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在干什么。要你们守着人。你们却给我东倒西歪地躺这里。快起來。”

    外面响起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不仅把醉酒的护卫们吓得暴起。也让朝盛的心直跟打鼓一样。

    赶紧放背上的小新。让他重新躺回床上。紧接着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赶紧跑到床底藏好。

    果然不出朝盛所料。那些护卫推开了门。许是见到小新还完好无损地躺床上。陪笑着说道:“沒事呢。人还在的。”

    “最好是沒事。”许昌生气地说道。“你们都给我守严一点。连一只苍蝇也不能放出去。听到了吗。。”

    “绝对一只苍蝇都不放出去。这大冷天的根本沒有苍蝇。第一时间更新 ”

    “……”许昌怒。“你别守门了。去。先去跑几圈。叫其他人顶上。”

    待到门关上。声音也渐渐小了的时候。朝盛才从床底钻出來。他认得出刚才那个发号施令的人是谁。就是那个拿鞭子甩他的统领。当时甩他的时候。他那凶神恶煞的眼神让朝盛记忆犹新。如果被他逮到了。一定会毫不手软地对付他。

    更何况。朝盛可以感受得到。外面那种紧张的气氛。他们一定守得很严。

    朝盛又缩回了床底。原本毫无忌惮的少年此刻有些瑟瑟发抖。因为冷也因为害怕。

    突然。耳畔一阵哭声传來。朝盛愣了愣。发现哭声是从墙壁那边传來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就是佛堂。朝盛发现哪里透着灯光。仔细一观察。就在顶里头角落处的一个洞透过來的。那个洞不大。看形状估计是被老鼠咬出來的。

    “别哭了。你再哭也沒有用。”

    朝盛好奇地凑近那个洞口。看到了一个女人。那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光从背影看就很美。她跪在用匣子装着的金佛像前。好像在哭泣着什么。而叫她别哭的声音。是从她旁边的男子嘴里发出來的。

    男子并沒有跪着。半蹲在地上。拍了拍女子的肩膀。女子擦了擦眼睛。侧过头來。她的侧脸很精致。皮肤跟雪一样洁白剔透。好看的黛眉皱紧。说道:“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清净清净么。”

    男子一袭黑色的貂皮大衣。细长的凤眼如三月桃花。薄薄的唇叶似远山之笔。端的是风华绝代。一袭黑衣不仅沒有遮挡住他的俊美。反而还为他增添了丝丝邪魅和神秘。

    朝盛看清楚了。那女子。正是和小舞长得一样的那个女子。而那个男子。正是那天那个高贵的王爷。

    他听到过。有人叫她。颜溪。

    “再让你一个人清静。你就得想不开了。”西门筑说道。

    “那你叫我怎么办。那个叫小舞的孩子。可是我的妹妹啊。她现在生死未卜。我怎么能安心得呢。我又不是你这么沒良心。也不帮我想想办法。”颜溪抱怨地说道。

    “那个叫朝盛的孩子不是知道她的消息么。我之前说要叫人对他严刑拷打。你又不乐意。孩子嘛。上个拶子夹几只手指。或者拿块热铁烙一胸口。三魂沒了七魄。还不要什么说什么。”

    朝盛听到这句话。心登时咯噔了一。抖得更加厉害了。他不敢去望西门筑的脸。他知道一定是非常可怕非常狰狞的表情。又或者不是。因为之前听到小舞姐姐说话。真正可怕的人都是不动声色的。他很毒辣。可是却不会表现在脸上。

    “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啊。”

    西门筑无所谓地笑笑:“那又怎样。”那笑声很低。很磁性。本來应该很悦耳。可是朝盛却听到毛骨悚然。

    “你不是要救你的妹妹么。第一时间更新 小舞。你的双胞胎妹妹。你不是很想知道她在哪里。并让她投奔到你的羽翼之么。”

    “如果是小舞的话。一定不希望我这样对那个孩子。”沉默了一。传來颜溪沉沉的声音。

    “算了。我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女子朝着佛像磕了一个头。“好好地求菩萨保佑她。”

    “这是佛祖……”西门筑扶着额。

    “呃。这个……”颜溪尴尬地改口。“求佛祖好好地保佑小舞。”

    “如果还是出事了呢。”西门筑的声音似乎有点沉重。“你可不要又哭又闹的。她有人追杀。有个三场两短也说不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切腹吧。”颜溪离开跪垫站起來。边往外走边说道。

    他不满地说道:“一点小事就想着寻死……”

    “是切你的腹啊。”

    “……关我什么事。”

    “看见沒有。就是你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让我好想切你。”

    “……”

    朝盛差点笑了。可接來女子所说的话。又含着一股淡淡的惆怅。像吸进去的初冬的冷风。

    “切了你之后我就切了我自己。等看到小舞的尸体后。我就这样做。”

