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凄冷的夜里空气中却浮着一缕淡淡的槐花香

    “是你”黑衣男子把弯刀插回了刀鞘也不顾架在脖子上的长剑转身便道

    “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你好啊”高数上两根坚实的枝桠伸出两个男子一黑一白彼此对立黑衣男子摘面具朝白衣男子笑嘻嘻地说道

    沒错这个身穿白衣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槐花香气味总能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速度逼至人身边的就是江湖上著名的浣花剑客虚长净

    虚长净淡淡地看了黑衣男子一眼说道:“重光你不许伤她”

    “这就是你对几年不见的老朋友要说的第一句话吗还是这么冷漠无情你可真是一点也沒变呐”黑衣男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一向面无表情的长净少见地皱起了眉头:“冷漠无情的一直是你……”

    “好好好我无情您有情”重光笑着说道“你不只是有情还很多情啊怎么看上了那个女人蠢这点倒还一点沒变看上了人家就抢过來呗这么默默守护的真让人硌得慌人家不过一青楼女……”

    “她不是青楼女子”

    “好好好她不是青楼女不管她多么一双玉臂万人枕在你心里还是一朵水莲花我知道你喜欢她……”

    “我不喜欢她”

    重光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既然你不喜欢她那我喜欢她兄弟你不会阻碍我追求人生幸福吧……”

    话还沒完虚长净的剑就干脆利落地指在重光面前

    “我不会再相信你的话”

    虚长净身手很厉害脑力也很厉害这里的脑力不是说权谋人心相反他非常地不懂人心以至于面对重光这种劣迹斑斑的可以说是冤大头的人他也沒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平静地说不再相信他

    几年前的长净还不是浣花剑客而是和重光在一起行走江湖几年前的长净还总是一身黑衣戴着和重光一样青面獠牙的面具跟在重光的身后江湖中人称他们两个为黑面郎君

    他们做的事情江湖术语是打家劫舍劫富济贫

    刚开始所谓是两个人一起行动但通常情况都是重光先进去偷盗将金银珠宝掠夺如果引起了主人家的警觉那么闯进去营救人和甩开敌手的就是长净了这样的行动看似是长净占了便宜但令人遗憾的是重光几乎次次都被人发现

    两人掠夺來的财物会分一部分给老百姓重光总是会笑着说我们是侠盗嘛当然要劫富济贫一般的程序是他盗窃了价值一万两银子的东西会给长净一百两会给当地的小村落送去一千两

    剩的就在他自己口袋了

    那时长净想不通重光明明只给了穷人们那么一点银子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敬重他甚至还会给他树立牌坊称呼他为侠士呢

    他明明只是一个小偷啊……还偷了人家那么多银子的小偷更甚至还是一个强盗偶然看见一个富有之人会把刀架在人家的脖子上让人家把银子交出來

    有一天长净问出了这个问題重光只是敷衍地回答了两句当时的重光以为长净另有他心了于是在分赃的时候给了长净很多银子但是长净却说既然我们是侠盗的话就把银子给那些穷人吧

    不久重光就把长净按进了一旁的水缸里长净什么都不怕就怕雨和水这一点重光是深深知道的

    “为什么不相信我我待你不好么我明明就待你如弟弟一般啊听说你这几年身手越发有长进还被人称为什么花剑客怎么样要不要让正宗的黑面郎君重出江湖”他饶有兴致地提议着

    “你如果敢伤她我就杀了你”长净说完这一句之后就消失了踪影似乎不愿意再跟重光啰嗦去

    “哟哟哟想不到绝情寡义如孙重光还会用那么怅然若失的眼神看人啊不过话说回來你们一黑一白倒真是绝配啊像极了黑白无常那两只苦鸳鸯”一个充满嘲笑的声音响在耳畔一袭紫衣顿时出现在树的另一枝桠上

    “今天学聪明了换了激将法”重光淡淡地扫了紫衣男子一眼纵身一跃身体转瞬來到树而紫衣男子亦是不紧不慢地跟上

    “不是激将法是直接的鄙视和不屑”紫衣男子在重光身后说道

    “哦”重光似乎饶有兴趣抱着弯刀回头瞧了一瞬“说说我什么地方让你看不顺眼了”

