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着。我听说。是你让丘丘去监视我的。”颜溪突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西门筑。

    “谁说的。。”

    “你承认了。”

    西门筑黑线:“我说是谁造的谣。”

    “哦。我知道了。”西门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阿焚这小子吧。”

    “噢。。”颜溪摇着食指。一副终于知道了的表情。“看來还真是你啊。”

    “我……”

    “别耍赖。你刚刚都承认了。”

    “你……”

    “我拒绝听你的狡辩。”

    “……”西门筑抓住颜溪的食指。“你再不让我说话我就亲你。”

    颜溪一扬眉:“亲我是吗。”

    她率先吻上了他的唇。挑衅一笑。“像这样。”

    “……”西门筑觉得这个丫头已经成魔了。对付这种妖魔级别的人物。只能用最刚烈的方式证明清白了。

    “我发誓我沒有叫丘丘去监视你。”他一点也不想被她称作大醋桶或者小气鬼。虽然英明神武的王爷大人并不知道事实就是如此。

    “那他干嘛躲在门外偷听。”

    “是他自己要去的。”

    “你骗我。”

    “……沒骗你。”

    “发誓。”

    “……”西门筑黑线。

    颜溪尴尬地拨了拨额前的刘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我就姑且相信你沒有叫丘丘去监视我。”

    “但是。。”西门筑还刚放松地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听到她这话差点呛到。

    她眼睛很清亮:“但是丘丘去监视我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因为我当时在房间内看到你们在书房前说些什么。或许你沒叫他去观察我。但是当你得知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你一定沒想过要阻止他。”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是不是。”

    这个嘛……

    “……”颜溪不客气地往西门筑胸膛上拧了一把。“混蛋。”

    突然间。颜溪感觉身体一个翻转。倾盖之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就被西门筑压在身。她的身体被抵在男人坚硬的胸膛和软榻的靠背间。顿时感觉空间狭小得可以。

    “相比混蛋。我更喜欢你叫我其他的。比如。坏蛋。”他微扬嘴角看着她。俊脸邪魅。蛊惑地说道。

    “……”你这个坏蛋……颜溪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或者。”他轻佻地捏起她精致的颌。“生气的时候不要骂王八蛋。而是说一句讨厌。或者人家好讨厌你。这样不显得温柔妩媚多了。”

    “原來你审美是这样。”她皱着眉头看着西门筑。“你当初是怎么喜欢上我的。”

    “……你当初怀了我孩子。也娶了你。出于善心。当然要对你好啰。”他忽然也不围着她。摊平了躺在软榻上。双手轻松地叠在脑袋。以无所谓的轻松的口吻说道。

    怎么这样。

    颜溪戳着他的胸膛。“那你怎么不纳妾。”

    “当然也是出于善心。”

    “嗯。”

    “你想。府里面有个这么凶巴巴的婆娘。还敢把其他女子娶进來么。这不造杀孽么。”

    “……”颜溪刚开始挺不高兴的。但想西门筑这厮不就是要让自己不高兴么。偏不如他的意。“放心。凶巴巴的婆娘不会缠着王爷您太久的。既然王爷这么想纳妾。那就纳啰。这个凶巴巴的婆娘也未必会为你大动干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想想。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要是真的喜欢那个人肯定会为他收拾容颜也收敛性格的。再粗暴的女人也会温柔似水小鸟依人的。为王爷造杀孽。”颜溪不屑一笑。“王爷也要有那个魅力才成。”

    “……”西门筑被颜溪呛到要咳出來了。

    不该让这个丫头多看书的。这丫头在一些东西上学的太快了。估计一次就能用古诗词呛他了。

    坚决对这丫头实行愚民政策。

    “你说不说。”李秀一根长鞭抓在手中。

    许朝盛只是不屑地看了李秀一眼。年轻的少年散发出一股戾气。

    “你到底说不说。”

    “你们主子不是说不许对我用刑么。”许朝盛嘲讽一笑。指着自己的脸说道。“往这里打。用点力。”

    “……”李秀沉声道。“说不许用刑的只是王妃。王爷说的是便宜行事。便宜行事懂么。就是指任我们处置。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年轻的少年像一把冷刀一样满是锐气。“赶紧打不听话的我啊。”

    “我还拿了你的钱袋呢。你想知道你钱袋在哪里吗。哈哈。你真凑过來。傻子。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愤怒了吧。觉得被耍了吧。哈哈。那就打我。你手上不是有鞭子么。”少年叉着腰。肆无忌惮地笑道。

