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许朝盛开始跟颜溪讲小舞的事情

    “小舞姐姐她和我一样是东棠国的人八岁那年的时候我在东棠巡城的花誉楼做打杂的花誉楼是巡城有名的青楼那个时候我就认识了小舞姐姐她当时还很小只有十一岁但是……”少年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但还是说出去了“但是她却是花誉楼最吃香的姑娘”

    “正因为如此我当时在被人打的时候她才可以在妈妈面前替我求情成功所以我才能对她印象很深刻”

    “后來巡城发生战乱我就趁乱跑出了花誉楼却被几个坏人抓去做奴隶被卖到各地做了两年奴隶后是一个将军救了我听口音他也是梁国的然后我就跟着他到梁国來了我后來心想梁国和东棠关系并不好经常有小的战争说不定哪一天两国就会彻底打起來如果我跟这个梁国的将军回去了他待我好而我发现梁国也很好他是将军万一我跟着他也成为了将军的话我会不知道该帮东棠还是该帮梁国的这是我踏入梁国土地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虽然很抱歉但对这个救了我的将军还是就这样不告而别了我沒地方可去又沒银子就那样做了乞丐之后遇到了西子大婶还有古多米大婶”

    “西子大婶和古多米大婶都对我挺好的那时候还不大也沒有特别的被人当做乞丐的耻辱感再加上有时候也会碰上好心人日子过得还不算太艰苦直到有一天”他吸了一口气似乎就算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对那天发生的事情还难以释怀无法以平静的口吻说出來

    顿了顿才说道:“來了一大群人把西子大婶抓走了抓走之前他们问西子大婶有沒有见过画上的女子你们也猜到了吧画上那个女子就是小舞姐姐西子大婶一定是见过她的因为当时我看得出她在假装她撒着谎说沒见过后來就被那几个人带走了我跟着那几个人跑可是我跑不过几天后我到处找西子大婶最后在一处森林里找到她了她当时也像上次那样一身是血地躺在地上我当时吓怕了还以为她死了……”

    “她沒死可是她门牙也掉了一只脚也残废了我就背着她往前走后來我发现我们不知不觉到了东棠边境西子大婶怀里竟然有些银子她不知道银子是怎么來的反正我们就用那银子在附近找了所房子落了脚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女子正被一群士兵追着跑当时我不知道那是谁但是西子大婶却要我救她”

    “后來我才知道那是小舞姐姐我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她”

    “她跟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们沒银子了只好又去乞讨因为想见到古多米大婶的缘故所以我们决定想办法去梁国把古多米大婶也接过來”

    “我们走错了路走了一年也沒到梁国后來终于到了在那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几个月前忽然來了士兵把小舞姐姐给抓走了”

    听这孩子说话颜溪已经听到想睡了此刻听到他这么说忽然升起了一种终于讲到重点的兴奋感

    “什么士兵”

    “是东棠国的士兵”少年笃定地说“我以前在边境的时候见过其中的两个人所以我知道他们是东棠国的”

    “那跟当年抓西子大婶的人是不是一伙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颜溪挠头“好我知道了”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说完了”颜溪讶异地问道

    “好像沒什么可说的了难道要我说我和小舞姐姐还有西子大婶怎样生活的”

    颜溪连连摇头:“不用了”

    “那你可要好好地保护小舞姐姐哦”

    “……”颜溪皱眉“能不能再说点你知道的别的比如小舞被抓到哪里去了”颜溪受惊了似的忽然挑眉“不会是军中吧”

    “如果是这样那这条线索就断了……总不能要我去东棠军中搜寻消息吧”颜溪轻声地嘀咕道

    “不是啊”朝盛说道“她被带去京城了”

    “你怎么不早说”颜溪随后又道“消息可信吗”

    “应该可信吧当时她人在京城”

    “你后來又见到她了”

