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一抬腿。幸好西门筑躲得快。

    这丫头來真的。

    “我可是你丈夫啊。”

    “那又怎样。”颜溪无所谓地道。“那什么沒有就沒有了。反正我们也有孩子了。”

    “……”

    “沒有更好。你就不会去找其他女人了。”颜溪忽然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我越來越觉得。应该把你那什么剪掉。”

    “你不会來真的吧。”

    “讨厌。人家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你不是爱人家吗。人家好想把你的剪掉。干嘛露出那副表情。你不同意么。噢。你这个坏蛋。”

    “……”

    她真的从旁边拿起剪刀:“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乖乖的。”

    “……”

    “反正蛋都已经坏了。不剪的话会伤害身体的。”

    西门筑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

    想象着西门筑此时此刻奔腾的内心。颜溪彻底忍不住了。全盘破功。大笑了起來。

    “哈哈。看你吓成那个样子。哈哈……”

    “腿都在抖。哈哈。就差尿裤子了吧。”

    “……”

    “王妃。他还是不肯说。”

    颜溪有点烦躁:“行了。我知道了。”

    “对了。你们打了他吗。”颜溪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少年。转头问道许昌和李秀。

    许昌诚实地说道:“朝他的肩膀摔了一鞭子……”

    “摔了一鞭子。”颜溪的表情看不清喜怒。李秀知道许昌都是为他出气所以才动手的。不然他如此冷静沉稳的人断不会不听从主子的命令。所以决定说些什么。可是颜溪一句话让李秀愣了愣。

    “才甩一鞭子。你们也真沉得住气啊。”颜溪好像彻底忍不住了。抓起许昌手中的鞭子。就朝看起來盛气凌人的少年走去了。

    “小子。是谁教你这么拽的。”颜溪一脚踩在坐着的许朝盛的大腿上。散发出一股出自**的匪气与痞气。眼眸半阖。声线懒散。轻挑的眼眸偶尔散发一股凌厉。第一时间更新 让人看起來觉得可怕极了。

    “我跟你说。我耐心有限得很。先前对你的客气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到底说不说。”

    “废话少说。要杀就杀。”少年不屑地看了颜溪一眼。

    “诶呀。”颜溪叫了一声。手中的鞭子就甩了去。砰的一声炸开。少年愣了。

    不是说这里的主子善良心软吗。

    不是说不会伤害他吗。

    不是说别让人打他吗。

    骗人。

    看到少年大大的眼睛里流露的控诉的神色。颜溪愣了愣。之后得意地笑了笑。“哼。怕了吧。怕就快点说。”

    少年眼睛红红的。墨黑的眸子里竟不知怎么的。突然沁出明亮的水滴來。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彻底意识到自己的无助后。“哇”的一声委屈地大哭了起來。

    “喂。你哭什么。”颜溪顿时手足无措起來。

    “你之前不还铁骨铮铮吗。哭什么啊。有什么好哭的。”

    颜溪发现。她一点都不害怕别人比她更拽。因为她总有办法治住他。而且也绝对得去手。可是现在。她猛然发现。她要对付的人。其实是一个熊孩子……

    再厉害的秀才遇到不识字的兵勇也会觉得无奈。一腔学识根本无法展开。因为根本就不在一个世界里……

    但是。难道要就此放弃吗。

    颜溪正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又一件令她一个头两个大的事情发生了。

    “王妃。不好了。小世子溺水了。”

    许多人都退了。一片安静中。颜溪推开了丘丘的房门。

    她坐在了他的床前。她有很多事情要去忙。可是她却在他床前坐了很久。

    看着孩子粉雕玉琢般的小脸。颜溪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想笑。伸出手去。挠了挠孩子小小的脚掌心。

    “呀。”小小的孩子不耐烦地把颜溪的手踹开。睁开眼睛。坐了起來。

    “一副吃了大便的样子。西门昱。你本事沒啥。脾气倒越來越见长啊。”她惩罚性地捏着孩子小小的鼻子。看到他呀呀乱叫的样子。笑意扬上了她的唇角。

    他使了猛力。打落颜溪的手。一言不发地坐到床上的离颜溪很远的地方。

    “我说你啊。沒事跑湖边干什么。闲得沒事做啊。”

    丘丘眼睛望向别处。不回答颜溪的话。

    良久。颜溪环着胸。眼眸微抬:“好。给个期限。你要生我气多久。”

    “一天。”他沒有作声。

    “一年。”他嘴唇动了动。却依旧无言。

    “还是一辈子都不理我了。”

    他只是皱着眉。

    “你这样不说话。我相当不高兴。”