    啪的一声。第一时间更新 一道重重的鞭子猝不及防地甩在少年的肩上。衣服顿时裂开一道口子。

    许昌淡定地卷好鞭子缠在腰间。满意地看着沉默來的少年。

    “小子。什么事情都有个度的。”

    少年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我们完全可以把你的小新抓过來威胁你。但是我们沒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朝盛终于看了许昌一眼。

    “我们主子也是有孩子的人。在他们眼里你们也是个孩子。王爷和王妃虽然身份显赫。但从來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你的小舞姐姐冒充了王妃潜伏在王爷身边。王爷也沒有杀死她。因为什么。因为知道她只是一颗被人逼迫的棋子。”

    朝胜愣了。

    “就是你刚刚取笑的这个人。在你小舞姐姐就要被人杀死的时候。跳出來救了她一命。”

    许昌看着他说道。“你应该很明白。我们在这里这么啰啰嗦嗦不是沒有办法对付你。而是想让你知道。我们并沒有恶意。”

    朝盛怔愣了一。说道:“可我怎么知道你们的善意不是为了让我将小舞姐姐的事情和盘托出而伪装出來的。”

    轮到许昌愣了。

    “死了这条心吧。就算小新是我的好哥们。可我也不能因为他而放弃小舞姐姐的生命。”

    李秀抓住朝盛的衣领:“想让那个女人死的人是你吧。如果我们再不找出那个幕后者。她总有一天会被他杀死。”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

    “要是我的话。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兄弟而放弃心上人的性命。那个孩子。是个倔骨子啊。”西门筑和颜溪躺在软榻上。懒洋洋地说着正事。

    颜溪似乎在故意为难他。笑着问道:“那你会为你的心上人而放弃兄弟的性命吗。”

    西门筑捏了捏颜溪的鼻子:“当然会。”

    她大为感动:“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因为。”深情款款的眸子陡然溢出一抹笑意。“我哪來的什么兄弟。”

    “……”说句“我爱你”会少块肉是不是。。颜溪愤愤地想。转瞬她又想到了什么。“你不是很多皇兄皇弟吗。”

    “得了吧。天天就盼着我早日失宠甚至见阎王的人。不提也罢。”

    “那你三皇兄呢。你不是跟他很要好吗。他也不重要。不算兄弟吗。”

    “他当然算。”西门筑扬起嘴角。“但他非同一般的厉害。不可能像小新一样被人抓到。让我做出这种选择。”

    “……”

    颜溪也不闹他了。在那里思索着自己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怎样让那个孩子说出小舞的消息呢。看來是死棋啊。就算严刑逼供也不见得会让那个孩子把事情说出來。”

    “当然是要让他信你。”低低的声音被西门筑捕捉入耳。他开口说道。

    “说得轻巧。他会信我吗。”颜溪白了他一眼。

    “当然会。”

    看着他胸有成竹的模样。颜溪起了好奇心:“怎么办到。快告诉我。”

    他凝视着她的脸。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

    “嗷。。”颜溪像只小猫一样用头拱了拱西门筑的胸膛。以此表达她的不满。

    不知不觉的。颜溪就在西门筑怀里昏昏欲睡了。

    临睡之际。他温柔慵懒的声音别具磁性地在她耳边响起。像是带点细沙的深海。

    “肚子还疼不疼。”

    颜溪特别喜欢这种感觉。静静地窝在他的怀里。耳畔响起他的声音。带着关怀。带着温馨。偶尔还会有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倦倦的。所有紧绷的情绪都抚平了。舒服极了。

    她很乖地点了点头:“嗯。不疼了。”

    笑着亲了亲他的巴。“什么事都沒有了。谢谢关心。”

    在颜溪将睡之际。他低低的声音传來。“葵水走了啊。”

    “终于不会再暴躁得像只小狗了。”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才是小狗。

    他看着颜溪美如细瓷般的肌肤。“好像更鲜美了。晚上可以吃顿好的了。”

    “……”这只淫|虫。。。

    他似乎沒有想到颜溪会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并且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每次当我觉得特别有意境的时候。你总能想出几句煞风景的话。鲜美。我又不是食物。”颜溪撩起袖子伸出手臂。“有本事你吃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就要咬住颜溪的手臂。

    “……”颜溪当然缩了回來。“还真吃。王八蛋。”

    “说了不要叫我王八蛋。來。叫声坏蛋來听听。”

    颜溪对这个厚脸皮忍无可忍:“我不想叫你什么蛋。我只想打你的蛋。”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