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正不知道怎样回答突然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力道更紧了将她狠狠地搂进怀里颜溪错愕他抱得她好疼所以这算是惩罚吗

    他似乎察觉到她的不适了搂得松了一点他的声音是她意想不到的温柔低低的很磁性

    “冷不冷笨蛋”

    颜溪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刚才挺冷的现在不冷了”

    “所以你是不生我气了吗”颜溪声音很低继续试探性地问道

    “以后不许在门外站那么久想回來就回來”

    “我是问不生我私自出去的气了”她很不放心地问道

    “笨蛋”

    “……”

    “好吧我真的是笨蛋一点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颜溪瞅着他一点也猜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他不可能一点气也不生她的啊他明明就很明白很认真地跟她说过不要出去有危险不说还可能会前功尽弃

    换位思考要是她有这么一个不听话的队友的话先不说惩罚至少至少她一定会把人狠狠地骂一顿的

    西门筑真的挺想睡觉的可是看着小笨蛋揪着他衣服不放的样子一股无奈的感觉顿时涌了上來他觉得如果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她一定会翻來覆去睡不着的她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在他身上戳來戳去直到弄到他也睡意全无为止……

    “在你说你要去陪丘丘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出去了”他忽然开口把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的颜溪吓了一跳

    “那你为什么还让我出去”颜溪恍然大悟后又满是质问接着不悦地皱起了秀眉“你好坏当时就应该拦着我的”

    “你想出去就出去吧事关你蔚若姐姐你一定放心不担心那个孩子就那么跑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你都不怪我不听你的话擅自离府吗”颜溪非常诧异

    “你一定有自己的考虑”

    颜溪愣了

    “你这么相信我”她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其他眼睛亮亮的好像泛起了雾雾的水花

    西门筑只是笑了笑捏了捏女孩子嫩嫩的脸颊:“睡吧”

    其实不用问颜溪也知道若不是相信她他不会这么任由着她随意行动的

    “嗯”她孩子般地点点头

    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如果中间沒发生什么意外我沒见到陈淳和张梧那你是不是打算就那么瞒着我让人保护着我却不告诉我”

    在问出口的时候不用西门筑说颜溪其实就恍然大悟般地知道答案了

    他明明知道她不是要去丘丘那里却还给她安排了后路如果丘丘嫌弃你今天沒沐浴让你回來那就回來跟我睡

    他之前看见她回來温暖她冰冷的身体对她异样的反应表示得云淡风轻都不是暴风來临前的宁静而是他真的不计较

    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相信她

    又或许他并不是那么的相信她只是她想去做就让她去做不管她是在认真也好还是只凭冲动在那里横冲直撞地胡來也好

    “为什么要告诉你”他以反问的方式回应她的问題

    “可是你不跟我说我就不会知道”

    “那是你笨嘛”

    看着她又眉头一皱的样子他慵懒地笑笑“跟你说了你就会对我好一点吗”

    颜溪思索了一西门筑正在纳闷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題她为什么要思索这么久她突然抬起头來了扯开了自己肩膀上的衣服眼睛亮盈盈的脸也是红红的:“那那你要轻一点”

    “……”

    难道在她心目中他每说一句话目的都是为了占她便宜吗

    他看起來就那么的欲|求不满吗

    西门筑很生气他也表现在脸上了目的就是要让她知道他因为她说的话而不开心了他绝对不是一个只想着美色的男人

    看她缩头缩脑的样子估计有点效果了果然

    “好吧我这样说很不应该……”

    西门筑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有望在她心里摆正了

    “这种事情很难控制你要是想力道重一点的话”她豁出去了般答道“那就重一点好了”

    “……”

    西门筑忍住要吐血的冲动

    他告诉自己如果今天他碰了她他就不是人

    必须给自己长一回脸

    西门筑果断地说了一句“我想睡了”就翻了个身背对着颜溪

    狠狠地往自己大腿掐了两疼得快叫出声來之后西门筑终于阶段性地清心寡欲了

    颜溪不知道他突然这样生气以及冷淡是什么原因讨好地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你怎么了”

    “走开”正逢西门筑已经控制好了自己的时候她突然这样靠近西门筑像是看着自己辛苦建造的堡垒一夕间轰然坍塌的士兵一样挫败得彻彻底底对让堡垒崩溃的罪魁祸首自然也沒什么好语气了

    颜溪愣愣地缩回了手闷闷地“哦”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颜溪又转过身子來面对着西门的背影:“好吧你凶我也好叫我笨蛋也好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生我气”

