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贼吧”大汉并不打算放过朝盛目光在他破烂的穿着上转來转去朝盛在知道颜溪不是小舞的时候就赌气地换回了以前的乞丐服他当时说了句不知道从哪个落魄文人嘴里学來的古语哼廉者不受嗟來之食

    他好像并不知道拿人家金银珠宝不仅是嗟來之食更是盗泉之水……

    看到朝盛摇着头大汉啐了一口:“不是贼一副穷酸相能有这么多宝贝该不会是捡來的吧”

    “在哪捡的也告诉哥几个让哥几个去捡捡我们也想有这样的好事咧”男人带着挖苦的语气说道看到少年一脸窘迫几人不禁放声大笑

    “小子跟我们去衙门一趟吧”

    “我实在沒银子了求求你们别为难我了”少年害怕地说道此刻都不禁有些发抖

    “知道你沒银子了可抓贼本來就是我们该做的事儿你不跟我们走还想跟阎王爷走不成”按住那个女子的大汉说道他是笑着说的一口大黄牙看得人格外难受充满嘲笑的眼神也让人看得很不舒服

    “你们是捕快”朝盛彻底愣了对这附近捕快的匪气他确实有所耳闻但他沒想到原來他们比山贼更像山贼把他身上的金银财宝收入自己囊中不说此刻还要拉着自己的牢房无外乎增加一点自己的业绩罢了

    这里的县官是个酷吏只要认定了你有一点点罪就让你承受站笼之苦所谓站笼之刑就是把人放在一个大笼子里让人站着上面的脖子挂在一个枷套里卡着面则放上几块砖头踮脚一块一块地把砖头抽掉如果你不能像一个芭蕾舞学者一样经常踮着脚尖那你的脖子就会渐渐地吊死很无人道的一种刑罚

    刚听到这刑罚的那会朝盛都吓怕了自然害怕被抓现在当两个捕快围向朝盛的时候躲不过的朝盛自然跟他们厮打起來

    一片混乱中他抓起了一块石头朝前砸去突然间一声大叫传來一个捕快额头出血被这一大石头砸得眼冒金星

    待他恢复过來些的时候:“好你个死小子看爷今天不要了你小命”

    少年被一个捕快制住了可那个被砸的捕快还是拔出刀來眼看就要朝少年的肚子上刺去

    颜溪已经从树上跳了來关键时候拔刀而出正欲冲上去突然不知从哪里來的一个人影砰的一声将她就地扑翻

    “王妃还是让属们來吧”

    一句话说完那人就如旋风般而去

    “你们这几个山贼竟然敢如此欺负一个弱女子和小少年郎看爷爷们不要了你们小命”两个蒙面的黑衣人站在那几个捕快的面前当中有一个黑衣人就是先前将颜溪扑倒的那位他们身形高大眉梢带煞一看就是不好忍的劲敌

    “两位莫不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面郎君”传闻黑面郎君有两位喜好打抱不平而且尤为厌恶山贼其中一个捕快掂量着说道

    两位黑衣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朗声说道:“算你小子识相爷爷们就姑且让你死得人模人样点”

    “我们不是山贼是捕快……”

    “废话少说看招”两人顿时如龙卷风般席卷而上砰的一声尘土肆起两个捕快顿时就被掀而去从半空中摔去自然不可能平安无事倒地的时候“面前怎么这么多金条条啊我发财了发财了”声音越來越弱两眼一白晕了过去

    另外两个捕快一见情况不对拔腿就跑两个黑衣人二话不说极有默契地追随上去

    “哪里逃”

    朝盛愣愣地站在那里似乎还沒从一系列的变故中回过神來

    月亮在云层中投一片皎洁的光辉

    颜溪看着地上的自己的影子有些发呆般地看着虽然很冷可她还是站在房门前一动也不动

    “王妃为什么不进去”

    此刻陈淳和张梧二人已经脱了黑衣和蒙面的布巾疑惑地问着颜溪

    颜溪揉了揉鼻子:“惩罚自己”

    张梧说道:“虽然王爷让属们跟着王妃可是王妃知道王爷的就算王妃真有哪里做的不对他真生您的气也不会让你在这大冷天的站风里王妃还是先进去吧着凉了多不好”

