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姐姐……”当颜溪去看许朝盛的时候。他先是一喜。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我想要回去。”

    “怎么。有人欺负你。”

    “沒有。”许朝盛摇摇头。

    “那么……”

    少年突然抬起头。眼睛聚集起晶莹的泪水。“西子大婶死了。”

    “她的尸体还在山洞里。我要回去。把她好好地葬了。”

    颜溪皱了皱眉。随即说道:“我叫一些靠得住的人去给她好好入殓。你待在这里。要知道。外面危险着呢。”

    意识到西子大婶是死于非命而小新也因此昏迷不醒。本來想亲自送西子大婶一程的许朝盛并沒有特别的固执。仅是犹豫了一。便点了点头。

    “我想跟这个孩子单独谈谈。”颜溪对在房里的护卫们说道。护卫们意会。都退了。

    “我不是个孩子。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少年显得有点激动。对着颜溪说道。“我比你高。比你强壮。也比你有力气。你是个孩子才对。”说完还特意站到靠近颜溪的地方。强调他比她高的这个事实。

    “……”颜溪不想跟他争论这些无意义的东西。妥协道。“好好。我是孩子。你是大人。”

    颜溪想速战速决地从许朝盛将一些东西问到答案。她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因为她可不想家里那只醋桶又摆出一副人欠了他两百万的臭脸。

    可是她还刚想说话。少年就凝视着她开口。“说到孩子。那对双胞胎小世子应该不是小舞姐姐亲生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

    “小舞姐姐今年应该二十了。那小孩子听说是五岁。小舞姐姐十五六岁的时候。不还在胭脂楼么。那种地方是不允许生孩子的吧。”

    “爹爹。你书都拿反了。”西门筑坐在窗子边。桌子上摆着一本书。他正托腮思考什么。一张灿烂的笑脸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响亮的声音吓了西门筑一跳。

    “你干什么。咋咋呼呼的。”西门筑不悦地白了孩子一眼。

    “娘说要助人为乐啊。我看到你书放反了。告诉你。你却还凶我。”本來该是委屈的语气。可是小家伙就是特大声地说道。好像特别兴奋似的。

    “对了。娘呢。”小家伙趴在窗台上朝里左顾右盼。被踩住后背的云霓有点支撑不住了。动了动。小家伙顿时噗通一声。“好疼。”小家伙揉着屁股。从地上站起來。

    “可疼了。疼死了。”那声音叫得特别凄惨。有故意的成分在。西门筑听到。扬起唇笑了笑。

    “这么一摔就疼成这样。看來需要多加历练。明天开始叫个师傅教你习武。”

    “可疼了疼死了……吧。阿焚哥哥。看你疼成这样。我心里好难过。”小家伙脑子转得还挺快。一子就转嫁危机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

    “既然你摔得一点也不疼……”

    那我这次就放过你吧。

    “那一定是个习武的好材料。这样的人才非好好珍惜不可。明儿给你找个最严格最厉害的老师。”

    “……”呜呜。坏爹爹。不就是说你书放反了么。……

    “咦。娘怎么在那里。”丘丘看到颜溪进了一间房子。丘丘的脑力遗传了父母的。记忆力很厉害。他擦了擦泪眼。“那不是新來的那个哥哥的房间吗。”

    “我终于知道爹爹为什么把书放反了。还有为什么不开心了。爹爹怕娘不喜欢你。而喜欢那个大哥哥。”

    “叫你乱说。”啪的一声。一本书砸在小家伙的脑袋上。

    小家伙抱着被砸疼的脑袋。眼睛亮亮的。“爹爹生气了。我猜对了。哥哥说踩中尾巴的人都会很不高兴。”

    “……”

    这是兵书。上面有阵型的兵书。当然要各个方位观看。什么叫拿反了。

    不开心是因为我在想得出神的时候。你这个家伙跑來打断了我的思路。

    西门筑还刚拿起书。打算给这兔崽子好好看看。沒想到丘丘真像只小兔子一样咻的一跑远了。“爹爹。我会去给你好好看着娘的。如果那个大哥哥敢对娘怎么样。我就跑去打掉他的牙。”

    西门筑:“……”

    云霓:“……”打掉他的牙。就凭你这小萝卜头。

    慢着。你去就去。干嘛拖着我。

    什么。我很厉害。我们是好兄弟。我帮你打人。

    真是沒有比你更可恶的小萝卜头。。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不许让人教我习武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哦。”到最后声音越來越小。直到再也听不见。

    “……”

    “为什么这个大哥哥叫娘小舞姐姐。”