    这个笨蛋……

    西门筑还以为这丫头会有一阵子不理他可沒想到曾几何时意气风发倔强到底的少女因为关心他的喜怒而像现在一样变得这么低眉顺眼这么不计较一切地妥协般地询问他……一阵窝心的感觉顿时向西门筑席卷而來

    “我只是有点累了今天不想碰你”他说道

    “难怪就说今天怎么这么无动于衷”

    “……”说得好像他不累的时候看见她就跟一头饿狼般扑过去似的他有这么饥渴吗

    好像的确有……

    西门筑郁闷地发现有必要反省一自己了……

    “好了我困了你也睡吧”

    她笑嘻嘻地捏着他的鼻子:“真的不想碰我吗”

    他拂开她胡作非为的手正经地说道:“说了不碰就是不碰”

    他之前暗暗说过的他今天要是碰了她他就不是人

    “啊怎么这样”颜溪颇为失望地说道

    “……”

    “可是西门筑我好想跟你……”她肩上的衣服无意地滑來了大半露出凝白滑嫩的胜雪肌肤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颜溪眨了眨眼睛甜甜地笑道:“还能因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啊”

    说完就很主动地附上西门筑的唇

    她的小手在他的胸膛上不安分地游走她陡然的碰触让他的身体就像着了大火似的

    他忽然推开她:“今天不行”

    她有点错愕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可顷刻她又笑了:“你在害羞吗”

    “还是说你们男人也会有类似葵水的东西”

    “……”

    “既然都不是的话那你别扭什么”

    在颜溪带着笑意的发问西门筑感觉自己窘迫到不行

    他总不能跟她说如果他今天碰了她他就不是人吧

    西门筑不禁神游地想如果这丫头还是个处子之身他这样不去碰她一定会赚足她一大票感动的西门筑你真是个正人君子啊云云

    她笑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像星子一样在闪可忽然的那双星辰般的眸子就那么暗淡來了她慢慢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我知道了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

    “我沒……”

    “明明也不是沒有精力我都这么主动了……算了睡觉吧”颜溪翻了个身背对着西门筑

    她闷闷的声音让西门筑很不舒服

    这丫头平时矜持得跟什么似的好不容易这么放开跟他表白他却一脸的兴味阑珊……她心里会不会落什么阴影

    “颜溪……”他唤了她一声她完全沒反应

    那在墨发间若隐若现的洁白颈项雪嫩如玉让西门筑忍不住喉头紧了紧

    忽然的就把女子纤瘦柔软的身体搂进怀中:“不碰你是因为你老是觉得我不正经所以今天暗暗发誓碰了你就不是人”

    颜溪脸上仍是一副委屈的小样子却在心里恍然大悟般地“哦”了一声随即得意地笑了笑她就知道她装一装他就什么都说出來了

    “那么现在呢”她的手臂攀住他的肩膀在他耳朵上舔了舔她感觉到他的呼吸一子就急促了

    “现在”

    “不是人就不是人吧”

    西门筑什么也顾不上了顺势把这个勾人的小妖精压倒

    颜溪忽然推开他:“糟了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你是不是故意的

    “又來葵水了”他挑着眸看她

    她摇头

    “有了”他抚上她的小腹

    “想什么呢”她打落他的手

    “那你突然间又怎么了”

    “我突然想到明明吧你不会要生我的气那我还站在门边站半个时辰干什么”她抓狂地撞着他的肩膀“嗷我真是自讨苦吃”

    “……”他只能说“你就当锻炼锻炼吧”笨蛋他忍不住在心里加上这两个字

    “说得轻巧有本事你也去锻炼一啊”

    “……那你也可以当做我在生你的气”

    “这个可以有”

    看到她终于满意了不闹腾了西门筑也安心了要继续之前的事情了他唇凑上去预备吻她

    可她的手抵触般地放在他的胸膛上:“不是说好生我的气吗”

    “……”

    “这样的话我们就冷战吧”

    “……”

    “既然在冷战你就不许靠近我了”颜溪眨眨眼睛“这样也好你也可以还是人不必做猪了”

    “……耍我耍上瘾了是吧”西门筑黑线之后就开始向这个跟狐狸一样的丫头使出杀手锏了

    扯开她的裙子

    “唔……”颜溪气喘吁吁地发出一句嘤咛

    “好疼……西门筑……”

    “好吧我错了举白旗举白旗……我开开玩笑的……”

    “轻一点啦……”

    西门筑仍旧挠着她的脚底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