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八角马车内间或有甜甜的笑声传來

    西门筑正是想休息的时候不悦地看了孩子一眼:“不许说话”

    小琳儿扁了扁嘴:“可是叔叔不说话我会很无聊的”虽然话是对着西门筑说的可眼睛却偷偷瞅向颜溪

    颜溪只好道:“那个你看孩子们也是第一次去东棠肯定很兴奋就不能多包容包容”

    西门筑乜斜着眼像是懒洋洋的大猫般望过來:“让她讲话也可以”

    “前提她愿意把她那些鸡啊狗啊鸭子啊丢掉的话”

    小女孩立即护在那些小动物的身前:“不可以它们是我的朋友”

    “还有这是兔子不是鸭子叔叔你真是个笨蛋”小女孩义正言辞地纠正还附上毫不留情的评价

    “……”

    “总之它们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我才不会丢它们”

    “那就给我闭嘴”西门筑沒好气地说道

    他话还刚落音小女孩的鸡鸭就扑啦啦的了起來狗也“汪汪”地狂叫了起來那只鸡特别狠是只老母鸡看起來老态龙钟的可那眼神就像在跟别的鸡斗架一样毫不留情地扑向西门筑还好西门筑躲得快不然一张好好的脸铁定被这只鸡啄出血不可

    小琳儿赶紧抱住老母鸡丘丘好奇地张望着间或捂着嘴偷笑西门泽沒什么表情在想事情而颜溪许朝盛和云霓则不约而同地很有默契地明智地捂住了耳朵

    果然暴跳如雷的声音顿时响彻四野:“席堇程快把你女儿带走”

    这就是西门筑在去东棠国的旅途中常有的状态经常被气得跳脚之后就无比郁闷地皱眉:“我是脑子抽了才会带上你们这群熊孩子”

    西门筑怎么也想不通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颜溪去东棠国这么危险的地方这可是敌国啊交涉起來很费力的而且他的举动可是代表了煌国啊不是可以这么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地当做一场出游的

    一定不是颜溪说你不让我去我还是要去我跟堇程哥一起去

    一定不是这样嗯对因为东棠国和煌国近年來关系渐有缓和所以可以趁这个机会跟煌国搞好关系安定两国邦交繁荣两国社会他的出发点很宏大绝对不是因为不想看到孤男寡女共赴他乡的小肚鸡肠情怀

    一路磕磕绊绊各种闹心之后终于还是到了东棠国

    东棠地处东边大致相当于战国时代齐国的位置巡城东边周围沒有高大的山脉水汽充沛倒不是特别的冷而巡城的那种繁荣生机也给巡城增添了不少活力全然沒有初冬的冷清

    酒楼菜馆就连小摊小贩也是非常热闹人來人往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徐徐地走动着那是一辆豪华的马车但是巡城既为著名的风月之都有财有势的人多了去了也沒人会朝一辆华贵的马车瞅上太久

    “你说什么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酒楼之上一个壮汉拍桌而起指着一个清秀的男子就骂道

    清秀的男子一袭黑衣看起來像个剑客:“连个无能的小辈也不放过江湖上人人敬仰的达摩罗其人其实不过如此啊”男子好像很听话一样坐在椅子上一五一十地重复道却气得壮汉达摩罗怒火冲天本來是想装作沒听见留这小子一条命的可他现在这么不识抬举在众人面前对他如此语出轻蔑那就怪不得他了

    清秀男子似乎浑然未觉达摩罗的怒气意态悠悠闲闲的反倒是之前那个被达摩罗教训的小辈抖得不成样子这人到底是來帮他还是來害他呀本來他只是被达摩罗抽两个耳光现在估计要断两条腿了

    酒楼上陡然翻起惊涛骇浪清秀男子脸上带着微微笑意只闪不攻击一番打斗來达摩罗许是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老鼠戏耍的大猫怒气越发积聚全身的功力也在此时凝聚到了一起他的手臂间像是凝聚着雷霆般的气焰要朝那个清秀的男子统统发泄而去然这时带着笑意的嗓音轻轻响起

    “阿达啊”

    达摩罗猛然一震离男子近在咫尺的手陡然停伴随着这一动作的是内力统统收回强大的力道反震着达摩罗的身体一旁并不知情的围观者顿时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只看到清秀男子只是衣袂闪了一身体纹丝未动就把达摩罗就这样震了出去

