抓住,“你还可不可以再笨一点?”颜溪都没看清楚西门筑是怎么来的,他不是坐得离她挺远的么?怎么跟过来似的。

    他凶她,她有点委屈,弱弱地道,“不是你叫我敲自己的吗?”

    “笨蛋!”

    他掌心都冒汗了,一甩她的手臂,砰通一声棒子掉在地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

    许朝盛愣了一,意识到西门筑放过他了,登时拔腿就跑。

    “别再看了,说了没有敲到,还差点距离,我脑袋不疼,一点事也没有,真的。”对于一直掰着她脑袋在那里左看右看的西门筑,颜溪表示相当无奈。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