    这人其实内骨子里森冷得很却永远一副漫不经心的调侃模样现在这语气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兴奋像是要急于知道八卦的孩童若这不好听的话是别人的还好说可偏偏是他自己的……

    一身紫衣的学禽淡淡说道:

    “达摩罗之前不过是偷了你两枚铜板你把他打到快残废就算了现在却在他脑袋上强行扣这么多顶帽子淫人|妻女赶尽杀绝杀了别人全家他一辈子做的功绩就让你在一夕之间全毁了孙重光你说我该不该蔑视你”

    重光用手指抵着巴:“你倒是调查得蛮仔细的嘛”

    “不过有一点你错了”重光笑嘻嘻地说“不是两枚铜板是三枚”

    “……”

    “看你那憋着嗝气的样子明明是你要激怒我怎么反倒是我让你不畅快了”孙重光似笑非笑地说道

    “看招”学禽的剑已经落在手中招呼了一声之后就直接朝着孙重光刺过去

    如之前很多次一般孙重光不出招只是闪避他的脸上永远带着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像捉弄大猫的耗子一般看起來有一副得意的嘴脸

    学禽气喘吁吁将剑插回了剑鞘

    重光抱着弯刀淡笑着道:“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厉害的角色比一比么”

    学禽等待着重光接來的话但见重光目光望向远处道:“你如果把刚才那个女子给我抓过來我就跟你好好地比一比”

    学禽瞪大了眼睛:“这根本不可能我怎么打得过虚长净”

    “其一长净不会杀人也很少重伤人其二你说我武艺高强想找我切磋一但我不愿意跟你这种后生小辈多费力气而长净不同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出招而且他的功夫也绝对在我之上”

    学禽根本无动于衷直到重光笑嘻嘻地说出那句:“我的功夫很多都是长净教的包括天衣刀法”

    重光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口口声声说要找自己比试的崇山弟子为的也只是自己的天衣刀法说是比试切磋武艺其实是想暗中把他那套刀法记在心中说起來这人胆子也很大根本不是重光的对手却天天跟在身后说要跟他比试他就不怕重光一怒之把他给杀了

    待到学禽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时候重光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啊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身边既少了一个跟屁虫又给长净送去了一个好礼物

    想到长净整天被牛皮糖纠缠皱着眉头的可怜样子重光就沒忍住笑了出來长净啊不用太感谢我好歹我们也曾兄弟一场这种美好的滋味哥哥享用了怎么能少得了弟弟的份呢

    重光一身轻松地往前走着虽然疏影重重冷风嗖嗖一般人都难免咒骂一声该死的鬼天气可重光却似乎找到了乐子一般漫步在清冷月色之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自己斜斜的长长的倒影

    走着走着忽然间原來直直的倒影产生了变化一半倒影在地上另一半映在了倒地之人的身体之上

    是的重光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倒地不起的人

    是一个女子

    长长的墨发如海藻一般四处地铺陈开來安静绝美的面容在月光有着一种玉泽般的美一身黑衣融合在黑暗之中重光眉梢动了动伸出手去抬起了女子的尖尖的颌

    “挺漂亮嘛”

    重光笑了一声将倒在地上的女子扛在了肩上

    “倒还真像一朵水莲花怪不得长净那不开窍的小子突然对你要死要活的”重光发出了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调侃的笑声一步一步往前走去了

    一座豪华的院落缠绵的红烛已熄红帐之内在淡淡月光的照耀隐约可以看到耳鬓厮磨的两个人影

    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门一脚被踢开了

    宫尧抱着受到惊吓的妻子突然间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被抛向了大床

    “呶你要的人”重光看着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吃其肉的宫尧笑嘻嘻地说道

    “孙重光你还有沒有一点尊卑之分”宫尧看了一眼被丢在床上女子的容颜虽然有着某种意外和欣喜但就算如此谁会喜欢自己在和心爱女子恩爱厮磨的时候被人打扰而且这打扰的人还明显是故意的

    “王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尊卑是什么美人能抱还是能亲”

    “你……”宫尧差点把手边的枕头抛过去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