    “我也不高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小小的孩子像是火山一般喷出岩浆。“我不只这辈子不想理你。我辈子。以后。都不想跟你说话。我讨厌你。世界上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

    颜溪清了清喉咙。冷静地问:“为什么。”

    “你不是我娘。”

    “还有呢。”她淡淡地说道。

    “你出身不好。我知道。在青楼待过的人都不是好女人。”怕颜溪说“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丘丘赶紧接着道。“很多人都这么说的。你别想赖账。”

    “还有呢。”

    “你欺骗我。”

    “还有呢。”

    丘丘被颜溪问懵。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冷静的态度弄得自己渐渐的沒那么暴躁了。小小的脑袋摇了摇。一双大眼睛清澈莹亮。“沒有了。”

    “我看还有吧。”颜溪摸了摸巴。

    “还有什么。”孩子狐疑地皱着小眉头。

    “你不希望我跟那个哥哥走吧。要不然也不会在我答应那个哥哥之后就立刻跑出來。”颜溪扬了扬唇。

    “才沒那回事。”小孩子否认道。“我才沒有舍不得你。一点都沒有。”

    “那我们明天就走了。”她淡定地说道。

    孩子愣了一。眼睛红红的。却固执地说道:“随便。只要你能走掉。爹爹一定不会同意的。”

    “很不幸。他同意了。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眨了眨眼睛。说得煞有介事。“他是这么对我说的。既然我儿子这么讨厌你。那你就走吧。以后都不要再回來了。我会为他再找一个娘亲。”

    孩子呆呆地看了颜溪很久。眼眶越來越红了。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颜溪正等待孩子抱着她大腿痛哭流涕的时候。孩子却一抹泪水。倔强地道:“走吧。反正也不是我的亲娘。谁做我的娘都无所谓。”

    好小子。你行啊。

    颜溪真想往他头上敲两个叮咚。却硬生生忍住了。嗯。小不忍则乱大谋。

    晚上的时候。

    响起敲门声。

    西门筑打开房门。见鬼了。沒人为什么有敲门声。

    “爹爹……”

    哦。原來人在这里。才这么点小。

    西门筑低头:“这么晚了你來干嘛。”

    丘丘二话不说溜了进來:“我想跟爹爹睡。”

    “回自己房间去。”

    “为什么。”孩子委屈地皱着小眉头。掩盖住兴奋的情绪。不动声色地问。“难道爹爹这里有别的人。”

    “废话。当然有。”

    孩子笑眉笑眼的:“好。那我就不打扰了。”

    “哪來的打不打扰。我跟许昌睡。又沒有女人。”

    孩子皱着眉头。声音不自觉拔高了一个调:“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我跟自己的护卫睡。不行。”

    “为什么不跟她。”

    “她。”

    “就是那个女人啊。”

    “哪个女人。”

    “就是。就是以前是我的娘的那个女人。”小小的孩子似乎很不愿意再叫颜溪一声娘。

    “我打发她走了。”

    “可爹爹你不是喜欢她吗。”

    西门筑蹲身子。手放在孩子小小的肩膀上:“是因为丘丘喜欢她。我才喜欢她的。丘丘不喜欢她。我就不想让她在这里了。”

    “你怎么能这样。”孩子生气地推开西门筑。“你不是我爹爹。你太坏了。你一点都不是个好人。你不负责任。我不崇拜你了。”

    “可是她出身不好啊。你想想。还在青楼待过呢。青楼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就是那种很差劲很差劲的地方……”

    “这、这有什么。她肯定是被逼的。你不应该看不起她。她是个很棒很棒的人。她对我很好。好小的时候。我生病了。她会给我唱歌。虽然我知道她自己也很困了。为了照顾我她好久都沒休息好。她还是给我唱歌。虽然吧她唱的歌一点也不好听……”

    “……”

    “她虽然脾气差了点。可她对人还是很好的……很多人都喜欢她。以前元斌叔叔。胡江叔叔都很喜欢她。好多好多的人都喜欢她。你看看。是这么多。这么多。”孩子将手臂卖力地张开。“有一大箩筐。”

    “可是。她更喜欢小泽。不够喜欢丘丘啊。她也沒能跟丘丘玩……”

    “不是。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我知道我知道。”孩子激动地吼道。“我不准你再说她的坏话。不然我就不跟你玩了。”

    西门筑耸了耸肩膀:“好。我不说了。你回去吧。”

    “爹爹。你去把她找回來吧。”丘丘突然抱着西门筑的大腿。这是他求人的一贯动作。摇晃着人的大腿。自己的小脑袋小屁股也跟着摇啊摇的。特别的牛皮糖。好像希望烦到对方能就此妥协一样。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