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筑顿时睡意全无。

    颜溪戳了戳他的后背。“怎么不作声。你不是沒睡着么。”

    西门筑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声音又低又闷:“干什么。”

    “呀。你手上怎么这么多汗。”颜溪摸了摸西门筑的脸颊。“脸也是。”

    “很热吗。还是你生病了。”

    她离得他很近。手上袖间盈满了淡淡的香气。他的身体。顿时出现了难耐的反应。哑着嗓音道:“沒生病。”

    “啊。喉咙也这个样子。”颜溪皱了皱眉头。

    西门筑顿时克制不住。一把扣住她纤瘦的腰肢:“你是故意的吧。”

    “勾|引我之后又逃开。让我抓不到。喂。到底是谁教你这种阴损的方法的。”

    颜溪无辜地眨眨眼睛:“我沒有啊。”

    “这一次绝对沒有。真的。”她竖起了三根手指。一副要发誓的样子。

    “……”他摆出一副他不信的样子。

    “我才沒有这么无聊。现在是大半夜。谁要跟你玩情|趣游戏啊。”

    “不信的话就算了。”她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大不了我随你鱼肉。证明我的清白。可以了吧。”

    西门筑沒想到还能有这样意外的收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扬了扬嘴角。“成交。”

    柔嫩香软的唇被他衔入嘴中。大掌在她胸前轻轻地摩挲着。终于探进了衣服里去。就快要将她衣服扯开的时候。颜溪紧急地叫道:“慢着。”

    她突然推开西门筑。“我想起來了。我刚才叫你。是想要告诉你。今晚我要和丘丘去睡的。”

    “已经不早了。他睡了。”

    “可是我也要履行承诺。”

    “那跟我和你亲热。有必然的联系吗。”

    颜溪低着头。在那里玩着自己的手指。也不说话。好像在想着理由。

    西门筑将颜溪拉近了点。吻了吻她的耳朵:“去吧。”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亮亮的。“嗯。好的。”

    “如果丘丘嫌弃你今天沒沐浴。让你回來。那就回來跟我睡。知道了吗。”

    颜溪愣了愣。点了点头。“好的。”

    颜溪出了门。朝着丘丘房间的门走去。却并沒有走到丘丘的房间里。将身上的狐裘丢到一旁。全身的装扮显得清减不少。她抓出刚才顺手拿的钩锁。利用这个。从围墙翻了出去。一瞬间。就消失了身影。

    西门筑从房间走出來。不一会儿。许昌就出现在他身边。

    “王爷。何事。”

    “派人去跟着王妃。”他看着颜溪消失的方向。淡淡地说道。

    “王妃出去了。”许昌眉头稍紧。看着西门筑喜怒未明的脸。试探性地问道。“跟踪王妃。查探她在干什么。对吗。”

    “不是跟踪。是跟着。”西门筑纠正许昌的用词。“别让她发现。”

    “……”这不就是跟踪么。

    “好好地保护她。不用查探她在做什么。一定别让她知道有人在暗中跟着她。知道了吗。”

    “是。王爷。”许昌虽然疑惑但却听从命令地说道。转瞬。身体就如一阵风一般消失不见。

    一个看起來奇形怪状的山洞里。老乞丐亮着不知道从哪里捡來的只有半截的蜡烛。拿着自己做的草药。在涂着脚上的冻疮。

    “啊呀呀。你怎么跑我这里來了。。”突然间。老乞惊叫出声。看着背着小新走來的许朝盛。

    许朝盛好像累趴了。将小新放到地上。气喘吁吁地叫了句:“周大叔。”

    “我可沒铜板。一个子都沒有。别想往我这打主意。”周大叔还以为朝盛要背着小新去治病。而妄想在他这里搜刮点什么。毕竟上一次他的棺材本都被这小子掏干净了。

    周大叔长着很滑稽的八字胡。人又瘦瘦小小的。一瞪眼。就像只被拔毛的老鼠一样。

    要是在平日。许朝盛又会笑大叔一番。可是今天。他完全沒有心情了。

    周大叔死命地抱着自己的存着铜板碎银的小罐子。虎视眈眈地看着许朝盛。许朝盛从裤袋里面掏出一把珠子。丢在周大叔的面前。

    是珍珠。珠圆玉润。绝对是上等货色。周大叔惊了。“你小子哪來这么多的宝贝。”

    “你不会去偷了吧。。”

    周大叔从地上跳了起來:“我说你啊。沒本事就不要去偷。看。被打成这样……”

    “够了吗。”