    事实上男子并沒有这么神乎其技只是说了那三个字而已

    “你这冲动的性子可还是一点也沒变啊”男子踩着一地桌椅板凳的残屑慢慢地走向达摩罗而本來是一头发威大猫般的达摩罗此刻却怯成了一只小老鼠一边吐着鲜血一边身体往后挪去

    “你若不冲动该少吃多少亏当年你若沒有为了夺我妻子冲动地杀我全家我仍会待你如最好的兄弟把我的武功绝学全部都给你把我最喜欢的酒给你……”

    “你……你……”达摩罗睁大了眼睛想说话却噗的一声只能吐出一口鲜血

    男子浮现悲凉之色:“罢了念在往日之情我也不杀你今日让你如此风仪尽失也算报了仇吧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你不记得了我终究还是记得的”

    达摩罗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而一众围观群众却哗然不已

    原來达摩罗是这种人啊

    什么曾为了救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孩不惜与南海十八决斗什么因为看到一个弱女被王孙贵族欺辱而烧了那个王孙贵族的全家什么为兄弟深入重辕山脉腹地与敌人鏖战五天五夜……统统都只是沒见过的传说啊应该只是说书的人编出來的根本沒这回事

    达摩罗声嘶力竭地喊:“我沒有啊……这人是说谎的……我沒有杀人全家淫**女啊……”

    那为什么见到人家这么害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我只是……只是……一点点对不起他啊……”

    切谁信原來一众崇拜的群众们现在嗤之以鼻

    清秀男子转身欲跃楼台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华丽的八角马车停在一处绝佳的客栈前上面的流苏在折射出剔透五彩的光泽之后轻轻地荡了开來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女子一袭洁白的淡雅襦裙在飘荡着梧桐叶的冷风中轻轻摆动自华丽的马车之上盈盈而那只被人搀着的手修长素白像是画家的手能精致地画出纷繁多姿的世相明眸皓齿顾盼之间似乎寥寥冬天都被点染上春意说不出的风华动人仪态万千

    高高的酒楼之上一袭黑衣的清秀男子愣了一转瞬露出不令人察觉的笑意

    他毫不犹豫地走开直奔楼而去清瘦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如果男子再多仔细留意一能发现女子襦裙的领口之有一团影影绰绰的红色能深究地察觉到那团红色是火蚕棉能清楚地知道火蚕棉并不是一般家室甚至不是一般的国家能用得起的如果他能知道搜遍整个东棠的皇宫也才能有一两火蚕棉其价值不仅可以用连城來形容甚至可以说是价值连国估计他就好好地思考一不会走得那样行色匆匆了

    颜溪和孩子们从马车上來之后迟迟不见西门筑跟着來她再次走进车中后只能摇了摇头

    这个家伙这会睡得可香甜了

    好啦让他睡会也好毕竟这些孩子的确闹腾他很久了如果不是她央求他也带上他们的话她也会绷不住地朝这些熊孩子吼的

    实在是一个个都沒让她省心的

    颜溪指了一个护卫:“你去把王爷从马车上背來吧轻一点别弄醒他了”

    “叔叔生病了吗为什么要背”小琳儿天真无邪地问道

    “他睡着了”

    “睡着了不能把他叫起來吗”小琳儿笑笑“我好想叔叔跟我说话”

    “……”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不记仇明明西门筑一路上都沒好脸色给她她还是那样可兴奋地要去叫醒西门筑

    虽然吧对一个沉睡的人來说被叫醒这种事情真的是满满的恶意

    颜溪拦住小琳儿

    “你睡着的时候姨姨不还是抱着你把你抱回房间的吗”

    “可是我是小孩子叔叔不是叔叔是大人啦”

    “……其实叔叔也不大他也是个小孩子”

    “啊这样啊”天真的小女孩伸出两根手指“叔叔只有五岁吗”

    “……”丘丘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五岁是两根手指

    颜溪敷衍地道:“是啊是啊叔叔只有五岁所以不要吵叔叔让叔叔好好睡一会好不好”

    “好吧”小琳儿一副皇上在批阅奏折时的严肃表情很久之后才慎重地点头

    “……”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