    小新忽然翻了个身。响声挺大。可朝盛却沒有半点的反应。直到后來很久。第一时间更新 才意识到。自己的好兄弟。已经渐渐摆脱昏迷不醒的状态。渐渐开始有知觉了。

    待走了很远之后。西门筑把颜溪拉到一旁:“你这丫头还演上瘾了是吧。什么死不死的。你知道在佛祖面前这样说是可能会应验的吗……”

    “你怎么这么烦啊。这么迷信。真迂腐。”颜溪不耐地摆了摆手。

    “颜溪。”

    颜溪停住往前走的步伐。转过头來。看到西门筑不悦的脸。往回走道:“好了。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这样说了。我刚才也只是顺口嘛。我发誓。我发誓再这样说我就天打五雷……”

    西门筑捂住她的嘴。待到她沒有开口的打算只是疑惑地看着他的时候。他才开口。并尽力柔声:“谁让你发誓的。要是你这个笨蛋又说漏嘴了。就不成了双重诅咒了。”

    “也是哦。”颜溪笑嘻嘻地搂着西门筑的肩膀。“西门筑你好聪明啊。”

    “……”这算哪门子聪明。马屁敢不敢拍得再敷衍点。

    她好像能察觉到他的心理:“我不是说刚才。我是说。你想的对付那个孩子的法子。如果以为我是小舞的姐姐。并且所作所为都是在救小舞的话。他一定会非常信任我的。”

    西门筑思索了:“万一那叫小舞的。真是你姐妹怎么办。”

    “能怎么办。第一时间更新 我确实也沒怎么着她啊。也不算伤害那个叫朝盛的孩子。被逼无奈。曲线救国。懂吗。”

    “我是说你对她就沒点其他的感情。比如……”

    “看见亲人的兴奋感。”看到西门筑沒否认。颜溪皱着眉道。“拜托。这算哪门子亲人。长得像就一定有血缘关系。世界的人那么多就沒一张脸是相似的。兴奋感。是想揍她一顿的兴奋感吧。丫丫的。敢抢姐的男人。”

    看到颜溪一副小母狮子的模样。西门筑沒來由地感到想笑。他揉了揉小母狮子的头。却把她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颜溪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呀。乱成这样。手真重。你是不是因为我说了小舞的坏话报复我。第一时间更新 你喜欢她。是不是。”她一扬眉毛。“从实招來。”

    “猜得真对。”

    “错了。台词不对。你应该说。不。我喜欢颜溪。只喜欢颜溪。最喜欢颜溪。再來一遍。”

    他忍不住笑了。凤眸微挑。问:“我可以说很多遍吗。”

    “当然可以。越多越好。”

    他在她沒注意的时候吻住了她的唇。

    “我喜欢颜溪。只喜欢颜溪。最喜欢颜溪。”

    她嘴角溢出甜甜的笑容。就让他这么吻着。直到她被吻得快虚脱了的时候。他才移开了她的唇。“再來一遍。”又吻上去。

    “……”喂。再來一遍不是你的台词啊。

    “我喜欢颜溪。只喜欢颜溪。最喜欢颜溪。”吻离开她的唇。随即。。“再來一遍。”又好像很守命令地附上去。

    “……”颜溪简直要缺氧到晕倒。这家伙敢情在故意整她是吧。。

    颜溪不知道怎么回的房间。只知道。她刚一反应过來。她的身体就在房间的床上了。

    她怎么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确定这不是连环计。将她吻得七荤八素意识麻痹之后。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也真怂啊。对付女孩子还要用这种方法。还是对自己妻子。啧啧啧……”

    “你在说什么。”

    声音猛然出现。颜溪吓了一跳。“沒什么。”

    “看见一个这么怂的丈夫还能吓成这样。你不更怂。”

    “……”他听到了。

    颜溪吐了吐舌头。

    “话先说开。我才沒有那么如狼似虎。想方设法把你弄上床迫不及待地鱼肉。你是不是太自恋了点。”

    “嗯。我是自恋啊。”颜溪相当坦然。“我人老珠黄嘛。老人家总是喜欢想这想那的。你就多多包涵一点吧。”

    颜溪伸了个懒腰:“啊。老人家就是容易犯困。小伙子。姑奶奶我先睡了。不聊了。”

    “……”

    到了半夜。西门筑也沒敢靠近颜溪。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他拒绝闻到她的气息。因为他知道一旦靠的很近。本來就蠢蠢欲动的东西就更难控制住了。

    啊。怎么。你对一个老奶奶也会有感觉吗。你还真是禽|兽啊。

    想到在他靠近的时候她可能会说的话。西门筑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算了。话都说出去了。憋就憋吧。

    不碰就不碰。还能死了不成。

    西门筑努力让自己睡着。虽然很艰难。可是他还是在超级强大的定力。开始有点想睡的感觉了。

    可是这时。身边传來甜甜软软的一句“西门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