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护卫七挪八挪小心翼翼地把沉睡的西门筑背在肩上然后轻轻地从马车上跃來

    许是因为失重睡梦中的西门筑心猛的往一沉护卫落定之后发现王爷此刻正狠狠揪住他肩膀上的衣服声音还是睡梦中的慵懒却很紧张地唤了句:“颜溪”

    小琳儿笑道:“叔叔果然是只有五岁的小孩子跟丘丘一样大要娘”

    颜溪:“……”

    这一阵子西门筑带着颜溪四处游山玩水颜溪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他却只是笑嘻嘻地牵着她带着她去看最云谷烂漫的朝霞带着她去看精美的塔楼有时候会用他渊博的学识给她解释塔楼的历史跟她说一些觉得有意思的历史故事他总是那样告诉她让她什么也不用去想先享受当的清风美景

    颜溪便随着他的话语也思绪飘远了很多事情虽然沒有淡忘可是也渐渐地在脑海中走远了有时候她有点记不清为什么要來东棠是想來放松心情看异地风景的么

    “哇这里好漂亮啊”天空是纯净的蓝而低头也是一片似乎闪烁着奇异光彩的蓝色花海一眼望不到尽头沒有雾沒有雨是淡淡晴朗的天气像是置身于梦境一般的绚丽美好

    发出感叹的是丘丘除去西门筑和西门泽而其他人都是一副受惊不小的表情小琳儿有很多动物好朋友但今天出行她只带了那只有点缩起來有点像小鸭子的可爱小兔子小兔子趴在小琳儿的肩膀上睁着红宝石一般圆润的兔眼睛如果它能说话的话估计也会发出惊奇的赞叹声

    东棠的这片纯蓝色花海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制造

    在天然泉温池边找一马平原之地不远千里采托罗谷之花凿通一百里琛川地道引茂父山之水那个传说中的男子用尽了一生才将这片纯蓝色的美好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很多人对那个男子的用意猜测纷纷有人说他是为了最爱的女人有人说他是为了曾经开满这种花后來却在战火中消失殆尽的家乡有人干脆说他是一个艺术者一个疯子

    对这个男子的身份很多人也猜测纷纷有人说他是一个侠客有人说他是一个弱质书生有人说他是一个报国无路的将军也有人说他只是一个农人

    因为扑朔迷离的种种思索与猜测所以这片花海越发的具有某种神秘的人文美

    走出了壮观的花海颜溪坐在马车上看着窗外逝而过的如以往并无不同的寻常景色树木楼台好像刚从梦境中醒过來一样迷迷糊糊的以为身边有个肩膀可以靠一却不想落了空砰的一声身体结结实实地倒在了坐榻上

    颜溪揉了揉有点发疼的额头心想真是丢脸她好好的一个现代人呢应该比这些古人视野开阔不少呢现在这些古人沒事人般坐在那里她却乡巴佬似的惊讶到任何一个现代的同胞看到此情此景估计都会汗颜到不想理她

    颜溪讪讪地干笑了两声正在和对面和孩子们说些什么的西门筑无奈地摇了摇头起了身子坐到了颜溪的旁边

    “我忽然想一个人的执念究竟可以大到什么地步呢”安静了片刻颜溪若有所思地这么说道

    “那种地方本來并不适合种花沒有肥料土壤贫瘠那种稀有的花本來也不适合种在这里可是就是这样一大片根本不可能有的花就那么生长在了那里还开得那么美在天然泉温池边找一马平原之地不远千里采托罗谷之花凿通百里琛川地道引茂父山之水记得那个当地人是这么说的吧话语简简单单寥寥几句话其实真正做起來该有多难尤其是凿通一百里的地道一百里可是五十公里五万米啊为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好为自己的家乡也好这种信念都强大到让人难以理解”

    “可能每个人都有必须要守护的事物吧”西门筑这样回答“每个人都有会崩溃的时候哪怕再强大的人打个比方你对一个孜孜不倦投身在文学中的坚持了几乎一辈子的人说你长得真难看并说出他是怎样的难看他的难看会给他造成多恶劣的影响他最多只是郁闷到想揍人罢了但是如果你说他的文章一文不值并说出他这辈子奋斗的都是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并且指出他是怎样的毫无意义这问題估计就很大了吧”