    许朝盛淡淡地问道。

    “你这小子。还沒跟你说话就不耐烦了。够了吗够了吗。不够。你欠了我这么多铜板。也要把铜板还完才能见阎王。。”周大叔暴躁地说道。如果他有根拐杖在手里。一定是把地敲得噔噔作响。

    “我是问你。珠子够了吗。”

    “不够的话还有。”

    许朝盛又把整个装金银珠宝的袋子都拿了出來。全都给了周大叔。

    “照顾好小新。他生病了。给他找一个大夫。然后。大叔你就找一个不让别人发现的地方。带他好好过日子吧。”说完就要走出洞口。

    “慢着。小崽子。出啥事了。”

    朝盛的面容在暗淡的烛光模模糊糊地看不清:“啥事也沒有。”

    “你不给大叔说说。大叔就不给你照顾这孩子。”

    “那就别照顾吧。”蹬蹬蹬。朝盛远远地跑开了。

    想到周大叔肯定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朝盛就沒忍住想笑。心情好像也好了很多。

    “该去那里了。尽管不想去。可是为了小舞姐姐。打起精神來吧。”少年给自己打气道。

    即便他再谨慎。再三确定沒有任何人跟踪他。可是他毕竟还只是个未满十七岁的少年。所以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有人在跟踪着他。

    藏在暗处的颜溪。不远不近地看着少年的背影。

    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很聪明。比她想象中的。要聪明太多。

    他可能怀疑到她和西门筑在做戏。可是又不敢全然确定。因为她和那个小舞长得一样是谁也抹杀不了的事实。如果她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在救小舞的话。那他的知情不报。就是在延误救助小舞的时机。如果小舞死了。他就是推动者之一。

    颜溪感觉到这个孩子当时的震撼。因为在西门筑说小舞是颜溪的亲生妹妹时颜溪听到了孩子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但他在震撼之时却能留有这一份克制真的让人很佩服。他并沒有马上跳出來说他会将一切奉告。而是先将小新运出去。因为如果觉得万一她和西门筑目的不纯的话。他可能会被灭口杀死。而若小新还在这里。兴许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将小新运出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可以不用再被胁迫。

    “应该不会在演戏吧。不然。來的时候怎么都沒一个人跟踪我。”

    來的时候。确实沒一个人跟踪他。颜溪知道这个孩子的机灵。于是事先在那个叫小新的孩子的袜子上撒了荧光粉。很淡的颜色。所以她才能一路跟踪至此。

    听到少年自言自语般的嘀咕。颜溪突然皱了皱眉。这孩子这么聪明。要是她沒弄得好被他发现了。会不会前功尽弃。

    她是瞒着西门筑出來的。因为西门筑在策划这些之前跟她说。到时候若是孩子跑了。也别去追着他们。让他自己考虑。

    要是那孩子一去不回了。怎么办。当时的她问。

    不会的。他为了那个小舞可以连命都不要。知道我们是在帮她脱险。一定会回來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跑开。孩子兴许也是在试验我们是真的那么沒防备。还是别有用心。总而言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届时你安安心心地待在这里就是了。

    她明明答应西门筑会安心的。可还是忍不住跑出來。她是怕这孩子真不回去的话。她就用暴力手段把他重新带回來。现在。只有他。是有可能追查出蔚若姐姐死亡真相的线索。

    她现在好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一定按兵不动。要是西门筑知道她不听他的话偷偷跑出來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现在。只求。什么事都不要发生。颜溪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可她觉得。她上辈子一定造了什么冤孽。

    就在这时。月光的小路上突然跑出來一个女子。砰的一把少年撞到了。

    许朝盛揉着被撞疼的胸口站起來。突然惊呼了一声。因为在女子的身后。跟着三四个体型魁梧的大汉。

    女子崴了脚。跑不动。倒在地上。

    朝盛站了起來。他自幼见多了世态冷热所以也沒太多的怜悯之心施舍给不认识的人。闲事莫理。他正想走开。突然男人粗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子别走。。”

    朝盛很懂江湖套路。举起手來。表示手上并无武器。

    “把你身上的金银宝贝都交出來。”

    朝盛虽然整个钱袋都给了周大叔。但裤子里还是有些漏出來的珠子的。因为女子撞倒了朝盛。所以把珠子也撞了出來。有个眼尖的大汉瞧见了。就喝令让朝盛停。

    朝盛听令地将身上所有值钱的物品交出來。“再沒有了。”

    “才这么点。”左搜右搜也是找不着了。大汉的语气里透露出不满。像是一只沒尝够鱼腥味的猫。

    朝盛警惕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