    陈淳一向喜欢拍人马屁而且是主子的这种马屁他见缝插针地笑嘻嘻道:“王妃可真是勇敢面对错误啊知道自己错了就赶紧惩罚自己属不得不想起了许窦那老头子经常挂嘴边的俩字慎独就是说就算沒有人监督也能像有人监督一般约束自己王妃真是给属们做了个好表率啊娶了王妃这样的女子王爷真是好福气啊”

    颜溪干笑两声摸了摸自己的头:“有吗我只是觉得把自己弄得憔悴点西门筑凶我的时候就不会太用力了就比较容易原谅我不生我气了”

    陈淳:“……”王妃你可以不用这么诚实的

    张梧比较容易藏不住心事想到什么就说:“嘿嘿生气还要用力王妃和王爷还真是恩爱呀……”

    “……”不是那种用力

    “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站一会”颜溪对两个护卫说道

    两个护卫却执意站在那里说王妃沒去休息他们就绝不休息

    颜溪拉了拉自己的脸让自己看起來愁苦一点拧了拧眉毛严肃地对着两个护卫:“我这样有沒有显得比较内疚比较后悔比较让人不好意思开揍”

    两个护卫看了会齐声回答道:“有”

    “那完不完美”

    “完美”

    颜溪严肃得宛如要上战场的将军紧张地搓了搓手:“好了我准备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祝王妃成功”

    “希望王妃不被挨骂”

    不用问前一个看起來客客气气的是陈淳说的后一个比较直接的是张梧说的

    两个护卫走后颜溪伸出手敲了敲门

    蓦然发现门一敲就开了一条缝显然门沒锁

    颜溪轻手轻脚地溜了进去

    西门筑睡着了

    也好被骂这种事情能拖一天是一天

    颜溪这样想着脱了外衣钻进了被窝

    可这时西门筑皱了皱眉毛睁开了细长迷离的眼睛:“回來了”

    颜溪吓得一弹而起

    西门筑也从床上坐起看着颜溪苍白的小脸皱眉:“怎么了”

    想到他随时会生气颜溪不知怎么的就慌得很:“沒沒怎么”

    “说了丘丘不喜欢让你睡着那里你就回來都说了不笑你你怎么还别扭成这样”他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把浑身冰冷的她带进了怀里拉上被子让她嘴巴以的部位包括巴都完整地藏在被子里温柔地卷了卷被子角不然寒气有一丝一毫侵犯她的机会

    一动不能动的颜溪在心里暗暗地扶了扶额头西门筑一定知道她不是去丘丘那里就算因为护卫还沒通报暂时不知道她是去跟踪许朝盛去了但他一定知道她出去了不然也不会派护卫跟踪自己

    可是他竟然还这么若无其事地说她是去了丘丘那里

    他为什么不直接拆穿她

    颜溪发现比起他生她气或者凶她她更害怕他这样什么也不提及的云淡风轻的态度

    搞得她心里毛毛的跟埋了颗不定时炸弹一样……

    他是不是故意的……

    经过深思熟虑颜溪觉得不能再这样逃避去了要变被动为主动嗯勇敢点

    “西门筑我跟你说一件事情……”虽然千万次跟自己说要大胆一点可是颜溪声音还是弱弱的不过好在西门筑能听得到

    “什么”他似乎很累了声音倦倦的

    “其实我今天沒有去丘丘那里我出去了”

    他沒说话

    颜溪缩了缩脑袋:“我去跟踪那个许朝盛去了虽然你之前说过要我相信你别去可我还是去了”

    “你为什么都不说话沒听到吗”

    “听到了”他闭着眼睛说道

    “可你为什么沒反应”他越是这样淡然颜溪心里越是不安定

    “我之前在房门前站了半个时辰也算是自我惩罚了你就别这样怄着生我气了要不然你可以罚我做点其他的”她揪着他肩上的衣服可怜兮兮地道

    这个时候西门筑睁开了眼睛

    颜溪可以感受到他散发出的愤怒意识地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压惊虽然作为坏学生的她从小到大总被人骂都骂惯了她也不在乎可是每次西门筑一凶她她就感觉特别难受虽然他也沒经常凶她可他数落完她之后总会要她自我反省把她干干地晾在那里怎么也不理她弄得她相当孤单的和惆怅

    这西门筑终于要爆发了颜溪等待着他的狂风暴雨

    “谁让你在房门前站这么久的”果然是很凶的语气不过……为什么重点不对他不是应该说谁让你不听我的话私自跑出去的吗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