    “让一个强大的人崩溃的触碰点就是最重要的信念被损坏掉了人生在世总需要某种寄托而这种最依赖的寄托就是自己最致命的软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明白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但是别人一旦碰触那种信念一旦被破坏人兴许会变成连自己都无法掌控的怪物既然信念的负面影响这么大那其正面作用存在时对人的激励让人做出某些震撼的举动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这种也只有少数人吧”颜溪不太认同地说“难道每个人受了很大的挫折都会像个疯子一样”

    “当然不是有些人扛不住了不会对别人表达出來而是选择自尽”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西门筑的意思就是信念是一种很强大的东西人的一生都是在为信念而活所以那个能种出那么一大片花海的人并不奇怪

    而这世间也沒有所谓忠不忠于自己的信念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明确地说出自己的信念在哪里但是都会有充满最大幸福感的时候也都会有只想去死的时候信念有时是无法捕捉的东西都无法捕捉了还怎么稳固地忠于呢

    “呀跟上饶山的和尚聊了几天之后你整个人都变得有点不同了”颜溪笑着说道

    “本來就这么睿智”一如既往的西门筑式臭屁回答这点倒是半分沒变

    “那么睿智的王爷小女子再请教你一个问題”颜溪环着胸道“我们來东棠国就是來看看山看看水看看花讲讲故事或者谈谈一些歪不着调的人生理论的吗”

    “或者你还想去人多的地方看一看这可不行护卫不便于保护我们……”

    “呀西门筑”颜溪打断了他懒得跟他拐弯抹角一副很严肃的样子逼近他“我之前要你派人去花誉楼查探小舞的消息你查得怎么样了”

    “嗯事情大概是这样的她怀了某个恩客的孩子她坚持地不肯打掉你应该知道吧在青楼的女子是不允许有孩子的尤其是她这种吃香的花魁小舞也知道这一点千辛万苦地逃了出來她在花誉楼身为花魁本來就是一件招人妒忌的事情所以跟人结仇也是正常

    就有人四处寻找她的落估计寻找她落的人就是之前对她怀恨在心的姐妹们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对她渴慕已久的男人”

    “怀恨在心的姐妹”颜溪所有所思地道“据朝盛所说当时西子大婶在逼问之可是被人打得奄奄一息了究竟是怎样的恨意能让人不惜跋山涉水甚至越过国家來追寻一个已经沒有任何依傍的弱女子”

    “小舞姐姐不会干坏事的”朝盛说道“小舞姐姐虽然有时候不理人可她从來沒有伤害过别人”

    颜溪摸摸巴:“我也觉得不大可能”

    许朝盛说的话其实完全沒有任何的说服力而颜溪也并非无法认同女人的仇恨能有这么大颜溪只是觉得种种事情联系來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牵强了一点难道小舞被安排在西门筑身边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纯粹为了折腾小舞

    西门筑之所以能这么慢悠悠地说出不合理的缘由原因大概在于

    “你沒有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对吧”

    西门筑不胜其扰地挠了挠耳朵:“我已经很重视了啊”

    颜溪忍住往西门筑脑袋上敲上一记的冲动咬着牙道:“我自己去查”

    西门筑沒有说好也沒有说不好只是忽然平静地淡淡地说道:“这么多天來我都在派人手查探潜伏乔装用尽各种手段根本一无所获若是那个幕后者有心利用小舞这般精心策划一定会抹去在花誉楼的行迹的你认为我们还能在这个地方查到多少”

    颜溪愣了愣才皱起眉头:“所以我们就不去查了吗”

    “因为查不到因为觉得沒有可能所以我们就此放弃吗在花誉楼查不出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一点点蛛丝马迹一点点有关于小舞的行踪我都可以为之奔波总之我非要查出來不可而且我不相信我什么也追查不到就算再厉害的人也都会有疏忽的地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