    “嗯当时吧小新的画被人抢走了哦就是画的长琇公主的那一副他好生气就拉着我说三哥三哥跟我去把画抢回來这种情况当然不能硬拼我就拉着他偷偷地坐进了那伙人的货车想等待合适机会再手抢画可是沒想到一坐就是大半个月都沒逮住机会不过幸好装着货物的马车里面有吃的我们才沒被饿死”

    “事实上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东棠都城”

    “嗯”

    “然后你们就干脆回了趟老家既不用花路费连吃的也解决了”

    少年摸着头干笑了两声:“要不是小新提醒我都差点忘了要去给他抢画了”

    “后來到了都城我们打了那些人个措手不及把画抢走了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去梁国了反正在那些人身上顺了些银子吃穿也不愁就索性暂时沒去梁国”

    “……”反正在那些人身上顺了些银子……瞧他那语气已经顺得相当习惯了嘛

    “好了我不要听你的各种游历了就说重点吧你怎么遇到小舞的”

    “可是有些东西不说就无法表述完整了”

    “那不重要的地方你就说一个机缘巧合吧”

    “哦那好吧”少年点了点头

    “机缘巧合之我就遇到了小舞姐姐她当时在被人追”

    “被谁”

    “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你继续说吧”

    “后來我就拉着她逃跑后來我们逃到了一个破庙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小舞姐姐脸色很苍白脖子上也有很多被人殴打的痕迹这距离我不见她才半个月啊我问她怎么了可她不说话我问她这阵子去哪里了她却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什么”

    “‘我想掐死东棠就像那样’”少年说道“我一直记得她说的这句话因为她当时病恹恹的可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一个很恶毒的女人要掐断孩子的脖子一样”

    “她还说了什么沒有”

    少年低着头在沉思:“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重要的消息我记得她说她要回花誉楼了”

    “然后她开始大哭”

    “这之后的不久就來了人又把她抓走了我和小新打他们不过就跑掉了……”说最后这两句话的时候少年的声音非常小

    “以上全部”

    “嗯因为小舞姐姐不是那种爱说话的人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好像特别讨厌男人所以就算我救了她她也不大理我的样子在一起的生活都是这样爱理不理的”

    颜溪思索了片刻随后环着胸:“好了现在问題來了”

    “小舞是不是不太爱表达情感的人”

    看到少年点头颜溪又问:“那你有沒有想过这样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为什么会在你面前大哭”

    “她一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大概怎么样的委屈”

    少年挠挠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小的时候她在花誉楼特别受人喜欢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有一次我问过她为什么客人们更喜欢她而不是那些更大的姑娘们”

    “她回答说因为她比较聪明她从來不做沒有用的反抗”少年说“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太久的事情了我也记不太清”

    “她还说她从來不哭因为沒用”

    “我啊从來不哭因为沒用沒用的事情才不想做啊你问我为什么都沒有特别难过的时候吗当然有但我为什么要让别人看出來被人笑话吗哈哈……”年仅十一岁的女孩子说道

    女孩抱着酒壶打了个酒嗝:“不过我还是经常难过……因为有用啊那些客人有时候喜欢这个调调问起我的身世我就什么都说出來了我也会流眼泪但那不是哭因为大哭会很丑流泪也要流得很美这样客人们就会更疼爱我……给我的银子……就很多了……”

    “你在想什么”颜溪问道

    颜溪的声音将少年从对过往的神游中拉了回來:“啊沒什么”

    “一定有天大的委屈”少年这样对颜溪说道

    “大概……”

    “我也不知道小舞姐姐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人如果想要知道她的事情姐姐你可以亲自去一趟东棠去花誉楼问问”

    “这个……”颜溪挠挠额头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一打开门席堇程就说:“原來在这里找了你很久”

    “堇程哥你这阵子去哪里了”

    “我要去东棠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小琳儿就交给你照顾了”他也沒回答颜溪的话表情严肃地说道

    “你要去做危险的事情”

    席堇程沒说什么转身就走

    “慢着堇程哥”

    席堇程沒停脚步径自往前走去直到颜溪说出那句

    “我也去”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