    云霓摸着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说道:“我知道了。你娘以前的名字一定叫小舞。后來改名的。听这个名字。说不定她是某个很厉害的……”

    “什么。”

    “杀手。对。就是杀手。”

    在不远处散心的西门泽听到草丛里传來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禁汗颜。拜托。小舞这个名字哪里像杀手了。

    “哇。分析得好有道理。阿焚哥哥你太厉害了。”

    “那当然。”

    “……”分析。分析了么。

    “可是为什么娘是杀手。我觉得她应该是女侠才对。”在每一个小家伙的心中母亲都是美好的。

    “那她就是女侠好了。”云霓很爽快地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好。谢谢阿焚哥哥。”

    “不客气。”两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都咯咯地笑了起來。

    西门泽:“……”

    “小舞姐姐今年应该二十了。那小孩子听说是五岁。小舞姐姐十五六岁的时候。不还在胭脂楼么。那种地方是不允许生孩子的吧。”

    颜溪愣了一:“啊。是啊。他们的确不是我的孩子。”

    “他们碰上了小舞姐姐这样的后母。会很幸福吧。”

    “或许吧。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颜溪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題。想岔开话。却又被他先一步开口了。第一时间更新 “那个王爷不喜欢小舞姐姐你吧。”

    “啊。为什么。”颜溪想到什么。循循善诱般地问道。“因为我曾经在青楼的身份吗。”

    少年低了一头。“抱歉。我……”

    但他忽然又抬起头。“虽然很对不起。但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个王爷不会真心喜欢你的。他们的眼睛都在天上。所以小舞姐姐。”少年的眼里透出一股坚定。“所以你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如果我说好。你准备怎么带我逃出去。”颜溪迟疑了一才说道。

    看这少年胜券在握的样子。好像只等她一点头他就能逃过这重重守备。她想知道他的想法。这样才能制住他。

    “你答应了。。”少年惊喜地说道。“其实很简单。只要……”

    就在这个时候。砰通一声。门开了。

    “你干什么。”云霓朝后抱住像一头野牛一样往前冲的丘丘。可是丘丘力量太大。云霓被他甩开。丘丘直接朝着颜溪冲过去。

    他來势汹汹。可就那样站在颜溪的面前。静静的。因为他无法像揍小伙伴一样将颜溪揍一顿。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紧紧地握着小小的拳头。

    他高高地仰着头。眼睛红红的。

    “啊。那个。我们出去说。”颜溪紧张地拽住丘丘的胳膊。可是被丘丘一把推开。

    “就在这里说。避开了这个大哥哥。你一定会骗我的。”小家伙的眼里闪烁着倔强的泪花。

    “算了。我不要听你说了。你是个骗子。大骗子。”小家伙愤怒地举起拳头。狠狠地朝颜溪的大腿砸过去。虽然蓄势很猛。可在真正碰到颜溪的身体的时候。却像是纸张落在地上那样轻。

    丘丘哭着。跑了出去。

    “小舞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走。”许朝盛低声问道。

    “走你个麻花。”

    颜溪沒好气地说道。朝丘丘追了出去。

    “我向那个孩子说了。我不是小舞。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也粗略地说了一遍。希望他配合。把小舞身后的那只幕后黑手找出來。”

    “你终于舍得说了。”西门筑靠在窗边的软榻上。逆着淡淡的光。唇似三月桃花。轻佻的摄魂桃花眼凤目半阖。懒懒地开口。

    明明大冷天的。胸口上的衣服也不拉紧。着凉了活该。本该是要唾弃的。可颜溪不知道为什么。偏偏有种吞口水的冲动。

    她别过头干其他事情。有心不让自己看这般秀色。方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想先试试和平手段。毕竟现在是要拿那个小新威胁着他。他才不敢轻举妄动。”

    “呵。骗人就是和平手段。”

    她扛不住了。恼怒地看着他。“闭嘴。”

    他只是笑。一把将她拉进怀中。

    她脸贴在他精美半|裸的胸膛上。莫名有些发热。

    她挣扎着坐起來:“有话好好说。别想着吃我豆腐。”

    “现在是谁在吃谁的豆腐。”

    “……”虽然你是长得比较可口。但是搞清楚是你按着我的好吗。

    不待她说话。继续一把把她脑袋按进他怀里:“就让你吃个够。”

    “……”

    修长如玉的指摩挲着她耳畔乌黑的鬓发。他突然开口说道。“听说你和丘丘闹矛盾了。”

    “少摆出一副才知道的样子。你明明就将所有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了。”那双明澈的大眼睛写满了四个字。。你好虚伪。

    “……”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